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围剿恶狗
作者:稿啸  |  字数:2611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27:11 全文阅读

火狼等人围捕了好几次罗葆,但都被他逃脱。

火犀一怒之下,命令众人动用一切手段,于是他们忙激发符器,服用丹药,催动魂器。

罗葆见他们玩命,立即躲到山谷玩起捉迷藏,玩了一会,他们手中的符器与肚子里的丹药也就废了。

“这狗东西呀,东跑西窜!”火狼啐骂。

“火犀,你带人将他撵到东侧,我去那边埋伏!”火鸦打量地形,想到妙计。

火犀唤了一声,十人加快遁速,将向北逃窜的罗葆逼向东侧,而火鸦则带十几人,悄悄遁到东侧伏下。

而火狼则带着十几人,各个拿剑握刀,边遁边鬼囔,造声造势。令罗葆不敢向南逃窜,同时迷惑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他一头撞进火鸦的陷阱里。

罗葆瞧那架势,立即施展《鬼遁》,冲天而去,从空中迂回,跳出陷阱后又放慢遁速,使气氛一张一弛,从而不至于拼命。

但罗葆跑一下,躲一下,藏一下,这可气坏火犀等人,他们再次密谋起来。

“我们的人太少,那恶心的东西一直遁行,我们没机会出手呀!”火狼无奈地说道。

“唤人!擒下这条死狗,我定要打断他的狗腿,看他还跑不跑!”火鸦狠狠地说道。

几十人立即高声鬼叫,说他们追杀的就是蠢狗,狗头值三千块下品魂石,还许诺帮忙者能得到竑星人的友谊。

周围看热闹的魂修,听有大量的好处,纷纷加入追杀的行列。

十分钟后,罗葆回头一瞧,见有二百多人拎着打狗捧,喊着打狗的号子,一路追杀。

火鸦见人数不断增加,觉得是时候围剿该死的蠢狗!

“火犀,你东,我南。”火鸦观察地貌,觉得适合伏击。

“那我镇守天空和地下。”火狼笑道。

眨眼后,二百多人散开,有人遁入地下,有人遁到天空,有人极速遁到东侧,有人迂回到南侧。片刻就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向罗葆扑杀过去。

但是当他们包抄好,激动地拿出杀狗刀,取出大炖锅,准备宰狗时,那狗却施展《逐泓术》逃到河里。

狗一入河,众追杀者无不捶胸顿足,气得火冒三丈,将蠢狗恨入骨髓。

二百多人立即聚集,重新包抄,三十多人施展《水遁》,遁到河里搜寻蠢狗。

“该死的!这狗东西逃到河里,水里都是他的魂息,不好追踪。”火鸦眉头一皱。

“水里遁速慢,你带人遁到前方拦截,我带人沿河搜寻。”火狼思考后说道。

“捉到了,扒皮抽筋!”火犀咬牙切齿,准备品尝狗肉煲。

河水带着蠢狗的气息一直向东奔流,火鸦等人则不断向前遁行,时不时安排人遁到水里搜寻,可是却不见罗葆的狗影。

二百多人在一段河吵吵嚷嚷,引来众多好奇的魂修。他们一打听,发现有悬赏,激动而又兴奋地加入。

一小时后,一千多人将十公里的河段包围,而火犀亲自带着一百多人施展《水遁》,遁到水里仔细盘查。

不久,火犀遁从河遁出,对火狼笑了笑,做了一个手式,指出蠢狗躲藏的位置,一千多人立即合围,准备杀狗。

躲在河底大石里的罗葆,觉察到异常,已知精心策划的躲藏计划功亏一篑,狠狠盯了一眼火犀。随即遁出河石,施展《逐泓术》,沿河逃窜。

“天杀的,这那是蠢狗啊,明明就是水狗!”火犀骂道。

他们见蠢狗在水中遁得飞快,遁速上望尘莫及,只能遁出,在空中飞遁,死死盯着猎物。

突然,他们再次失去罗葆的踪迹。

“啊!气死劳资了!”火狼勃然大怒。

“五百人到河里找他,其余人遁到地下,将狗撵出来!”火鸦喝道。

在地下遁行的罗葆,感应到众追杀者遁到地下,立即绕行,绕了一会,从地下遁出,潜到一座小山中,收敛好气息,躲到草丛中。

罗葆露出一双鼠眼,悄悄观察他们的动向。

“前方就是青水潭,过了青水潭再摆脱他们。现在只能陪他们玩玩,让某些人误认是一群山蚊在小打小闹,这样我就安全了!”罗葆心想。

“虽然打不过你们,但我有脑子!”

