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呆鹅发呆
作者:稿啸  |  字数:2667  |  更新时间:2020-05-14 14:26:24 全文阅读

当罗葆拓印地图时,担心拓印速度会反映魂海的大小,于是慢慢地拓印,拓印完还发了一会呆。

“呆多久才安全呢?那就呆上五分钟吧!”

某人发呆时,虽然中年男店员闭上了双眼,但无法压制的火焰出卖了他,一支支火箭直指呆鹅,势要将某人射个千疮百孔,然后烧为灰烬!

可是某只呆鹅,依然站在那发呆,无疑就是火上浇油。

这时,两名店员瞧瞧发呆中的罗葆,看看怒不可遏的某人,小声偷笑。那笑声似乎在怂恿某人,灭杀那只得人厌的呆鹅。

三分钟后,中年男店突然睁开眼,用愤怒的双眼,瞧那只呆鹅。只见某人还专心致志地拓印,忍无可忍,拳头握紧,甚想将其挫骨扬灰。

无奈店规束缚,只好再次闭上双眼,不然就要自爆!

罗葆呆够了,才将玉简还给中年男店员,之后又呆站着。

中年男店员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怒火,说道:“地图你已经有了,还在那发什么呆!”

“有没有与炼制铠甲相关的玉简?”罗葆问道。

某人问了一句,然后又发起呆。而中年男店员则等某人继续说,可是某只傻鹅同样在等他介绍有什么玉简,于是两人互瞪起来。

三秒后,中年男店员的身体,慢慢抖了起来,眼看万年火山就要喷发时,一名客人轻笑一声。

那客人见傻鹅望来,说道:“铠甲有很多种,分不同星阶,不同系等等,如果直接说铠甲相关的,估计数不过来!”

“相关两字很有意思!比如阵法,符器,甚至连丹道都与其相关。”那客人补充说道。

罗葆听后便明白了,但自己确实不知如何划分,便问道:“铠甲大概有多少种呢?如何分星阶?最好的是那系的?最便宜又实用的是那一种?最容易炼制的又是那一种?”

某人劈头盖脸地问,将那客人问倒。

那客人暗暗自骂,无事找事,竟然同新鬼聊天。等新鬼明白了,都不知是何年何月,摇了一下头,直接离开。

罗葆见那客人离开,望向中年男店员。

中年男店员见愚蠢的某人,又投来蠢光时,再也受不了了,气急败坏地离开,再也不想见到这只呆鹅。

“连最基础的划分都不懂,来买个屁!”其他店员骂道。

这可怪不得罗葆。

他来桓以地府星就没几天,所听到的消息,都是瘦虎半路听来的。况且,那些信息三分真七分假,整得他更加糊涂,不知那是真,那是假!

罗葆见那家伙走后很是无语,暗想到:“解释一下死得了吗?既然知道劳资搞不清楚怎么买,为何不给劳资一颗留影石瞧一下呢?”

呆想一会,准备走向另一个女店员时,那女店员见傻鹅投来傻光,立马闪到一边,并用眼神警告不要过来,不然晚上吃烧鹅!

“哎呀,脸丢尽了!”

罗葆只好望向最后一名店员,见那店员也递给他一个特别的眼神,示意他有多远滚多远!

正准备离开天魂阁时,听到其他客人的讥笑。

“我以后再也不来了,他们既然不敢拿我怎样,那么何不趁机恶心一下他们。”

一会后,某只呆头呆脑的傻鹅在天魂阁发神经,这瞧一眼,那望一下,走回大堂时,装起很是臭屁的样子,走到那,那里就傻气冲天。

有人去询问店员时,他立马凑上去旁听,学学如何区分武器的品级,与挑选武器的技巧。

某一些人递他眼色,他置之不理。

“刚才不是当我不存在吗?为何现在看得到我呢?”

在一楼发够神经,某人想窜到二楼,继续放傻气。

走到楼梯前,被一名年轻的女店员拦下,仅看了一眼,说道:“二楼是高阶魂修去的地方,你跑上来做什么?”

