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新后西游记 > 正文
第39话 西天无佛
作者:帝国总参谋长  |  字数:9151  |  更新时间:2020-02-04 18:12:54 全文阅读

诗曰:

  清升浊降自高低,岂可容人截补齐,

  善恶有谁能假借,死生无处讨便宜,

  看明佛地原无佛,行尽西天更有西;

  多少参求称大慧,此中尚有一尘迷。

  却说唐半偈师徒四人历过了地水火风四大劫难之后,便觉得自己胸中豁然开朗,原本的杂念妄想全部消失地干干净净。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满前佳境,坦平的大路。他们走出云渡山,便想要休息一下,所以就走入林子中想要要寻找露宿之处。

没想到路旁忽然闪出来一个草庵儿,大家看见之后十分高兴。众人急忙忙地走到里面,他们正打算进去,只见莲化西乡中的那个笑和尚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顶毗卢帽子,对着唐半偈笑嘻嘻地说道:“你来了,光着头怎么能见如来?我这里有一个帽子送你。”

唐半偈慌忙地跳下马鞍,从笑和尚手中接过帽子,将其戴在头上。唐半偈拜伏于地下道:“前日我们遭毒口,蒙佛师解厄,功德无量。今我等遑遑失路,怎又劳佛师接引?真是莫大善缘。”

笑和尚又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一路来舟楫艰难,鞍马劳顿。又经历了云渡山的地水火风之劫难,也辛苦你们了。你们快走进寺庙之中歇息歇息,明日咱们好见如来。”

唐半偈听见笑和尚说他们明日就要面见如来,便再次兴奋地朝他跪拜叩问道:“弟子大颠,蒙唐王钦命,不惜几万里驱驰,来求真解,不知明日我们真的有缘得见如来吗?”

笑和尚笑嘻嘻地说道:“咫尺灵山,怎么不见?只是见面也分几种情况,不知你是要见如来之面,还是要见如来之心?”

唐半偈说道:“像我这样愚昧的人能够一睹佛容足矣!怎敢妄见佛祖之心?”

笑和尚又笑嘻嘻说道:“就是见面也分两种情况,不知你是要见佛祖的色面,还是要见佛祖的空面?”

唐半偈一时回答不出来,便问道:“何为佛之色面,何为佛之空面?但求佛师指示。”

笑和尚摇头晃脑地说道:“说不得,说不得。”

唐半偈再三苦问,笑和尚方才说道:“你们见到佛祖之后就明白了,你们先去歇息。”

唐半偈不敢再问,只得叫徒弟牵着白马、挑着行李走进寺庙。此时他们的肚子早已饥饿不看,于是他们取出来一些干粮吃了,然后又困又乏的他们就躺在地面的草铺上睡着了。

  他们一觉睡醒,天早就已经亮了起来,不仅连草庵也不见,就连笑和尚也不见。他们这才知到是佛师显灵,激动得他们连忙向空拜谢,然后继续上马西行。

他们一路上行过的境界,遇见的花草,看见的禽鸟,都觉得与尘世不同。他们有时看见长松下有法侣谈经,有时看见白石上有幽人共语,有时看见高僧手持着法杖从路边走过,有时看见老衲捧这经文走来。

唐半偈不敢怠慢,便下马步行。他们走了不过数步,便望见一带高楼,几层杰阁。

“这里一定就是佛界了,咱们不妨找个人问一问路。”

孙履真说道:“这里便是玉真观。”

唐半偈说道:“如果这里是玉真观,那么我们已经到灵山脚下了。你看前面有一座金顶大仙庙,咱们不能不进去参礼,请他为我们指引道路。”

孙履真说道:“不差,不差!我们这就去。”

不没过多久,他们走到寺庙前。唐半偈抬头看了看庙前的匾额,上面果然写着玉真观,这让他不胜大喜道:“没想到我们今天就已经到了西天。”

随后众人便轻轻地走了进去。他们走到丹合之上,便看见殿中立着一位大仙。师徒走到正中间,便听见殿中的大仙开口问道:“你们几个僧人是哪里来的?”

