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富台阁
作者:稿啸  |  字数:2691  |  更新时间:2020-05-20 12:11:20 全文阅读

罗葆遁离万鬼山,立即换上另一套铠甲,取路边的泥重新炼制一面破面甲,施展《收敛术》,将气息与魂息收敛好,尔后施展《鬼遁》,向原碑镇遁去。

经过临岸镇时,他听到竑星人在啐骂火焰,而自己早已被众人淡忘。与此同时因通天阵法将开启,周围的魂修都显得焦虑与迷茫。

原碑镇方向上,无数的低阶魂修聚集在一起,躲在树下或围坐在人多的地方,小声讨论将来与争论未来的方向。或三五成群低声咒骂苍天,谩骂时左右张望,警惕陌生人。

平时宁静的树浮现惶恐的气氛,地下涌出躁动不安气息!

“看来通天阵法的开启是低阶魂修的劫数!”罗葆边遁边想。

“只是为何每四十九年开启一次呢?有何目的呢?他们乘坐通天阵法会去那里呢?谁拥有这滔天的权力呢?”

“是谁主宰我们的未来呢?!”

他思考一下便抛之脑后,心知要想活命,就好的办法就是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勿看勿问勿想,龟缩到山旮旯,躲藏起来晋级或捉虫兽!

某一至理名言,少管闲事,韬光养晦,方能活得久远。

当遁经过守山的家时,决定找守山叙一叙,打听一下动荡时应该去那逍遥自在为妙。于是停下了遁行,走到树头下却不见守山。

但某人的宝座‘树头“,并未被其他魂修占去,由此知道守山有一定的威势,周围的人都知某人喜欢蹲此树头,于是故意留言。

写到:亲爱的守山,这树头是你路过的吗?不是说几十年不挪屁股的吗?怎么就见不你在家呢?人呢?

离开树头,又想起某个忧伤的女人。

遁向那株岩石边的小树,某人十分意外地看到,小树正面挂着自己恶狗画像,后面挂着可爱蠢狗画像。至于为何望月悬挂自己的画像,却百思不得其解。

细瞧小篱笆上的小门,见门上挂一小牌。上写到,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不知何时归,留下两条看家狗,谁进咬谁。望月,忧郁的我。

罗葆想了想,就在那小牌上添上汪汪两字。尔后,快速向原碑镇遁去。

进入原碑镇,散去遁法,快速向瘦虎给的地址走去。

经过经过浊魂台时,想起好色好酒的某人,望着曾经站过的位置,记忆回流,哈哈一笑,走进入浊魂台询问。

店员见有小鬼进店,瞥了一眼,依旧客气地询问,他立即将酒鬼的形象凝给店员看。

那店员见到某人邋遢的形象,便告诉他,酒鬼甚少来浊魂台,大概每隔几年就会来买二瓶浊魂清,之后小坐一会便离开,至少逗留。

当店员提及到浊魂清时,某人想起自己还欠酒鬼一口浊魂清。

这一口浊魂清可了不得啊!

要知道酒鬼几年才买二瓶浊魂清,某人绝不是酒鬼,肯定是穷鬼!

罗葆断定某人为了面子,故意留一瓶浊魂清来原碑镇显摆!好让别人知道他并不是没有魂石买酒,而是喝不完!

几年都喝不完二瓶浊魂清的穷鬼!

“哎呀呀,比我还穷,得了!我买一瓶,放在魂府里,待见到穷鬼时,用酒吓酒鬼!哈哈……”罗葆心里得意地笑。

于是,某个富翁掏出十几块下品魂石,抛抛魂石,豪气地示意店员来几瓶!

眨眼后,某个富翁低着头鼠出浊魂台!

“我勒那个叉!这还是酒吗?吓…吓死我了!”罗葆拍拍胸口,小声地说道,“太丢人现眼了。”

走了一段距离,回头望望浊魂台,自语道:“进去的都是有钱人啊,哎呀,上一次竟然没打劫酒鬼,错过天机啊!”

抬起头瞧瞧其它不起眼的小店,见进去的人寥寥无几,观察一番,喃喃道:“少人进的店与富丽堂皇的店莫进,丢不起人!”

“麻烦了!那富台阁怎么样的,我这个世界级穷鬼能不能进去呢?”

