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水镜术
作者:稿啸  |  字数:2746  |  更新时间:2020-05-11 12:50:25 全文阅读

中年魂修笑了一会,说道:“向下遁二米左右就可以了,也可以每隔二米遁一次,定满载而归。”

罗葆见那人一脸玩味,嘴角露奸笑,感觉还是不要遁太深,怕惹祸,便遁到二米处。

施展《土遁》手诀,喝了一声遁,结果发现下半身悬空,上半身卡在泥土里,无语地说道:“我遁!”

那人见罗葆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得意地笑,但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某人一脸傻笑,似乎对地下一无所知,玩得正开心!

一会后,罗葆再一次施展《土遁》,遁回地面。

“应该是三米!”罗葆鄙视某人,二三都分不清。

“噢,那你再遁呀!”中年魂修笑道。

就在某人施展手诀时,一名男魂修从地下闪了出来,双眼冒火,紧盯着某人看,而中年魂修哈哈大笑起来。

那名魂修没有好气地说道:“小子,你没有事,在我家房顶上遁个毛啊!守山,肯定是你这家伙使坏。”

罗葆被骂,见到凶神恶煞,立马躲到守山身后,同时断定守山耍自己。不过那男魂听到守山的笑,气色平和了下来。

他马上向那魂修道歉,然后不解地问道:“你家为什么不挖深一点呢?下雨时就不怕渗水了。”

守山与那人一起笑了起来,笑某人白痴。

守山笑够了,解释道:“树上人多,地下更多。一层地,一层人!你巩固魂海后就知道,在桓以地府星上可以清修的地方不多。”

“小鬼,以后不要乱遁。”那魂修说完就遁入地下。

“还不回龙泉台?”守山望着某个一脸不以为然的人。

“你叫守山吧,我叫牛头。”罗葆说道,“你有没有附近的详细地图?若是有,能不能给一颗留影石呢?”

“我离开龙泉台后的几十年里,就在附近的几棵树头下修炼,实在不知道外面有大。”守山一本正经地说道,“万鬼山在那里?什么是留影石?你能告诉一下我吗?”

罗葆听了,立马做了一个手势,说道:“佩服佩服!实在佩服”

“哈哈……,离开龙泉台后如果感到孤单、害怕、无助、不安、恐惧、无望时,那就来找我吧,我给你温暖的怀抱!”守山笑道。

罗葆见某人老神在在的样子,还说在此处修炼几十年,无不说明其是一个高手!猜测他定有利害的功法,应趁机询要。

“高人,不知道你会什么样的密法呢?能否请教一下呢?我这个人不贪心,你传我几招实用的就行!”罗葆伸出手,眼神充满期待。

“当然可以。”守山笑道,“你有笔吗?我写给你。”

罗葆一脸不解地望着某人,可是那家伙的样子又不似开玩笑,暗想:“用笔传授功法?笔能画阵序吗?如何画?这可能吗?绝不可能!”

以他看过的功法,其都是从阵序开始讲解,再分析阵列,阐述完后再讲解灵力的调用与组合,最后详解手诀的运用。

以最简单的《凝箭术》,其灵力形成的阵序,可划分为一千零二十四区,每区对应不同的灵力空间阵序。

阵序之间,又是形成特定的空间结构,笔根本不可能描绘阵序阵列,更无法表达阵纹!

除非某人有神技!但若笔来绘制,一区至少要几千张纸才能画出来!

“那么一千零二十四区呢?得多少张纸啊!这仅仅是阵序而已,后面还有阵列呢?”罗葆心想,“这家伙是认真的吗?”

守山看到某人那屁样,那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于是笑笑道:“你会《水镜术》吗?我要画的是《水镜术》的阵序,十分简单,几笔即可。”

“我不会。你确定笔能画出阵序?就算是最简单的阵序,用笔来画应该不太可能吧。”罗葆半信半疑。

“没有笔就算了,我在地上画吧。你细细看,我边画边讲解。”守山折了一段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树头下,一人用树枝在地上边画边解释,另一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

半小时后,罗葆实在看不下去了,满脸苦闷地说道:“守山,你在地上画的好像不是阵序呀!”