唐半偈连忙上前打了问询:“弟子大颠,乃东土大唐派来,要见我佛如来求真解。如今我们有幸来到宝观,想要参谒金顶大仙,所以才敢进来。”

大仙连忙笑欣欣地将他们迎接了进来,“原来你就是大颠圣僧!当年唐玄奘奉旨求经,骗我苦等了他十余年方才来到这里。如今大颠师父前来西天求解,我还以为你也最少要等七、八年功夫才能来到西天,怎么这才过了四、五个年头,你们就到西天了?莫非你们贪近路,便走了捷径?”

唐半偈说道:“弟子如果走了捷径,现在不知道我们堕落到什么?我确实是一步一步走来,所以才走得如此之快。”

“我看圣僧说话直截痛快,果然是求解之人。明日见佛,你定能得到真诠。”金顶大仙就将唐半偈邀进殿中相见,又命小童给他们看茶摆斋,留他师徒在寺庙中饱餐了一顿。吃完斋饭,唐半偈便向他行礼,然后才向金顶大仙询问上灵山的道路。

大仙说道:“灵山虽有路,但不必远求。如果你是我的左邻右舍,那么小仙即便指点一二也不妨。可是大颠圣僧既然信步走来,想来你们也不差着一步。如今灵山近在咫尺,小仙又何须多答?”

唐半偈便不敢再问,他谢别了金顶大仙,便走出寺庙来。他叫沙弥牵马,一戒挑担,自己却跟孙履真慢慢地朝着灵山走去。

没想到那灵山看着虽然很近,但是走了半天就是走不到灵山边上。

猪一戒说道:“咱们多半是走错路了。”

沙弥说道:“朝着山走,怎么走错路了?”

猪一戒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往山上走的路,前后左右都可以走得到。那个大仙说的话十分跷蹊,我因此才生疑。”

唐半偈说道:“只要有路可走就行了,远近都是一样,你怀疑他干嘛?”

孙履真说道:“师父说得对,咱们走走走。”

大家相互追逐着,又走过几座峰头,又爬上几层磴道,这才看见一座大寺。

孙履真指着寺庙对唐长老道:“这就是雷音古刹!”

唐半偈抬头一看,不敢怠惰,便一层层地拜了上来。他走到寺门前,却静悄悄地看不见一人。

顿时众人便惊呼道:“我听说佛会下面有优婆塞、优婆夷、比丘僧、比丘尼等三千大众神佛,今日我们为何一个也不看见?”

孙履真说道:“这也是常有的事情,近日想必是佛祖在哪里讲经说法,大众神佛都一齐跑去听讲了,所以才如此冷静。”

猪一戒说道:“如果佛祖正在讲经,那么我来得也凑巧,咱们就赶紧去听听佛祖亲讲的经文吧!”

众人觉得猪一戒言之有理,就一齐都跑上山来。没想到他们走到二山门下,居然看不见一个守护金刚。他们又走到了三山门下,也看不见金刚守护,这让他们着实感到惊讶。孙履真道:“你们不要惊讶,咱们先走到大殿上去,自然就有分晓。”

大家一齐走到大雄宝殿之上,这里也是静悄悄地看不见一人。

唐半偈惊得默默无言,只瞪着眼睛看孙履真。

孙履真说道:“师父你不用看我,我想,佛家原本就是座空门。自古以来,愚蠢的世人见到佛就要下拜,所以佛就要现出许多幻象来引诱众生。众生便将假的幻象当做真的事物,以为金身法相与世间的男人没有两样。今日师父既然前来,心怀志诚要向佛祖求问真解,我佛慈悲,怎么好再弄那些玄虚?因此这里清清净净,显示真空。”

唐半偈听完之后,低头不语。

猪一戒插嘴道:“按照师兄的说法,这偌大的西方居然无佛了。”

孙履真说道:“怎么无佛?”

猪一戒说道:“佛在哪里?”

孙履真说道:“这清清净净中具有灵慧感通,难道不就是佛吗?”

