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补叙(微剧透)
沙雕好友乐趣多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0-11-30 01:11:59 全文阅读

追求亲情的失利期间,郑霄的人生其实也迎来了一线的转机,就是他对于周围的人应该保有交往的热情,但现在多半是不再走心,人心叵测加上内心的伤痛令郑霄学会了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而谁知就是在同一办公室的几个同事中,有俩人慢慢和自己是越走越近。

“下班之后大家都有空吗?我第一天来上班,想请大家一起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有人请客,作为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多半都是会给这个面子的,刚刚找到工作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是喜欢出去嗨的角色,四个人中,有三个一下子都同意了。

“抱歉,接下来我还有事,就不去了。”说话的人推了推眼镜,顶着一头杂乱的长发,不等郑霄挽留就已经走出了门。

晚间的聚餐大家都谈得很愉快,郑霄也是一一和对方交换了联系方式,但谁知因为就职的工作室只是个小作坊,人员的变动很快,郑霄虽然有着他们的联系方式,可人已经不知道去哪里工作了,能平时在网络上互相寒暄一下已经很不错了。

“兄弟,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面对这个始终坐在自己对面的眼镜同事,郑霄对于他的好奇心越来越浓了,今天终于尝试着和他交流一下。

眼镜同事推了推镜框,随口回答道:“夏锦文。”之后就没声了。

郑霄耐不住这尴尬的气氛,还是尝试说了下去,“那个,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哪赚钱去哪。”夏锦文的手指疯狂敲击着键盘,双眼也是寸步不离电脑屏幕。

“哦,好吧。”正如夏锦文所说的,他好像对于薪酬的多少并不在意,只要给他钱,就会继续做下去,这让郑霄也有了一直待在这里的决心。

只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他们永远都是在做着外包的生意,最后收到的工资那是少得可怜,已经锻炼了差不多一年的郑霄还是心生了跳槽的想法。

面对这个闷声不响的同龄男孩,他想着要不要邀请他一起走,“我说兄弟,你今天有空一起出去吃饭吗?”

夏锦文挠着头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今天应该可以。”

他的回答令郑霄喜出望外,自己终于可以和他交流了,这些时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在吃饭的当口,郑霄向夏锦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起初还在害怕夏锦文可能会拒绝自己,没想到他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也不知道他以前受过什么挫折,竟会变成这种随波逐流,一切都引起不了他兴趣的人来,郑霄更加好奇起他的身世来。

“你别奇怪,我以前不是这样的,至少在没去霓虹(某国语的谐音)留学之前……”郑霄见他不说也就不去追问,毕竟他能想自己吐露这一句已经很不容易了,郑霄对此也很开心。

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郑霄一直努力地寻找着俩人的出路,可是已经面临了饱和局面的职业在郑霄的不断挣扎下,他仍旧是找不到一条出路,难道自己一辈子就困在这小作坊里了吗?

一天天,郑霄都眉头紧皱地盯着自己的消息聊天框,可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帮自己,这种痛苦的局面令他狠狠抓了自己的好几把头发,但最终依然是没有结果。

就在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夏锦文,并想与他商量转业方面的事情时,他的初中班群里有人发布了同学聚会的消息。出于对初中生活的缅怀,郑霄在双休日也闲来无事,所以最后还是同意去参加了这个同学聚会。

在同学聚会上,郑霄是大家记忆里影响最深的一个,所以每个人都会很快地把他认出来,这其中也不泛工资低微的人,但薪酬高昂的也不少见,在这里他也重新遇上了那个并不是本班但又常常和自己作对的薛武涯。

郑霄惊讶于薛武涯的出现,但很快俩人就混熟了,不过不是我们认知意义上的混熟,是俩人只要一碰到一起就会斗嘴,乐得其他同学都大笑起来,但更多的也是回忆起了那段美好的青春时光,仿佛自己回到了过去一般。

