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八十八章 君子坦荡荡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4-29 22:40:23 全文阅读

“徒儿,回来吧,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再说,我如真要留他,他还能跑了?”

“哦,哦。”

重新上到酒楼里,师傅已经蹲下来盘查起事情的前因后果来:“你说说,都发生了些什么?我是高锐的朋友,绝不会无辜伤害你们的。”

“你,我……”

“有话就说,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决定了出手又何必后悔?高兄如真做了有愧于人的事那都不用你们出手,但是如他没有做,那你们不是冤枉了好人?”

“其,其实我并不是顺手帮的人,那位兄台塞了钱给我叫我来堵你们的。”

“嗯,想来顺手帮异常团结,那你走吧,我们并无为难你的意思,这是金创药,刚才多有得罪,请不必怪罪。”

“欸?”那人显然是惊讶万分,哪里料想得到师傅竟这般大方,虽然我们的确没有伤亡出现。

“走吧,阁下如有急事,那岂不是被耽搁了?”

“我,我真的走了?”

“请便。”师傅向那人行了一礼,那人还是半信半疑,好容易磨蹭到了窗边,看我们仍是不动,迅速地窜出窗外落荒而逃了。

躺在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大家不必紧张,我也不是在讯问,大家如知道什么还请如实相告,如不知道那大可以离开了,大家无冤无仇,我们何必害你们?”说着,师傅又是掷出几瓶金创药不过已是做不到一人一瓶了。

众人见我们全都不再发难,一些伤势较重的在伙伴的帮助下已经开始原地医治,只是我们终究没有下杀手,他们的伤口很快就处理完了。

“这位,前辈,我们几个是顺手帮的成员,我们实不知道下手的对象是高前辈认识的人,如果早知如此,我们断是不会来的。”

“欸,惩恶扬善何错之有?只是我们不能妄下结论。咱们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这才好调查不是?”

“前辈言之有理,小的们的确是鲁莽了。”他时不时地看向其余众人,眼神有些复杂,说话也都是全无重点。

“各位,如与此事并无瓜葛者,还请速速离开,毕竟帮中之丑不便外扬,大家谅解一下。”

众人也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后都转身离开了,留得那几位顺手帮的成员在原地。

师傅招呼他们一起坐下后,之前说话的那人也终于开始吐露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前辈,我们顺手帮都是些行盗之人,这你应该是知道的,这同时啊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这如果一个地方已是帮中一人的目标,那第二人是绝对不能同时去行盗的。像三进三出前辈这样的,更是会留下帮中人都能轻易发现的记号,是绝对不可能再去插一手的,别说是正好偷掉三进三出前辈放回去的这样东西,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嗯,这事的确很严重啊,但是高前辈的为人你们也是知道的吧?”面前几人都是点点头,那位被我们所救的矮胖挑货郎在一旁也是拼命地点着头,“那你们还要来呢?”

“唉,不瞒你说啊,这种作案手法,如不是我们顺手帮的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前辈你想想,这作品能临摹得这般神似除了排行第五的擘两分星还能是谁?那如果他没有一个人替他撑腰,他怎敢与排行第四的三进三出作对,你说是也不是?”

“那他也找过擘两分星了?”

“嗯,他在帮中也的确找了另一些人,多半是让他们去找擘两分星的麻烦的。”

“好,那么几位,恕在下不能远送。”

“欸,前辈客气了,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后面几位同说一声“告辞”后,一齐从窗户飘了出去,身法都是异常的轻巧,确实有种常年做“小偷”的风范。

“这位兄台,你还有什么事吗?”

“额,前辈,我,我们其实见过面,只是那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能认出几位。”

“你也是顺手帮的没错吧?”

“没错,小的确实是顺手帮的成员。”

“那你可认识擘两分星?”

