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九十二章 字画叫临摹,人身叫易容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6-01 15:09:31 全文阅读

我提气去冲了冲穴位,但仍是动不了身子,楚殇三人越斗越凶,我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对啊!如果我现在退出游戏会怎么样啊?时间紧迫,我心念一动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脱下头盔,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了一把,拿起一旁苏依依为我准备的白水喝上一口就再次登入了游戏。

“欸?怎,怎么回事?”看到本来还和擘两分星斗在一起的楚殇和林子良全都定在了原地,而我的身子仍是不能移动半分。

“你怎么越来越笨了?你看看状态栏的倒计时。”

我顺着苏苛昕的提示往状态栏那边看去,额,“封印穴道,时间还剩00:51:21。”

“不好意思,我好像是,退步了。”我的手没能挠的了头,感觉极其不自在。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等等。”真是,冷漠到令人发寒的语气,就好像这人不曾拥有感情。我不自觉地转过视线打量起她,同时撞上来的却是一道犹如毒蛇在看猎物般的眼神,如此透彻心扉的凉意顿时就把我给“秒杀”了。

“好黑……”身旁颤抖的声线让我的思维重新开始运转,漆黑的密闭空间中,我瞪着大大的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唯有那熟悉的颠簸,是在马车上没跑了。

“小雪别怕,有我在呢。”

听到楚殇的声音,我赶紧屏气凝神开始倾听这里一共有几个呼吸,哪知这时候耳边突然一痒:“你其实已经醒了对吧?”原来苏苛昕一直靠在我的肩上,只是身子麻木了没有发现。

“喂,就没人关心我一下的吗?”看来大家都在啊,我也算是暂时安心了。

穴道仍被封着,想动也动不了,不如等等看这擘两分星到底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至于我是怎么着了道的,我还真是想不明白,那种出于本能的恐惧感,只是一个眼神就真的能让我失去意识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道道。

“哎,都别吵听到吗?不然点你们哑穴了。”擘两分星听着我们的谈话声越发放肆立马出言阻止了我们,他紧接着就打了个哈欠,我猜想多半是打扰到他休息了,也难怪语气会这么差。

“到了。”毛骨悚然的女声猝不及防的就在不远处响起,搞得我现在被点了穴都有种自己身子在颤抖的错觉。

“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冷淡啊,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少说废话多做事。”

“好吧,你说了算。”

车外的光线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异常的明亮,随着马车门缓缓地被打开,碍于不能闭上双眼,一阵难受之后,我才影影约约的看清擘两分星和一个穿着带兜帽斗篷的女子并肩站在门口。

“你是谁?”擘两分星充满敌意的声音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顺势提气再次去冲击穴道,结果憋红了脸也没个所以然来,反而会被人误解是在方便。

“这,你,你们是双胞胎?”是师傅的声音!

“等等,你见过我?这么说,你是今天来青楼找过我的那个人?怪不得,在下不记得和你有什么冤仇,你下手还真是狠呐!”擘两分星早已快步上前察看起躺在地上的那人,从他激动的情绪可以看出,这人多半是死了。

“我们素未平生,在下何必出手伤人,刚才我是真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吐血倒地这才赶上前来探查他的伤势的!”

“那你为何就这么巧正好看到他倒下的这一幕呢?这里荒郊野岭的,莫非是阁下一直偷偷跟着他到这,然后‘碰巧’看到了这一幕!”

“唉,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是,我的确是跟踪了他,可我绝对没有出手伤人,不信,你解开他的衣裳看!”

“谁知道阁下是不是会什么妖术杀人不留痕迹?”擘两分星恶狠狠地瞪了师父一眼,低下头开始解躺在地上那人的上衣。

“幽,你有没有觉得这场景很诡异啊?”

经过苏苛昕这么一提醒,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发毛,你说说,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一个躺倒在地面上还多半是死了,一个半蹲在他的旁边正在解他的衣裳,现在又值太阳落山,天色已经慢慢的,慢慢的昏暗了下来。

“你,你别吓我啊,我,我最讨厌恐怖游戏了!”

