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圣临记 > 第一卷
第二章 登临峰顶
作者:兴来独往  |  字数:2802  |  更新时间:2019-12-03 19:24:50 全文阅读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沐云庭依旧没有想明白,教宗隐世多年后,为何会突然发声?他的心绪反而越来越杂乱,连呼吸都不像往常那样悠远匀长了。

作为九阶巅峰的强者,这几乎不可能出现,他闭上了眼睛,试图将纷杂的思绪排出脑海,恢复以往的镇定淡然。

伫立在崖边良久,他默默地等待着,觉得也许会发生些什么,只是过了许久依旧毫无发现。

过了不知多久,安济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一道阳光从窗户上透入,尘埃在光束中肆意飞舞,好像有无数生灵在争相竞逐似的。

他心念一动,手中自然地结出一道法诀,体内的真力涌出,和念力互生感应,汇成一道法印,虚无中雷灵之力聚而化生,只见他指尖迸发出几缕电光,一闪蹿入光束中,嗤嗤声不绝于耳,一股青烟升腾起来,光束变得明亮而纯净。

他对刚才的“天罡御雷术”感到很满意,此术易学难精,虽说从三阶巅峰便开始修炼,但直到今日才将这基础法术,修至从心如意之境,心底不禁生出一阵感慨。

只是很快他又觉得非常遗憾,可惜不能把破境的消息告诉师父。四年前,师父在一场战斗中身死道消,倘若不是这样的话,现在应该会很开心吧!

想着师父的谆谆教导,他心里叹息不已,拿出一个比手掌略长的盒子,这是师父五年前留给他的。此物由精金炼制而成,但拿在手里并不觉得沉重,上面遍布着细密的纹路,不漏丝毫气息,念力都无法渗入,之前他已经试过很多次,可都没能打开。

但今时不同往日,师父早已言明,等他踏进六阶,便可以开启此盒。于是他依照师父所传的法门,缓缓催动真力,不断注入盒子里。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盒子上的花纹闪过一阵光芒,然后传出几道清脆的叮咚声,原本无隙可寻的盒子,上面居然出现了一道缝。

他轻易将其打开,里面的空间不大,而且只有两样东西,一块刻着雷纹的靛蓝色玉佩,看着古意盎然,感觉上并无出奇之处;还有一卷丝织物,倒是灵光隐隐,颇为不凡的样子,展开来之后,上面就好象把墨汁不小心洒上去了一样,完全看不出绘制的是什么。

他看了几眼,稍一思量,便散发念力落了上去,这时,一股强大的念力从上面骤现,并朝他涌来。

由于其中有股熟悉的感觉,他并未做任何抵抗,任由念力袭来,命宫之中震颤不已,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多了一张地形图,还有一道意念“小心行事……”。

那卷丝织物上的灵光暗淡了下去,已经没了用处,至于地图看上去应该就是圣山,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光点,想来那里便是师父想让他去的地方,那儿到底有什么呢?他想了一阵,还是没什么头绪。

外面的天光大好,他推开门走了出去,站在明艳的春光中,此刻的心情好了一些,只是周围比起往常好像要安静了不少,居然看不到任何人,同门好像都在努力苦修。

他没有想太多,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看着四周的峰峦,胸中豪气顿生。教内诸峰之中,要数朝圣峰和载阳峰最高,前者雍容壮阔,坐落着许多恢宏的道殿,圣光道便在此峰;后者雄奇傲岸,拔云而出,与烈日同辉,怒雷道的道殿就建在峰顶。

他朝不远处的载阳峰走去,沿着峰间的石阶拾级而上,如今已经成功破境,自然不需要一直待在圣山之中。

而且到了现在的境界,已经可以算是教内的中坚力量,以后相对自由了一些,可以领受职务,为光正教献出他的一份绵薄之力,维护本教的威严,守护世人心中的那份敬畏。

在峰顶登记完之后,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他想着这些,心里不禁有些期待,接下来教内究竟会有怎样的安排。

来到半山腰处,前方出现一道身材颀长的人影,对方看到他之后,昂首阔步地走了过来,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脸上挂着一丝傲慢的笑容,“峰顶不经传诏,不得随意踏上,难道你不知道吗?”

