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昨日江湖 > 正文
第二章到访
作者:有期  |  字数:3643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47:33 全文阅读

立冬了。天气还没那么冷。

清晨的树林里黄叶满地,薄薄的雾还没有散去,暖暖的太阳从稀疏的树叶间散播开来,温和又耀眼。

蓝厅三个月前就托人捎了信来,说立冬那天要来拜访。

飞卿把信从匣子里取了出来,又看了一眼。“飞卿,吾将于立冬日路过桂花峪,必前往造访,望拨冗一晤。蓝厅”。

这不像是一封信,充其量就是一张便签。可是蓝厅用的是织绣阁特制的绣边彩签,配上他自己那几个灵秀俊逸的字,说不出来的郑重优雅。

蓝厅是江湖上少有的谦谦君子,武功好,家世好,人品好,样貌也好。江湖都称他为好先生。

早饭过后,飞卿在正厅的房间里摆上清早新采的野花。在香炉中燃上自己新制的木樨香。叮嘱厨房准备客人的筵席,特别叮嘱要准备镇上醉香居的十年陈酿透瓶香。

近午时分,飞卿正在煮茶,江红烟托人送了点心来,还附了张便签,说傍晚过来。江红烟住在三十里外的城里,有一家很大的点心铺子。飞卿接过还温热的点心,包了一束花请送点心的人带回去。

太阳已经偏西了,蓝厅还没有出现。

外面起风了。风吹过树林,树叶纷纷落下。

到了傍晚时分,天渐渐暗了下来,树林里有沙沙的雨声。飞卿披上斗篷走出去,看了看乌云沉沉的天空,向不远的大路眺望了一会,蓝厅还没有来。

远处传来马蹄声,飞卿微微笑了,她知道不是蓝厅,是江红烟。她太熟悉江红烟的马蹄声了。

飞卿看着江红烟飞身下马,轻轻接过她带来的食盒,闻了闻笑道:“蓝厅喜欢吃的迎客仙居的狮子头。”

江红烟笑道:“你鼻子倒是很灵。天上午还好好的,这傍晚竟下起雨了,突然就冷的不行了。”

飞卿已经在房间里生起了火。房间里暖暖的,也已经点起了灯。两人进了房间,一边喝茶闲聊,一边吃了些点心。

天黑的很快。飞卿起身开了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风里竟夹杂着雪花。她回首笑道:“外面竟然突然下起雪了,这天气。”

远远传来马蹄身,江红烟也起身道:“莫不是蓝厅来了。”穿了斗篷和飞卿一起走到中庭。

很快门外传来了爽朗的声音,“赵大叔……”

飞卿听到门房赵大叔的声音:“飞卿,周公子来了。”

飞卿和江红烟笑着快步走到大门口,周量已经进了大门,道:“蓝厅还没有到吗?”

飞卿笑道:“还没有,快进屋吧,天那么冷。”江红烟接过周量手里的坛子酒,三人进了房间。

周量是城东五十里外栖翠山庄的主人。他是飞卿的朋友,也是蓝厅的朋友,是江红烟的远房亲戚,他们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样的远房亲戚。

江红烟道:“外面飘着小雪,蓝厅骑马得多冷。”周量一边忙着温酒一边说:“外面突然变天,感觉分外冷。我怎么感觉蓝厅就要到了,飞卿你请厨房准备一下吧。”

飞卿笑道:“也好。”

蓝厅终于来了。外面的地上已经是薄薄的一层白色。风似乎停了,天地间显得特别静谧。蓝厅是少有的谦谦君子,身材颀长,容颜如玉,光彩照人。

屋里温暖如春,四人围着桌子坐着,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朋友之间的事情,聊着江湖的事情,也聊一些陈年的旧事。没有人劝酒,也没有人客套。蓝厅和周量一杯接一杯地喝,飞卿和江红烟坐着,偶尔浅酌一下。四人如同兄弟姐妹一样毫不生分地围坐着喝着酒,吃着晚餐,说着话。

夜已经深了,飞卿早已准备好了客房,生好了火,收拾好了温暖的床铺,像往常一样留他们住下。

中庭的院子里积了厚厚的雪,飞卿安顿好了他们,立在中庭的院子里看了看落雪的天空,裹紧了斗篷,她总觉得哪里不对。蓝厅似乎是醉了,今晚周量的话似乎特别少,也许是她多虑了。

她并没有多虑,第二天的清晨她收到了一封信,飞花堂的飞花笺。谁都知道飞花堂是武林盟约主持武林正义的一个执行堂,在江湖上有点神秘,又有着极高的声誉。

第二天的清晨,飞卿和蓝厅、江红烟、周量四人吃了早饭,蓝厅三人围坐在客厅里闲聊,飞卿独自去对面的山坳里折几支梅花。地上的积雪不深也不浅,天还没有放晴,到处阴沉沉的。飞卿从山坳里折了梅花回来要经过那片树林,远远她就看到了树林里立着一个人,一个身材颀长,黑巾蒙面的黑衣女子似乎在等她。

飞卿在离黑衣女子三丈远的地方停住了,道:“阁下是在等我吗?”

黑衣女子道:“是。”只见她衣袂轻动,飞卿身子一错,接过一封淡粉色的信笺。她打开信笺,手中的梅花飘然落地,颓然道:“这不可能!”