猪一戒笑着说道:“师兄不要在耍我了。如果是这样,这世间哪里没有清清净净的灵慧,咱们何必辛辛苦苦地到西天来求解?我就是不信。”

唐半偈说道:“孙履真说的话确实是真实妙谛,猪守拙你不可不信。”

猪一戒摇着头说道:“师兄这张油嘴滑舌,咱们不能听他的话!”

唐半偈说道:“这不过是履真一人之言,你难道没有记得昨夜那位喜欢笑的佛师他说佛有色面,佛有空面,这想必就是空面了。他又说佛有如来之面,佛有如来之心,这里想必就是如来之心了。差是不差,只是我奉唐王之命而来,不见得如来金面,不领得如来法旨,我怎么好回去复命?”

孙履真向着唐僧扬手一招,“有我在这里,你们想要见佛祖一面也不难。”

猪一戒说道:“大师兄你说话也要照前顾后,不要不知羞耻,惹人发笑。你又不是佛祖,岂能说见佛祖就见佛祖?”

孙履真笑道:“二师弟,你不知道,人的心里只知道舍近求远。就好比说,我跟你整日待在一起,咱们相互之间看熟了,便不将彼此放在心上。世人都不知我佛实际上平平常常,说不定他还没有我的神通哪!实际上,佛就是我,我就是佛!”

听完孙履真的话,猪一戒便笑个不了道:“罪过,罪过!你且说你身上的那个地方是佛?”

孙履真说道:“我说给你听:佛有慈悲,我难道不慈悲?佛有智慧,我难道不智慧?佛广大,我难道不广大?佛灵通,我难道不灵通?佛虽说五蕴皆空,我却也一丝不挂;佛还要万劫修来,我只需要立地便成。非要我说到至微至妙之处,那就是我可以无佛,佛不可以无我!你现在仔细想想,我哪些儿不如佛?”

猪一戒摇着头,只是笑道:“这些捕风捉影的鬼话你就不要说了,我佛的慈容妙相,你长着一副猴子脸能够比得上他。”

说罢,连沙弥也笑将起来。

孙履真说道:“俗语说,呆子看脸。你真是个呆子,只晓得看脸。也罢,既然你们一定要见到佛祖,这也不是一件要紧的事情。你们先退到山门外等着,等我进去请如来佛祖出来与你们相见。”

唐半偈没法,只得同猪一戒和沙弥一起走到二山门外。看见师兄弟们都走了,孙履真便用手从肩膀上拔下了一把毫毛,将其喷到空中,大喊一声道:“变!”

一瞬间这些毫毛就变做八菩萨、四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十二大曜、十八伽蓝。这些佛祖菩萨们排列开来,分坐在大雄宝殿的两边。孙履真自己则变成如来至尊释迦牟尼佛,坐在了莲台之上。

一时间雷音寺内钟鼓齐鸣,檀烟缭绕。

唐半偈在山门外听见钟鼓之声,不由得十分惊异,于是他就对猪一戒、沙弥说道:“你大师兄果然有些手段。你听,殿上鸣钟击鼓,多半是他将如来佛祖请出来了。”

他们话刚一说完,只见从寺内走出来六个金刚,两个是管三门的,两个是管二门的,两个是管大门的。他们看见唐半偈师徒三人站在外面,便开口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僧人,到这里来何干?”

唐半偈连忙回应道:“弟子乃是东土大唐国皇帝派来面见我佛如来,拜求我佛真解。”

金刚说道:“既然你们要见如来佛祖,怎么却不言不语地站在这里?”

唐半偈说道:“只因我们见不到佛祖,所以在此拱候。”

金刚说道:“是了,刚才世尊菩萨在灵山顶上的优婆树下讲解无穷妙法,大众僧人都前去偷听,所以寺内半日无人。你既然要面见世尊,我便前去与你通报。”

说罢,金刚就走了进去。没过多久,金刚又走出来说道:“佛祖金旨,宣你们进入寺内。”

唐半偈听了之后十分高兴,便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容,领着猪一戒和沙弥走了进去。他们走到大殿前,正打算下拜,里面便传出如来佛祖的声音:“东土僧人,且让他在贝叶墩稍坐,先叫他的徒弟进来面见。”

听到旨意之后,唐半偈便坐在了贝叶墩上,立刻就有伽蓝将猪一戒、沙弥带到殿前。

如来佛祖开口说道:“你们二人叫什么名字?”

