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沧澜听剑录 > 第二卷 入世江湖
第一百四十章 楼中脂粉客
作者:自然悠游  |  字数:5168  |  更新时间:2020-02-16 22:14:09 全文阅读

王无邪本以为陈然真带他逛楼,哪晓得这小子东瞧西看一不叫姑娘二不看戏听曲,没完没了的在各大金楼里找人!

找人!

“师弟,你叫我楼子里找人?你是不是觉得师兄有大把的闲情时间!”找了半日王无邪都有些忍耐不住,哪有这样逛楼子的?他还未经历过红尘滚滚三十年了谁不想!好不容易听到陈然说起逛楼那还不是火急火燎就带着陈然翻墙越瓦而来!

陈然无奈,王无邪根本没有给他时间说明,一拉他人就立马飞身下楼,结果带着他穿梭在各大金楼里,半日的时间一无所获,陈然想不明白各大金楼都跑遍了结果还是不见那人!

“你到底要找谁,你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不死都得脱层皮!”王无邪明显是动怒了,想不到自己被陈然糊弄了,要他这师兄面子往哪里搁!

陈然笑了笑“师兄就别打闹了,怎么跟燕贞一个性子,你又不是小孩子,就算要逛楼子也不会挑这个时候啊,实话告诉你,燕贞从牢房探查回来看到了一个人!”

“屁话,什么人比我红尘历练重要,你给老子说清楚了,这还像糊弄我不成?”

陈然一字一句说道“牧!卿!一!”

王无邪一听差点舌头没打结,支支吾吾道“你说谁?牧!卿!一~”

“就是牧卿一,想不到金楼之后又听到了这个人的消息,如若我们找到这个人让他帮我们,别说宇文伐就算整个北周的高手尽出又如何?所以我才要你跟我一同前来找人,哎!你别浪费时间了,我担保你能在北周金楼逍遥一日还不行嘛?”说到最后陈然都有些泄气,这半日多了,王兄已经到了长安城想必不日就要进行和谈,若是赶得急明日就和谈,岂不是要错过了最佳时机?

王无邪想了想“我听闻老头说过,这牧卿一极好风月,燕贞若是看的真切那这人必然在长安城内,师弟还剩下几处没找?”

陈然道“还剩下一处,只是这处名声不大,不像之前我们去过的那几家,若是这里还找不到我们希望就渺茫了!”

“那还费什么话,拖拖拉拉!”说着王无邪就快步向前走去,陈然心里暗笑“还不是你关心自己风月之事,不然哪里要浪费这么多时间,真是!”

转过头王无邪一声“还站着,天快黑了要是晚些这人走了,我们上哪里去找!”

“来了!”陈然应了一声就跟上去。

至于能不能请得动牧卿一陈然也没有把握,只希望看在武当在南陈治下多少给点面子就好,剑仙牧卿一!这人是跟自己师叔渊源颇深,若是自己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动他帮助自己应该不难,如今到了紧急关头也只得赌一把了!

最后要去的金楼乃是长安城里一家年号很久远的金楼,虽然名声不显但也是极佳的风月场子,从汉朝高祖流传至今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地方,这楼唤作“枫言”只知道掌柜的是个女子,其余的陈然也没有打听到,日暮西沉晚上街上行人匆匆,不少世家公子哥三五成群搭拉着肩膀一同出行,这个时辰自然是往哪个风月场子去,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风流倜傥的人多了,名士也好风流。

陈然王无邪两人来不及吃东西就往城东一处人极少的巷子走来,好一阵打听才知晓这枫言楼的位置,隔得老远陈然就觉得这楼与众不同,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别处一般是不少莺莺燕燕的女子在门前拉客,这处要不是陈然打听到确认再三也不会觉得这是处金楼,门口几架马车连小厮也在打盹,哪里像是做生意的样子,理了理身上衣服忙活了一个下午终于是到了最后一家,能不能找到就看这家了!想着就是提步进了门,刺客小厮还在打着呼噜根本没醒,不由心生疑虑这真是金楼?

