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破瓦片
作者:稿啸  |  字数:2636  |  更新时间:2020-05-11 12:28:19 全文阅读

废柴两字就如晴天霹雳,把罗葆雷得遍体鳞伤,垂头发起呆来。

呆了一会,鬼叫一声,永不言败可不是戏言,屡败屡战!开战前先总结一番。

罗葆发现问题总是出现在淬炼部分,随着不断施展淬炼手诀,材料就会快速崩裂。

他怀疑自己记错了手诀便立即查看,反复研读与对比手诀。

一会,就发现手诀没错,有错的是他自己。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如何做,但要做好,却是另外一回事。

仔细思考,认真总结,小心求证,大胆测试,半小时后魂府又青烟滚滚,爆声不断,自骂不断。

经过十几次测试,炼器的办法没有总结出来,反倒把自己总结成废柴!

“哎,对于炼器,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随后,某人决定再用水柽木试炼制木系铠甲,但令他费解的是,结果惊人的相似,爆裂的过程完全一模一样。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器道上的失败。

“为什么会这样呢?不行,得去找瘦虎问问!”

不久,罗葆找到瘦虎。从他那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炼器,器道不行,还可以走丹道,丹道不行,可以走摊道,摆摊赚魂石!

虽然瘦虎说得很委婉,但他的眼神却伤透了某人的心,脆弱的心灵碎了一地。刚一到桓以地府星,就发现自己是废物,真是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瘦虎见某人一脸郁闷,无奈地笑了笑,给他支偏招。

让他直接用土系功法炼制铠甲,或说直接捏造更为贴切一点。铠甲不用经过淬炼部分,更不用刻纹,只是十分脆弱,但可以正常穿戴。

同时告诫他,如果自己不会炼制铠甲,那么在龙泉台就不能穿铠甲,以防止别人询要时拿不出,被人误解或以之为借口,找茬打架就不好了。

“大哥,用泥捏的铠甲遇到下雨天怎么办?”罗葆无语了。

“脱下来,小心翼翼地收进魂府,等天晴了再拿出来穿呗!”瘦虎笑道。

“我靠!靠一亿次!”罗葆有气无力。

瘦虎笑够送了一套铠甲给某人,让他留着雨天穿!

为了不过于打击某人脆弱的心灵,还给了一批便宜材料。鼓励他多炼炼,尝试多几次,莫轻言放弃。

同时笑着告诉他,马拉已经有铠甲了,不用他这个炼器天才操心了。

“我们准备去周围转转,你去吗?”瘦虎问道。

罗葆那有心情,瘦虎见某人垂头丧气,不知如何劝解才好,便去找马拉,一起去探险。

某人呆想够,就叹着气,踱回地星区。返回安全位置后便进入魂府,鼓足勇气,豪迈地吼一声,开始炼制甲片。

炼制一片,爆炸一片,偶尔幸存半片,不久魂海多了一堆密布裂痕的甲片。而他心头上的裂痕比甲片上的还要多,信心碎了一地。

“天呀,我未来在那里呀!为何我看不到方向,眼前一片漆黑!”罗葆半死不活。

正他懊恼时,蟹王带着它的蟹军登录魂府,它们瞧了一眼地上的碎片,又望了一眼那堆珛沙土。

蟹王尝了一口珛沙土,立马呸了出来,用意念说不好吃。其它小家伙立即去啃水柽木,水柽木一入口,呸!呸!……

它们没找到好吃的,就在魂府东游西逛,当它们踩过某人修炼的甲片时,甲片瞬间四分五裂,吓得它们立即举起小螯并向某人解释,它们没有用力踩呀!

“哎,是我炼制的甲片太水了!”罗葆不好意思地解释。

它们尝遍某人收进魂府的材料后,就用意念交流起来。

“不是说吃到撑死的吗?”

“某人不是说,不怕我们能吃,就怕我们不吃吗?原来根本就没有得吃!”

“有可能是吃了一顿,饿上万年!”

“那我们还是回魂海趴着吧,省省力气,不然真会饿死!”

“这是什么来的呢?为何如此难吃呢?”

