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昨日江湖 > 正文
第三十八章出事
作者:有期  |  字数:3684  |  更新时间:2020-06-22 09:16:02 全文阅读

北阔一直觉得事情很蹊跷,前几天,丐帮帮主和三大长老都在,四姑也在,可是现在他们没有一个人在,走了也没有说一声,一句话都没留给他们,没留给丐帮三骑。就连扬州分舵的红念儿红舵主都不在。现在整个扬州分舵,似乎只有盂城的方成勇被留下来照顾整个局面。当然,他知道,金帮主信任方成勇,若是红念儿顺利做了丐帮帮主,那么方成勇一定就是下一任的扬州分舵舵主。

北阔早早就起床了,开了大门舒了口气。若有所思地向大门口不远的小河边走去。河边高矮的树木都是冬天的孤零零枝枝桠桠,小河上有碎碎的薄冰。北阔伸了个懒腰,这江南的冬天比并州和燕地的冬天始终都是温和的多。连河面的冰都是碎碎薄薄的。哪像北方的冬天,厚厚的冰看不见水面,用凿子凿都凿不开。

河对面也是人家和店铺,有炊烟袅袅升起。这扬州的景致细腻精致又水灵,也不比燕北和关外的粗犷粗粝和干爽。

谢天民和桑梓似乎还没有起床。昨晚半夜桑梓没有等到红念儿的消息,独自又默默回来住了,回来依旧是闷闷不乐,没说几句话就睡了。

早上方成勇来找北阔的时候,几乎是从马上摔下来的。

北阔正立在河边,远处传来迅疾的马蹄声,马蹄声在这天刚刚亮,还有些昏暗的寂静早上显得特别清晰。按理说在这繁华的扬州城内,这么早,这么迅疾的马蹄声应该是驿臣送信的马,当然,这很快就证实并不是驿臣的马。

北阔侧头一看,远远他就认出了方成勇,正是方成勇骑着马,朝着他的方向奔来。

方成勇似乎都来不及勒马减速,在见到北阔的时候从飞奔的马背上飞身下马,马自顾自地跑下去很远。

北阔见方成勇几乎要摔倒,赶紧上前扶住道:“何事如此惊慌?”

方成勇脸色发白,不及搭话,从怀中摸出一小页卷起的纸来。北阔一看,便知道这是丐帮飞鸽传书用的特有的信纸。他伸手接过来一看,脸色也变了。

这个飞鸽传来的信上说洛阳出事了,嘱咐丐帮三骑护住陆大有,也就是望风楼的老板陆恒。事情一下子就变的突然又莫名其妙。但是容不得多想,只能先把事情做了,再慢慢弄明白。

北阔身形已动,对方成勇道:“回去护住丐帮分舵,分舵兄弟随时戒备。我们去找陆恒,这边我们不熟,记得安排丐帮兄弟协助和接应我们。”

北阔飞奔进屋,边跑边道:“桑梓,天民,出发,望风楼。”说罢自己已经跑进北院的内堂,飞快地佩戴上了自己的装备。

待北阔奔出了内堂,见桑梓和谢天民早已装备整齐,立在马厩边等他出发。

飞卿到底跟随他们多日,此时早已经准备好了三个袋子,随手一抛,三人接了袋子,解开马,鱼贯出了北府。

北阔、桑梓和谢天民都知道,飞卿给他们的一定是干粮。摸起来还有些热。飞卿抛掷给他们的确是干粮,每人三个温热的馒头和一个温热的水囊。

飞卿在门口看着他们三人离去,默默地关上门。在这偌大的扬州城,他们要去做什么,她不必问,等着就好。若是需要她做什么,北阔自然会告诉她。他们是丐帮的人,理应为丐帮奔忙,而她不是,只愿他们能平安回来。这也许就是江湖儿女的生活吧。

李裳已经练完了功,洗漱完了,正坐在餐桌前等着飞卿。见飞卿进来,李裳道:“娘亲,爹地有事出去了?”

飞卿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吃饭吧。”

李裳道:“娘亲,我要好好练功,长大了保护好爹娘。”

飞卿疼爱地叹息一声道:“娘亲只希望你能是个这市井间普通人家的孩子。”

洛阳真的出事了。信上说,洛阳分舵的舵主万金鹏被人截杀在自己的卧室里。

前不久北阔、桑梓和谢天民、飞卿经过的时候,万金鹏还盛情邀请过他们,一起吃了饭。万金鹏还为了李青山的事情请求过飞卿。他是一个厚待朋友、宽厚到有些窝囊的人。怎么会被人截杀在卧室里?

洛阳地处中原,无论是它地形还是它的经济收入来源都是深不可测。洛阳万金鹏所在的万家,富可敌国,在中原的实力不容小觑。舵主万金鹏宽厚仁慈,又能八面玲珑,有帮主之才,可是他要潜心致力于丐帮的金库管控。可以说丐帮七成的收入都在洛阳万金鹏万舵主的管控之下。以帮主金不换的眼光,他绝对不会看错人。而万金鹏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可是万金鹏竟然被人击杀在自己的卧室里。万金鹏的武功虽不如丐帮的几大高手,放眼整个中原,他的武功也是屈指可数的,怎么会被人击杀在自己的卧室之中?

既然丐帮的金库设在洛阳,那么洛阳怎么会少的了丐帮的高手。可是丐帮的三大长老一直秘密守在洛阳,竟然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万金鹏万舵主被人击杀在自己的卧室里。

丐帮帮主金不换迅速从扬州赶往洛阳,他要确认以后才能向全丐帮发出警示。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要亲自验看万金鹏的尸身才能放心。当然,他也要亲自勘察丐帮在洛阳的金库情况到底如何了。

丐帮这个年过的注定不太平。先是下任帮主红念儿差点被杀,此时又是丐帮最核心的人物之一被人击杀。是什么人要与丐帮如此过不去?这是明摆着要灭掉丐帮吗?