猪一戒说道:“弟子叫做猪守拙。”

沙弥说道:“弟子叫做沙致和。”

世尊说道:“你们既然随师远来求解,我一时不在,你们就应该恭恭敬敬地等候,怎么敢在寺外枉口拔舌,议论我的长短?”

猪一戒说道:“弟子一直都十分敬仰佛祖。虽然我不曾见识过佛祖的法力,但是我却时常念两声阿弥陀佛。不知佛祖是从何处听来的绯闻,我怎么敢议论佛祖的长短?”

世尊术后道:“我刚才以慧耳听之,明明听见是你说出对我不敬的话语。你虽可以无我,但是我不可以无你。”

猪一戒辩解道:“佛爷爷你听错了,这样以下犯上的话,弟子就是烂了舌头也不敢多说!”

世尊说道:“你既然不说,那又是何人所说?”

猪一戒说道:“这都是我师兄孙履真说的。”

世尊说道:“我闻说你那师兄也是一位尊佛重道活佛,他怎么肯说我?”

猪一戒说道:“佛祖你不知道,他是一个猴子出身,为人贼头贼脑,最为刁钻,最为狡猾,谁也捉不住他。不过他虽然也有几分慈悲和智慧,多少还像个人儿。如果有人惹恼了他,那么他便千思量万算计想要报复回来。同时他还特别喜欢做坑人害人的事情,哪一件堕入地狱的事儿不是他做的,你怎么能说他是活佛?”

如来佛祖听了勃然大怒,大喝一声道:“你师兄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好人。你这个野猪精,还不曾完全变成人形,怎么敢在这里花言巧语地毁谤他!他与我同体共性,你毁谤他就是毁谤我一样。”

如来佛祖叫道:“金刚,你快将他押到泥犁地狱,拔出他的舌头。”

话一说完,立刻就有四个金刚前来捉拿猪一戒。

吓得猪一戒魂不附体,急忙乱叫道:“佛祖,你不看僧面也看要佛面,饶了我吧。”

如来佛祖笑起来说道:“我惩处你,你怎么倒要看我面饶你?”

猪一戒说道:“不看佛面还看请在师兄的面上,饶了我吧。”

如来佛祖说道:“你既然毁谤你师兄,你师兄必定生你的气,他又怎么肯替你讨情面?”

猪一戒说道:“师兄要是不肯的话,你就看在师父的面子上,饶了我吧。”

如来佛祖说道:“你师父没来求我,我怎么看他的情面?”

猪一戒左摇右盼,就是没有看见孙履真的影子。

如来佛祖又吩咐金刚道:“你们快快将他的舌头拨出来吧。”

猪一戒见佛祖说师父不来求他,只得开口乱喊道:“师父,你快来救我!”

唐长老听见猪一戒向他求救,连忙跑到佛祖的面前,想要跪下去向佛祖求饶。孙履真看见师父要跪下来,便慌了手脚。他忍不住地大笑了一声,现出原形,然后从宝座上跑下来将正要跪下的唐长老扶起来,“师父,你不要听这个呆子耍你。”

孙履真急忙将身子一抖,一瞬间金刚、菩萨以及三千大众都寂然不见。

呆子看见,连忙跳起身乱骂道:“贼猴子,你耍得我好!我几乎连胆子都被你吓破了。”

孙履真笑道:“你这个蠢货,你怎么敢乱骂你佛爷爷?”

唐半偈责骂他道:“你们这样顽皮,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我佛?”

孙履真说道:“师父你不要性急,就算是顽皮,我们也能见到我佛。”

话一说完,只见那个笑和尚站在门外向他们招手说道:“你们玩够了吗?快来跟我去见如来佛祖。”

唐半偈看见,大生欢喜,连忙上前拜问道:“弟子大颠,不知前劫中有何因缘,屡蒙指引。”

“这些都不重要了,你赶紧跟我去见佛祖要紧。”笑和尚就转身给他们领路。

猪一戒连忙上前一把将笑和尚扯住,“你先不要走,我被人耍怕了。你先给我说个明白,我才跟你去。这灵山乃万佛之地,为何一个佛祖菩萨我们也没有看见?”

