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南魂师 > 樊城之围
第一章 怪物
作者:佛系闪电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19-12-17 17:55:41 全文阅读

樊城内,水墨瓦房林立,全城无一丝喧嚣。乍一看似乎保有江南水乡的情调,太平清闲。城里四处莺歌燕舞,夜夜笙箫;城外淮河环绕,渔翁垂钓,怡然自得。可是若与寻常百姓询问一番,便是另一种说法。

  这里虽有众多武者守护城池,保一方安宁,可是也不乏衰落之气象。妖族猖狂,如今已威逼城外。大街小巷,即使保持着原来安定清净的气氛,可也透着一丝不安和恐慌。

一切还要追溯到八年前的那场战争。

直至八年以前,武南界域为人族所主宰。人定胜天成为所有武南子民最普适的想法。他们肆意捕捉和屠杀妖兽,将一些珍贵妖兽的皮毛和魔核拿去售卖,获得足够多的金银财宝。

妖族未通灵智之前,皆是人族任意屠杀玩弄的羔羊,都是人族为显示自负与勇力的牺牲品。而人族,从来不会担心妖族的反抗。当第一只不通姓名,不知来历的妖兽误喝了人族在九灵山上的仙酒,开启灵智,便扭转了整个朗朗乾坤。

他们懂了生死轮回之道,不愿经历鬼门关之苦。他们不再将人族的屠杀当成尊卑等级下必然产生的结果。他们决定开始反抗,开始拒绝人族的控制。

在那个时代,有一群能够拥有最高的武道境界,将武魂觉醒至巅峰状态的高手,他们被称为魂师。一直以来,为了能够保证武南的安定与繁荣,魂师始终维护着武南界域数十座城池的安宁,与妖族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战斗。

然而,通了灵智的妖族在千百年的压迫下,不再甘愿臣服。他们研习人类的武道,修炼魂技,利用自身在天性上的优势,达到了一般人类难以企及的境界。

八年前,人族与妖族展开了殊死搏斗。战争之激烈,前所未有。然而,这一次的局势,却打破了人定胜天的传说。人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众多魂师守护的城池分崩离析,百姓死伤惨重,一时间整个武南白骨遍地,尸横遍野。战争持续了三个多月,最终,人族举起了失败的白旗。

  武南界域的焚天之战结束以后,人族实力走向衰落。得胜而归的妖族部落在黎北建立都城,尊奉妖帝奎霍为圣君。此后妖族大军一路向南,直逼岭南界内。如今,能够和妖族抗衡的四大城池渐渐分驰,没有当年同心之志。

  最先来到樊城岭南界内的一支部落,已经占领樊城西北处的徽城,少了徽城,樊城落到唇亡齿寒之地步,岌岌可危。

  若是樊城被攻破,岭南便真的没有可以抗敌的城池,武南的天下,便会成为妖族的天下。

  祸事将至,只有几个不知趣的纨绔子弟还在戏耍娱乐,他们不理国事,以为这里还保有十八年前的太平。

  “老三,你猜这怪物背着巨石,能走几步?”青袍年轻男子坐于台上,一番睥睨后将手中的果子随手一丢,身后的下人立马踏着小碎步前去拾起,怕惊扰了其他世家子弟。

  “我看嘛,至少百十步!”老三挥了挥衣袖,自信说道。

  “呵,”青袍小子不屑地笑了笑,他没想到老三如此高估了眼前这怪物,“我看,不超过二十步!要不来赌一场,如何?”

  说完,青袍将那腰间的铜钱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声响。

  “赌就赌,我还就没怕过你!要我说,如果他走出了二十步,你那一百贯铜钱都得归我。”老三对于自己的眼光从来没有过怀疑,当然,他心中还有一份争强好斗的心。

  “一言为定!你输了亦然,到时候可别耍赖!”青袍指着老三的鼻子说道。

  老三一把推开他的手:“只怕最后输了耍赖的是你!”

  两人互相嘴斗一番,然后各自哼了一声,便将注意力挪到怪物身上,仔细数着他的步伐。

  台下那一只怪兽,倒也不算有什么稀奇模样。面相和身子与常人无异,只是略显粗壮些。他头上长了鹿角,双臂又有一些麟纹,便被人当做妖怪拿来兽场做表演。几个月前,他的主人病死,怪物一直留在兽场内受人观赏。

  按照兽场的规矩,只要是有钱的世家子弟,便可来这里观赏,多出一些银两,可随意叫怪物做一些杂技表演,甚至领回家干几日苦活也没有问题。

  本来这只怪物奇特的模样和怪力,引得不少世家公子花钱前来观看,为兽场增了不少生气。兽场老板本想着靠着这“镇场之宝”博得一个响亮的名声,揽尽樊城博人眼球的生意。

  可是最近,兽场又收了一只奇宝,金丝灵鹊。灵鹊身上羽翼如金丝编织而成,甚是美丽。晚上浑身通体发亮,有如夜明珠一般,不少世家公子对这一尤物甚是关注,便渐渐不再关注那尽是蛮力的怪物了。

  “说起来也奇怪,我们樊城何时有过金丝灵鹊这等异兽?”

