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四十章 炼甲术
作者:稿啸  |  字数:2655  |  更新时间:2020-05-09 14:49:52 全文阅读

瘦虎自夸明赞,让马拉飘飘然,得意洋洋地问道:“你准备卖什么?”

“卖材料,这买卖十分地不错,重要的是不用本钱!”瘦虎回道。

“卖神宠蛋也不错啊!花一滴泉水进一大筐货,全部出手至少可以赚三十块下品魂石!”

“卖材料也不错呀,随手挖,转手卖!这边挖,那边卖!卖不完还可以扔,这样就不用背回来了!”

“神宠蛋也不错啊,卖不完,夜宵就有了!”

“挖到好的材料,我们可以留下来,漂亮而又利害的魂器就有了!”

……

两人热火朝天地交流起来,相互询问,各自吹嘘,相互吹捧,一会就宣誓结盟,同生共死。

罗葆见他们越说越起劲,一副恨不得立即遁到远岸镇摆摊赚魂石的表情,根本不考虑危险,一切向钱看,向厚挣。

罗葆实在听不下去,于是笑笑道:“两位,摆半月摊后,准备把尸埋到那里,提前把位置告诉一下我。万一见到两位横死街头,我顺手埋一下。”

“放心,不收钱。”罗葆正经八百地说道。

两人当某人在放屁,继续商量摆摊大事。

罗葆见他们不鸟自己,就坐在一边听他们商量大计。

瘦虎那么说到那座山挖泥土,那么提议到那条河砍树,那建议那到山旮旯捡石头。

马拉则忙劝某人,跟自己去卖神宠蛋。

在他们争议时,罗葆发现,瘦虎口若悬河,喷出的口水瞬间淹没马拉。马拉在深不见底的口水中,举手投降,放弃卖神宠蛋计划。

他们磋商一小时后,瘦虎笑道:“既然摆摊之事已定,那我就先准备去了。”

“是了,龙泉台每一天傍晚七点,有潜力的魂修都会组团离开龙泉台,你们可以观看一下。”瘦虎提醒。

“我也听说了,好像很精彩噢。”马拉无比期待。

“没错!特别是今天晚上,有大戏!值得一看。另外注意一下,若是离开龙泉台记得穿上铠甲!”瘦虎说道。

他知道罗葆没材料,于是取出一点材料,让罗葆自己炼制铠甲,某人立即收进魂府。

瘦虎走后,马拉看看罗葆,见他一脸笑意,便知他笑什么。

“哎,我都说卖神宠蛋好,根本就不用去挖材料,只需要一滴泉水就能摆摊了,为何瘦虎就不听呢?”马拉绝不承认自己被某人口水淹死。

罗葆见马拉老脸通红,也不好说穿他被瘦虎说服去挖材料,笑笑道:“也许他怕死呗!”

马拉也是明白人,怎会不知某人还在取笑自己,摇头苦笑。同时为铠甲而发愁着,其实他本想叫瘦虎帮一下忙,但难以启齿。

特别是罗葆还在一旁偷笑着,自从他登岸,就一直被某人取笑,突然觉得某人特别怄人!

但是他与罗葆的关系非同一般,相互之间无需避讳。

“牛头你会炼制铠甲吗?我出材料,你帮我炼制一套。”马拉直接说道。

“刚才在测试功法,没炼制过。”罗葆回道。

“你行的,我看好你!”马拉从魂府移出一点珛沙土,说道,“材料先给你,我晚上来取。”

某人见那一丁点珛沙土,又笑了起来。

“啧啧,明知我的魂府小,你为何还要嘲笑我呢?就不怕我伤心而自杀吗?你就没想过安慰一下我吗?”马拉十分不满。

“好吧,我的魂府比你的小,这样可以了吧。”罗葆笑道。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笑很让人讨厌!”马拉指着某人,气呼呼地说道。

罗葆见马拉来气了,立即低下头,装出反思的样子。马拉见某人那假惺惺的样子,更是恼火,一气之下便走了。

某人笑够,重新盘坐好,装起修炼的样子,而心神进入魂府查阅《炼甲术》。

《炼甲术》是最为简单的器法,其包括最简单的十几种铠甲类型,与炼制锅或锄头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新鬼来说,《炼甲术》是器道入门基础,其就是炼器的启蒙器法。