笑和尚笑嘻嘻地说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万佛皆空吗?”

猪一戒想了想说道:“好,这也就算了!怎么你一个佛祖能够容忍我师兄变成如来菩萨捉弄我?”

笑和尚又笑嘻嘻地说道:“他也不是在捉弄你,这叫做心即是佛,你哪里知道!”

唐半偈言中有悟,便要跟着笑和尚一起随行。猪一戒又将师父拦了下来:“师父,我还有话说,咱们在灵山不见到佛祖,我们应该去哪里见佛祖?”

那个笑和尚又笑嘻嘻地说道:“你难道没有听俗语说,除了灵山别有佛。你们不要迟疑了,快跟找来!”

他们四人这才死心塌地跟着笑和尚前行。

正是:

  咥咥不无情,嘻嘻不无味。

  除却下士心,都是拈花意。

  笑和尚笑嘻嘻地引领着唐半偈师徒四人前行,他们东一转,西一折,一直走到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才停下。那里没有山,没有水,没有寺庙,没有庭院。那里到处都是树木,到处都是禽鱼,到处都是楼阁,到处都是烟霞。众人远远地望去,只见一道白光将整个天空罩了起来。

笑和尚笑嘻嘻地用手指着里面说道:“那片白光之中有一个须弥园芥子庵,那里是如来佛祖的极乐世界。如来佛祖无事的时候就在此中,你们快进去拜见如来佛祖吧。我去也!”

唐半偈再三向他拜谢道:“蒙佛师指示,敢问佛师佛号,以识洪深。”

笑和尚笑嘻嘻地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就不必多说也。”

唐半偈还要向他求问,他便笑嘻嘻离开了。

唐半偈十分感激,便按照他所说的话,朝着白光一步步走去。唐半偈走到园前,见两扇门半开半掩。唐半偈不敢轻易进去,便在门前徘徊犹豫。这时他看见门前走出一位菩萨,那位菩萨走到他的面前来问道:“外面站着的,想必是东土求解的僧人。我佛有金旨,着你进去。”

唐半偈循规蹈矩地领着三个徒弟走进门内,然后走一步、跪一步地向前而去。唐半偈来到我佛面前,只见佛祖正光着右肩,坐在一块盘陀石上。唐半偈恭恭敬敬地绕佛三匝,然后朝他顶礼膜拜。

礼毕,唐半偈这才跪在佛前开口说道:“二百年前,东土大唐皇帝曾蒙我佛慈悲,造了三藏灵文,许流传中国,度人度世;又蒙观世音菩萨指示因缘,故差圣僧唐玄奘经十四年岁月,历十万八千程途,远诣灵山,辛勤求去,这是天大的善缘,海深的福恩。无奈佛经流传日久,愚僧不知真解,渐渐堕入贪嗔,诬民惑世。玄奘佛师不胜悲悯,故又启请世尊,愿再颁真解,以救沉沦,复蒙世尊慈悲,允其所请;又蒙玄奘佛师亲至中国封经显示,故大唐皇帝复差弟子大颠,继玄奘佛师之志,重诣灵山,再求真解。今喜众生有幸,大颠有缘,仅五遍寒暑即达灵山,伏望世尊念众生苦恼,慨赐真诠,宣扬中土,唤醒贪痴,庶不负从前造经洪恩,流传善果也!”

