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昨日江湖 > 第一卷 风起丐帮
第一章 决战
作者:有期  |  字数:3718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02:29 全文阅读

决战

傍晚时分,没有风。太阳渐渐要沉下去。天地间的静谧,一点,一点地漫延过来。

一个姑娘,一个利落的姑娘,骑着一匹枣红的小马,在暮霭沉沉的山中穿行。嫣红的衣衫在青黛色的山林中显得醒目又快乐。

谁家的姑娘能在这样的暮色中独行?江湖中人谁不认识这个姑娘带着燕家堡的燕子标呢。

那些不认识燕子标的人,又有谁能是这个小姑娘,这个叫小雅的姑娘的对手呢。

一切都很顺利,小雅很快就找到了师姐飞卿的住处。虽然有很长一段路是弃马步行,向路人打听让她费了些周折。

小雅微微有些失望。就像师傅说的那样,飞卿师姐在傍晚时分一定会在井台上打水。然而,远远看过去师姐并不像传言中的风姿和美丽。她的打扮更像一个少年,一个能干的利索的少年男子,穿着短靴,鬓发遮住了眉眼,在井边打水,然后提着重重的木桶向后院走去,又再来打水。

师姐好像并没有看到她。小雅有些疑惑,她的武功在同门师兄弟姐妹中是很不一般的,他们都这么说,她应该很早就看到她呀。

小雅又走近了些,用了十分的力气,把那封师傅的亲笔信抛掷了出去。在飞卿提水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师姐一回眸间如电的目光,信已横在她的指间。一切都归于平静。

小雅瞬间就快乐起来。师姐毕竟还没有出手就已经化解了她十分的力气。师傅交待过,不要打搅师姐,送了信很快就折返回来,二师兄在镇上等她。

小雅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转身就走。一个温存轻柔的声音道:“告诉师傅,我已经知道了。前面有一处断崖,侧身过去就是一条大路。”小雅回首微笑向飞卿挥挥手,骑上小红马飞奔而去。

这是一封非同寻常的信。信中说,九月重阳日,关外第一杀手重九受北方武林第一黑道人物慕容十八重聘,去燕家堡找燕云飞,报当年在雁门关外的断鞭之恨。

重九,江湖上传说的第一杀手,似乎从没有人见过,从没有人能说出他长什么样。据说他有一个规矩,替人寻仇的时候,必知道实情,不可隐瞒,若是雇主故意隐瞒颠倒事实,致其错杀,雇主必将付出与仇家一样的代价。

慕容十八本是江南慕容家的后人,数十年前慕容家是江南望族,因慕容十八年少时惨遭灭门,成人后变成了心狠手辣的黑道人物,江湖念及他家当年的惨痛,对他多有体恤。哪怕是燕云飞当年在关外遇到慕容十八,也只是断了他的钢鞭,削了他的顶发而已。

燕云飞就是飞卿的师傅,是江湖上享有盛名的燕子门的掌门。

中秋一过,燕云飞就收到了飞卿送的轻裘。轻裘一点也不华美,但是说不出的温暖。轻裘被放在燕云飞的书房,日日放在书案上。

燕云飞的话越来越少。但是弟子们每日的课业越来越重。

燕云飞在身边的弟子十数人,他总是把他们编成三三两两一组,叫到密室里传授武功。

小雅总是和捡来一起到师傅的密室里。捡来的确是捡来的孩子。小雅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和捡来练得是一样的武功路数,每次在师傅面前演练的时候,他俩的武功就好像不是一个人教出来的一样。而且每次师傅都很满意。

据说,师姐飞卿也是师傅捡来的。

九月初一,大师兄回来了。他叫北阔。

是捡来去告诉燕云飞的,“北阔师兄回来了”。

小雅第一次看到师傅燕云飞大步流星的样子。他伸出双手,拍了拍师兄北阔的双臂,道:“阔儿回来了。”

跪在地上的北阔师兄好像是流泪了,道:“师傅一向可好?”

燕云飞含笑道:“好,好!”便把在场的师兄弟们逐一介绍给大师兄。当然,除了小雅,他们好像都认识大师兄。

每个人都看出来,大师兄很疲倦。燕云飞问:“你的骏马回来了吗?”

北阔轻笑道:“留在百里外的水运山庄了。我换骑的是山庄的马。”

燕云飞点点头道:“明日一早,捡来把水运山庄的马送回去,把你师兄的黑马带回来。”又对北阔道,“你不必赶的那么累,时日尚早。”

小雅什么也没有听见,她只看到大师兄美丽的牙齿,他的笑真像在连绵阴雨天看到了灿烂的阳光,又像在暗夜里天边初升的满月那么皎洁。小雅思忖:师傅从哪里找来这么多漂亮人做他的徒弟的?

