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边炼边补
作者:稿啸  |  字数:2798  |  更新时间:2020-05-14 14:24:48 全文阅读

躲着草丛里某只小老鼠见风平浪静,伸出一个鼠头,一双鼠眼滴溜溜转,确定无人才鼠了出来。

罗葆拍拍胸口,说道:“吓死我要你们赔钱!”

贼眼一转,速度向山上遁去,快速找到权台老窝。

遁进后见到堆积如山的厝黑石,掂量一颗厝黑石,立即断定是权台等人精心挑选的出来的。

迅速收入魂府,紧接着闪离长田山,施展《鬼遁》玩命逃。

在经过半小时的极速遁行,他再一次返回临时挖掘出来的地下室。

“幸好有先见之明!我越来越聪明,自己都佩服自己呀!”

“一百七十方,近一千吨,不知他们会不会背死呢?应该会!”

他想到厝黑石是趁火打劫而来,暂时不便出手,相反霜岩石更为安全,于是将魂府里的厝黑石与霜岩石对调。

将霜岩石收回魂府,将部分厝黑石移出。

尔后,快速地向万鬼山遁去,回到门山坳时,开心地哼起歌谣:“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迷迷茫茫……”

当门山坳响起快乐的歌声时,权台的仓库围站有三十一人。其中一个在仓库中东看一下,西瞧一下,偶尔还施展法术进行探查。

“利害,竟然一次性把整个仓库搬空了!”

“中间大概只有一刻钟吧?这会是什么人呢?”

“也许是一群人。”

“哼!这招绝了,我们白忙活了!”

“费了这么多符器,结果给权台跑了,麻烦不断啊!”

……

有人议论,也有人闭目塞听。

“怎样?可查到蛛丝马迹?”水螈阴冷地问道。

“应该只有一人来过,估计他有众多的收纳袋,修为猜测不出。不过魂息有一点怪,感觉像新鬼!”那名忙碌完的魂修回道。

“收纳袋!那就不可能是新鬼了,这人至少有四阶的实力。”水因说道。

“怎么就没有听过这一号人物呢?有收纳袋的人没必要偷偷摸摸。况且,这些厝黑石也不值高阶魂修出手。”水螈很迷惑。

“有没可能是某个新鬼撞了天运,捡到收纳袋呢?”水螈心思一动,故意说道。

说完看了一下众人,询问大家意见,要不要冒险去找这一个人。如果不找,被人截了货,屁都不敢放一个,以后怎么混。

但若是去找,万一找到高阶魂修,那时就追悔莫及。

只是,谁不想拥有一个收纳袋呢?重要的是,他猜测对方有很多收纳袋,因此想博取一番。

可是许久都未有一个人表态。

他们不傻,就算有收纳袋,也轮不到自己,根本捞不到一点好处,反而有可能因此丢了小命。

“唉,既然大家都不愿声张,那便算了。”水螈看了一下众人,转而问道:“是了,君子山那边有什么动静,君狼去探原潭的消息是真是假?”

就在这时,一声令众人反感的奸笑传来,水螈眉头一皱。

转眼,身穿黑色铠甲的独狼遁了进来。

“嘿嘿,这消息七成是假。”独狼取笑道,“水螈啊!听说有人截了你的货,我专程赶来瞧一下那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长了熊胆。”

“人呢?不会让他溜了吧?水螈呀,你这可不行啊!”独狼故意瞅了一下四周再一次取笑。

水螈的人马各个闭眼,似乎都不想见到此人,但他的到来他们却无可有奈何,只好闭上眼,眼不见心不烦。

“要不你把老窝送我好了,免得日后白让人端走了。”独狼怪声怪气地讥讽。

“既然你这么感兴趣,让你就是了。”水螈眯眼冷冷道,说完就带着所有人迅速离开。

水螈走之后,有几波人陆续赶来,各有各的看法,相互之间各有计算。

在他们查看鼠迹时,老鼠哼着歌遁近万鬼山时,放缓遁速,边遁边思考遁速与实力不匹配的问题。

遁速三阶,实力无阶!

“怎么遮掩呢?”罗葆苦想。

快速晋阶?此时连魂海都没巩固,新鬼一枚,此路不通!就算巩固魂海也因穷困潦倒而无法快速晋级!

实的不行,他想到虚招。

决定炼制一套威风凛凛的铠甲,穿上后让其他魂修心生敬畏,从而不敢轻举妄动,便敬而远之,

可问题是,他不会炼器!除了炼制破瓦片外,啥都炼制不出,越想越气,气个半死!