在他洋洋得意时,火犀等人搜遍河道地下,却没见狗影,而在半空镇压的火鸦亦没发现蠢狗的踪迹。

“地下没有吗?”火鸦见火狼带人遁出地下。

“没有!你没见到?”火狼说道。

“没有,奇怪了,这该死的狗东西又躲到那去了!”火鸦十分气愤,就没见过这么能躲的人。

“我断定他就在附近,可能是从地下遁出,直接躲藏起来。”火犀思考后说道。

“搜!”火鸦说道。

一千多人立即散开,一寸一寸地搜查,不久便发现躲在草丛中的罗葆。

罗葆窜出草丛,向东遁去。

火犀见蠢狗大摇大摆地遁行,怒不可遏。

取出金煌弓,搭上幽鬼箭,弓拉满,施法催动金煌弓,意念锁定逃窜中的蠢狗,金煌弓催发幽鬼箭,幽鬼箭破空而去。

当众人断定罗葆将变成一条死狗时,某人却施展出《鬼舞鼠迷踪》,忽而左,忽而右,时而上,时而下。

火犀眉头紧锁,但意念依然锁定逃窜中的蠢狗,幽鬼箭紧追不放。

二分钟后,满脸黑的火犀收回金煌弓,招幽鬼箭,气急败坏地追杀过去。

“哎,那条狗会《鬼舞鼠迷踪》,我等不好捉呀!”一人说道。

“火犀的幽鬼箭很是厉害,但别人就是不接招呀,再厉害的招也无用!”另一人叹道。

“对哎,催发幽鬼箭,锁定施展《鬼舞鼠迷踪》的人,那真是见鬼喽!”某人人笑道。

……

虽然他们一时擒不下罗葆,但悬赏的诱惑令魂修趋之若鹜。

与此同时,他们边遁边喊捉恶狗,造谣惑众。

当谣言成势时,罗葆无疑就是十恶不赦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他们边追边讨论,真是有说有笑,有打有乱,几乎把杀蠢狗当游戏,杀完后不仅有悬赏,还有名誉,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当罗葆遁过青水潭时,追杀他的魂修达到三千六百多人,有人来看戏,有人来发财,有人想得火狼的赏识。

罗葆见那些追杀者麻木不仁,居然将他的命用来换财换势,最可恨的就是那些把他人生死当戏看的人。

追杀的人越多,他就越恼火。

“如何避免被更多的人追杀呢?施展《土遁》,从地下甩掉他们吗?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罗葆思忖一会,施展《土遁》,冲入地下并快速遁行,希望能摆脱困境。

火狼见蠢狗遁速突然猛涨,激动地说道:“发财了!那人无论是不是恶狗,他穿的应该是遁甲,那遁甲我要了。”

火犀喜上眉梢,兴奋地下达命令:“土系的下去将他逼上来,风系的散开,其余人严守以待。莫被他跑了,捉到再论功劳分赏!”

其他低阶魂修见火狼火犀凶光灼灼,与虎谋皮,得不偿失。重要的是,他们通过罗葆的遁速,推测出他的实力,知自几斤几两,权衡之后纷纷退出。

某一些人觉得机不可失,准备用自己命赌明天。

追逐了一会,某些人见形势不对,再追逐下去,不仅捞不到半块魂石,反而狗急跳墙,被蠢狗咬伤。

一旦他们受伤,定被周围的狼啃食!

追杀者中有好人吗?他们自己都不相信!有怕死的人退出,就有狠人加入。

随着追杀人数的攀升,且在众多魂修的渲染下,周围的人都知道,他们捉的是恶狗,是杀人狂,是恶魔。

尤其重要的是,他们听到有魂石分,还能得到竑星人的友谊,于是大量的魂修加入。

特别是土系与风系的魂修,他们自认为自己功法了得,是时候卖弄一下,以彰显一下自己的非凡才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