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宇宙海之源宇宙 > 第一卷:开端
第二章:独(一)
作者:热心肠阿正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19-12-07 11:48:35 全文阅读

重型装甲车内,全副武装的冯一川望着后视镜里的小可可呆呆的出神。在队员的眼里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队长,平日里,队长严肃而精明完全就是一个有头脑的肌肉硬汉,现在望着后视镜发呆的队长竟有一股奶爸的味道。

  纪文恺一脸鬼笑用肩头晃了晃正出神的冯一川。

  “哎,队长,别看了。等任务结束以后考不考虑给小可可找个妈妈啊?我看上次在阳城遇到的那个柳梦小姐就挺好的,和你挺配的。”

  “瞎说什么呢。我想不开了还是怎么了,还娶老婆,那么多妹妹想着我老冯呢!娶什么老婆。”

  “哈哈,队长,等这次任务回来,是不是得好好带兄弟们玩玩了!”

  “玩儿!这次任务完事咱们放假!只要玩不坏就可劲儿给我玩!”

  “哎,不是哎,队长,真的,你该给可可找个妈妈。”

  冯一川听了纪文恺的话潸然一笑。“嘿!我这辈子就没想结婚,没想到还有了个儿子!就是可惜,没好意思教他叫我爸爸。”

  “队长,这基本都您一手拉扯大的,就是他不会叫爸爸,那您也是他爸爸啊!不都跟您姓嘛!小冯啊也是。”

  “哈哈,这次任务完休整一个月,所有活着的一人发两百万!在座各位作证!这次都给我好好打足精神!不行,给我连线其他车的队员们,你们这帮混小子总不让我省心!这次任务回来全都给我去把‘微芳阁’的姑娘们搞的下不来床!”

  “好!队长万岁!”“听见没!都给我卯足了劲儿干,别忘了下次非得帮队长教会小可可叫爸爸!”

  “好!可可和微芳阁我全都要!”

  冯一川咧着嘴笑,纪文恺也笑开了花,队员们也都开怀大笑,车内洋溢着一片快乐的氛围,冲淡了任务带来的压抑。

  ...

  三年后。

  可可已经不再奶声奶气了,七岁的他成为了幸运街最大赌场“金骰子”赌场的小侍者学徒。整天穿着黑白相间的小制服在赌场里跟着忙活。小狸花猫帕伯也长大了很多,身上渐渐显现出黑色和暗黄色相间的狸花纹,碧绿的眼睛越发明亮,立起来的耳朵十分精神,再加上胸前一绺白毛,两只白色前爪,朱祁还给帕伯戴了一条碧绿色的项圈,上面系着一颗铜色的小铃铛,看上去很是帅气。可可在赌场忙活的时候,帕伯就卧在赌场的房顶上,等着可可下班,偶尔帕伯也会和其他公猫打架,不过帕伯从来没输过。

  如果冯一川没走的话,或许可可会被培养为一名极为出色的佣兵,可是三年间冯一川一点消息也没有。朱祁只是个普通人,很难把可可培养称为一名傲视群雄的强者,最多是靠可可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服务员或是什么狗头军师一类的罢了。

  黎洲大陆的教育水平在各个城邦之间差异是不小的,也由于激烈的种族竞争导致整个人类族群对科学知识的喜爱程度并不高。毕竟学习那些繁琐复杂的原理公式可没有上战场杀敌来的实在。所以在大一些卫城,教育可能也只是刚刚起步而已,处于很基础的水平,而且大多偏向技术教育,更加务实一些。但在素有“军火之都”“雾都”等称号的赤宁市教育就偏向科学、化工一类。而在科技之都——黎城,黎城的人民能够享受十二年义务科学教育。那里科技水平极高,是最聪明的人的聚集地近几十年来黎城靠着输出先进的武器、建造技术几乎成为了黎洲最富有的城市...如果没了黎城那么人类在和兽人、半兽人还有源种的竞争中处于不利的被动局面。

  “朱爷爷,我回来了。”

  可可打开门,拎着一个灰色手提小粗布袋进来,里面有几包黑木耳和黄豆芽,还有一包小米辣。猫眯帕伯踏着小碎步紧随其后。

  朱祁住在帕伯利克城东城的居住区内,家境很一般,年轻时有个女友,结果跟着一个佣兵跑了,膝下无儿无女,孤家寡人一个。在冯一川被追杀时曾救过他一命,从此两人成了生死之交。

  “可可回来了啊。”

  朱祁本就年事已高,近几年身体更是每况愈下,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昔的精光,从今年年初开始枯瘦的朱祁几乎是整日卧在床上,起居几乎完全由可可照料。

  “有川叔的消息吗?”

  可可换下衣服,一边拿水壶倒水一边询问冯一川的消息。

  “一川啊!会有消息的。”

  小可可这几年听到的都是类似的回答,三年过去了,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这个回答倒也没让他有多难过。

  “朱爷爷,今晚我们吃‘珊瑚金钩’!”