罗葆返回万鬼山的仓库,移动大量的霜岩石与少量的厝黑石,之后专心修炼。

突然,修炼中的某人跳起来,不服气地说道:“劳资就不相信,炼制不出一套像样的铠甲!”

认真研读酒鬼给的留影石,迅速开始炼制,仓库顿时青烟滚滚,时不时轰隆二声,还有某人的自骂声。

随着某人的永言不败的信念,破瓦片迅速增加,一会就堆积成山。山越高,某人的火越大,简直怒火冲天!

通往器神的路上,有一堵无形的城墙,阻拦某人前进的脚步。懒蛇不服,用头猛磕城墙,誓要磕倒城墙。

磕了半天,头破血流,城墙岿然不动!没有办法,头硬不过城墙,撞不开!

此路不通,绕道而行!

迅速思考迂回路线。

“凝!”

罗葆迅速施展手诀喝道。

周围的沙石如受神灵召唤,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快速攀附到他身上,相互之间又不断碰撞,快速演化,凝成无数的小甲片。

“合!”

他再一次施展手诀喝道。

身上的小甲片立即逐层嵌套,不同部位又形成不同的组合。转眼间,身上出现一套褐色薄鳞甲。

看了一下身上的鳞甲,小心翼翼地脱了下来,放到面前,对着鳞甲说道:“希望能承受得起一指之力!”

坚着左食指,轻轻一戳,鳞甲乖乖地露一个窟窿。

罗葆吼了一声,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鳞甲,鳞甲立马碎成碴子。

望着碴子思考起来,怀疑是不是材料上的问题,于是用霜岩石来凝炼鳞甲。

不久,一套由霜岩石凝炼的鳞甲横空出世。

罗葆看着那套鳞甲,很是担忧地说道:“来,受我一指之力!”

指尖一点,窟窿一个!

罗葆彻底怒了,在仓库踱来踱去,边踱边吼!

那堵城墙太广太宽,无法绕过去!绕行不行,那就死磕!

迅速用霜岩石炼制出一套鳞甲,同时旁边还有一些霜岩石粉。万事俱备,立即施法,火焰一过,鳞甲立马发出噼啪声。

某人眼疾手快,那出现裂痕,就往那添石粉,以之修补。

这时,仓库出现炼器史上最搞笑的一幕,有人边炼器,边修补!

“这裂痕也太多了,堵不过来啊!累死劳资啦!”罗葆边堵边说道。

在无数次修补后,仓库多出一套十分特别的铠甲,前长钉后生刺,左凸右翘,显得怪模怪样,却让人感觉威风凛凛。

这套铠甲实则一团浆糊,中看不中用。某一个特别的凸刺,其实就是炼制时出现太多的意外,无数次添砖加瓦后形成的补丁。

铠甲是炼制出来了,可是某人头却抬不起来!低头思考片刻,决定采用地星的办法进行对霜岩石提纯。

“燃!”

罗葆施展火系功法,全力催动法力,直接煅烧霜岩石。

按地星炼钢的办法,希望通过高温的煅烧,减少霜岩石里的杂质。

经过半小时的煅烧,将霜岩石烧至通红。施展水系法术,来了一个粹火过程,结果大水一过,霜岩石密布裂痕。

罗葆左手拍额叹道:“哎呀,忘记了,这是霜岩石,不是铁啊!”

瘫坐片刻,两眼冒蠢光,马上跳起,跑到仓库里挑出一颗最重的厝黑石,哈哈大笑起来。

施展法术,将厝黑石切割成各种不同的小甲片。

半小时后,地面上出现一千片石片。又施展法术,给每一片石片上钻了一个小孔,随后摆成铠甲。

“啊……气死劳资了!”

盯了几眼,大吼起来,因为某人找不到铁丝!

别人炼制的铠甲是通过阵列与阵纹,使甲片结合成整体,而他的却是一片一片的石片,还要到处找铁丝串石片!

罗葆在仓库翻找,却找不到适合的丁材料,最后地上的石片还是石片,看到这堆石片,真是怒火中烧。

在仓库转几圈,又想到另外一个办法。

他将瘦虎给的铠甲拿了出来,然后把切割好的石片,认真地贴到铠甲上。贴完后穿上,跳了几下,蹿了一会,地上又多出一小堆石片。

折腾半天,某人决定从此放弃见鬼的器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