所谓内里有乾坤的确不假,进了门陈然王无邪两人相视一笑,果然不能看外在还是要切身进来感受,这楼内大多是显眼的假山,其中溪水水潺潺,竹林花影摇曳在月光之下,陈然心里一动他这一生去过不少金楼,但这一家给他的感觉就不同,没了那种胭脂俗气多了一份淡淡高雅,还未进楼就听到一堆人在说话。

“张公子,正所谓弃笔从戎大好男儿为我北周开疆辟土有何不对?偏偏别人做的我们就做不得,汉祖斩蛇起义之前不过是个亭长,我们出身不比他差吧,各位如今南陈临川王来我北周和谈显然是惧怕我北周,所以在下觉得若是和谈失败大可去边疆不为功名为黎民!”

“好!说的好!”众人大声叫好,陈然跟王无邪靠在勾栏听着这年轻公子哥的言论不由得发笑,连事情的起因都弄不明白就在这里鼓动人心,就他这样他巴不得与南陈对阵,瘦弱不堪的样子能拿得起什么?真是好笑,不由得笑出声、

那年轻公子听到众人叫好心里畅快不宜,余光一撇就看到陈然在笑心里瞬间不快问道“敢问这位公子有何好笑的”

陈然连连摆手“别,公子高论我听着欣喜,北周有足下这等人才还不得国运昌盛?”听到这话,那年轻公子颇为受用,连忙躬身施礼“公子好眼力,不知是哪位才子以前可没有见过呀!”

“在下丰州温家温然,见过诸位了!”说着也是还礼,王无邪有些忍不住想笑,这陈然装的有模有样当即就有些想笑,陈然一踢等了一眼也是答道“在下温家温无有礼了!”

“丰州温家,莫非是温家梅山之人?”那年轻公子大感意外,想不到遇到了温家的子弟,不由赞叹“哈哈,原来是温家才子,在下真是眼拙没认出来,倒是有些奇怪平日里温家不都是紫衣出行!”

陈然笑了笑“还不是家里管得严,这不是新家住上任嘛,哈哈见笑见笑了!”

“原来如此,在下长安刘家刘思远有礼了!”说着就阴笑起来,陈然也是心里一沉,真是喝水塞牙缝,现在温家与三大家族势同水火,本想取个方便说自己是温家人,结果撞到枪口上了真是走霉运!

陈然和王无邪找了空座坐下,刘思远道“如今长安城里就剩下三大家族和温家,不知你们温家以后是不是想要我们三家和李家一样灭门呢?”

众人手里酒杯倒是不感意外,两人代表各自家利益纠纷是最好看的戏码,如经倒是让他们尝了个鲜!盯着陈然就笑,楼里火药味十足,陈然欣然道“哎,刘兄怎么会如此说道?李家不识趣温家才动手,像刘家这种家族底蕴深厚我温家自然是敬佩的,我们温家就怕刘家找上门,这不下午温家会议里才说起希望和刘家共结联盟才好!”

“哈哈,想不到温然兄弟这等话都跟我们,想来是没把我们当外人,我也就不怕说了我刘家也准备和温家和谈,有我们两家在这北周生意就是我们两家说了算了,搞不好咱们两也是一家人了!”眼里带着笑意举起了酒杯。

陈然心里冷笑,这刘思远也是草包一个,真把他这话当真了,倒是这刘家真有这个打算不成,晚些得跟温若说说!自己也是举起酒杯高声道“那以后就指望刘兄多帮协了!”

刘思远拿着酒杯走到陈然处,陈然这几句话句句说到他心坎里,今天真是风光了一回,越看陈然就越顺眼恨不得立马出去八拜之交结为兄弟就好!

突然楼上一声“一群没有眼力见的玩意,只怕被人玩了还不自知,狗屁的刘家!”陈然王无邪抬头望去一位青衣的中年人紧握酒杯面色微红酒劲已是上头,陈然突然想起腰间麒麟玉立马会意,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想走一遭就回去本就没有把能找到人放在心上,这一番言语居然引出了牧卿一来!