在同学聚会结束后,两人的联系却还在继续,有时会约着出来打球,有时又会出来撸串,郑霄这时也不忘带上夏锦文,这样一来二往之下,三人的关系是越来越紧密。

三人性格相合,也难怪最后考上的专业都相差不大,只是薛武涯没能做上对口的工作,而是一名私人的健身教练,虽然说不上轻松,但工资怎么着是摆死在那的,比之郑霄俩“穷鬼”,薛武涯的日子相对好过很多,俩人不好意思一直吃薛武涯的白饭,在一次机会的到来时,郑霄向薛武涯抛出了橄榄枝。

周氏集团紧急召集人流前来应聘,对口专业居然是计算机专业,对于这么好的机会,郑霄哪会错过,和薛武涯一拍即合后立马就把简历都交了上去,哪知对方的条件好像完全是对着自己三人开放的年轻、有就职经验,高文凭。一问薛武涯,他也正好有一段时间的编程工作经验,是之后才转的职业。

其实要说十拿九稳,这个条件仍旧是一抓一大把,自己仨也依旧是大海捞针,但没想到这样试一试的态度,反而让自己中了大奖,对方一要就是一百来人啊,这样出手阔绰也难怪是周氏集团,而他们三人很幸运地都在其中,这让他们三人都是喜出望外。

周皓辰选人有着自己的理由,所以看上去进来的有的是怪里怪气,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那种,但真正做起工作却是异常高效。年轻意味着思维超前、意味着学习能力强,他需要这些新鲜的血液,这些极具创造力的人,所以他偏偏不要那些老油条,哪些人出自的地方偏,他就越是要。

三人的工作终于稳定了下来,更多的朋友之间的互动也就一个个搞了起来,什么一起请年假去外地旅游,一起吃年夜饭,对于对方的过往也就慢慢了解了起来。

郑霄的家庭情况就不用多说了,薛武涯可以说是一生最平凡的,除了是校足球队的一名猛将之外,他的人生履历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反而是夏锦文的留学经历引起了两人的兴趣。

这可不是故意揭人的痛处,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多一个人述说反而会让心里好受很多。

本来夏锦文的容貌说不上很帅,但没有眼镜这个封印,他可以算是能吊打多数的那种。不过由于太过腼腆,也没有过人之处,夏锦文比之端木游好不到哪去,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文静男孩有了努力的希望。

夏锦文自述的时候他还特意用了一个词,“依稀”,这让两人的印象是异常深刻。

他依稀记得那是进高中的第一年,他遇上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是其他高中的学生,来他们学校只是借读。这年头喜欢二次元的女生说实话是不多见的,至少在国内来说是这样的,可就是这个女生,居然会和自己很聊得来。

同样憧憬着二次元的文化,两人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相约到霓虹留学,夏锦文本来霓虹语就有基础,所以在和女孩约定之后已经做完了这方面的准备,谁知高考后就和对方断联了,这也怪他太傻,居然连问对方要个联系方式的勇气都没有。

迷迷糊糊坐上去往霓虹的航班,夏锦文本来以为自己就要过上了孤独的生活,哪知在到了霓虹之后,他居然真的碰上了那个女生。

更令他惊喜的是,这个女生和自己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互相照顾来照顾去的,走的就很近,但夏锦文不敢去试,他生怕这个女孩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朋友,突然表白可能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在一次机缘巧合,他了解到女生其实不止自己这一个异性朋友,其实还有一个男生在追求他,他急着想要去告白,可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他又没有这样的勇气,一拖再拖之下,这段情缘也就错失了。

夏锦文在心中一直告诫自己,如果自己鼓不起这份勇气,那自己就活该失去她,最后果不其然,自己什么都失去了。人似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而自己只能灰溜溜的在毕业之后回到国内。

自回国之后,夏锦文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戴起了眼镜,不管是谁问他,他都不会去回答这个问题,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只不过因为那女生的一句“你戴眼镜的样子挺好看的。”才戴起了眼镜。

且不管之后他是怎么了解到那女生其实是个海王的,他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软弱的弱点已经暴露无遗,他不允许自己再发生这种事,但最后他也依旧没有改变什么就是了。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欺骗纯情男孩感情的坏蛋已经被自己在机缘巧合中甩掉了,生活也开始走上了正轨,也许自己该接受这个崭新的开始了。

一醉方休之后,三个大男人直接就这样睡在了店里,等礼拜一一到,三人一同带着一腔鼻音来上班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