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舞台与人生 > 正文
情蔻初开谁属意
作者:邻左邻右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19-12-07 15:21:54 全文阅读

正往前走着,陆宛见前面来了三个乞丐,一身衣服破破烂烂。到了近前,那乞丐对着车夫还伸出碗来说,您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们。夫人在后面的车上听到了,便掀开车帘,说:“给他们一些。”

车夫应声说:“是,夫人。”随即停了车,那三个乞丐便从前车那围拢到了这边,车夫从怀里摸出三个两角的给了他们,那三人千恩万谢了一番。

李克定听他们说话不是本地口音,就问他们,你们是哪里人?三人说:“我们是四川的。”

陆宛心想挽力迢迢的,四川人怎么来了这边,便问:“这么远的路,你们为啥到这边来?”

一人回答说:“没得法子,那边打仗,我们的村子全给毁了,只好出来,走到哪里算哪里喽,就走到了这边来。好在这里安宁,能勉强活下去。”

李克定给陆宛解释说:“听说护国战早打起来了。”又转头问乞丐说:“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天儿马上要黑了。”

那乞丐说:“我们去束城,那里有个火神庙,能安歇。”

李克定又问:“你们既然住在束城,跑这来干什么?”

那乞丐说:“我们从河间出来,每天白天去城里要点吃的,有时候也能得点钱。少爷,您不知道,城里乞讨容易些,就是晚上太冷,必须得找个地方。所以我们白天去河间乞讨,晚上回束城火神庙过夜。”

李克定听的直点头,心想这乞讨原来也要讲究技巧的。

陆宛身上没带钱,见这几人可怜,便问李克定带钱了没有。李克定笑了说:“带了,要不我借给你点。”说完摸出三块大洋,递给了陆宛。陆宛扬了扬手,那乞丐会意,伸过碗来,三个乞丐就听大洋放进碗里发出了悦耳之声,陆宛说:“一人一块。”

那三个乞丐从来没一次得过这么多钱,跪地磕头,口里不断说着:“谢谢小姐,如来佛祖保佑小姐,如来佛祖保佑小姐。”

李克定便对那三人挥手说:“快起来吧,你们也赶紧回束城,要不天都黑了。”

日渐西斜,过了米各庄,离河间已经很近,李克定知道这一带的田地几乎都是陆家的,便对陆宛说:“你看这两边的地,知道是谁家的吗?”

陆宛见他一副得意的样子,笑着回答说:“是你们家的吧。”

李克定突然看着她坏坏的笑了起来,陆宛被他笑的不知所以,就说:“你别笑了好不好,快说是不是你家的?”

李克定止住笑,故意说:“是我们家的,你说是当然是啦。不过现在还不是,将来肯定是。”

陆宛便不屑的说:“你们男人都一样,贪心不足。”

李克定反问她说:“我怎么贪心不足了?”

陆宛抬起白嫩纤细的手来,指着两边说:“你想把这里的地都变成你家的,让别人无端的失去土地,还不是贪心不足,神会怪罪你们这些人的。”

李克定反问说:“神不会怪罪的,知道为什么吗?”

陆宛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你瞎说呗。”

李克定说:“因为是你说的,这地是我们家的。所以神当然不会怪罪了。”

陆宛听他说的奇怪,就问:“这跟我说的有什么关系?”

李克定说:“我告诉你吧,这两边的地现在可都是你们家的,不信你回去问问。”

“啊?”陆宛惊讶的说:“这里是我们家的地?这个我没想到,因为从来也没人跟我说过地的事情。”

李克定语气复杂的说:“你这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姐,真是不食人间烟火。这方圆两百里,你们家是最大的地主,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陆宛笑了说:“这个我也不知道,管它呢!什么最大地主不地主的。就算这些地是我们家的,我也懒得理这些,爱谁谁的呗。”

李克定说:“你说的也对,爱谁谁的吧,如果不是嫁妆的话,将来跟你也没有关系。不过要是嫁妆的话,就好了。”

陆宛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将来自己嫁给他的话,这里的田地如果是嫁妆就变成他们家的了,只好装作没有听懂,说:“我才不要什么嫁妆呢,我要做新时代的女性,一切靠自己。”

李克定说:“你这是在学校学的吧?”

陆宛自豪的说:“是啊,现在很多人都变了,咱们也得变,而且要变在别人前面。”

李克定说:“好吧,我跟你一起变。不过,你得先好好教教我,怎么变。”

陆宛想了想,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变。就是觉得这个社会在酝酿一场大变革,史无前例的。”

李克定被这话触动了,便说:“我听师父也常说千年未有之变局。这变局恰好被你我赶上,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我师父还说不论怎么变,“大道”都不会变。因为人心虽然思变,但人性不会变,所以人道也不会变。”

陆宛点头说:“你师父的观点,和我认识的蔚云教师说的差不多。他说上帝是善的,人只要心向上帝,就会有善;上帝是善的,所以人心应该向善这个道理就不会变。”

李克定听她说的很合心意,便问:“蔚云教师,是外国人吗?”