“呸呸呸,真难吃!呸呸呸,真难吃!……”

罗葆见到一群可爱的小蟹,举起小螯,摇一下,呸一下,一直呸到魂海。

魂府静下来时,某人的心也冷了下来,左思右想,自语道:“以后要找一个会炼器的家伙做搭档才行。不然下雨怎么办?难道裸奔!”

确定自己没有炼器天赋,目光转到丹法上,迅速挑选瘦虎送的低阶材料,准备用来炼制最简单的丹药。

这一类丹药并不是给魂修吃的,而是用来学习炼制丹药的!

其实瘦虎给他的材料,就是水柽木的树叶而已。但是瘦虎分两次给他,而某人却不知道那是水柽木的树叶,因此感觉瘦虎这人十分不错!

随后,他不断给自己打气,直到气贯长虹,激昂地吼一声:“劳资就不信邪!”

迅速查看《炼丹术》,仔细看了一小时,发现炼丹手诀与相比炼器更加繁琐,要求更苛刻,但吓不退迎难而上的某人。

“炼器不行,炼丹应该没有问题!我有预感,我是丹神!”罗葆臆想。

没过多久,魂府青烟阵阵,爆声不断,偶尔传来断断续续的自骂声。

一脸青黑的某人又确定,丹道上自己同样没有天赋。

将焦黑的炭团丢到一边,郑重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找一个会炼丹的家伙做搭档。不然头痛脑热没药吃,定活生生痛死!

罗葆离开魂府后再一次查看功法的分类,发现若是器道与丹道都没有天赋的话,那么诸多功法都将难以企及。

丹道不行,晋级时没丹药吃!炼器不行,拼命时没武器使!

“丹药可以不吃,但武器可不能没有啊!”罗葆思忖。

“以凝器代替魂器?以法凝器不堪大用啊!射到六米就玩自毁!而魂器上呢?不仅不需要凝器且能快速出击,重要的是不会自毁呀!”

“为何我的人生如此悲催呢?”

罗葆突然发觉自己,无疑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想及此,头都耷到地上,感觉日月无光,前途一片暗淡。

想到铠甲烂了,剑断了,盾碎了,得去求人修复!受伤了,需要晋级了,又要去求人给自己炼制丹药。

罗葆十分肯定,未来的自己最后将死在去求别人的路上,或者是跪死的!

想到暗淡的人生很是不服,再想他计,另寻出路!查看玉简,尝试炼制符器。结果告诉他,此路不通!

突然,陷入迷茫,看不到出路。

当他心灰意冷时想到魂海的宠物们,叹着气走进魂海。众小家伙见坏家伙很不开心,立即逗他乐。

圆舞跳起草裙舞,小蟹们欢快地跳起蟹舞。他看到可爱的小家伙们,自己岂能轻言放弃!

他记起自己的许诺,瞬间满血复活,还与众宠物们吹嘘一下自己的不凡。所谓不凡,就是废到难以形容!

“未来在那里呢?”罗葆看到众小家伙时,立即发现未来的曙光!

“圆舞呀,你要快一点长大啊!不然谁来保护我啊!”罗葆说道。

圆舞都不知道坏家伙说什么,不过还是摇摇叶子,让他开心一下。

“蟹王呀!桓以地府星可不太安全啊!你的小螯能不能击退群魔呀?”罗葆笑着说。

蟹王举起双小螯,挥了一挥,告诉他没问题!

当圆舞它们问起,吃的在那里,风景又在那里时。罗葆瞬间充满斗志,激情澎湃,豪迈道:“宝贝们,你们稍等片刻,肉就来!”

罗葆离开魂海,进入魂府,无所畏惧地说道。“既然我除了缺点,什么都没有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倘若走到无路可走时大不了跳下去,然后在深渊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望望珛沙土,不死心,再尝试!当材料耗尽时,一片带有少量裂纹的破瓦片横空出世。

当他看到这片破瓦片时,长长舒了一口气。这让他明白,他还是能通过不懈的努力学会炼器的。

“破天甲?我看是破甲!不,是破瓦片!”罗葆骂手中的甲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