安济微微挑眉,“你能上来,难道我就不能上来?”

叶如山脸上的戏虐之意愈盛,“我能上来,你就能上来吗?你不清楚自己的境界修为吗?”他绽放了自身气息,足有六阶中品的境界,的确有自傲的本钱。

安济静静地看着对方,没有说什么。其实两人之间的不谐,从拜入光正教就开始了。

他师父尤红衣是位实力超卓的红衣主教,当初准备挑选一名天资出众之人,来继承其衣钵。

而他刚好被发现身具“隐灵之体”,引起了尤红衣的注意,不过那时候天资上佳的叶如山,也想拜入其门下,但最终尤红衣还是选择了他。

他的“隐灵之体”有些特殊,一开始修行的时候,进境要比旁人慢一些,但越到后面反而会渐渐显出优势来,正是由于这一点被尤红衣看中,才将他收为入室弟子。

叶如山那时候很失望,自认为天资过人,却没能被尤红衣选中,对此一直愤愤不平,每次看到他都非常敌视。

在后来的修行中,也是叶如山一路领先,尽管他平日里一直勤修苦练,没有丝毫松懈,可还是跟对方有一段差距。

说到载阳峰峰顶不到六阶不得随意踏上,的确有这样的规定,但并没有被严格执行,可真要追究起来,自然会有些麻烦。

他盯着叶如山的双眸,缓缓地释放气息,对方脸上的笑容,果然像他预料的那样消失了。

“我当然清楚我的境界修为,你清楚吗?”他扬了扬眉,平静地说道。

叶如山脸色微沉,不过好在对方依旧不如他,于是冷笑了一声,“你现在确实有这个资格!可惜我现在有事,等过段日子,我们再来分个高下吧。”

对方说完便离开了,安济心知其一向如此,便继续往前走去。

不多一阵,他来到峰顶,走进一座偏殿,对着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行了一礼,对方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容,让人心生亲近之感,“朱师叔!”

“哈哈哈……昨天破境的人果然是你!”朱正隆哈哈一笑,看着来人说道。对方身上散发的灵压,比起过往有一些细微的不同,他身为七阶巅峰的存在,对这种变化非常敏锐,只需看上一眼,稍加感应,便能发现其中的缘由。

安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他破境以来,竟然过去了一天多,但之前他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于是失笑道:“师叔慧眼如炬!”

朱正隆稍作沉吟,说了这么一番话,“唔,你应该也听到了……”

那天晚上教宗传下圣谕,要‘肃清海内,广大吾教’,如今怒雷道的大主教准备彻查教内的诸多问题,不过此事干系重大,任重道远,非朝夕所能达成,肯定会需要不少人手来协助调查。如今安济既然已经成功破境,那就继续好好修行,时刻做好准备,应该很快便会有需要对方出力的地方。

安济马上会意,他们怒雷道掌管教内的清规戒律,如果要调查教内出现的问题,那当然会由他们来做。

而且这时候他才知道,当初听到的那个声音,原来是教宗的圣谕,怪不得感觉与众不同,让他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信服感。

但他不知道的是,由于圣谕的缘故,昨天大主教召集了十多位红衣主教议事,所以教内的气氛才会如此凝重,以至于大家都闭门不出。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明白了。”跟朱师叔又寒暄了几句,他就返回了住处,继续提升修为,参悟道法。

朝圣峰顶上建着不少道殿,其中一座乳白色的宏伟大殿,处在正中的位置,屋檐下的三排窗户,镶着透明的水晶,光线从其中照入经过反射,让这座宽敞的大殿里非常明亮,却又不会感到丝毫燥热。

“西边传来消息,说这几年缁衣教不太安分,让我们小心一点,那些余孽虽然无法影响到圣山,可是皇城就不好说了。”一名红衣主教神色沉凝,缓缓地说道,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大殿里回荡,更多了几分庄重的味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