“急什么急,我先练习一下嘛,我们慢慢来!”守山笑道。

“可是你说的话,为什么写在地上呢?这是写不是画呀!”罗葆怀疑某人又耍自己。

“这你就不懂了,字能看出许多。比如你能不能通过我写的字,看到我的心情呢?就没有听过字如其人吗?”守山一本正经地吹。

“我有病呀,直接瞧你的脸不就行了!”罗葆确定某人在玩自己。

“脸可以伪装,字或者能瞧出什么呢?”守山同时将说出的话写在地上。

“大哥,别玩了!”罗葆无语地说道。

“年轻人,这样可不行,得静不下心!”守山叹道。

静心?静心看别人写心情?这是不是太搞笑了一点。重要的是,某人写的东西与《水镜术》压根就没有半点关系!

守山玩够后,才慢慢地叙说《水镜术》。

“你不是说画阵序吗?”罗葆听了一会后问道。

“我说你就信!阵序能画吗?”守山取笑某人的愚蠢。

“佩服!”罗葆叹道,其实他最想看的,就是守山如何在地上画阵序,结果又被玩一圈。

三个小时后,罗葆把《水镜术》学会,施展手诀,一面由水灵力凝成的小镜子瞬间出现。

罗葆瞧了一下水镜,看到塑形后的自己,细细看了几下,连连自赞道:“长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一瞧就是帝王之相。”

“守山,我的眼神是不是很迷人,天啊,迷一样的男人!猜之不透的男人!”

……

守山没有应他,因为第一次见如此臭美的男人,就连女人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忽然,想起某女人说过的一句,“清晨,倾城拿镜子一照,自道倾国倾城。”

他看着某个贼头贼脑的人,拿镜子自个欣赏着,摇头笑了起来。

“我可不是吹的,天下男人,那有我帅气。”罗葆扮酷地说道,“对了,水镜已经学会了,接下来呢?打算教我什么法术。”

守山直接凝出一面水镜,递给爱臭美的男人,并让他用查看留影石的方法读取。

罗葆查看完水镜,斜着头说道:“有没有搞错!刚才为何不直接用这方?却口口相传,你不会无聊到这地步吧。”

“我是想告诉你,学法不易,需耐心!”守山回道。

紧接,又再凝出一面水镜并递给罗葆,说道:“我要教你的可是密法!功法名叫《移山诀》,这是序要,你先看一下吧。”

罗葆查看无聊的人递过来的水镜,仅瞧了一眼就惊呆了。细想了一下,由惊转愁,愁而惑,惑而不解。

可是,再看无聊的人,见其一脸认真的样子,又不似玩笑!

“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啊!”罗葆暗想。

《移山决》的阵序共分一万六千三百八十四区,每一个区需要凝十二面水镜,那么共需要凝十九万六千六百零八面水镜。

阵列共分四千零九十六区,每一区需要凝十六面水镜,那么共需要凝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六面水镜。

后面还有阵纹,需要凝的水镜数量足够直接把人直接吓死!

每凝一面水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万一其中一面水镜出错,所有的水镜都要重新检查一次!

更麻烦的是,这样的笨法会磨死人!因为修炼出错时,就会怀疑是不是水镜传术上出错,而不会思考自己是否理解错了。

正常情况下,一般的修士修炼出错时,只需要重新参悟功法即可。可是用水镜学法呢?则会出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怀疑复制水镜时所产生的错误!

更重要命的是,这么多水镜,复查一次就能磨死人!

是参悟错?还是水镜的错?这两个问题将成学《移山决》的梦魇!其过程估计会足够逼人自刎!

但是这《移山决》比《风雨盾》与《炎噬》都要复杂!仅看序就知道《移山决》至少五星阶以上!

若是能学会《移山决》,那他就能一次性收取大量的物品进魂府空间。而且《移山决》还有让他十分心动的《土遁》法诀。

假设学不到手,定会惦念成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