陆宛笑了说:“不是外国人,地道的中国人。他是1908年去的天津,我听父亲说过,他们共有四兄妹,分别是普云、青云、蔚云和空云。”

“什么?”李克定吃惊的问:“我师父就叫普云,不会和你说的是一个人吧?”

陆宛想了想说:“那我就不知道了,父亲没有多说,我当时也没有去问。只知道青云是个道长,空云是个女尼。”

李克定叹了口气说:“现在看来,你说的普云和我师父,还真有可能就是一个人。师父他们从来不跟我说他的来历,我从小一直以为他就是个孤家寡人呢。现在想想,应该不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陆宛笑了说:“他们不说,自有他们的道理,再说了,你知道那些干嘛,不如好好研究人家的学问。”

李克定见她谈吐见识不凡,心中很是钦佩。对于陆家的两位少爷,大爷陆不骄的儿子陆宪,三爷陆不溢的儿子陆宾,他是略知一二的,但对陆家三位千金,就所知无多了,便问陆宛:“这么多年,我怎么没见过你呢?听说陆三爷还有个千金,也从没见过。”

陆宛说:“我只小时候在家里几年,五岁以后一直在天津,这几年回去更少。就算回去,我奶奶也管的很严,根本不让女孩子出门,我三叔的女儿你当然是见不到的。不过她在天津读过几年女子学校,那时候整天跟我在一起的。”

李克定问:“你读的也是女子学校吗?”

陆宛给他解释说:“不是的,我的学校是爸爸选的;我三妹妹的学校是奶奶和三叔选的,我奶奶才不会让她和男孩子一起去上学。”

就这样,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城关将近,天已黄昏。

李克定指着地上的影子对对陆宛说:“你看咱们的影子都重叠在一起了。”

陆宛看了看夕阳下的人影,长长的在路边雪地上交错影动。心想要是能在这里堆个雪人,那该多好,但碍于母亲在前面的车上,这想法也只好作罢。

正想着的时候,就听李克定说:“你敢不敢骑快马?”

陆宛昂首说:“有什么不敢的,我比爸爸骑得都快呢。”

李克定提议说:“咱俩到前面去吧,一口气跑到城门口,怎样?”

陆宛也很想试一试那种爽快劲儿,应声道:“好!”

二人便分从左右到了车前,李克定喊了一声开始吧,就听清脆的鞭子声响了几下,两匹马并排奔驰而去,溅起的飞雪在身后回旋。

李克定有意让二人并行,两匹马也就拉不开差距,陆宛还在一个劲儿的催马,且不时向李克定这边望一望,见自己始终跑不到前面,就狠狠地抽了那马一下,瞬时,速度加快了许多,李克定便落在了陆宛之后。

等来到城门口时,陆宛累得鼻尖都冒了香汗,李克定便跳下马来扶陆宛落地,伸出袖子替她擦着额头的汗,嘴里说:“还是你厉害,我不行,真跟不上你。”

陆宛向后面看了看,见马车还有一段距离,就没阻止李克定为她擦汗,从身上拿出了一块儿手帕扔给李克定说:“你也擦擦吧。”

李克定接过手帕,故意磨磨蹭蹭的并不去擦汗,只对陆宛说:“你看那夕阳,多美啊。”

此时,日将西坠未坠,万道霞光在空中交织,远处无垠的白雪在夕阳的映照下,晶莹夺目,天空碧蓝如洗,真是美不胜收。

李克定说:“你有没有一种置身世外的感觉?”

陆宛说:“有,看这世界,刚刚就像忘了一切。”

李克定赞叹地说:“忘记一切,忘了自己,这就是天人合一!”

等后面的车赶过来时,夫人便让陆宛上了车,和自己通行。

李克定悄悄把陆宛的手帕藏在身上,也跟在后面进了城。

李克定猜测陆宛当着夫人的面,一定不好意思再把她的手帕要回去,就故意不提,等送完陆家母女,自己便与何叔高高兴兴回到家来。

邻左邻右
作者的话

日将西坠未坠,万道霞光在空中交织,远处无垠的白雪在夕阳的映照下,晶莹夺目,天空碧蓝如洗,真是美不胜收。 李克定说:“你有没有一种置身世外的感觉?” 陆宛说:“有,看这世界,刚刚就像忘了一切。” 李克定赞叹地说:“忘记一切,忘了自己,这就是天人合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