世尊闻言,再三叹息道:“这些因缘我都已经知道了,我既然已经编写了真经,又怎么不会赐下真解?只可怜你们中国人心欺诈,世事偏颇,杀生害命,造下无边恶业。前冤来解,后孽又生;往障才除,新仇又结。就算是我有灵文赐给你们,也只不过暂时消散东土一时的灾祸。就算是我赐给你们真解,也难以拯救东土众生。不如削去言诠,使他渐忘知识,倒是返本还原的妙义。”

(解1:不如我用法术删掉东土之人的记忆,使他们忘掉全部的佛门经文,从而让他们恢复本来的面貌。)

(解2:不如毁掉三藏经文,使他们渐渐地忘记三藏经文的内容,从而让他们恢复本来的面貌。)

唐半偈又拜求道:“世尊当年编造文以开导世人,总归是出于慈悲之心。如今佛祖想要泯灭掉东土之人的见闻,是没有办法拯救他们的。弟子下根固执,止辨一心,不知转念,求解因缘,先希成就。”

世尊点头说道:“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我给你几卷经文也无妨。只怕中国孽重魔深,自生嫉妒,求去也跟没有求去一样。”

唐半偈又跪拜道:“孽障由他孽障,慈悲不失慈悲!还望世尊怜悯。”

世尊闻言,便转头朝阿傩、伽叶问道:“当年唐玄奘取去真经的数目,你还记得?”

阿傩说道:“我记得一共是三十五部经文,五千零四十八卷,各经名色都被存储在珍楼之下,只需要查看一下便能够一清二楚。”

世尊说道:“既然是这样,你可以领着他四人到珍楼下查看。当年陈玄奘取走多少部经文,我们就给他多少部真解。”

阿傩、伽叶问道:“一直以来,佛门讲究九九归真,三三行满。当年唐圣僧取来的经数、难数、时数,便严格遵守此例。为何今日大颠圣僧却完全不遵守此例?”

世尊说道:“你有所不知,当年唐玄奘乃是我第二个徒弟金蝉子,因为他听经怠惰,所以我罚他身受八十一难,以完功行。如今唐半偈超凡入圣,故难由心造。一妄一魔,心之妄定由他魔之妄定。故而陈玄奘取走多少部真解,我们就给他多少部真解。要是我们多给了,或者是少给了,那么真解就不是真解了。”

阿傩、伽叶与唐半偈拜受佛言,都十分高兴,合掌以为希有。行完礼后,阿傩、伽叶就领着唐长老四人来到珍楼之下,前去查看经文的数目。

却是:

  《涅槃经》四百卷

  《菩萨经》三百六十卷

  《虚空藏经》二十卷

  《首楞严经》三十卷

  《恩义经大集》四十卷

  《决定经》四十卷

  《宝藏经》二十卷

  《华严经》八十一卷

  《礼真如经》三十卷

  《大般若经》六百卷

  《大光明经》五十卷

  《未曾有经》五百五十卷

  《维摩经》三十卷

  《三论别经》四十二卷

  《金刚经》一卷

  《正法经》二十卷

  《佛本行经》一百一十六卷

  《五龙经》二十卷

  《菩萨戒经》六十卷

  《大集经》三十卷

  《摩羯经》一百四十卷

  《法华经》十卷

  《瑜伽经》三十卷

  《宝常经》一百七十卷

  《西天论经》三十卷

  《僧祇经》一百一十卷

  《佛国杂经》一千六百三十八卷

  《起信论经》五十卷

  《大智度经》九十卷

  《正律文经》十卷

  《宝威经》一百四十卷

  《木阁经》五十六卷

  《大孔雀经》十四卷

  《维识论经》十卷

  《具舍论经》十卷

阿傩、伽叶与唐半偈细细地检查经文的数目,果然是三十五部,五千零四十八卷。他们查明之后,阿傩便与伽叶暗暗地商量道:“这经文给他还是不给他经文?”

伽叶说道:“佛祖吩咐,我们怎敢违抗?”

阿傩说道:“我不是要违抗佛祖,世尊本来就不欢喜空手拿经文,我们怎么好轻易将经文给他?”

