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十四章 游昕剑法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923  |  更新时间:2020-02-01 21:58:22 全文阅读

“小游啊,起床了!”

“嗯。”

迷糊间,我感觉有人在帮我脱头盔。

“你们公司寄来的就是这玩意?”

“嗯。”

挣扎着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半眯着眼睛艰难地穿好了衣服。

“又熬夜了?”

“没,哈……啊。”

“还没有呢,不然你打啥哈欠啊?”

“嗯,可能是睡太早了吧。”

“吹什么牛啊,睡得早反而会打哈欠?”

“妈,在游戏里睡觉和现实里是一样的,就是没能转身,睡得身子不舒服罢了。”

“游戏里睡觉?现在的游戏真的是,多少钱啊?”

妈妈前半句明明还带着质疑的口吻的。

“妈,去宝淘自己看吧,我现在好困啊,不太想说话。”

“你是妈的儿子,有你在我干嘛要宝淘啊,真是的,都叮嘱你不要熬夜了。”

“妈,求你了。”

“好,不和你说了,洗漱好快来吃饭就是。”

坐上熟悉的公交车,我连看手机的功夫都没有,只想着尽快补觉,定了个到站提醒的闹钟后就睡觉了。

“叮铃铃……”

休息了一会儿,总算是有些精神了,在人堆中挤下了公交车,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向公司,顺便还买了杯热咖啡。

“哟,熊猫兄也喝咖啡啊。”

“嗯,今天起床格外的困,所以买了一杯。”

“今天我反正不喝了,主要是屁股有点疼,懒得动。其实,我从刚才就想问这两位啥情况?”

薛武涯和夏锦文不知怎么了,都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

“不会是因为你妹妹吧?”

“嗯?对了我妹妹和你们说什么了?我没看记录。”

“哦,也没什么,就是互相认识了一下。”

“唉,有这么个妹妹也不晓得是好是坏,就没把我当哥哥看过。”

“啊?这话可不能乱说,如果她不把你当哥哥,干嘛来接你?”

“那我不是要面子嘛。其实我当时打电话求了她好一会儿,她才同意帮我以一种委婉的形式告诉父母,然后就是我爸送了根拐杖过来,带我一起回家的。”

“原来是这样啊。”

“可不是嘛,这哪是妹妹啊,比我妈都狠心呐!我当时疼的话都说不利索,还要跟她辩论半天,爸妈那我又怕直接说了会出问题,总之别再被中二病作者们欺骗了。”

“真哒!”薛武涯和夏锦文突然来了劲。

“对啊,还不如没有呢。”郑霄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

“没这么夸张吧,好歹也是亲人啊。”我有些汗颜。

“好看吗?”夏锦文还是有点不死心。

“好看,好看到你看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小流氓。”

“你怎么骂人啊!”

“你别想桃吃了,又没扣血,我才是伤员好吗!”

“我就想了解一下,没别的意思。”

“有男朋友了。”

“啊?什么!”

夏锦文哭着跑向了门口,再也没有回来。(其实是因为太过吵闹被李经理叫到办公室去了。)

“小小在那说的话你都给我复述一遍,我有些没听清。”

我们桌上的喇叭里同时响起了李经理八卦的询问声,看来是刚才喊好夏锦文后忘记关麦了。

郑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冲向了经理办公室。于是,夏锦文安然归来,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保重兄弟!

我们三人对着经理办公室的方向默哀了零点五秒,就赶忙转回来卖力地敲代码了。

下班铃声多么动听啊!喝口水,调整一下心态,下班咯!

郑霄好像一进办公室就认怂了,主动向李经理透露了自己妹妹的大量信息,还有一些自己的一些糗事才得以逃出,不过他现在至少能自己回家了。

互相道别后,坐上公交车。一路上,不知怎么的,就回想起了以前看过的《笑傲江湖》。

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看书能这么入迷,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自己从小到大一共就没读完几本书。其中占百分之九十九的是教科书,虽然也不能算是读完了,顶多就是中二的火柴人画画不下了,随便看了几眼,零零碎碎的积累起来算是看完了。

当然,就算是如此,现在也记不得多少了。不过令狐大侠身上的那股性子,饶是今日依然难忘,面对明显强于自己的采花大盗依然选择出手,面对猜忌自己的师傅依然选择尊敬。

这或许就是江湖道义吧,这就是一个江湖侠士该有的气概。

这么一搞,自己可更加想回去玩游戏了!

“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允我负道义二字!”

“哇塞,幽,你现在怎么文邹邹的。”

“那是,你知道我的偶像是谁吗?令狐大侠!”

“嗯,这倒是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人家最后可是人生赢家没那么苦情吧。”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嘛。再说又不是谁都有主角光环,我从小没有习武,等看好书后,想练个半招半式的,结果就脚抽筋了。”

“哈哈哈……”

“喂,不带这么笑话人的,我都说了不是谁都有主角光环的。”

“那当然了,哈哈哈,不行了,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哈哈……”

“喂,你不仅嘲笑我,还要辱骂我,过分了吧。”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你们这群宅男是不是脑子就和别人不一样啊,但凡有点常识,就知道至少现如今不可能还原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些动作的。”

“那不是好奇嘛,万一自己是某位大侠的后人呢?不过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就不瞎想这些了。”

“可是,这游戏不就来了吗?”

“是啊,以江湖为背景的这款游戏就这样上市了。等等,这哗山不会是?”

“嗯,我旅游去过,应该是有些借鉴。”

“我有一个请求,你能不能做一次我的师妹?”

“啊?干嘛?”

“当然是想自创一套组合剑法啦!”

“嗯,能让人家考虑一下吗?”

“哦,对哦,万一你实际年龄比我大,不就是我在占你便宜了吗?”

