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火炎箭术
作者:稿啸  |  字数:2528  |  更新时间:2020-05-14 14:32:37 全文阅读

在瘦虎他们忙碌时,罗葆则在房间挑选功法。

将暂时无法修炼的功法扔到一边,将凝器时间长的功法放一边,把消耗法力少,激活快,威力不至于过弱的挑选出来。

一番对比,选中《火炎箭术》,其手诀共有四十二组,每一组分十四个手势。仅需三秒就能完成凝器过程,威力较弱,但能连续施展。

一会后,将四十二组手诀记下,便立即练习手诀。

“凝!”

罗葆施展完手诀,大喝一声,箭只凝到一半便溃散了。

经过百次尝试,一支火炎箭出现在他的左手上。箭体火红,空气在火焰的灼烧下,发出哗哗声。

“去!”

他再一次施展手诀,指着五米外的一张红凳喝道。

咻!

箭破空而去,瞬间击中红凳。

罗葆跑到红凳前查看攻击效果,见红凳丝毫不损,自言道:“难道我炼制的红凳,已坚不可摧?”

呆想一下,炼制一甲片,放到一米处,然后再施展手诀,凝出火炎箭。

“去!”

箭应声而去,甲片瞬间粉碎,捡起碎片看了一眼,自言道:“难道我的火炎箭,已无坚不摧?”

之后,继续进行测试。

一番测试得到结果,火炎箭在三米范围内的攻击效果最佳,超过后就会迅速衰弱。到四米半后就没有攻击效果,距离超过六米就会自毁。

罗葆唉声叹气地说道:“算了吧,还是用顺来的剑刃好一点,扔到那里,那里就多一个窟窿。”

施法催动魂器,魂器一个冲杀,法力消耗过半,心一下就坠入谷底,仅能测试一次!万般无奈,收起剑刃。

“哎,以魂炼法要命,以法凝器更要命!”罗葆自叹。

一时间,他都不知如何抉择!于是躺在红床上苦思起来。

“魂器最多催动二次,但放了两个屁后连逃跑的法力都无!与其如此不如节省法力,直接遁逃。”

“既然魂器使不动,那么只能施展以法凝器手段,但不能交手,只能用来装气势吓退敌人。”

“或许可以同时凝出几支火炎箭,改为箭阵,定是箭势磅礴,用来吓人倒不错。万不得已时遁进三米处进行偷袭,拼个你死我活!”

罗葆想着想着,突然想放弃以法凝器,思前想后,一跃而起,吼了一声,在房间炼起器来。

一会后,房间多了一堆破瓦片。

心身疲惫的他躺回床上发呆,呆想一会,发现根本玩不转器道,而以法凝器还能勉强玩一玩,杀不了人,至少还能用来吓人!

而魂器呢?吓死他!

“既然走以法凝器之道,得想办法晋级才行,但晋级前得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样才能决定是偷是抢?”罗葆自忖。

“看来,是时候去完成酒鬼的试炼了!”

晚上十一点半后,他汲取了当天的泉水,再等了一小时,时间跨到第二天后再一次汲取泉水,之后回到房间做准备。

施展法力,将一块最大的厝黑石挖空,掏出四窟窿,一套极古怪石铠甲横空出世。穿上一试,感觉不错,仔细一瞧,发觉缺少了什么。

对比一番,立即在石铠甲上雕龙画凤,细细模仿瘦虎炼制的铠甲,增加假的防御阵纹。

罗葆努力了一会,捧着漂亮的石铠甲欣赏着,心一动,将石铠甲放到三米外,施展《火炎箭术》。

轰!

漂亮的石铠甲应声而碎,某人望着石头碴子,心碎了一地!

“哎,瘦虎随便取块泥炼制的铠甲,都比我的强。我的人生啊,为何如此悲哀呀!”罗葆苦叹。

防御办法不可行,立即想到以攻代防,思考如何解决火炎箭自毁的问题。

如若不然,只能与敌人近距离拼杀。但无一点武术功底的他,岂敢作死,于是想到用厝黑石打造石箭,用石箭代替火炎箭。

罗葆激动地取出一块厝黑石,施展法术,一会就造出十支石箭。

但嫌箭尖过钝,便努力打磨一番,用力过猛,嘭的一声,石箭一分为二,某人的心四分五裂,随后某人又自骂起来。

“我的人生啊,为何如此悲催呀!”

