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明日哨戒 > 触摸天空
第一章 登陆
作者:跃浪的小虎鲸  |  字数:4439  |  更新时间:2019-12-01 22:55:54 全文阅读

寂静海平面下万米的荒瘠海底,不同于其他海域海底的珊瑚丛生,生物横行,是泰拉世界七大禁地中最为神秘的地域,名为“荒古深渊”的它被人们传为“吞噬一切外来者”。

  此时远离阳光照射的海底,本应寂静无声的荒凉之地却不断传出爆炸的轰鸣声,爆炸的余波殃及远处的海洋,震晕了不少一般通过的无辜生物。

  隐约有打斗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红色的光芒,仔细看去竟是一双双人的眼睛,或许不能算是人,类人的身形上却有着鳍、角与触手等器官。不一样的形体无一例外挥舞着巨大的兵器,不断打击着几个蠕动的烂泥团,飞散的泥块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将原本平整的海底侵蚀得坑坑洼洼。

  随着最后一团烂泥怪被打散,众人纷纷收起兵器,开始在广阔的海底布置起魔法阵,显然这类事情做过不少,不一会就完成了,淡蓝色的魔法阵吞噬了那些散碎泥块,又平齐了坑洼的地面,渐渐隐去。看到魔法阵安全隐藏起来后,众人都松了口气,化作一道道流光向一个隐秘的地方游去。

  那是称为“深海城”的居住地,居住的居民都是受到世界之灵眷顾与委托的海洋各族中最为优秀的成员。他们有的来自魔王鲸一族,有的来自虎鲨一族,也有来自海王章鱼一族等等,都是在出生之时展露出绝佳的天赋,被世界之灵选中,点醒灵智,赋予看破一切虚妄的深红色眼眸,化为类人形的强大生物,自称为“深海猎人一族”,受世界之灵委托狩猎远古时代被镇压的邪念“亚冥”的代行者,防止这个世界被邪念污染。

  领头的壮汉再与众人打过招呼后,来到一座石屋前,推开了石屋没有锁紧的门。

  感觉不到暴躁的暗影能量,壮汉松开了紧锁的眉头,片刻吟唱解开了面前的魔法阵,散去的能量后面,是一个少年,显然有些惊喜。

  “族长,是封印完成了吗?”

  “嗯,感觉好些了吗?”组长卡隆语气里带有些惋惜,眼前的少年是近百年新来的族人,并非说是天赋远超族人,但是勤奋是众人有目共睹的,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五阶传奇初期的实力。

  “已经能压制暗影的能量了,不过咒印还是没有褪去。”少年伸出手,左臂处一个黑色的法阵已经失去了之前的狂暴气息,好像只是一个纹身。

  卡隆看着咒印有些出神,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过了一会才说:“翎,你可能要离开深海城了。”

  这倒不意外,少年翎显然已经想到了,通读历史的他知道以前有个族人也是他这样,在封印亚冥代行者时被突然出现的亚冥化身感染,后来给族人带来了很大伤害。

  “族长,我想去一趟泰拉大陆!”族中书库里描述的光怪陆离的世界,比起永远是深蓝色的海底更能吸引少年的目光。

  “也好,什么时候出发?”

  “待会跟大家告别完就走。”

  卡隆也不再多言语,让翎好好收拾东西,转身就走了。

  只要不是死亡,对于深海一族来说,短暂的分别并不是什么让人在意的事,不说位面之灵赐予的长久生命,就是本身种族大都是长寿种,实力又强大,串个门比喝水也难不了多少。

  几个男性前辈倒是热心的传授些”沾花惹草“的先进经验,说的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如果那几个前辈不是单身的话就更具备说服力,正儿八经的冒险经验是半点没有,行囊里也没有族人硬塞的事物,众人有些打发时间的棋 牌但翎表示这东西真用不上也就作罢了。只有族长给的一封介绍信,说是有麻烦可以找”泰拉魔法战技学院“的院长葛洛丽亚帮忙,提到这个名字一向稳重老练的族长罕见的红了脸,显然这才是真正有故事的男人。虽然不是很赶时间,不过族长的眼神里充满了“你最好什么都别问”的意味,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大木棒也让人知难而退。

  告别了自己生活多年的城市,在没有解决暗影咒印之前是不可能回来了,多少是有些伤感的,不过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很快打消了少许的寂寞。