一击爆栗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我的头上,搞得我头晕晕的,看来这游戏现在是有着很准确的物理判定啊。

“好妹妹,求求您了!”

“哼,没空。”

“这杯奶茶给你,很贵的,要不是为了测试游戏,我是不会浪费钱买这种东西的。”

“嗯,好喝倒是挺好喝的,那好吧,暂时原谅你了。”

“yes!那么计划我已经有了,事不宜迟,开始吧!”

“等等,你抓我手干嘛?”

“你别害怕,为了让我们能在短时间内提高默契度,这样还是很有效的。”

“真的,吗?”

“嗯,这是我新买的手铐,挺好用的,还是玫瑰金限量款的,到时抓人也方便。”

“我说,我们又不是捕头,再说这搞得像犯人一样的。”

“这样么,虽然一开始会限制我们的个人行动力,但是只要我们的默契度上去了,就一点都没问题了。”

“那,我们现在,干嘛?”

“问的好,要不要先练一会儿剑法压压惊啊?”

“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呢。”

“有啊,玩过两人三足吗?”

“那倒是没试过。”

“嘿嘿,那不就对了。”

说完,我拿出脚铐把我们俩的也脚铐了起来。

“喂,你这人怎么自说自话的啊!”

“不是你自己说要有新意的吗?拜托了,我真找不到人了,更别说女玩家了,我求求您了!”

“哼,看在你还有一丝觉悟的份上,我就帮你这回吧。”

这什么表情啊?噫,疯婆娘,卖萌也不是这样卖好吗?等等,哪来的电流啊,苏小姐难道是个法爷?不对,这游戏有法爷吗?

我尴尬地吐出了一句谢谢,却是惹来了苏苛昕更加强烈的自恋行为。

“你以后听话就是了,我每个月会适当给你多发一点零花钱的。”

我的妈,她真把自己当成我上司了?

好像有点起鸡皮疙瘩了,她一直看我干嘛啊?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忘记和她说了:“苏小姐,那个你其实不用演得这么像的,我不好这口,呸。我是说这可能会对你影响不好,毕竟我们本身没什么的,再说了我就是想试一下组合剑法,别无他求。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我不想拖累你。”

这样本分的姑娘,果然是我这辈子都配不上的。苏苛昕听完我说话后,果然脸色一变,望向我的眼神不再亲昵,而是透漏着一丝冷漠。

难道是我太不委婉了?对了,对了,女孩子脸皮薄,我怎么能把这种话直接说出来呢。

“苏小姐,是我错了……”

一柄寒芒瞬息而至,把我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苏小姐认真起来还是有两手的嘛!手中剑尖一撇,撞上了寒芒,在刺耳的摩擦声后,两把长剑抵在了一起。

“嗯,不错,有那么一点味道了,只是苏小……”

苏苛昕手腕一翻,剑身如蛇一般滑向了右侧,这次是心脏。这很明显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以攻代守固然不错,可现在是为了观赏性,不是战斗,我刚才正是想提这一点。不过,总不能做活靶子吧,苏小姐这般卖力,只是需要一个引导。

剑指向下,压住了苏苛昕的手中长剑,同时趁着她没有防备,借着铁链的帮助,把两把剑的剑头缠在了一起,再用力一旋,两把长剑全被我抛上了半空。

“苏小姐,让我来教你,决斗其实是为了给人带来快乐的!”

左手精准地握住了下坠的长剑,随手一挥斩断了我们之间的锁链,顺便活动了一下被绑住的手腕,手脚上的铐环因为被破坏,系统很快地就把它刷新掉了。

“准备好了吗?那就开始了!”

左手持剑或许有些变扭,可毕竟要有配合嘛,仗剑一个冲刺,面对苏苛昕呆呆的一剑,我轻巧一跳点上了她手上的长剑,空中来了个后空翻,随后因为重力,极速地向下俯冲。苏苛昕明显是在发呆,我不可能误伤她,运转内功,再次脚朝地,落了下来。

“没事吧,苏小姐,我脑子里虽然构想不多,不过就单这招就不容易,很配合默契度的,当然我不是在说你不行,你别误会了。”

“唉,男人,可是刚才他实在是太帅了!”

苏苛昕嘴里轻声嘀咕着什么,应该是缓过了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了我一会儿后,就不再废话了。

“其实,我有点害怕。”

“没事,这是游戏,又不是现实。”

“我可提醒你哦,你不准偷看,听到没?”

“我的亲娘嘞,你这话已经说了不下百遍了,愣是没做一次动作,你现在连裤子都换好了,还要咋样啊。”

“那个,其实现在时候是不是已经不早了?”

“嗯?这我倒没注意,我看看哦。呀,十一点了,你要睡觉了吗?”

“差不多了,明天我还要忙呢。”

“那好吧。”

我无力地回了一句,心情很是低落。

本来心里还骂着“死宅男,活该!”的苏苛昕看到我这番摸样,也不由得同情了起来。

“好了,乖哦,明天我肯定准时上线的,休息最要紧知道吗?”

“你可一定要准时上线哦!”

这种摸头方式,难道她年纪真的比我大?

“你想啥呢?”

“没什么,没什么。”

“眼神有点色咪咪的,肯定没想好事。”

“哪有,我想着,既然今天没法练了,就先把名字决定了。”

“名字?”

“游昕剑法,你觉得怎么样?游戏的游,苏苛昕的昕。”

“你干嘛不用你的名字啊?我的昕你倒是用得很开兴。”

“告诉你也没事,我姓端木,单名一个游字。”

“你告诉我真名不太好吧?”

“那我们是朋友,我有什么担心的?”

“切,每次最后都这样操作。”

不过,还挺灵的就是了,苏苛昕心中想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