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郭北杂记 > 正文1
五十八 紫衣人,拳头手指
作者:四夕长弓  |  字数:2169  |  更新时间:2020-03-31 17:51:21 全文阅读

月色皎洁,不见云雾,繁星似若只手可摘。

秋分刚刚走上登科街,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这么晚,城门已经关闭了,要想出去所需手续实在繁琐,所以秋分每次都是越过城墙,省去麻烦走捷径。

他很享受月华洒在身上的感觉,这让他的身上有种冰凉凉的感觉。

沙沙!

正闭着眼睛,沉浸在夜色美好的韩秋分突然放缓了步伐,耳朵微微的颤了颤。

听起来有点像是秋天被风裹挟着的枯叶擦过地面的声音。

沙沙!

那枯叶般的声响越发近了一些。

秋分索性不再理会,将手背负在身后,闲庭信步般的在大街上走着。

月光那潺潺的银流将他那玄色的衣袍也蒙上一层淡淡的釉泽。

沙...

突然,那枯叶响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大街中间那个正在沐浴月光的玄袍年轻人不知何时失去了身影。

“嘶…“

离大街不远处的一处翘起的屋檐上站着一个穿着深紫色夜行衣的身影,刚刚的声响就是他故意发出来的,他刚到这个小县城不久,今天晚上夜色很好,于是就准备出门溜达溜达。

凑巧又碰到一个如此有趣的小郎君。

紫衣人看着这个长得丰神玉朗的年轻人在黑暗里散步,不禁起了些逗弄的情绪,于是便故意发出了些声响,想来吓吓他。

看着小郎君的步伐放慢了,紫衣人刚想开心一下,结果,一眨眼,晃个神的功夫才发现,那大街上的人影不见了。

有些惊疑的紫衣人慢慢的蹲下了身子,

小心的观望着四周。

哼...

紫衣人没看到的地方,刚刚那个消失的身着黑袍的郎君此时正背负着双手,脚尖点在屋檐的梁兽螭吻身上,静静地观察自己。

半满的月亮离城镇很近,光芒柔亮,秋分背对着月色,将那个跟踪戏弄自己的紫衣人此时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晌,韩秋分的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看着那人东张西望的样子,秋分被逗乐了。

背后有人!

紫衣人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感觉自己被人盯住了,很危险的感觉,整个人感觉毛毛的不敢动。

手里捏紧了一个竹筒状的东西,紫衣人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冰凉的空气,让自己清醒下来。

韩秋分好奇的看着眼前蹲着的人影,他知道眼前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毕竟自己也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形迹,被察觉到也是早晚的。

嗯?

皱了皱眉,秋分再次消失。

紫衣人的身体已经转过来了一半,手上握紧的竹筒也被抡到了半空中。

借着月光,那是一只宛如青玉雕琢而成的竹筒,约莫手指宽,巴掌长。

竹筒顶端有着密密麻麻的内凹状小眼洞,此时在月色的反射下,每个小孔内都掠起了一抹寒光,在这紫衣人猛的一抡之下,空中仿佛带起了一抹银色的匹练。

黑色的闪电仿佛将这片空间都给凝固了一般,刹那间,秋分已经到了紫衣人的身畔不远处。

束腕扎紧的黑色袖袍前端,韩秋分的五指早已牢牢的握在了一起,泛着玉色光泽的拳头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给带起了一圈圈地波纹。

好快!

紫衣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虽然眼前这个玄袍郎君的拳头还未落下,可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了,甚至他都能想到自己在这一拳之下整个人被荡成血雾的惨象。

可他的身体动不了了,只有眼睛还能勉强动一下。

可他刚一转动,那勉强能转动的眼睛就对上了那小郎君的脸。

韩秋分如墨玉般深幽的眼眸带上了一丝讶然,

他居然还想着来看我?

转瞬间这抹神色就消失了,那漠然没有感情的光泽又一次回到了韩秋分的眼中,就仿佛下一刻死在他拳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一般。

紫衣人看到了秋分眼中的神采,那冷冽的光芒让他彻底崩溃了。

“我!呜…”

紫衣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

是个女人?

韩秋分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拳劲已至,收不住了...

往下用力的一落,周身的气劲将落下周边的瓦檐全都碾了个粉碎,韩秋分一个转身冲着另一方向猛的轰出了一拳。

轰!

一片房屋的屋檐都在这道拳劲下被打成了碎屑,碎木乱石犹如雪崩一般,卷起了大片灰尘。

到处响起了鸡狗的鸣吠声,星星点点的火把开始从县衙方向往这里涌来,到处都是哭喊和喧哗的声音,沉静在夜晚中的郭北县,刹那间就活了过来。

“咳!”刚刚落地,韩秋分立刻发出了一声闷哼。

韩秋分强忍着将那自下涌上的血液咽下,看了眼前早已忘记哭泣,傻愣在原地看着周遭一切的紫衣女人一眼,猛的跃下屋檐,几个跳跃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

气力策,法身策,修心策。

传自太宰的平天十策的前三策,

随着时间的流逝,韩秋分感觉胸口的沉闷感越来越重了,他不禁记起了自己拿到平天十策的时候,那位太宰大人和自己说过的话,

“修心在前,法身伴右,气力出左。

凡人平天,若不能齐头并进,稳扎稳打,

你可是会死的哦。”

秋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出了岔子,最近每次运功,他的商曲经就会难以控制地向神藏经疯狂涌动气劲。

这让他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气力,每次只要出手调动气劲就一定会难以收住,

伤己伤彼。

看着周围飞掠的树影,韩秋分已经快看到了土地庙的影子了,

恍惚间,他记起了儿时的自己和太宰的对话,

”什么是不稳?“

”不稳啊…

比如说,

你用指头可以很容易的压死蚂蚁,

可如果你用拳头去打,

你的手就会受伤。“

”不懂…“

”意思就是,你会没法控制自己,

该用手指捻蚂蚁的时候,

你会控制不住的用拳头。”

”只是受伤吗?“

叉着两腿懒散地坐在土地庙外的台阶上,太宰一手撑在身后,仰着脸让秋日的阳光晒在脸上。

太宰大人微微的眯着眼睛,感受着那温暖和煦的秋日温暖,一脸享受的停顿了会儿,随手摸了摸身边韩秋分那抬的高高的小脑袋,微微地翘起嘴角,语气轻松地说道,

“嘿嘿,

普通人这么做会受伤,

可要是学了平天十策,

你一定会死。

因为,

那一拳不是在打蚂蚁,

而是你在用你的肉身,

重重的揍了大地一拳,

嘿嘿,

你,

一定会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