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四十六章 破势廿拳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2973  |  更新时间:2020-03-05 00:09:24 全文阅读

我们前脚刚走,楚殇正好把手中长剑一收,看着慢慢西落的夕阳,呆呆地站在原地发起愣来。

“小子,有什么发现没有啊?”

“啊,高前辈,我还是有些搞不太懂,感觉好像抓住什么,可我在这里练了好久,怎么也达不到心里的那种效果。”

“嘿,这说明你遇到瓶颈了,这是好事,你只要突破了就会更上一层楼,明天的比武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反正有危险我会立刻出手,本来比武讲求的点到为止,我出手最多算认输,咋们以后再接再厉就是。”

“是吗,可是我之前也试着练过一段时间,结果和现在差不多。”

“实战呀,实战有时候能学到平时学不到的东西。你别再纠结这点了,不然明天比武你因此分神也罢,最可怕的是走火入魔。”

“高前辈,我明白了,我不想了。”

楚殇再次换上稚嫩的笑脸,坐到座位上,给自己倒起茶喝。

“对了,我那套腿法,你还记得多少啊?”

“高前辈教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忘。”

“哈哈哈,好,那明天你就使给我看看,可别一上来输了哦。”

“嗯,请高前辈放心。”

现在这个时间段,还坐在饭桌上的也只有楚殇和高前辈两人,住客栈的吃过午饭全都已经跑了出去。这时一个男人匆匆忙忙跑进来,像是要和小二打听什么事情。

楚殇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可一瞥之下,发现这人不正是师叔吗?站起来直接向他喊道:“师叔,你怎么来了?”

男人听着声音耳熟,回头一看,见到是楚殇也甚是高兴,谢过小二后,直接向他走去,可是没想到,高前辈一转眼就拦在他的面前,任凭他往左右绕去,都会立马挡上来。

谢靖轩并没有见过高锐,只觉他身法灵动,自己本想施展轻功夺过去,却总被当先一步截下,多半武功低不到哪去,索性出言询问:“这位前辈,如在下有冒犯您的地方,还请替在下指出。这位小兄弟是我的贤侄,我因为家事不得不和他分别,现在想和他聊上几句,前辈为何百般阻挠?”

“哼,你的宝贝女儿拿这么大的阵势来接待楚小兄弟,意欲何为啊?”

“前辈,是在下管教不周,我已经好好教训过她,她也答应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这般嚣张跋扈的性格,绝对不是在一日之际就能惯出来,你这做父母的都怎么当的?啊?”

“高前辈,师叔待我可好了,您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唉,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心软呢?”

“真的,师叔照顾了我一个月,从来没让我饿过一次肚子,您知道吗?那深山老林的,找吃的本来就不容易。除此之外,师叔还教我剑法,教我一些基本功。我再调皮,他都不舍得打我骂我一下。”

“当真?”高前辈将信将疑地看向面前的谢靖轩。

谢靖轩也不作声,看向高前辈似在征求他的意见。高前辈看他的确没有不得体的行为,这才让开路来,让他一起坐下。

“咏安谢家?怪不得你丫头养得这么野。”

“说来惭愧,是我太宠她了。”

“我听说,你们谢家和破势廿拳交往颇深,所以你们也来参加这次比武?”

“是,鲁前辈出手帮过我们谢家,所以听说鲁前辈要来参加比武,家里特意派我前来助阵。”

“我可是久仰鲁镇远的大名,可惜没能亲眼见过一面。既然他愿意出手帮你们谢家,那你们自然不会是坏人,之前多有冒犯,还请不要怪罪。”

“欸,前辈这是哪里的话,在下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子女,当真是在下的失职。”

楚殇见高前辈已经原谅师叔,立马兴致盎然地打听起破势廿拳是谁。

“贤侄啊,这破势廿拳在江湖上可有名得很啊。他的拳法刚劲有力,面对敌人的招式他的拳法就如同势如破竹一般,在江湖上鲜有敌手,而且据传言说,他一共在人前露过正好二十招拳法,虽然没有经过具体的考证,但多半错不了,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哇,这位前辈这么厉害,一定是当今的大侠了吧!”