伽叶说道:“当年唐玄奘虽然说不沾不染,但是还在身边藏了一个紫金钵盂。我害怕他贪嗔不断,所以就逼他将紫金钵盂让出来。你看这个穷和尚,清清净净,一丝也不挂,就算是我们逼他也无用,所以反而显得我佛门中贪财。更何况求解与求经不同,经文是从无造有,解文是扫有还无。你就不要在这里争争论论了,不如咱们做个好人情,送给他算了。”

阿傩没有办法,只得又转身对唐半偈说道:“圣僧既然为唐王来求解,那也该叫唐王尽个人情。今见圣僧到此,四大皆空。我也不好开口,只是太便宜你了。”

唐半偈连忙合掌称谢。

孙履真说道:“我们虽然得了便宜,但是这真解又不是你的,你们也没吃什么苦,我们如何欠你们的人情?你们还是赶快将经文交给我们吧。”

阿傩、伽叶只得进入经房之中,照着账本将三十五部经文的三十五种真解都给查了出来,然后将真解搬到楼下交给了唐半偈。

“真解在此,圣僧点明白之后,就拿走吧。”

唐半偈从他们二人手中拿走真解之后,就将经文放在案上,叫孙履真三人上前帮自己检查经文。

原来真解并没有多少繁文缛节,那些宏大的经卷仅仅不过有一卷两卷解集,一些并没有那么重要的经文也不过只有一言半语的注解而已。全部的真解经文加起来,总共也就只装了两个小包袱罢了。

唐半偈收拾完了,就叫猪一戒、沙弥各自捧着一包,然后众人一起跟随着阿傩、伽叶到极乐世界去面见如来佛祖,拜谢缴旨。

拜罢,如来佛祖便说道:“我这真解热似洪炉,冷如冰雪,灵明中稍微参悟一点,便可起永劫沉沦;机锋上稍微认识一些,亦可开多生迷锢。诚失路金丹,回头妙药也!此去虽东天孽重,无福能消,但你坚意西来,其功不浅,且去完此因缘,归来受职。”

唐半偈又启请道:“前玄奘遵承金旨显圣封经,至今尚然锢识。如今既然佛祖已经将真解赐给了我,那么三藏佛经也就理应开经重讲。除此之外,三藏法师曾经赐给我木棒一根,我一路上靠这根法杖驱邪助正,大赖帡幪。如今我已经来到西天,我是将这根禅杖归还佛祖,还是继续拿着这根禅杖?均乞金旨定夺。”

世尊说道:“真经暂封,原因失解;真解既至,则真经岂可仍封?我便派你解开经书上的封皮,敷宣妙义。这根木棒就留给你用吧,你就不必交还给我。要是有妖僧野狐推诿阻挠,你便可以用木棒当头棒喝。我看唐朝国运将微,你就直接去吧,不要误了善因。”

唐半偈领旨,又绕佛三匝,然后向佛祖拜谢了洪恩。拜谢完毕,唐半偈叫猪一戒、沙弥将放有真解的两个包袱捧了起来,缓缓地走出芥子庵外,然后将经文驼在了白马之上。

  他们走了不过数步,唐半偈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奇异的变化,他朝着孙履真说道:“徒弟呀,我这一会只觉性如朗月,心似澄江,浑身的血肉就像是化做虚空一般,来往可以自如,不像从前那样沾滞。”

孙履真说道:“师父,恭喜!你初来时,未得真解,五官皆被堵塞。如今你见了我佛,得了真解,妙义熏心,灵文刺骨,自然遍体通灵游行无碍也!”

于是孙履真就对猪一戒、沙弥说道:“师父的已经成佛骨金身了,咱们大家就商量驾云而去吧。”

猪一戒十分高兴地说道:“造化,造化!这样大家就不用走路了。”

沙弥说道:“师父要是能驾云了,那么龙马岂不就是赘货了吗?”

孙履真说道:“你们就不用顾虑了,人到灵山既然能成佛,马过佛地难道就不能成龙了吗?咱们就试试看吧。”

孙履真用手在灵山的石头上一招,便招出来一片慈云,然后他扶着唐师父站在了上面。接着他又招一片慈云,让龙马站在上面。大家驾起云头,回首望着极乐世界,齐念一声:“阿弥陀佛!弟子们去也!”

忽然一阵香风将慈云吹起,大家就直接向东土而去。正是:

  千山万水来西土,一片慈云又转东,

  莫笑世人忙不了,圣贤成佛也匆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