  “哪知道,只听说是一位陌生的客人卖给兽场主人的,要的价也不高,姓名也不曾报。”

  后面两个下人议论,声音悄然,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眼前这台上两位公子在前不久出了四十两白银,将那怪兽买下,只是还寄放在兽场,每日要观赏时,便来兽场寻它。

  而这一只怪物甚是奇特。他四肢健硕,隆起的肌肉如同石块般大小。双臂宛若有万钧之力,使起劲儿来可以扛起一座擂台。

  此刻,怪物身上正缠着碗口粗大的铁链,铁链另一端绑着一块南山上运来的山石,怪物拖着山石,缓缓前行。

  那山石,据说,是当年南山上找来的一小座矿晶。

  矿晶是一人高度,围起来也就两人之抱,可是抬运它进入樊城的时候,却是压坏了五辆灵车,有人估算,这一块矿晶,少说也有三万多斤。

  不知是何宝物,竟然有如此分量。后来城主派人勘测,也并未查看出什么端倪,只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铁石矿晶,除了重一些,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之处。

  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不能任由一块没有价值的石头放在府中碍眼,城主命人将它处理出去。

  于是乎,这块巨石便落到了这两个颇有好奇心的世家子弟手里。他们也不知有什么可以处置的,山石笨重无趣,他们只是观赏几日便失去了兴致。可是,自从得了这兽场的怪物以后,便又有了主意。

  他们命下人将山石运至兽场,这山石便成了他们戏耍逗乐怪兽的工具。

  两人的眼光紧紧盯着台下被当作赌盘棋子的怪物。

  那怪物虽有万钧之力,可也难敌这石山的压力。他举足便是镣铐的羁绊,每一步都迈的十分吃力。只是有一点甚是奇特,就算他秉着力气卯足劲,浑身青筋暴露,每一步都将兽场地面踩出一个磨白的印子,几步之后,他也没有大汗淋漓,甚至没有一丝急促的喘息的样子。

  这头怪物,从不会累。仿佛体力是没有尽头的深渊一般。

  “老三,我看这怪物好像要没有力气了,移出一步都吃力,不会再走两步就倒下了吧?”青袍笑着说道。

  那老三自然不是愿意就这么被他消遣的,立马回敬道:“你这眼珠子是瞎的吗?这怪物虽是走得迟缓些,但是体力惊人,走出十步连大气都不喘一口,可见后劲足着呢!”

  说罢,叫台下一个家臣朝怪物身上抽了几鞭。那怪物虽是感觉到疼痛闷哼几声,但是身上并未见到有丝毫的伤痕。

“好一只皮厚的畜生!”老三大叫一声,拂袖而起,拍手称赞。

  “诶,我说老三,你这是耍赖啊!怎么能叫人鞭策他?怕是没了力气也叫你把力气打出来了,这一步不算!”青袍焦急了,直拍大腿。他可不能将那腰间的铜钱白白输给一个会耍赖的家伙。何况老三这人人品,就没有可靠过。如何能够就这样随随便便算了。

  “我如何算耍赖了?你又没说不能鞭打它。何况我是让人打这怪物,并不是让人帮他一起抬着走,哪里有耍赖的意思?倒是你,说不算就不算,我看你才是真想耍赖吧!”老三不服气。眯着眼睥睨台下的怪物,脚步仿佛已经变得更加利索,想着自己占着理,他暗笑一声,幸灾乐祸地拈起桌上一只散发淡淡香甜气息的果子,放入嘴中细细咀嚼。

与青袍的赌局已经开始过半,怪物的力气也花了,自己也没有什么作弊的行径,怎么能叫自己耍赖?真要说起来,青袍像是揪着这空子不放,非要悔局一般。

  “你!”青袍一时间无言反驳,瞪圆了眼睛死盯着老三。马尾巴上抽一鞭尚能够敦促那马腿儿加把劲,这老三竟然嘴里满是歪理,说得好像没有任何过错,完全的清白。青袍脑中一阵翻倒,想要找到理由反驳。

  两人正想斗嘴,就在挤眉弄眼之时,后面忽然悠悠传来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

  “既然有这番兴致,不知两位公子,可否愿意与我赌一局?”

【新书第一卷以智计为主,铺垫较多情节推进慢热,从第二卷(风雨同行)开始,情节紧凑,有精彩的打斗戏,还望广大热衷仙侠和玄幻的书友们支持本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