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上邪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奸杀案
作者:一去不回头的浪  |  字数:2639  |  更新时间:2020-02-16 03:10:26 全文阅读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入城!该不会是坏人吧?”惠灵儿也将视线转移到了马车上。

张大胆稍稍摇头:“从赶车人的轻巧度来看,似乎是刻意作为,生怕惊醒多少梦中人,像这样高素质的人,你说能是坏人吗?”

“嗯。。。!也倒是,比起某些人是有素质多了!”惠灵儿的这句话无疑又让张大胆尴尬起来,接着两人又闭上嘴,各自欣赏各自的风景起来。

再说那辆马车从南城进来后,便停在了一家客栈门前。

马车一停,赶车的白衣少年便从车上跳了下来,接着便听到少年对着车厢小声的喊道:“兜兜!雨竹!我们到栈了!兜兜!雨竹!我们到栈了!下车了!”

少年才喊落,便从车厢内传来两个女的对话:“嗯。。。。!猪头,别吵好不好,我才刚睡着,你就来吵!”

“麦姑娘,快别睡了,我们到天机城了!”

“啊。。。!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

“雨竹姐姐,那我们赶快下去吧,先找一张大床美美的睡上它一觉!”

“呵呵呵!好!”

“嘻嘻嘻。。。。”

话音落毕,便看到车帘一动,从车厢里钻出两个女子来,借着客栈门口那串大长灯笼的光线一看,正是北堂雨竹和麦兜兜,如此说来,那赶车的白衣少年自然是吴邪无疑了。

“啊。。!猪头,你怎么找了这么一家客栈?”麦兜兜才落地,便对吴邪喊起来。

“怎么了?”吴邪不解的问道。

麦兜兜白了他一眼,接着指着灯笼上的字说道:“怎么了?你自己看!”

顺着麦兜兜指的方向看去,吴邪这才发现,原来那串灯笼由上而下依次写着“人妖客栈!”几个大字。

“哦。。。。!呵呵,我还道是什么呢,这不是很好吗?让你有机会参观参观人妖了!”

然而,吴邪话音刚落,便从客栈大门内飘出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这位客观,你误会了!”这突然出现的一个身影,这突然的一句话,顿时吓得麦兜兜“嗖”的一下,紧紧的抱住了吴邪。

看来者是人没人样,是鬼没鬼相,吴邪也暗集真气,防备三分。

只见来者头往后一仰,满头散发一甩,顿时露出了面容,竟然是一位干巴老头,羽轩这才暗舒一口气。

老头揉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指着灯笼上的字说道:“我们这人妖客栈不是为人妖而开的,它的意思是,不管你是人还是妖,只要你手中有钱,本店就欢迎入住,所以才叫人妖客栈!”看来,这老头披头散发的原因可能是刚从床上蹦起来的,来不及梳理过。

听了老头的解释后,麦兜兜这才从吴邪的怀中弹了出来,没好气对着老头喊道:“客栈就客栈,还人妖客栈,世间有妖怪吗?瞎扯,再说,就算有,你们也得在人和妖之间加一个句点啊!”

却不料,老头听后呵呵直笑:“这就是姑娘的不在行了,这才是本客栈的精髓啊,别人看了招牌都以为本店有人妖,出于好奇,所以便纷纷投至本栈,这样一来,我们的业绩自然就上来,不过,这店几位住还是不住啊?不住老头便不奉陪了,还有,一更天之后,整个天机城只有一家客栈可以营业,那便是人妖客栈!”老头说完一转身,便要离去。

“老人家,给我们两间上房吧!”就在老头转身要离去的时候,吴邪大声喊道。

老头听后,嘴角冷冷一笑,接着便转过身来,替吴邪将马车赶进了客栈大院,随后又给三人安排了两间上房,这才摇摇晃晃的睡觉去了。

老头一走,吴邪便对麦兜兜和北堂雨竹轻声道:“这家客栈看上去阴森古怪,其中一定有古怪,这样吧!今晚你们睡我床上!”