是什么人要那么憎恨丐帮,要灭了丐帮。又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屡屡给丐帮制造事端,让丐帮陷入混乱和惊悸。又到底是谁那么了解丐帮,总能找出丐帮最核心的人物。而这些人的核心地位,在整个丐帮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

那么下一个被盯上的人将是谁呢?金不变首先想到的是林南山。

洛阳是个好地方,到长安不会太远,到扬州也不会太远。飞鸽传书很快就能收到消息。林南山在次日就传来了消息,他已经在长安分舵做了全面防护。金不变在这个时候最放心的人就是林南山,因为林南山的武功在丐帮数一数二,轻易没人敢动他,一般人也动不了他。即便是动他了,他在这样的时候也知道怎么防护。对手绝不能从他这里捞到什么便宜。

金不换下一个就想到了陆恒。陆恒是丐帮三骑北阔、桑梓和谢天民的故友,是他从并州将他安排到了扬州。陆恒没有让他失望,他一人兼具了多种角色。他是盐帮的人,更是丐帮的人,还是丐帮在扬州的账房先生。

陆恒是并州陆家的二少爷,陆家本就是燕赵一带有名的盐商,陆恒熟识经商之道,又精通司会之术。陆恒的武功不如北阔为首的丐帮三骑,但是在金不变的暗中调教下,武功精进不少。当然陆恒的武功比林南山就差远了。

扬州富甲流脂的地方,自然要有精通商贾之术的人来运作。丐帮的财富有一多半是通过丐帮的商贾之道积累而来。外人谁都不知道,丐帮有多少财富。

江湖盛传盐帮为天下第一大帮,为天下最富之帮。可是谁又知道盐帮在官、民、匪的眼睛里生存,眼睛怎么能揉的进沙子,盐帮的每一关都是无尽的盘剥和算计。只有丐帮,在世人的眼里,那都是些可怜之人,一众乞丐的互助之帮。无论是官、民、匪,一般情况下人人都愿伸出援手,都愿意帮助这些可怜之人。

这些年,丐帮在现任帮主金不变近二十年的管理之下,早已经悄悄地变成了天下第一富甲之帮。在现任帮主金不变之前的老帮主周任行的任期内,丐帮经济已经蒸蒸日上。周帮主是少林寺俗家弟子,深知当年的少林寺的管理和司会之道,在任丐帮帮主时,便用丐帮的人脉和各行各业的匠人,替丐帮积攒了钱财,为下一任的金不变帮主继续广大丐帮做好了铺垫。

到了金不变帮主继任后,有资本通过各种渠道,积攒扩大丐帮的基业。后来,金不变大肆救助丐帮孤寡之人,将丐帮青壮者放进各行各业,让其自力更生。一度乞丐人数锐减。而丐帮的财物每逢灾年,便会大批发放,救助真正的乞丐。

金不变为何要选择年纪轻轻,又身为女子的红念儿做帮主?一是因为红念儿在危急之时救丐帮于危难多次,二是红念儿对丐帮感情极深,愿为丐帮置生死于不顾,第三就是红念儿作为区区女子,能将她的经世司会之道用的井井有条,能将乞丐中女子安顿的妥妥帖帖,这些女子经她之手之后,皆能对丐帮心存感激,愿意为丐帮做任何事情。

很少有人了解红念儿的第三个优点。而这第三个优点才是金不变真正在乎的丐帮的未来。他运筹帷幄,给红念儿布置好了安全的棋子,可偏偏这个年关,丐帮的棋盘上出现了断裂。

清晨的扬州城内,三匹快马,三个英俊高大的男人飞驰而去,直奔望风楼而来。

望风楼早点早已开张,店里不少人在安安静静地吃早餐。

北阔、桑梓和谢天民三人轻车熟路从侧门进了望风楼的后院。侧门的管家对他们三个人已经很熟,早已将门打开,让他们三个人进去后院。

三人停了马,往陆恒的卧室和客厅飞掠而去。

陆恒并没有在望风楼。

北阔迅速找到江红烟,江红烟正在她的点楼里做糕点,见北阔进来,惊喜道:“北大侠一早前来,可是裳儿有什么想吃的点心?”

北阔压低声音问:“陆恒在哪?”

江红烟愣住了,道:“陆大有吗?他不在店里吗?”

北阔道:“你最近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

江红烟略一思忖,道:“好像是前天的午时,我们一起吃了午饭。怎么了?这家伙又惹事啦?”

北阔道:“你可听说他去了哪里?”

江红烟又愣了一下,道:“我想想,他好像说是去盂城买些年货,说是盂城的年货比扬州城内的便宜不少,要不,你问问账房呢?”

桑梓早已经到店铺的前堂掌柜处询问陆恒的去向。

望风楼前台的掌柜停下手中的活,思忖道:“陆先生说是去盂城进货去了。”

桑梓道:“什么时候走的?”

掌柜道:“前日午后才走。”

桑梓问道:“可知道进货都在什么铺面,什么地方?”

掌柜道:“据小山子说,一般都在盂城北片的钱记、严记的店铺里采买。我们家的陆先生和他们很熟。”

桑梓一回头,见北阔和谢天民就在他身后一步之遥。

北阔问道:“请问陆先生是走水路还是陆路?”

前台掌柜道:“陆先生从来不走水路。”

北阔心道,作为道地的并州人,走水路根本是不可能。说罢迅速离开了望风楼的厅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