  “小可可又学会新菜了啊,好好好...爷爷等着。”

  “朱爷爷,您以后别叫我可可了,叫我大名冯玉才吧,可可已经长大了。”

  “好好好!冯玉才,冯玉才好啊...那个刘玻璃...没再烦你吧...”

  “啊?没,张叔叔教训了他一顿,他再也不敢了。”

  “张先生...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嗯,张叔叔对我很好,朱爷爷,您歇一会吧,我去做菜。”

  刘玻璃原名刘逸仙,是个玻璃,还喜欢小男孩。冯玉才说的张叔叔是那家赌场的老板叫张成礼,“金骰子”的老板,冯一川也是那家的常客,俩人关系还说得过去。那是刘逸仙第一次揩冯玉才的油,正好被张成礼撞见,张成礼也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几年前从天海卫城的卫队退役来到了帕伯里克城发展,最恶心这种“同志”,撞见后刘逸仙被管事拎出去就是一顿教训,完事儿捂着裆走的。回来之后年幼的冯玉才原原本本的把这件事跟朱祁讲了一遍,朱祁很是在意,但是苦于年事已高,也没得办法。不知道朱祁后来有没有把冯玉才和冯一川的关系告诉张成礼。

  冯玉才进入厨房,打开锅盖看到在锅里一直保温的饭菜还在,那是冯天早晨给朱祁做的中午饭,没想到他一口都没吃。

  把还在保温的饭拿出来放在一边,等凉了之后放进冰箱里,明天早晨就只需要做朱祁一人份的午饭就可以了。

  一年的时间里,冯玉才的厨艺进步的很快,从最初的连生熟都分不清,到味道极佳进步神速,他的刀功和对火候的把控实在是太棒了,在做菜几天后,冯天就能够在一根萝卜边上雕出一颗小龙头了,用刀天赋极高,可能不到十岁冯天就能成为一名高水准的厨师。

  丁叮咣铛大概十五分钟后,冯玉才陆陆续续端出了三道菜。

  “朱爷爷,吃饭了。”

  往常,在冯玉才叫朱祁吃饭时,朱祁很快就会回应。但这次,冯玉才把饭也端上来之后,等了三到五分钟后朱祁仍然是迟迟未回应。

  “朱爷爷?吃饭了。”

  冯玉才试探着又叫了一次,可是还是没回应。冯玉才忍不住了,走到朱祁的房间内。朱祁仍然是闭着双眼一脸慈祥的躺在床上。

  “朱爷爷?”

  冯玉才有种不好的感觉,快步走过去,握住朱祁的手,还有温度。

  “朱爷爷?快醒醒!”

  “玉..才..这张卡..密码1到6,我的..积蓄,等你...18...岁..”

  朱祁缓缓睁开眼睛,掏出一张银色的印制精美花纹卡片递给冯玉才。不等冯玉才回应,又接着往下说,“照顾...好...自己。”头彻底歪向了一边,眼睛也合上了。

  看到这一幕,冯玉才的心凉了,眼泪在他的眼底打转,用哭腔已经颤抖的嗓音喊在外面握着的狸花猫帕伯,“帕伯...帕伯!”帕伯走进来,立在门口看着伏在朱祁身上哭的冯玉才,默默跑到他的身边舔舐冯玉才颤抖的手,颤抖的碧绿眼睛关切的看着冯玉才,冯玉才一把将帕伯揽进怀里。

  在邻居的帮助下,冯玉才把朱祁火化掉,葬在了帕伯利克城郊。

  不久后,朱祁的房子房租到期了,仅凭冯玉才作侍者学徒的那点工资根本付不起。朱祁给他的那张卡他现在刚刚七岁,用不了,而且,冯玉才也根本没准备用。

  孤零零的,帕伯和抱着那盒巧克力棒棒糖的冯玉才又出现在了街头。

  后来的冯玉才和帕伯,搬到了靠近赌场的一处地下室内。这些年间,冯玉才总是从梦中惊醒,血,成堆的尸体,冰,雪,破烂的装甲车还有那张得意忘形淫笑着的白皮金发人,他对着尸体堆狂笑,尸体堆最上面,正是冯一川的脸!或是一俊美的男子独自一人伫立星空身披光芒,一次又一次的被散发着强大戾气的怪物轰成齑粉、在无尽的虚空中飘散。。。每次冯玉才都会伴随着一阵心悸从梦中惊醒,看看旁边同样被惊醒的帕伯再次躺下合上双眼但难以入眠。

  十岁的冯玉才成为了赌场的一名正式侍者,他身高已经一米七多了,脸庞还尚且稚嫩,但双眼却透露着老练。十四岁时,凭些小机灵,和麻利的动作,还有一张灵气十足的面容,得到了给帕伯里克城主、幸运街掌舵人薛龙道服务的机会。成为了幸运街唯一一名专门为城主服务的侍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