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三十三章 急于练功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2020-02-20 19:21:14 全文阅读

“师叔,师叔?”楚殇小声喊了几下,发现躺着的这个被他称之为师叔的男人并没有反应,鼾声彼伏之下,想来是睡着了。

他大起胆子,开始上手搜他衣服里的东西,却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你今天的份练完了?”

“师叔,我,就是想休息一会儿,结果看到您睡着了,所以帮您盖个被子。”

“没事,你师叔是习武之人,不会这么容易着凉的。”

“那师叔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去练武了。”

“嗯,去吧。”

楚殇见师叔放开他的手,立马跑远了。

“唉,师哥我对不起你啊……”男人坐在干草堆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后,猛灌自己一口酒,就这样一直僵在原地,再没动过。

楚殇其实跑出一段路后,又再次折返,在树后偷偷看着师叔,见到他这般黯然神伤的样子,就不由得想要落泪。

爹娘死后,他是为数不多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而他因为自身的武功低微,长长在一个人的时候,会喝闷酒。和他相处快一个月了,我从他无意间吐露的真心话中也能体会到一些,只是,为什么不同意让我看爹爹的那本武功秘籍呢?

“罢了,罢了,先把基础的都教会他吧,他的内力不差。说来真是惭愧,还是师哥有先见之明啊!”

楚殇听到后,立马飞奔起来,生怕被师叔给发现。

“小子,偷懒被我抓到了吧?”

“师叔,我……”

“好了,你知道我不忍心惩罚你,这一天天的越来越顽皮了。”

“师叔,我会努力的。”

“快点摆好架势。”

“师叔这是?”

“试试你的武功啊。总不考察你,也不知道你有没有用功。”

楚殇举起手中的竹剑,对师叔作辑后,说道:“得罪了。”就提剑攻了过来。

“没事,我还希望你能打赢我呢。”

师叔面带微笑,侧过身去,足尖勾起,似要绊倒楚殇。楚殇似乎早就料到,脚下一点,剑已跟来。师叔点点头,拨开楚殇的竹剑后,立马踢向楚殇攻来脚上的穴位。

楚殇眼见诡计失败,退后想甩开距离,师叔的手已扣向的手腕,楚殇急忙回剑来挡,后退的速度就慢下来。师叔欺身而上,使出哗山剑法,毫不客气地攻了过来,楚殇一个月来一直在练习这个,情急之中,一看师叔的招式,立马使出相同的一招,迎了上去。

师叔一开始还按着顺序来,可一遍打完之后,就开始发生变化。之前自己丝毫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东西,只见师叔招招流畅,变幻莫测,明明这连续几剑分开来我是认识的,师叔原来一招都没使完,只用一招中的一剑就立马变招。

这倒还好,起码是正统的哗山剑法。到了后来,师叔的手段越来越奇怪,想来是他把自己的一些体会都加入其中,招式逐渐变得似是而非。自己还真是笨,白白学了一个月,师叔对于这套剑法的体会远在我之上,只怕不是几年就能完成的事。

就在楚殇备受震撼之时,师叔已挑飞他手中的竹剑,把剑尖指向他的喉咙。

“小子,还有待练习啊,你可不能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

“是,师叔教训的是。”

“不过,刚才我使的剑招,希望你能忘掉。”

“啊?为什么?”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体会,我的剑招只会框住你的思想。你很聪明,我不希望你的前途就这样被荒废。”

“不,我哪里聪明了,一个月也只是学会这么几招。”

“那是因为你不懂,我今天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你方向,你自己慢慢体会吧,我要回去一趟。”

“啊?师叔,你要去哪啊?”

“回家啊,一个月了,家里人催得紧,我不得不回去一趟。”

“那……”楚殇想起自己的爹娘,眼泪就不由得落了下来。

“不好意思,是我不好,在你面前我不会再提家这个字了。”

“没事,师叔,你保护我一个月,还教我武功,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带你进城太危险了,这样吧,我陪你去找你的恩人,怎么样?”

“真哒!太好了!”

“我问问朋友,我当时关照过他,你等会儿哦,别急。”

“嗯。”

师叔写完一封信,系在信鸽脚上,指了一个方向后就放它飞走。

“师叔,还没到吗?”

“这来回也要时间啊,耐心点,我又不会马上离开,你怕什么?”

“不是。恩人对我可好了,我早就想见他了,只是,只是……”

“他当时放你走,也是为你好,你知道吗?”

“啊?真的吗?”

“他留下来,是为了帮你拦后面的追兵。”

“那恩人会不会出事啊?”