黑衣女子道:“我们只负责将蓝厅带回洛阳飞鹰堂。”

飞卿失色道:“事情绝对不可能是那样的,我们一定会弄清楚,给飞花堂一个交代,还蓝厅清白。”

黑衣女子的剑已出鞘。飞卿双膝跪地,伏地叩首道:“蓝厅是江湖上少有的谦谦公子,也是我可以信任的朋友,绝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望飞花门宽限时日,让我们弄清楚。”

黑衣女子冷冷道:“拔剑,今日你不能胜我就什么也不要说了。”

飞卿缓缓起身,泪已满面。几乎是电光火石一般,飞卿腰间的软剑已如一条长蛇直向黑衣人夺面而来。黑衣人一错身,身形已起。地上的积雪和落叶像是突然被大风吹起一般,翻飞起来。飞卿身形急剧后滑,惊道:“燕子门的七师姑!”

飞卿知晓燕子门的轻功招式。黒巾蒙面人起势的这一招,正是燕子门的“雁过有声。”而这个黒巾蒙面的女子无论从身形还、年龄,还是身手,都像传说中燕子门的严七叶。

黑衣女子冷冷道:“你认错人了。”言语之间已经三起三落。

飞卿也已经是三起三落。不过是一直闪避,往后直滑,并没有出剑。

黒巾蒙面的女子一缓身道:“出剑吧,让我看看你的燕尾七旋到底有多厉害。”

飞卿淡淡道:“那就得罪了,七师姑。”言语之间衣袂已动,长剑已动。

黒巾蒙面的女子冷哼了一声,道:“我倒要看看。”

飞卿手腕一翻,黒巾蒙面女子顿觉眼前一亮,向后一掠,惊道:“燕尾七旋,果然名不虚传!”

飞卿的一柄长剑忽然幻化成燕尾一般,似有两柄剑尖,真幻难辨。

飞卿向前一错身,反身一剑,竟是虚招。再一错身,如同燕尾一般的剑尖迎面向黒巾蒙面的女子刺来。黒巾蒙面女子移目侧身,并不看剑尖,只凭着耳朵听剑声,挥剑化开飞卿一招。

不等黒巾蒙面的女子凝神,飞卿的利剑竟然挟裹着飘渺的燕子哨音呼啸而至。黒巾蒙面女子热血顿起,身形大变,如大鹏展翅,又如受惊黄鹂,两人身形相叠,两剑相交,竟有电光火石之声。

一时间远远看去,两个女子如同穿花蛱蝶一般,在白雪与黄叶翻飞的树林里穿梭。两人时近时远,时缓时急,亦柔亦刚。

树林里弥漫着剑气和两剑相交的鸣声。

蓝厅、周量和江红烟似乎听到了声音,三人起身奔出。三人飞掠进了树林时,蓝厅拦住了周量和江红烟,三人都知道是飞花堂的人来了,也能看出来,飞卿对付得了对方。蓝厅心里明白,他不想周量和江红烟卷入其间,而且飞花堂要做的事情,谁又能阻止得了呢。

在燕尾七旋的最后一招“飞燕入深林”结束的时候,飞卿跃出十丈开外。躬身道:“承让了,七师姑。”

黑巾蒙面的女子淡然道:“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的今天,无论如何带蓝厅洛阳飞鹰堂见!”说话间人影一远,远处传来噗簌簌的声音,飞卿听声音就知道,飞花堂来者一行至少有五人。

蓝厅道:“让你费心了,我没想到她们到的那么快。”

飞卿淡淡道:“回屋吧,外面冷。”

江红烟见飞卿有点踉跄一把抱住她慌张道:“阿卿……”

飞卿道:“没事,我们回去吧。”

房间里暖暖的,蓝厅还没有忘记把飞卿遗落的梅花带回来,很费心地插在一个空瓶子中。

周量拿过飞花堂送过来的飞花笺,脸色立刻变了,道:“怎么可能,太荒唐了。”

江红烟看了一眼也大惊失色。飞花笺上写着蓝厅犯案九起,每一起都可以让他身名败裂,都可以江湖唾弃,都可以被逐出武林,废去武功。

四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飞卿平静下来道:“蓝厅,我们了解你,一定会弄清楚,还你清白。”

蓝厅根本没有看飞花堂的飞花笺,他只是笑了笑,道:“能让飞花堂和飞鹰堂都相信的事情,又怎么那么轻易能弄清楚。”

周量颔首道:“我是听说了一点传闻,没想到是这样。蓝厅,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蓝厅又微微笑了,道:“人心若此,我已不愿多想了,多想无益。”

江红烟道:“你,是不是早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是不是有人威逼过你?”蓝厅只是微笑,不说话。

飞卿拿过笺,看了看道:“每件事情发生的地点都不一样,都离得很远,蓝厅怎么会去那么多地方,他们用意何在!”

江红烟道:“这样我们求证起来就特别麻烦,就要有很多人同时去做,没关系,我们可以联系朋友去做。”

周量颔首道:“有个地方我可以亲自去一趟,那里我熟。”

蓝厅道:“不必了,我已经想好了。不管他们是什么意思,我都已经想好了,辛苦飞卿给我争取了三个月的时间,我有足够的时间和你们好好聚聚。”

飞卿沉思许久道:“其实我们可以试试的。”

蓝厅道:“我累了,不想折腾了。我已经想好了。” 又道,“不要想太多,我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

飞卿道:“蓝厅,你难受吗?难受就哭一场吧。”说完,上前抱住蓝厅,蓝厅突然就流行泪来,两人抱头饮泣。飞卿哭泣道,“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好好的突然会这样……”一边江红烟也落下泪来。

周量拉过飞卿,道:“蓝厅,不管你怎么打算,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做的,江湖总要还你清白。”

蓝厅和周量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背道:“不必了。世间的事情,本就是无常。”顿了一下又道,“幸好我还没有死于非命,以后你们可以去普云寺找我。”

江红烟一听,突然泪崩,一把抱住蓝厅叫了声“蓝厅……”

也许一切无端皆有因果,皆有运势,这便是人的江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