炼制铠甲需要施展土系功法,催发法力构建出指定的阵列,随后施于指定的材料,将材料凝成指定的形状。

之后,再一步步用火系功法进行熔炼,使材料与阵纹完美融合。

最后施展法术,在成型的武器上铭刻对应的阵纹,而所刻阵纹也是最为简单的防御阵纹,仅需刻一重阵纹。

凝形部分,手诀共六百八十六组手印,每一组分七个手势,共分四十九个步骤,每个步骤需一次性完美地完成十四组手印。

淬炼部分,手诀共三千四百三十组手印,每一组分七个手势,共分四十九个步骤,每个步骤需一次性完美地完成七十组手印。

刻纹部分,手诀共一百九十六组手印,每一组分七个手势,一次完成,不可中断。

一小时后,罗葆将三部分手诀记下了来,尔后演练手诀,直到能迅速且完美地施展手诀时才休息。

“哇……第一次炼制铠甲,一定要完美地炼制出来!”罗葆休息够后信誓旦旦且激动地说道。

“我决定了,第一套铠甲就叫破天甲!”

“一会拿破天甲去气撑死鬼,哈哈……!”

“某人一定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边臆想马拉见到破天甲那可怜兮兮而嫉妒的样子,边在《炼甲术》寻找适合的铠甲类型。

但是,他瞧这不明,看那不懂,望那不会。

一番遴选,最后挑中组合型铠甲,这类铠甲由不同的甲片组合。满怀信心地研读起来,越瞧心里的激情越是暗淡。

不久,某人很有自知之明地放弃了。

随后,罗葆在《炼甲术》的废物篇找到目标,自语道:“器法上说,若是无法炼制前面的甲片,就可以尝试炼制这种甲片。”

“哈哈,我倒着来,先易后难!”

罗葆取一点珛沙土,施法令其悬浮在面前。气吞山河地吼了一声,紧着不断地施展手诀,从丹府调取灵力,每完成一段手诀就点向珛沙土。

灵力速包裹珛沙土,珛沙土就如被赋予生命,奇迹般地蠕动,慢慢成型,片刻就变成一甲片。

“这就是法力吗?太神奇了,这世界有鬼!”罗葆激动地鬼叫。

“看来,我是炼器天才!一看就懂,一学就会!”

当他鬼叫时,已形成的甲片突然崩裂,虽然甲片已报废,然而某人却无一丝苦恼,反而专心致志地观察炼废的甲片,感叹法术世界的神奇。

随后,继续炼起甲片,可每当甲片成型那神奇的景象,总能吸引某人的注意力,让他神游天外,回神时又发现甲片炼废了。

这可不能怪得他,因为他十分好奇珛沙土,在被施以指定的手诀后,其为何会变成特定形状!

“能不能炼制出叶形的甲片呢?”罗葆突发奇想。

立即在各种器法上查找,对比各种手诀,特别是凝形部分。

不久,当某人炼制出一片有点像的叶子的甲片时,魂府充满某人的自夸,连圆舞都听不下去,不敢到魂府玩。

“人才啊!毫无疑问我就是人才啊!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拦我前进的脚步!”罗葆自吹自擂。

既然叶形的甲片都炼制出来了,那么棍形呢?锤形呢?于是某人玩疯了。

可笑的是,他在魂府玩了半天,其实都在练习炼器中的凝形部分,对于其它部分,根本就没有尝试过。

等他玩累了才想起马拉,立即开始炼制成甲片。

凝好形的甲片,在他期待的目光中突然裂开,似乎承受不起某人的期盼。

“为什么会这样呢?”

“凝形部分好好的,为何到淬炼部分就会爆裂呢?”

随后不断地尝试,经过十几次炼制,他的手上有一片布满裂纹的甲片。这一片伤痕累累的甲片,也是唯一没有炸成碎片的!

“我不会是炼器废柴吧!”罗葆难以置信。

失败?

罗葆的字典里仅有永不言败!于是再接再厉,结果屡试屡败,一败涂地!

“天才?天生废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