“他既然有胆子留下来,难道会没办法?”

“求老天保佑,一定要保恩人平安啊。”

“起来吧,他不会有事的。”

师叔拍去楚殇膝盖上的灰尘,拉着他一起到干草堆上坐下,说起自己小时候在师门里发生的种种事情,立马就把楚殇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师叔这下十分注意,再也不提他的师哥,楚殇听累了,很快就睡过去。师叔熄掉篝火,给楚殇盖好被子后也在一旁睡下。

清晨,师叔就看到信鸽飞了过来,拿下上面的回信:“你叫我看着的人,现在在蒙古。更多细节,我不便打探,抱歉。”

师叔拍醒楚殇,喂给他一些干粮后,就牵过马来,带着楚殇一起向蒙古出发。

“幽,你轻功现在是厉害了,我怎么办啊?”

“那不能怪我啊,你也同意和我一起练轻功等级的。”

“你慢点成吗?”

“好啊,要我背你吗?”

“你总是占我便宜,才不给你背呢!”

“我是正人君子,哪里占过你便宜?”

“那你牵我手、抱我,不是占我便宜?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

“这又不是现实里,系统判断可行就是可行。”

“那你现在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怕你不成?”

我一搭上苏苛昕的肩膀,眼前就冒出一串字来:很抱歉,您有猥亵女性倾向的行为,请立马停止您的行为,不然您将收到相应的制裁。

“这啥啊!”

“哦,把你列为我的黑名单,就这样了。”

“啊?”

“把你列为黑名单,你就不能再和我有半点肢体接触。”

“喂喂喂,啊!”由于我一直没有收回手,身上很快就有股电击传来,让我本能地收回手。

“哼,你再嚣张啊!”

“不敢,不敢。”

“其实,你还有个挽救的机会,就是和我结婚。”

“结婚就结婚,我怕你啊!”

“那走吧?”

“走!”

刚走回城内,就看到一人一手牵着马,一手拉着一个少年,经过卫兵检查之后,慢慢走进城。我看这少年有些眼熟,加速跟了上去。

“站住!”我的手正要搭上那人的肩膀,他一个转身,已出剑向我刺来,逼得我只好退开。

“恩人,终于找到你了!”我之前就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正是楚殇。

男人看到这般场景,也就回剑入鞘,拱手笑道:“我们终于见面了,可让我好找啊。”

“你是?”

“在下,谢靖轩。”

“你就是写信的那个啊!”

“正是在下。”

“不好意思啊,刚才鲁莽了。”

“哪里的话,在下刚才也很紧张,所以下手不轻,还请不必怪罪。”

“怎么会呢?走吧,我们喝酒去。”

“有劳。”

“都是些家常菜,不知道你们要来,所以没有准备。”

“这么丰盛,家常菜哪有这等模样?”

楚殇搭上碗筷,那张嘴就没停过,谢靖轩面露尴尬,拍了拍他,轻声说道:“贤侄,你稍微,额,轻一点成不成?”

“实数,尼硕身么?”楚殇头也不抬,只顾着面前的酒菜。

“这孩子,搞得像我亏待了他一样的。”

“谢前辈自然不会亏待他,我也知道你们东躲西藏的不容易。”

“来来来,我们喝酒吧。”

“好!”

我酒力不行,最后都是谢靖轩一个人在喝,等楚殇吃完,他就跌跌撞撞,好像要睡觉了。

“我带他去收拾好的房间吧。”

“麻烦了。”

苏苛昕和谢靖轩相互行了一礼,就拉着楚殇去房间休息。

谢靖轩侧耳倾听着苏苛昕的远去,向我挥挥手,示意我把耳朵凑过去:“兄弟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可不可答应?”

“请说。”

“帮我保管好这本秘籍,别让任何人拿到,尤其是楚殇。”

“为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

我心里正疑惑,难道这秘籍看一眼就能瞧出门道?当下,翻开第一页,看上去很正常啊?等等!谢靖轩看到我的表情,继续道:“这武功不能练啊,不然我师哥就要绝后啦!”

“这秘籍我想就是那些人要抢的东西吧?”

“是,可是在我们手上又没用,烧了我又怕到时和楚殇解释不清楚。这是他爸留给他最后的一样东西,将来他懂事了,不会去练了,就还给他吧。”

“好,我答应你。”

“我明天一早就走,接下来楚殇可交给你了,我该教的都教了。家里我不肯告诉他们这事,怕连累他们,所以我想亲自回去一趟再说。”

“好的,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我带你去房间吧?”

“嗯,走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