“这。。。。。!”北堂雨竹听后,不由娇羞无言。

麦兜兜却伸出手狠狠的敲了吴邪的头一下:“你这个大色狼,色就色了,还想左拥右抱啊?”

吴邪瞪了她一眼:“我看你才是色狼吧!我只是喊你们睡在我床上,又没说要你们和我一起睡,我的意思是,你和雨竹睡床,我坐在凳上调息,大家先凑合一晚上,等明天我们再换一家客栈!”

听了吴邪解释后,北堂雨竹连忙说道:“不行!这几日你连夜赶车,已经够累的了,要不这样吧,你睡觉,我防守!”

吴邪听罢,顿时笑得不亦乐乎:“那你的意思是,你坐着防守,我和兜兜睡床上咯!你还真会替我安排福利!哈哈哈!”

“啊。。。。!你。。。。,哼!无耻!”北堂雨竹不由白了吴邪一眼。

麦兜兜则狠狠掐了他一下,接着小嘴一嘟:“雨竹姐姐,走,我们睡觉去,别理他,哼!”

北堂雨竹点点头,撇了吴邪一眼,便和麦兜兜上床歇息了。

两个女人盖上被后,吴邪便反栓好门,灭了灯,坐在凳上调息起来。

不知不觉,东方已经泛黄,一缕缕柔和的阳光轻轻的抚摸着天机城,坐在凳上的吴邪不由被映射在窗纸上的强光刺醒,其实他也才睡了一壶茶的时间,因为这几天他实在是太累了,再加上天色已经泛白,所以,他才偷睡片刻,不过,同时也说明了一件事,昨晚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他却不知道,现在天机城内却已经炸开了锅。

阳光虽然是一样的阳光,但是今天早上的天机城却和以往的天机城大不相同,因为看卦的不忙着招揽生意,却三个一群,四个一党的把头挤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事,再那些商铺,今天好像不做生意似了的,家家关门闭户,难道天机城出什么大事了?

不妨寻着最热闹的一群议论者凑过去听听,这一听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天机城财霸金元宝和女儿金豆豆昨晚双双被人杀死了,更惨的是,金豆豆是先奸后杀的。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只见一个白影飞速的在长街一闪而过,直向金府奔去。

当白影停在金府大门口时,不难看出,这白影便是张大胆,刚才他才听到金元宝被杀,所以便匆匆赶了过来。

而此时,金府大门口已经集满了人群,其中一半是来看热闹的,另一半则是他旗下的店主,看样,要从大门进去显然是不可能了,无奈之下,张大胆双脚一点,飘然落进了金府,然而,这张大胆也太不会挑位置了,此刻,大院中,金元宝的老婆正趴在金元宝的尸体上哭得死去活来,他竟然猛然从天而降,正正的落在了金元宝老婆面前,只见金元宝老婆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白眼一翻,顿时便被他吓晕过去,金府家丁更是一拥而上,将张大胆团团围了起来。

而张大胆却不曾理会这些家丁半眼,而是掀开金元宝尸体上的白布,往里面瞅了一眼,这一眼瞅得他顿时眉头深锁,叹息连连,只见金元宝脖两侧分别有两个豌豆大的小洞,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咬过的痕迹,但是,脖这么粗,人的嘴怎么会一口咬两侧呢?难道是什么动物?可是,如果是动物的话,动物怎么会奸杀金豆豆呢?除非金豆豆的伤口不一样。

张大胆想罢,便将眼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金豆豆的尸体上,于是便起身向金豆豆的尸体走了过去,那群家丁却没有一个敢阻拦他的,只是跟着他的步伐缓缓向后挪动,任由她掀开了金豆豆尸体上的白布,这一掀却吓得张大胆慌忙将白布盖了回去,因为金豆豆全身赤.裸,身无一物,不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张大胆也看清楚了,这金豆豆的伤口和金元宝的是完全一模一样,依此看来,先不管凶手是人是兽,杀害这父女俩的,毫无疑问的是同一个凶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