“什么人,在背后议论人算什么君子,可敢现身一见?”刚刚那一声是内力发出,声音空灵不是三品修为耳目聪明也不会知道声音从何而来,王无邪盯着楼上青衣中年人细声在陈然耳边说到“是他!”

陈然一听终于是松了口气,忽然楼上青衣人不见飞身下楼落在众多公子哥中间的桌上踩起无数瓜果佳酿一身酒气伸出手指“一帮不识货的玩意,就知道乱说话,看老子不不给你尝尝嘴巴的香甜!”身形再一次晃动,楼中一阵惨叫声响起!

“啊!”

“啊~”

顿时人仰马翻,人均脸上印了一个鲜红的手印,青衣中年人靠在墙上自顾自喝着酒打了个酒嗝“嗝~屁的读书人,识了几个字就敢评论天下,给老子滚回家去,惹得老子发火就别想走了!”眼眸一凝右手比作剑指身前一划!

“噌!”如同长剑出鞘之声,紧接着楼里剑气纵横,不少公子哥被剑气扫出了门外,又是一阵惨叫声,陈然王无邪看在眼里,王无邪道“好厉害!”

陈然一听自然是不会怀疑王无邪的话,这人乃是当世剑仙牧卿一剑道最强者能不强嘛,王无邪本以为这人顶多就跟潘缪一个水准,今日光看他出手就知境界在潘缪之上,那呼啸而出的剑气已经快凝为实质,剑气化实古往今来还没有几人能做到,这人莫非已经临近了仙人的水准了?

刘思远等子弟见到这人出手就知晓不能再触霉头,慌不择路路跑了出去,刚还有些吵闹的楼内瞬间只剩下三人!

“见过牧师叔!”陈然走上前道,的确他可以叫一声师叔,自己秉承李子异的衣钵而李子异与牧卿一交好他自然是知道的,现在石燕湖小楼里还有不少两人当年往来的书信!

牧卿一赤脚在楼中缓步前行坐在了门外台阶处仰头看着明月眼里有些感伤“师叔?呵呵,你也的确可以这么叫我,想不到子异的弟子也会跟我相见的一天!”

“你为何来找我?”牧卿一早就猜到了陈然此行目的,跟刘思远那种世家公子哥也不过逢场作戏罢了,习惯了洒脱的牧卿一就这么问道。

“噗通!”陈然跪下惹得牧卿一大感意外“你跪我作甚!给老子起来别丢了你师傅的颜面!”说着一抬手一道真气挥出抬起陈然双膝。

“师叔,小子实在是有事相求不得已为之!”

“你难道还想我去救洪九崖那狗屁叫花子?我先说好了,要我去救人就免谈,其他的都好说!”牧卿一有事仰头一口酒头都没有回。

陈然没想到牧卿一拒绝的如此决绝,来了就被看破,看破后就拒绝,他与李子异的书信陈然也见过,不像是这种无情之人,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回绝了自己?

牧卿一大笑“也不知道子异看上你哪点,屁大的事就来找老子,你什么时候见到我出手助人过?王无邪你也给这小世子说道说道!”

王无邪大惊失色,原来牧卿一早就看破了他的身份,实在想不到自己哪里暴露了!牧卿一也没有理会他到“话就说到这里了,无事就滚吧!”

陈然走到跟前“师叔,你说这北周的酒如何?”

“一般,不如南陈和西域的酒就是!一股子发霉的味道,难喝!”牧卿一看着手里的酒壶就心烦,入北周开始一顿好酒都没有喝到过。对于他这种嗜酒如命的人来说简直是种折磨!

陈然对王无邪使了个眼色,王无邪接下腰间酒袋丢给陈然,陈然晃了晃手中的酒袋”师叔,不知道我石燕湖的美酒入不入得了您的法眼?“

牧卿一手一拉,酒袋就飞到他手中,王无邪看的真切“隔空取物!”

