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昨日江湖 > 第三卷 一切重来
第九十四章 情深之恸
作者:有期  |  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21-01-19 18:41:27 全文阅读

晚饭后,一家人坐在饭桌边上闲聊了会,就各自散了,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北阔和飞卿的北院有足够的房间安顿他们。房间也早已经收拾好了。

燕云飞和燕夫人也感觉有些累了,毕竟奔波了一天。二人洗漱了一下,和北阔和飞卿的孩子们说了会话,早早就睡下了。高顺行和北阔在外面的客厅里聊了些事情,因为高顺行也奔波了一天,没聊多久,北阔就让他也早早去睡了。

看着燕云飞和燕夫人早早地睡下了,飞卿将孩子带回自己的房间,专心地侍弄孩子们,小雅在帮着飞卿侍弄孩子。周嫂知道飞卿和小雅有些话要说,也借口去厨房帮忙,离开了孩子们。

等到将孩子们哄睡了,飞卿坐在孩子们的小房间的床边上,问小雅道:“你的终身大事今日乘着师父和师母在,可就这样定下来了,你心中可还有什么遗憾?”

小雅坐在飞卿的边上,认真想了想道:“没什么遗憾的,就是阿来哥不在,要是他在了,一定也会给我些建议的吧。”

飞卿叹息了一声,道:“阿来自从入了少林寺,很少有空回来,怕是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出师门,出少林寺吧。”

小雅道:“阿来哥说了,他出少林还需三年,少了也要两年。”

飞卿颔首道:“据说少林寺非常器重阿来,我看少林寺的那帮大师傅们怕是要将少林绝学悉数传给阿来了。”

小雅道:“谁知道啊。不过阿来哥的天赋比我高很多,从小他就和我不一样,哪怕练同一个招式,他都好像与我完全不同。他现在的武功我已经不能比了,要是我和他过招,一招之内必死无疑。”说完撇了撇嘴,又道,“不晓得他练那么高的武功想要干嘛。”

飞卿笑了笑道:“人这一生啊,都是机缘。”

小雅也叹息道:“是啊,人啊,一生过的都是梦。”

飞卿笑道:“我们小雅小小年纪还挺感慨的。你的美好生活差不多才刚刚开始呢。”

小雅小声嘟囔道:“你看,我过些日子就要嫁做人妇了,我也会有自己的宝宝了,和师姐一样做大人了。这些感觉这些都像是梦一样,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轮到我做大人了。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呢,我现在还不想做大人,不想做妈妈,不想嫁做人妇……”

飞卿笑道:“每个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吧,要嫁人,要生儿育女,要持家,然后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看着他们又成家立业。”疼爱你看了看小雅,又道,“有时候就像我们在江湖上,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救人,也都是如同梦一般不像是真的,经历的时候是那样不习惯,总感觉一点准备也没有,但是事情要来的,是不容你准备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面对和承受。”

小雅嗯了一声道:“人生第一次真的是太多了,哪里有那么多一生下来就经历过了的事情啊,从小到大,怎么可能事事都能有准备。因为事事都没经历过,都是新的呢。”

飞卿又笑了笑,道:“我们小雅长大了,都二十一岁了,也是个大姑娘了,是该成亲了。你的这婚姻大事,家里人也不是草率决定的。对于天民,师父和师母是心里头是有底的。大师兄也是认同这门亲事的,因为他和天民在一起十余年,了解他放心他。你呢,在成亲之前,也见到了天民,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喜欢的。所以这婚姻大事决定了,不仓促,也不草率,决定了就要好好的啊,不能轻易反悔的。”

小雅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反悔的,我也是挺喜欢天民哥的。想来,如果成亲的人不是天民哥,其他人又能比天民哥强到哪里去呢?”

飞卿道:“你能这样想就好。人这辈子就是不能胡乱类比的,守得住的人才能是一辈子,一辈子的家人,守不住的人只能是外人了。”

飞卿和小雅还在嘁嘁喳喳地说话。北阔让高顺行先睡下,回房看到她们还在说话,就过来前院的客房找谢天民。

谢天民的房间里还亮着灯。北阔敲了敲门径直进了房间。谢天民头也没抬,道:“快坐吧,我在写家书,马上就写完了,明日去城里托人送回老家,给爹娘报个喜讯。”

北阔在房间里转悠一圈,边走边道:“这里去京城的人可不少,估计也就几日就能送到你家里了。”

谢天民写好了信,将信收好道:“你这么晚还没睡?”