“那是自然,这六大神偷乃是帮中的榜样,谁人不识?只不过熟不熟的问题罢了,就像我这种小摸小偷多半是和高前辈接触得多,其他有专长的就比如盗墓的那自然是和排名第一第二的两兄弟熟,那如果伪造能力强那自然是和擘两分星走得近些,而女成员一般都是归了那排行第六的媚眼勾魂管。”

“我记得高前辈也不是小摸小偷啊?”我耐不住性子又开始插嘴。

“哎呀,那怎么办呢?三进三出的脾气很是古怪,我啊,其实也是迫于……你,你们凑近点,我怕被人听见了。”那挑货郎脸上的害怕之色也已是把三进三出的脾气给表露无遗了,“他啊,脾气一点都不好,武功又那么高,一般不是什么大逆不道、自送性命的事,我们也就跑来干了,这也没办法啊。所以,帮中的除了有特长的都不太愿意接近他,多半是倾向高前辈的,他这次一上来就怒气冲冲,我们也不敢当场违逆他不是。”

“啊,是这样啊。”

“你们出去了就算说漏嘴了,也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知道吗!”

“这是自然,你放心好了。”他听到我的保证之后,脸上的神情那是轻松了许多。

“那,你能不能帮我们打听一下这擘两分星在哪呢?”挑货郎说话的时候师傅也在一旁认真地听讲,此时也再一次把刚才的话头给接上。

“这个不难,我去找咱们帮中的成员问一问就有了,他们的行踪也不是什么机密,这样也方便我们报告一些重要事项。”

“那,那个,我还有一个问题!”挑货郎作势要走,我刚才已经查到了“擘两分星”这个词的意思,赶紧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擘两分星’一词不是指很小的重量都能分辨清楚的意思吗?这和伪造的能力高有什么关系啊?”

“我也是个粗人,哪懂这么多呀,我觉得就是他在常人难以发现的细节上都能把握准确,那不就说明了他的伪造能力之高超吗?”

“有道理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之前没想到啊。”大家都或多或少投来了鄙夷的目光,只是因为我的身份都不太明显,只是,我就是感觉他们的眼神像在看傻子。

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抱着苏苛昕求安慰:“苏苛昕,他们欺负我!”

“好了,没事哦。”听着苏苛昕的安慰,我的心里那叫一个畅快,殊不知摸着我的头的苏苛昕对着面前的大家无奈地摇摇头,那丰富的面部表情好像在向大家说着:这孩子脑子不太好,大家别太和他计较。

“那几位,我去去就回。”

“有劳了。”

“不打紧,不打紧。”

我们也不好意思再在这酒楼里待了,我把账给结了,顺便赔了些钱,还好没有破坏太多的东西,这身上的银子也算是赔得起。几人爬上一旁房子的屋顶,开始乘凉聊天。

“恩人,你哪来这么多的武功秘籍啊?而且你刚才使的武功也好奇怪啊。”

“你不记得了?那墓里的密室你们不是还待过一会儿吗?我只是把里面的秘籍都搬来了。”

“哦,我想起来了,不过这天下武功还真是无奇不有。”

“那你们可真是捡到了宝了,这门武功我记得是叫‘孤掌难鸣’,初学的时候需得对方内力相助才能产生极大的吸引力,但是练到最高一重后那便是随心所欲,破解敌人的招式那是手到擒来。”

“当真这么神奇?”

“那当然啊,只是这门派我记得是因为武学衰微,无人再能练到最后一重,自此便已入不了大流,自然被人给遗忘了。”

“那师傅,这门武功全是倒过来使的,可有什么故事吗?”

“这我可就不知了,‘孤掌难鸣’也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言是真是假我本来也不知道,只有看到你使出来了,我才想起来,我平时不怎么行走江湖,自是听得不多。”

“我啊其实刚才在硬撑,若是他在坚持下去,我必是真气耗尽,没有力气了。”

“嘿嘿,傻小子,你不行了就服软啊,有我在你怕什么?”

“这人太不讲道理了,我看不惯,不想向他服软。”

“好小子,你这脾气我是很喜欢啊,只是你也别太较真了,毕竟江湖上讲求的还是实力,打不过就跑,这总不会错的。”

“我觉得还是快点变强的好,您说是不是啊师傅?”

“小子,欲速则不达,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恩人,那我这些可不能要啊,这些武功秘籍很宝贵的吧。”

“学!学不完别还我。”我翘着个二郎腿,倒是有点霸道总裁的意思。

“可,可是……”

“几位大人,行踪我已经打听到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就在楚殇唯唯诺诺的时候,挑货郎已经回来了。

师傅转而看向我们,见我们都全都点点头后,他拍拍挑货郎的肩膀说道:“咱们这就出发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