“别人施法炼器,我施法磨器!若被瘦虎和马拉瞧见,定会笑死!”

……

自骂后捧着断石箭,苦思冥想,蠢光闪过,决定将石箭改为石针,施法磨针,却发现针尖不好磨,稍加用力,针尖碎给他看。

他磨了两支针,便停下手脚,因为圆型的针尖不好打磨,望着手中的石针思考起来。

“要不改为镖形?切割出长且薄石片即可,只是这样的武器有杀伤力吗?”

“要不改为枪形?可是有法力催动吗?”

……

罗葆边想边总结,最后想出既能方便打磨,又有具有一定的杀伤力,且能迅速催动,消耗少的武器。

其呈三面,外形稍扁,长五寸,锥尖锐利,并取名破天锥。

洋洋得意的某人,立即施法催动破天锥攻击红砖。当红砖被轰碎时,某人立即自称大帝。

一会后,这自吹自擂的大帝,却窝在房间施法磨器!

罗葆边磨器,边自欺欺人地说道:“有破天锥防身,桓以地府星任我驰骋!”

桓以时间零年零月十六日,早上六点十一分,罗葆造出一千支破天锥。

拥有一千支破天锥的他,鼠胆变狗胆,又想到遁速达到四阶水准,浑身是胆!

半小时后,目光睥睨一切的大帝,遁出地下室,晨风一过,心头一震,瞬间从幻想回到现实。

重新以现实的逻辑计算,破天锥用来杀虫子或许可行,但不宜拿出来,特别在马拉的面前。

遁速比恶魔团的人快,那么在雨城附近,只要小心谨慎,不抛头露面,逞威逞能,自保应不成问题。

思考再三,感觉是时候完成酒鬼的试炼,这样才能清楚自身实力,从而才能估计晋级到四阶的时间。

之后,再以之谋划资源,从而确保能顺利返回地星。

早上七点,罗葆走出药园,却见门前光秃秃,没有一点生气,就将前园主给的两种子,分别种到门的左右。

“有人说你们是葱和蒜,那我就把你们种到门前,让你们装葱装蒜。”罗葆笑道。

种好葱蒜,又为药园与葱蒜施展《降雨术》,之后还在门右侧放一块石头,上写,本人已死,勿再打扰!

处理好药园,穿上瘦虎炼制的铠甲,戴上自己炼制的面甲,施展《鬼遁》,按酒鬼试炼路线遁去。

边遁边查看酒鬼的路线,十分怀疑是酒鬼喝多后随手画的,不然为何绕东绕西。本想重新规划路线,但又想到这是酒鬼的试炼,理应按他的路线去完成。

于是,他放弃重新规划的想法,决定按酒鬼的路线漂亮地完成试炼,但对试炼对象耿耿于怀。

“杀一只兔子,踩死一只虫子,这是试炼吗?酒鬼太瞧不起人了!”罗葆自语道。

“酒鬼呀,你还是少喝一点,误人误已啊!”

“哎,算了吧,就当去连天山散心,猎到兔子就拿回药园炖兔肉煲!”

之后,自称大帝的人,根本不将酒鬼的试炼当一回事,边遁边看风景,真是悠哉悠哉!

遁了半小时,抵达连云山的山脚下。

连云山南侧是冰蝶团的领地,北侧是迳心坪,迳心坪以北是凌瓦潭,凌瓦潭有令周围魂修感到心惊胆战的恶人,他就是独狼!

独狼也是水螈最讨厌的人,不过水螈却拿独狼一点办法也没有。

连云山高耸入云,连绵三十公里。而罗葆仅是瞧了几眼连云山,便不再多瞧,此时的他仅渴望实力。

至于风景看过就好,不必记在心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