当罗葆发现问题时,立即停在路中,迅速统计魂府里的几块下品魂石,一番统计,自叹道:“哎哟喂,我穷的可以啊!穷到神级!”

他在路中犹豫了一会,暗想瘦虎会不会像上次一样,骗自己去天魂阁出丑!思忖片刻,才慢慢蹭到富台阁前。

站在富台阁前打量一番,见店里只有几名客人,搓搓穷酸的双手,将苦瓜般的脸的抚平,深深吸一口北风,鼓足勇气,装起富态的模样,大步踏进。

老板一瞧就是精明的生意人,名唤富堂晖,身高一米有七,一身别样的铠甲,模式陈旧而又显大气。外貌普通,眼神透慧光,慧光中带狡黠。

他见有客人进店,望了一眼穷鬼,微微一笑,让他稍等片刻。

“天呀!有人重视我了!莫非我此时的样子很牛逼!”罗葆打量起自己的模样开心地想,“不行,我得记下这牛气哄哄的样子,以后用来装门面!”

富堂晖用余光瞥了瞥某人,见某个穷鬼正施展《水镜术》自我欣赏中,那一脸陶醉的神情被众人瞧去,而某人却将鄙视当仰慕!

罗葆散去水镜,见富堂晖还在忙,便打量起富台阁。

见店内的物品分门别类,整齐有序地陈列好。左侧有一些植物,上面还挂有小牌,写有相应的信息,如叫什么植物,什么价格等等。

右侧有十几个木槽,里面盛满了留影石,槽前又有小牌,写着,普通水系功法一千七百余部,每拓印一小时,仅需十块下品魂石。

最左一个槽写着,桓以地府星及周围一百六十七颗星地杂谈,共四千三百二十七部,每拓印一小时,需五十块下品魂石!

堂前有一幅黑云图,黑中夹杂闪电,看上去十分另类,其感觉像是在模仿天魂阁的壁画,但却没有那壁画磅礴的气势,整得不伦不类。

富堂晖招待完客人,走向爱照镜子的穷鬼。

“富老板,我是来找功法的,不知道有没有冰火系的功法呢?”罗葆见掌柜走人,客气地说道。

“哈哈,定是熟人介绍来的吧?”富堂晖见是面孔生,笑着说,见他点头也就不再说虚话,“好!你等一会,我去找找。”

罗葆见掌柜在留影石堆中挑选,便走到一旁,很是期待他会给自己挑选什么功法,等到无聊时就拿起其它的留影石来瞧。

富堂晖不悦地看了几眼,当见穷鬼仅是快速阅览一下便放下,也就不再过问,专心且迅速寻找对应的功法。

一会后,富堂晖手拿着一颗留影石,双眼盯着穷鬼,判断他是否趁机拓印了功法,而某人笑笑不语。

“你看一下这部功法。”富堂晖小气地说道。

罗葆立马装出自己绝对没拓印功法的模样,接过留影石,查看起来,不管某个小气鬼!

功法名叫《冰炎旨要》,为冰火系,四星阶功法。

此与三星阶的冰系功法《冰狱诠旨》不同,《冰炎旨要》攻防兼备,而《冰狱诠旨》只重困敌。

“不知道有没有与《七鬼锁命》相近的功法呢?”罗葆思考了一下又问道。

富堂晖哼哼一笑,左手一翻,手中多出一颗留影石,说道:“当然有!这部功法名叫《七鬼法链》,《七鬼锁命》就是从这部功法改得,此功法很不错!”

罗葆接过功法,大致瞧了一眼,望望留影石堆,看看富堂晖,很是疑惑对方为何随身携带这部功法,于是问道:“很多人修炼这部功法吗?”

“不是,五星阶以上的功法,我都放在身上,怕某些不老实的人拓印去了。”富堂晖直言道,言外之意就是指罗葆这种人!

“《七鬼法链》原属是七星阶宗法,但因其以法凝器时间太吓人了,极不适合生死斗法,被众修士鄙弃,因而修炼者甚少,但后续发力强劲!”富堂晖解答道。

罗葆听是七星阶宗法,立即再查看,但留影石仅有功的法序要与简述,要想得到心怡的功法,得购买!

富堂晖瞥见他那眼神,立即知道某人在暗骂自己,可是他不气,反而十分得意地站在一边暗笑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