  解除变身,恢复原形的翎稍微有些不适应,扭动了一会身子,摆动硕大的鳍快速向海面冲去。

  旁观的角度好像一只高速飞行的巨鸟,种族名为“分水羽鲸”,分水是天赋,庞大的水压并不会对分水羽鲸有丝毫影响,羽则是来自先祖的种族——曾经在世界诞生之初有一群巨鸟称霸天空,称自己为“羽”,有一天翎的老祖宗突然觉得飞在天上真的好累,然后就一头扎进了水里,强大又任性。

  由于天赋分水,快递的移动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波动,一道划过的黑影也不影响海洋生物的日常划水,对于大部分没有太多理智的鱼虾来说,只要不是被吃掉,不相干的事情都不会让它们感到不快乐。

  ……

  当然埃顿现在是不快乐的,站在甲板上哀怨的望着大陆的方向。

  十多天前艾什帝国的海军大将威尔在路过这片海域时遭遇风暴,风暴平息之后人是都没事,但船破洞了,为了减轻负重不得不将掠夺来的财物抛于海洋,一点都没剩下。船上的士兵都可以作证,威尔绝对是没有私藏的。

  正当威尔在王国会议慷慨陈词,拳拳爱国之心感染着会议上每一个人时,他,埃顿,帝国文豪,国王的御用马屁精,突然冒出一句:“谁知道呢?”

  然后就被发配到这片海域打捞财物,罪名是会议之上阴阳怪气。都怪那天喝了酒,忘记了威尔是国王的大舅哥。现在就十分后悔,他隐约能听到船上的士兵正在拿他的事做笑料下饭,但又抓不住现行,一看就是老油条了,改口极快,滴水不漏。又不能掀翻他们的饭桌大喊“你们明明在笑我,都没停过!”。面对有人罩着的人,凡事都得讲究个证据不是?

  都是威尔手底下的兵,收到老大的指示可劲造埃顿,大家当初都是拍着胸膛应下了的。作为负责去欺负弱小收保护费的帝国海军,正事整不了,整活还是一套一套的。什么秋名海岛定锚漂移过弯,埃姆斯大回旋等等,埃顿一个旱鸭子,哪里承受的了,抱着甲板上的柱子欲仙欲死。

  埃顿好歹也是贵族,整蛊一下给老大出气没问题,但要是弄死了,那老大的老大就要拿你的人头给贵族群体出气了。

  “老夫......还活着?”颤巍巍的埃顿老头松了口气,劫后余生的他开心的像个孩子。虽然很快他又震惊了。

  经历了磨难的埃顿眼睛有点花,头有点晕,但那个在船上空飞着的巨鱼并不是眼花的后果,头上蠕动的浅海章鱼也不是。

  翎现在很开心,对于深海生物来说,阳光是从未见过的,和静谧的深海是完全两个体验,身子下那些傻呆呆的人看着也很好笑。

  没有多做纠缠,确认了方向的翎慢悠悠地飞向陆地,远远的看去像是无害的飞艇,如果船上的人没有看到那满口尖牙的话。

  “移动的天灾?或者其他……?”埃顿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眼前的打字机,突然眼前一亮。几天后一篇名为“祥瑞一飞冲天,海上王者归来”的文章悄悄流传开来,署名是键盘侠……

  谁是海上王者,那肯定是海军大将威尔,艾什帝国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威尔有没有篡位之心不重要,重要的是国王陛下认为他有没有。

  不过这事暂时跟翎没有关系,变成人身美美的在阳光下睡了几天,这时候才树杈上起来,现在是时候动身了。昨晚收到族长的传讯,世界之灵因为被邪念的突然爆发而陷入沉睡,虽然位于寂静海的主封印没有遭到破坏,但是也有不少地方的封印已经不再牢靠,破封的邪念会感染周围的生物,而翎身上的咒印也迫在眉睫。

  跟相处了几天的大蟒蛇打了声招呼,这个有着光滑铁头也是个传奇初阶的魔兽,作为一个冷血类的魔兽却不喜欢打打杀杀,甚至还信仰正义之神,虽然说为了正义献身的觉悟并没有,但是见义勇为的行为还是让它在周围生物的印象中相当不错。修炼了一手自称是上古绝技的铁头功,人送外号“滑铁颅”......虽然这个称呼大蟒蛇并不喜欢,可外号这种东西并不会因为本人不喜欢就不叫了的,久而久之大蟒蛇也就无奈接受了。

  翎是有邀请滑铁颅一起冒险的。

  “我的正义就在这里,”摸了摸光头,大蟒蛇笑着说,“守护好这里美好的东西,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事了。”