“你害怕的东西还蛮多的嘛。”苏苛昕的语气说不出的轻佻,明明现在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

“我说,我们该怎么办啊?这明显就是要干架的节奏啊。”靠在马车门旁的女人突然回头向我这看了一眼,我顿时就说不出话了,只好乖乖看着事态的继续发展。

“哼,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要不要拿你的手掌来量一量啊?”站在一旁的师父显然已经是看到了,只是现在的他正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一时没能回答上来。

“怎么?已经没话可说了吗?”说话的同时,擘两分星站起身来,绕着师父开始走了起来,他面容上怒火似乎随时都能冲出,之所以没有出手,我觉得他应该是在等师父亲口承认。

“这不可能,我连碰都没碰到他一下,一定是另有其人。”

“哦?现在知道装无辜了?那这是什么!”擘两分星似乎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他蹲下身子在地上不知道察看着什么,再起身时他的手中已经提着一柄铲子,随手一掷,那铲子正好竖插在师父的身旁,它只微微晃了几下后便静止不动了,“这里有一块土壤像是刚刚被人翻过一般,不会又是巧合吧?”

师父抬头看了一眼擘两分星,他现在不怒反笑,满脸都是嘲讽的意味,“那你想怎么样?我只能说我们现在都中圈套了,我希望你能够理智一点。”

“拜托,大家都是老江湖了,陌生人的只言片语相比自己的亲眼所见,哪个更可信?”

擘两分星站在原地,脸上的嘲笑之意更甚。师父放下那具尸体的一只手,同样站了起来,两人的衣衫开始无风自动起来,偶有落下的飞叶向两人的身周飘去,却好像碰到什么阻力般,向着反方向走去。

“动手吧,如果你觉得有胜算的话。”

“那这些人的安危呢?我没有必要赢你啊。”

“顺手帮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败类存在才会出现现在的内斗!”

“老头,说话别太过分了!”

“你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会被一个女人给骗了!”师父说打就打的行为倒是让擘两分星有些意外,而更让他紧张的是,师父的进攻目标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那个女人。

擘两分星连骂人的功夫都没有,面对师父迅捷的身手哪怕是即时出手的他都有些追不上,“快躲开!”擘两分星向那女人示警道。

从那女人的脸上我第一次看到一种类似惊讶的表情,她迅速向身旁躲闪开来,可师父紧追而上的速度更快,那女人只好回掌向师父打去,势要拼死一搏。擘两分星自后也是很快跟上,被夹击已是在所难免,师父的身形如泥鳅般,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撤掌离开。

“原来师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看到这一幕顿时就乐开了怀,接下来这两人怕是要撞个桃花满怀了!

擘两分星和那女子都只来得及将身子微微一偏,这也总算是险险的避了开来,没有造成自相残杀的结果。

在争取到这么些时间后,师父却是马不停蹄地往之前擘两分星蹲下来检查的那块土地跑去,抬手往里用力一插,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就被提了出来。

那人的全身上下满是泥渍,双目已经合上,四肢也是耷拉着,活脱脱就是一副死了的模样,“要穴被抓,别再想着怎么脱身了,老老实实交代吧。”师父看了眼远处的擘两分星,他们两人暂时没有什么动作,于是将自己的真气大股的输入进那人的体内,那人再也憋不住气,眼睛也是蹭一下的就睁了开来。

“放我下来!”那人因为别抓住要穴,现在就好像一只被拎住七寸的小猫,连蹬脚都蹬不了。

“好啊,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就放了你。”

“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杀要剐随便你!”

“那看来你就是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咯?那就好办了。擘两分星,听清楚没有,要我再问一遍吗?”

擘两分星面色凝重地看了看被提着的那人,低下头沉声道:“抱歉,是我鲁莽了。”

就在我们以为自己就要得救的时候,那个被提着的人身子一闪居然挣脱了师父的束缚,师父再次抬起大手抓去,那人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反手打来。

“哈哈哈哈,你运气了!”师父面色一沉,赶紧收住攻势去封自己刚才抓住那人的右手穴道,“晚了,过不了几个时辰你便会心脉俱碎,等死吧!”

“你,卑鄙小人!”

“哼,要怪只能怪你太聪明了,打扰了我们的计划,本来乖乖的死去不好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