谢靖轩面带犹豫,不知该说什么,他喝了口水,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院子里响了起来:“其实有个比他更有名的人,武功也比他更厉害,只是这位大侠究竟是死是活,我们不得而知。”

“啊?这位大侠怎么了?”楚殇并未觉得奇怪,继续好奇地问道。

“鲁前辈,你怎么来了?”听到师叔的话后,楚殇才知道不对,转头看向院子里,一个两鬓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之前说话的原来是他。

“您就是破势廿拳,鲁镇远吧?”

“正是在下,你是?”

“顺手帮,高锐。”鲁前辈似乎听说过高锐这个名字,摸着留长的胡须,会心一笑,高锐和他互相行了个礼,就把他请过来一起坐下。

两人年纪差不了多少,又都是性格豪爽之人,喝了几杯酒后,就开始称兄道弟:“高兄的事迹我多有听说,如今得见一面,甚是荣幸啊。”

“哪里,哪里,我就是个小偷,不像鲁兄这般侠气。”

“欸,这劫富济贫也是善举,只不过每个人的方式不同,你怎么能这般贬低自己?”

“对了,难道连鲁兄也不知道尹大侠的消息吗?”

“唉,说来惭愧啊,我也尝试着去找过他,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啊。”

“好了,不说这事了,来,喝酒!”

“好,干了!”两个人一搭到酒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大有一副一醉方休的姿态。

谢靖轩看着楚殇也说不上话,又没什么事情干,拍拍他的肩膀,把发着呆的他从客栈里拉了出来。

“贤侄,我觉得师叔还是得给你赔个不是,要不你和师叔说要吃什么,师叔这就带你去买?”

“师叔不用了,我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你这孩子。走吧,师叔带你四处逛逛,有想要的就和我说,好吗?”

“那,那我想吃糖葫芦。”

“糖葫芦?这个简单,我记得前面就有一家。”

折腾一天,全在练武上面了,我活动了下有些酸痛的身子,总算回到了客栈。

“恩人,你看!”楚殇举着两个皮影小人,向我跑了过来。

楚殇是在偏僻的农村里长大的,多半没有接触过这种城里人的玩具,只觉他是好奇,可转念一想他本就是个孩子,玩玩具也是很正常的。

我摸着他的头,轻轻推着他,再次回到座位上。

“欸,谢前辈,你也来啦。”

“好久不见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鲁镇远,鲁前辈,江湖上都叫他破势廿拳,在当今武林实力屈指可数。”

“鲁前辈,久仰大名。”

“不必客气,我这人没这么讲究的。”

“是,前辈。”

“鲁镇远?哎呀,久仰了,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破势廿拳本人啊!”师傅路过一家酒肆,只觉里面传来的酒香异常芬芳,控制不住自己就跑了进去,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你是?”

“在下鹤佬,名字什么的,也不必提了。”

“鹤佬?我对你们的事迹可是早有耳闻,只是从来没能见过一面,甚是惋惜,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见到两个,看来这地方我没白来啊。”

“哈哈哈,鲁兄,我还正巧买了坛好酒来,不成敬意啊。”

“客气,客气,来来来,坐下来一起喝。”这下好了,三个“酒鬼”凑在一块儿,这不得喝得天昏地暗啊。

“谢前辈也是来参加比武的?”

“啊,不是的苏小姐,我们家族和鲁前辈是交好,这次特意来为他助阵。”

“这样啊。现在我们有了一个保险,但也不能够大意,谢前辈也要多加小心啊。”

“嗯,我和鲁前辈都说过了,他也同意比好武后,暂住我们家一段时间。”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谢谢苏小姐的关心。不知苏小姐和幽兄可否也到我们谢家暂住几日,我想尽一下地主之谊。”

“那就劳烦谢前辈了。”

“不麻烦,几位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交代完这事后,谢靖轩拱了拱手,便告辞回去了。

“昕儿,你觉得那秦老贼还会出手?”

“他不能出手,不代表什么人都不能啊,我就怕他手中还有什么底牌没有交出来。”

“那到时候,我拿命去堆他。”

“那只怕你的钱都掉完了,都挡不住。”

“你这么一说,我可要继续练武了,这变厉害了以后,还要怕谁啊?”

“那我下线了,不陪你了。”

“嗯,拜拜。”

苏苛昕挥挥手,一会儿就登出了游戏。

我下楼又看了看师傅他们的情况,结果还是在不停地喝酒,我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回房间后安心打起坐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