北阔笑道:“不放心你,过来看看你在干什么。我感觉你今晚上会一夜无眠。”

谢天民想了想,认真道:“大约得要大半夜不能睡,我还要思考一下聘礼和婚期的事情。”

北阔道:“晚上想事情会感情化,会不全面,不如明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你发会呆,仔细想清楚了,写个清单,列个流程,然后我们几个再商量一下,事情就基本就可以了。”

谢天民道:“这么大的事情,我日夜思虑也是正常的,毕竟我的婚姻大事马上就在眼前了。”

北阔揶揄道:“也是,你这头一遭大事,心里头难免喜不自禁,不好把持。而且还那么大的岁数了,等的太久了,难免要猴急的很,夜不能寐也很正常。”

谢天民始终都是很严肃的样子,道:“我可不想你和桑梓那样,等的天荒地老的,我要吸取你们的教训,我把婚期定在三个月之内,已经是我的忍耐极限了。”

北阔惊道:“我老天,原来你是被我们吓到了,我说猴急成这样干嘛呢,把持不住也不是你的风格啊。”

谢天民看了北阔一眼,道:“你和飞卿最为凄惨,你从有男女之心就开始了吧?那时候估计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吧?没完没了地逃避飞卿,没完没了地逃避自己,你以为她是你亲妹妹,你喜欢她还得强忍着。十数年,你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扭曲的。你看不上任何人家的姑娘,又不敢回去面对飞卿,我看你那样,我都在心里崩溃了。你知道吧,你的这茬子事情,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心里阴影,真是应了那句古训,只是杀了只鸡,把我这个猴差点吓死。”

北阔做出惊诧的表情,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谢天民叹息了一声道:“我第一次看到飞卿的时候,我心里差点崩溃了,我眼泪差点就流下来。飞卿的那张脸,是一个女人思念一个人的那种特有的惨白,是一张隐忍十几年的痛楚的脸。那张脸,苍白里又有着隐隐的痛楚,还要表现的若无其事。飞卿的那张脸,我真的,在这世上到如今也从未见过第二张那样的神情。师兄,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北阔默默地坐下来,不说话,掩饰地喝了一口茶,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谢天民叹了口气道:“你和飞卿两个真的让我感觉到很难过。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是我,我才不会那么做,我一定会娶她,不管她是我的亲妹妹。毕竟那个时候不确定飞卿是不是你的亲妹妹,也没有确定她是你的妹妹是不是?唉!总之我看你们,看的我很难过。我绝对不会想要那么久的离别啊,思念啊,这类的事情发生在我和我爱的人身上。现在我也不可能让这样的离别和思念发生在我和小雅的身上。”

北阔没有说话,他在喝水。他那种掩饰自己装作喝水的样子,谢天民太熟悉不过了。谢天民不想停下来,他还想说下去,道:“你那时候的状态真的吓到我们了。我和桑梓经常在背后叹息,千万别喜欢什么人,千万别像你一样,这种罪我们是一天也不想受。我和桑梓商量,要是喜欢什么人,就一刻也不要放手,立刻拢在身边,或者立刻成亲。”谢天民幽幽地说道,“虽然那个时候秋水山庄的二小姐颇让我惆怅了很久,但是我确实没有过要把她拢在身边,立刻成亲的感觉。可是我看到小雅,我就有这种感觉了,我想一直在她身边,立刻成亲。”

北阔还是没有答话,他轻轻地给谢天民到了杯茶,茶还是热的。谢天民仔细地看了看北阔,道:“你的脸现在圆融了些,皮肤也好看了。那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你的皮肤也黑,整张脸看上去就像块石头。那时,没有飞卿的时候,每次你受伤的时候,喝醉的时候,对我和桑梓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折磨。你每次受伤昏迷的时候就哭叫着找飞卿,喝醉了不省人事的时候也是哭叫,又压抑,又着急的那种样子,比被对手砍了一刀还伤心。

你那种要死不活的哭泣,每次都让我们觉得生无可恋。北师兄你可能不知道,你对我们的影响有多大。你每次哭泣都让我们觉得绝望,你的那种恸哭简直能要我们的命。每次我和桑梓都坐在你不远的地方看着,无能为力。桑梓那样一个花心的人,最后似乎都对女人不感兴趣了,为什么?因为他怕像你一样倒霉。”

北阔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给自己的两个兄弟带来这样的悲痛体验,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内疚。谢天民还没有打算停下来,他接着说道:“我太了解桑梓对红帮主红念儿的做法了。桑师兄是个胆小的人,虽然他说话自大,又爱调笑,可是我太了解他了。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女人是因为自己有病,他以为自己天生有断袖之癖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