飞卿是在傍晚时分骑着黑色的骏马疾驰而来的。师傅负着手,立在中庭,桂花已经很香。捡来整个傍晚都窜来窜去,显得特别兴奋。小雅几次鄙夷地给他白眼,捡来似乎没有看到,完全不在意。

是大师兄接过飞卿的黑马。小雅明显感觉到师傅很开心。

所有的人好像都没有在意飞卿带着黑色的面纱。只有小雅,很盼望师姐的面纱能解下来。

就算师姐飞卿戴着黑色的面纱,小雅这样很近地看着她,也能感觉到师姐的美丽。一种说不出的美丽,就像他们传说的一样。

然而没有等到师姐的面纱取下来,小雅就要在二师兄的带领下离开燕家堡。临走之前小雅就在飞卿跟前磨磨蹭蹭,转来转去,她记得很清楚,师姐摸了摸她的头。

当夜,燕家堡就已经人去楼空了。一夜之间。

当然,只有师傅燕云飞,大师兄北阔,飞卿师姐三人留在了那里。

小雅蹒跚着留在最后,不停地回头看站在大门口目送他们的师父、大师兄和飞卿师姐,可是她看到二师兄没有表情的脸,就赶紧快步走了。

小雅和她的师兄弟们没有能看到九月重阳那一天惊心动魄的场面。可是捡来看到了,而且差点没命。

自从重阳那天看到那个场面过后,捡来就变了。话很少,像突然长大了,成熟了,有心事了一样,而且绝口不说那天的情境。

只有一次,他稀里糊涂地说:杀手重九是一柄出鞘的幽冥剑,师姐是一柄鱼肠剑。他们真的是天生的一对。

小雅吓了一跳,道:“你疯了吗?师姐怎么可能和杀手天生一对?和大师兄才是天生一对。”

捡来根本就不再理她。

事实上,那天的事情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太阳白花花的,没有风。天很高,也很蓝,到处凉爽爽的,一切都有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那天,重九根本没有像人想的那样突然出现。他是大踏步从正门走进来的,正门是开着的,似乎就是为了等他一个人开着的。

他身材修长,面色阴郁,五官很清矍,微微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燕云飞坐和北阔、飞卿坐在亭子里喝茶,中庭的角落里有一棵桂花树,到处都弥漫着桂花迷人的香味。

那个时候,燕云飞身体里的每一根弦一定是绷得紧紧的。

北阔和飞卿轻轻起身,怕惊扰到重九一样,就那样站着,静静地看着他走进来。

重九看着他们三个,立住了。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燕云飞微笑看着他。北阔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表情。飞卿看了他一眼,就低头看着师傅,也一样没有表情。

一切都安安静静。重九很少在江湖中露出真面目。但是今天是例外,他是公然而来,来替别人了结断鞭之恨罢了。

况且,他认为这是他露出真面目的最好的时候。燕云飞,他并不感兴趣。燕子门,他也丝毫没有兴致。但是燕子门燕云飞的大徒弟北阔,是大漠北阔,却是真正的英雄,还是传说中的丐帮三骑中的一个。他料定他一定会在。英雄相见,坦诚地面对面对也是一种奇妙的尊重。重九一直也以为自己不是个普通人。

但是,他没有想到,边上还有一个体态安静的女子,黑纱遮面,竟然看只是看了他一眼,安安静静,似乎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江湖动容的杀手重九。

但是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变换无端,没有寻常。

捡来太想看看这次惊心动魄的场面了。他偷偷溜回来了。只要他想溜回来,他就有办法溜回来。

捡来刚刚想靠近中庭的大门的时候,事情就发生了。

重九转身飞旋而来,他一个杀手敏锐而本能的反应,就是在他身后没有直接面对的才是最危险的,他瞬间向捡来掠过来。重九一定以为捡来是来偷袭的,或者他想用这种方式出招,或者别的。总之,重九向捡来飞掠过来,带着一股慑人的杀气。一击之下,一定能要捡来的命。

燕云飞身形已起,北阔护住燕云飞,长剑已脱手,北阔的剑飞速向重九飞来。

重九长臂一抖,北阔的剑已飞落。在重九长臂一抖的那一瞬间,飞卿如一柄刺出的利剑,欺身急剧而来,中间没有停留,在捡来的面前骤然落下,挥出一剑挡住了重九的杀气。

重九竟然微微一笑,捡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动人的笑。他的剑就出现了。

剑光只是一闪,师姐飞卿的鬓发已散,面纱已落。

捡来看到了师姐如电的目光,如同在黑夜里看到没有雷声的闪电一般。重九的脖子间竟然多了道浅浅的血痕。

重九和飞卿用的是一模一样的招式,“舍身入穴”。

北阔早已蓄势而至,无声无息地向重九刺来,飞卿慌忙间竟然挥剑为重九挡了一剑。北阔赶紧收势避过。

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

重九早已退到圈外,有点颓然,身上已经没有了杀机,定定看着飞卿,瞬间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

师姐飞卿如电的目光渐渐熄灭,垂下眼帘,道:“燕云飞是我师傅。我是燕子门飞卿。”

燕云飞已经抱过吓傻的捡来。

一切,都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似乎都已经结束了。

捡来并不是吓傻了,重九太迷人了,而师姐飞卿,太传奇了。这种感觉应该倒过来,但是捡来当时就是这么想。这两个人的动作是如此动人,如此干净,如此动人心魄,如此同出一辙。捡来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后来,捡来总是想,师姐的招式竟然比一个杀手更凶险,她一个女人,是怎么练就这样的武功。关键是,温婉的师姐,她是怎么有这样的胆魄的。

重九只是看着师姐飞卿,飞卿也静静看着他。捡来第一次看明白人的眼神。重九的眼睛里满是痛楚,而师姐的眼睛里满是忧伤。也许当年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才那么忧伤,那么痛楚。

最终,重九只说一句话:“我找了你很久很久……”便转身离去。连捡来都看出来了,他的背影说不出的落寞,说不出的忧伤。

北阔淡淡道:“你不送送他?”

飞卿没有说话,只低下头。

北阔道:“怎么回事?”

飞卿道:“师兄知道我是个郎中。”

北阔颔首道:“再厉害的人也会生病。”

飞卿道:“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今天才知道是他。”

燕云飞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重九离去,直到消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