罗葆很无奈,自己穿了一身的铠甲,却被美女瞧个精光!虽然她语气并不好,但却没鄙视自己,便把恶心人的表情收回。

“我想找一下与铠甲相关的玉简,只是划分繁杂,我不太懂,不知道可否介绍一下,也好让我学会如何区分,怎样挑选。”罗葆说道。

女店员那有心情与罗葆这种小鬼多说,可是心思一动,取出一颗玉简,让他去偏堂细读。

感觉自己巧遇爱之女神的傻男人,屁颠屁颠地跑到偏堂。

见室内不大,布置精巧,一侧置一排石凳,另一侧摆了几盆植物,石凳对面是一面小玉壁。

罗葆见无人便随便坐,刚取出玉简就发现玉壁有异常,仿佛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蛇蝎美人!”

他装毫不知情,假装起拓印与阅读玉简的模样,但玉简里的内容,他一个字不敢瞧,怕被美女毒死!

“我靠,这是登岸台吗?”

“天啊!我的脑子定是被门夹了!要不就是进水了!”

“拿到门禁时就应该立刻撤离,买什么被地图呢?”

“哎!被人气一下,脑袋就不清醒,尽做蠢事!……”

此时罗葆如坐针毡,唯有自骂,骂着骂着,时间过了半小时。

“麻烦了,若是不看玉简,如何知道玉简有多少信息呢?不知道有多少信息,怎知要装多久呢?”罗葆暗想。

“以后别人骂我,鄙视我,瞧不起我,辱骂我,打我,我都要开心地笑,再也不发神经了!”

“若是李钦这时死来天魂阁,那我岂不就完了!”

“明明可以安全离开天魂阁,却不知死活!”

……

在罗葆自骂时,天魂阁三楼的三人看着一面玉壁,其中一人就是何长老。

“时间过得真快呀!记得我刚来桓以地府星时候,恰巧遇到新鬼租药园,转眼已七百五十七年。”何长老叹道。

“要不要留下他?”一名老者问道。

“不可!这么多人见着他走进天魂阁,若不见他离开,以后谁还敢进天魂阁!”何长老说道。

“要不过一段时间到药园将他擒来。”另一人说道。

“安排人去查他的魂石来源了吗?”何长老问道。

“查了,他与两名新鬼混在一起,那两人在远岸镇摆摊,所得魂石正好是租金。”老者问道。

“那就算了。”何长老说道,“说正事吧,陶前辈明天就去荒天城了,东西送过去了吗?”

“送了,但没收。”老者回道。

“哎,他那宝贝徒弟以后可要找我的麻烦,一不小心惹到小恶魔!”何长老苦叹道。

“是了,她在天武阁花一千块下品魂石,买了一双破布鞋,那方长老笑了一声,她生气了。”老者笑道。

“哈哈,九品阁的黄长老也不好过呀!”何长老笑道。

……

在他们交流时,罗葆溜出天魂阁,站在街上的他,意外发现没人再打量自己。

“看来天魂阁以前捉过小老鼠!哎,我已入某些人的法眼,成了对方的猎物!”罗葆暗想。

“就没见过我这么蠢的人!好惹不惹,惹天魂阁。”

“估计要躲起来才行了,就是不知道要躲几年,也不知道该挖多深的鼠洞,才能逃过毒蛇的追杀。”

回望一下天魂阁,长叹一声,快速遁离东岠镇。抵达岩木山时,那无形的枷锁才尽数散去。

“哎,出来一次,惹到一条狗,一条毒蛇,以后的日子难过喽!”罗葆边遁边叹。

当他想到火焰时,立即向远岸镇遁去,遁到远岸镇却不见瘦虎他们的踪影,这可担心死他了。

在摆摊区找了一会,之后快速向万鬼山遁去。

遁到原碑镇时,将铠甲与面甲毁去,随后施展那蹩脚的炼器术炼制面甲,边炼制边修补,修补了半天,依然是漏风的!

戴漏风的面甲,苦叹一声,没那胆量炼制铠甲,施展土系功法,凝了一套鳞甲。

尔后,快速向万鬼山遁去,唯恐再踩到狗屎!

罗葆遁到原碑镇时,见到竑星人在乱窜,狂热躁动,大喊大叫,到处寻找某人。

只是他们并没有发现,某人刚刚与他们擦身而过,同时某人还露出嘲笑,似乎在说,“一群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