“呵呵,潘疯子还算有点本事教了个不错的徒弟,不错就是隔空取物!”牧卿一扒开酒塞一股脑喝了下去一抹嘴大声道“还是子异的酒好喝,哈哈,小子趁着我欣喜你提个要求吧,但是不要跟我说其他救人的事就行!”

陈然眼睛一转计从心上来“那有的事,师叔这么的,我不是担心你在北周喝酒不舒坦嘛,正巧我从石燕湖小楼带了不少酒来,我们几个对酒啊一窍不通喝了那就浪费了,所以还是请师叔跟我们走一趟,算是我这个小辈孝敬您的!“

牧卿一大笑直呼陈然懂事李子异衣钵没找错人!陈然只得陪着笑了笑,不管如何先把牧卿一蒙到自己客栈,这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最少有他这师叔在北周宇文家不够本事动他们一行人!

“老板娘!别躲了,没事了!”牧卿一高喝。

“知道了,你娘的,老娘的枫言楼被你这么一弄生意没了就算了,这锅碗瓢盆你得给我陪,不然我就去江湖里乱说我怀了你牧卿一的孩子,看你这老脸往哪里搁!”

楼上转出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看样子已经是上了年纪,脸上气的铁青,这楼内就没有一处好的,都被牧卿一那一指尽毁!牧卿一神色犯难,他本就是来蹭酒喝的,穷光蛋一个不然怎么被人追-债来了北周!

陈然一看连忙道“师叔不要担心,这里的损失我全赔了就是!老板娘你给个数!”站在楼下大喊,听到这话老板娘才展开了眉头看着陈然道“还是小公子懂事,这么的咱家也不多要,就拿个一万两罢!”王无邪听闻暗暗咋舌,还就拿个一万两,真是狮子大开口!

“好,一万两就一万两,姐姐说什么就什么!”说罢躬身施礼,老板娘喜笑颜开道“牛鼻子,看看,你看看什么叫惹得爱的人,就你那破性子我都懒得理会你,弟弟这么的,这楼里损失你就给个几百两银子就是,咱们就不坑自家人了,哈哈!”

陈然道“不知姐姐芳名为何?这般爱惜弟弟怎么也要知道名讳才好!”

“呵呵,你叫我真名自己都快忘了,你就唤我一声幽姨吧,这姐姐就不叫了,人老珠黄了就连这牛鼻子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眼里多了一抹感伤,陈然心一动,看了眼牧卿一此时正值脸色犯难,真是一物降一物,自己师叔只怕跟着幽姨有说不得的关系,若是自己搞定了幽姨自己想要牧卿一的事还不是得水到渠成赶忙道“姐姐就是姐姐,幽姐姐咱们一同前往客栈如何,姐姐风姿也让我一个朋友学学就是!”

幽姨眉头如月埋怨道“就怕有人不同意啊,嫌我烦就是!”

牧卿一脸色一变“没有啊,我哪里敢,你不忙就与我们同行罢!”

“那就稍等我会就是!”说着就往楼内去了,牧卿一一跺脚高呼“造孽啊!”

幽姨很客气一行人上了马车陈然报了个客栈位置马夫就摇晃着马车动身,幽姨换了一身红色长裙脸上施了粉黛,较之刚才有了很大的变化,王无邪都看得眼睛挪不开来,幽姨掩嘴笑起来,牧卿一瞪眼喝到“王无邪,你莫非以为老子不敢动你不成,看什么看是你看的吗?”

王无邪无奈赔礼,陈然靠着幽姨坐着道“也没有听闻师叔有位姿色绝伦的红颜,今日算是见识了,幽姐姐好生漂亮啊!”

“就你嘴甜,那几百两银子也免了,幽姨也不是什么缺钱的人,你以后有什么难处径直跟我说就是,幽姨一定帮扶到底!”

陈然望着幽姨傻笑,心里却是跟明镜一样,这师叔这次帮定了这个忙!别跑了!

自然悠游
作者的话

今日份,爱你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