  于是离别的早晨,在翎眼里,挥手致意的光头哥,不只是锃亮的光头,整个人(蛇)?都熠熠生辉。

  走进最近的小镇,坐拥港口的奎克小镇并不是很繁华,除了海军那伙自称世界和平的守护者的垃圾经常搜刮之外,鱼人也常常让这座防御力薄弱的小镇不堪其扰。前者让商人们不愿意在这里置办物业,后者让居民背井离乡。说来也是巧,但凡鱼人出现的时候,海军总是不在的......据说是维护世界和平去了。

  镇墙门口的守卫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长矛也是随意的倚在墙角,大约是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揉了揉睡眼,看清眼前的少年不是找自己喝酒的老铁,迷迷糊糊地给翎指了去冒险者协会的路,打了个哈欠继续享受自然的馈赠。

  虽然人是迷糊的,但是路并没有指错。翎很快就到了冒险者协会的门口,只是有点纳闷,小镇怎么有这么多冒险者,为什么都站在门口一副看戏都样子?望向冒险者协会的大门,氤氲着淡蓝色的气体,隔着挺远还是能闻出有点糟糕的味道。

  很快一个中年大叔揪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少年走了出来,显然这少年就是这场闹剧的作者了。中年大叔一脸的横肉,感受四周戏谑的眼神,又想起自己女儿把协会大厅搞得一团乱,正准备对女儿进行思想教育,低头一看女儿是脸上蓝一块黑一块,结果把自己气乐了,居然“噗嗤”笑出了声,小姑娘本来正准备挨骂呢,结果看自己老爸自个在那乐,想到大概是嘲笑自己现在的样子,跺了跺脚气鼓鼓跑开了。周围人哪里想得到这种展开,愣了一会然后哄堂大笑,“算了算了!老铁臂,知道你疼女儿,感觉把厅子收拾干净我们要进去。”

  “就来就来!”铁臂大叔应了一声,回头进了大厅,不一会就招呼大伙儿进门。

  翎跟着咋咋呼呼的众人涌进大厅,也是熟客,各自坐下来聊天扯淡。

  “叮——”

  一声响,大厅的屏幕上通过魔法传讯出现了一条新任务“剿灭鱼人”。大家掏出自己的佣兵卡在屏幕前的魔法石一刷,就算是领了任务了。

  翎是一头雾水,“小伙子是要做佣兵?”铁臂笑呵呵的凑了过来,“办卡吗?”

  “......”翎点了点头。

  “来,进来做个资格认证,很快的。”拉着翎进了内屋,“希尔,做一下测试!”

  忍痛将身上光头哥给的钱全给了一副见了鬼样子的铁臂,没办法,谁让那测试仪被翎一拳打碎了呢。

  从希尔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初级佣兵卡,翎还好奇地多看了希尔一会,跟刚刚灰头土脸的样子不同,洗漱干净的她竟然有一股恬静的气质,算不上特别漂亮但是很耐看。

  “翎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呢!”希尔说。

  “是挺少见的。”翎也不反驳,老祖宗留下的祖训里给的名字,确实跟这个世界有点画风不一样。

  “你会法术吗?”

  “一点点。”翎是有点心虚的,在深海一族里法术技巧的优先级并不算高,邪念体早已经对水属性有了很高的抵抗力,而其他属性的元素在海底又过于微薄。勉勉强强可以算得上高阶级别。

  “可以教我吗?”在希尔看来,一拳能将测试仪打碎,除非是达到了传奇境界,但外表年轻的翎怎么看都不像是传奇境界的老家伙,所以认为是依靠了法术的力量,殊不知那一拳是实实在在的肉体力量。

  法术技巧从来不是平民能接触到的,希尔学习的“炼金术”算是法术技巧的边缘产物,不过只会爆炸和产生有毒气体很难说得上已经入门。如果遇到了一个术士却没能向他请教的话,自己大概会后悔很久吧?希尔想道。被拒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可以”

  “其实我可以出报......嗯?你说什么?”

  “我说可以啊。”对于翎来说法术技巧从来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事情。

  “那老师你住哪?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生长在冒险协会,以前多少也见过些术士,但大都是鼻孔朝天的模样。

  “随时都行,地点你定。”翎想了想,身无分文还能去哪住,随便找个屋顶躺着就行了吧?

  “那明天开始吧!就在这里可以吗?”

  “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