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降正义 > 正文
第12章 死马当活马医
作者:首白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2019-12-30 00:33:58 全文阅读

王芊儿双眼定定的注视着悬在树下的陶宇,有那么一瞬间,王芊儿的眼神之中有一抹杀意闪过。

若是陶宇看到这一幕,怕是会后背发凉吧。

他好心救她,她却要恩将仇报?

从小到大,王芊儿的师父严格指导她修炼,并且告诫她,决不能有男人影响了她的心性,否则,这会阻碍她的修炼速度。

她的人生,便是为了提升修为,成为清云宗最强的之人。守护清云宗,便是她一生的使命。

一直以来,王芊儿遵循着师父的教诲,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修炼上面,她要成为师父的骄傲,她不愿意辜负师父对她的期待。

“你...会成为我修炼道路上的心魔么?”看着陶宇,再回想起师父说过的话,王芊儿的神色中闪过一丝疲惫。

真像师父说的那样,杀了他?她真的能做到那般绝情?毕竟,陶宇是为了救她才不得不那般对她。

王芊儿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思索下去,至少,此刻,王芊儿告诉自己,陶宇对她还有很大的用处,她现在决计不能杀他。

随着眼神中那一抹杀意散去,王芊儿神色有些呆滞的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的红日,却是心情复杂。

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不是么?

过了一会,陶宇才算是醒过来。他可不知道,仅仅这一会的功夫,他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趟。

当然,若是知道王芊儿的师父竟然这般教育这个徒弟,陶宇都思索着帮不帮王芊儿寻找邪腥草了。

毕竟,王芊儿之所以寻找邪腥草,为的便是救她师父。

经过一夜的恢复,陶宇已经无碍,昨天只是有少量的毒素进入他的身体,在这倒着吊了一晚,毒素早已经散去。

此刻,陶宇顺着绳子爬回树上。

其实,昨天晚上这么做,对于陶宇来说,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儿是妖灵渡,随时都会有妖兽出现,若是二人都昏迷时出现妖兽,他们俩肯定难逃一死。

只是,即便是知道这样有着不小的风险,陶宇却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昨天,陶宇也是犹豫了许久,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抛下王芊儿一走了之。

可思量再三之后,陶宇还是回来了。

这段时间的相处,对于王芊儿,陶宇并不反感。

而且王芊儿清云宗弟子的身份,让陶宇犹豫,他明白,这次若是能救下王芊儿,必然会得到对方的感激。

当然,陶宇是不知道,他刚才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遍,若是他能看出王芊儿之前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昨天救了她。

王芊儿在陶宇刚才有动静的时候,便是闭上了眼睛。

所以,陶宇此刻并不知道王芊儿已经醒过来。

“看脸色应该是没事了。这小妞运气还真是不错,本来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结果还真给她医活了。”稍稍揭开绑住伤口的布条,陶宇自言自语的说道。

布条之下,王芊儿小腿上面的伤口隐隐已经结痂,而且,昨天那紫青色也已经褪去不见,只有淡淡的乌青之色隐隐约约。

不过,那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嗯,似乎还有些红润之色。

当然,他可不知道,这是王芊儿因为羞怒才导致的。此刻的王芊儿依旧装睡,她还没有想清楚该如何面对陶宇。

随即陶宇又伸手在王芊儿的额头摸了摸,温度如常,看来,昨天的解毒草的确是起到了不错的作用。

“唉,明明长的挺好看,可就是冷冰冰的,以后哪个男人敢要你啊。”看到王芊儿身体无恙,陶宇放下心来,只是对着这张精致的脸庞,陶宇不由的自言自语起来。反正这丫头也听不到,他倒也不怕。

若王芊儿真的是睡着了也便算了,至少耳不听为净,可问题是现在她是在装睡,她已经受不了陶宇自言自语的嘀咕了。

什么叫做死马当活马医,这家伙把他比作什么?王芊儿怀疑,陶宇再说出些什么,她会忍不住的动手打人。

终于,王芊儿在身体动了动之后,一副即将苏醒过来的样子。

看到王芊儿的状态,陶宇立马躲远了些,而嘴巴自然也是老实了下来,他还没有被虐的倾向。

让王芊儿听到,这不是找死么。

“你醒啦。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么?”陶宇露出一脸关切的表情问道。

之所以离王芊儿远些,是陶宇故意而为,他不确定昨天对王芊儿做的事情,会不会引起王芊儿今天的暴怒。

或者说,她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他喂她吃东西的事情。

否则,以王芊儿的个性,怕是会想杀了他吧。

“哪儿不舒服?你用绳子绑的我很不舒服,你是不是图谋不轨,为什么绑我。”王芊儿冷冷的眼神盯着陶宇,直把他看的随时想跳树逃跑。

“别,您可别误会,我昨天夜里是怕你不小心掉下去,才把你绑起来的。”陶宇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说着,就靠近过去帮她把绳子解开。

“昨天晚上的事.......谢谢你救了我。”看着陶宇,王芊儿脸色终于还是不争气的红了下来,紧咬了咬银牙,随后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几个字。

“王大小姐,你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若是没有你,我也没有实力出这妖灵渡不是,救你便是在救我自己。”陶宇嘿嘿一笑,神色谦逊的说道。

只是心中却是嘀咕着:现在你是在谢我,如果你知道我是怎么救的你,怕是你该要翻脸不认人的想打我了。

陶宇以为王芊儿不记得后面的那些事情,只是,他却不知道,王芊儿只是不愿意说破。她在给自己找不对陶宇动手的理由罢了。

虽然说,对陶宇动手的话,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可对于从来没有忤逆过师父话的王芊儿,陶宇的性命要显得轻了些,她会心存愧疚,可她依旧会听从师父的话。

所以,二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可不提起便意味着没有发生么?或许,在二人的心中,都不会忘记昨天的那一幕吧。

经过一夜的恢复,王芊儿的身体也好了许多,走路并没有什么障碍。虽然,腿上还有些不适,王芊儿却是咬牙坚持着没有说。

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了行程。

简单收拾一番,二人再次出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