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胳膊三次拧大腿 > 正文
第一章 收到快递 一脸怒气
作者:万年福  |  字数:4081  |  更新时间:2020-04-20 10:02:58 全文阅读

北国的三月,乍暖还寒。西北方的土山上还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绿色。宽阔的蓟运河还被厚厚的坚冰覆盖着,偶尔还发出冰裂的声响。岸边的电线杆让西北风“嗖嗖”地吹打着,电线在不停地吟唱着凉凉的歌。

下午的批发市场中,上货的客商已经很少了,有的店铺在卸货,有的在盘点算账,路面上很少有行人的踪影,偶尔可见到来去匆匆的车辆,也都是零散的上货客商。常言说:节后三天穷。眼看着大年已过去一个多月了,市场中仍然是一片萧条景象。在这互联网发达时代,五花八门的电商普及了,消费者购物的确方便了,然而,这样一来众多传统的店铺生意就不太好做了。市场中很多商家的销售额在下滑,还有个别的店铺干脆关门大吉,转行做了其他生意。

这天下午两点多,老宁上班后刚坐到椅子上,正准备烧水沏茶,就听到有人在轻轻地敲门,心里说:刚上班就有买货的,不禁暗自高兴。于是他习惯地说了声:“请进”。

不料,推门进来的并不是上货的客户,而是一位快递小哥,他把手中的一个快递件递过来,客气地说:您的信,请在上面签个字。开始,老宁还挺纳闷,心想,这是谁给我来的信呀,多少年没有人给我写信了。他把信封急速地调转过来,仔细看看来信的地址,很快,他就恍然大悟,他明白了,这快递的发件方是文城市,他这才豁然省悟,是开发商给他寄来的。快递员接过签好字的单据,熟练地撕下上联,匆匆地转身走了。

为啥一看到“文城市”这三个字,老宁心里就明白了呢。这还要从四年前说起。那一年的冬天,生意也是比较冷淡的季节,一天也进不来几个客户,营业额照比旺季自然就下滑了四五成之多。于是,老宁就决定趁着不太忙,带老伴一起去南方去旅游,休闲假假几天不也很时尚,很潇洒吗。也是啊,忙活一年了,没日没夜地惨淡经营非常辛苦,这钱赚多少才是多呢!这样出去十几天,一是为了轻松一下散散心,二来,也为了到那里看看房地产的行情,如果碰到合适的房子,就在那里买上一套商铺投资。他想,买商铺要比买住宅的回报大得多。今后无论是自己经营,还是出租都会比买住宅划算得多。老宁知道,南方这个小城市,不但气候宜人,空气质量一流,风景就更不用说了,那就像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一般。所以,市场上已经有好几位同行在那里投资购买房产了,这对老宁的诱惑或影响也不小。

这一年来,老宁就注意了在网上做了功课,关注了南方的房地产行情,特别是研究重点项目的几大要素。为了将来下手买房好打有准备之仗。他坚信,把钱放到这里百分之百会增值。为啥呢,因为这里的房产是全国的市场,东西南北中的有钱人都会到这里买房子,无论是冬季躲避寒冷去当候鸟,还是为了投资保值增值,都是最佳的选择。听别人说,到那里的买房人,就如同赶大集一样趋之若鹜,而掏钱买房的,就像在市场里买白菜一样的轻松自如。这些情况,无论在电视上,还是他平时道听途说,老宁都非常相信这一点。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也相信自己具备这样的远见卓识。

就是在这七八天的自由旅行中,他们老两口看中了文城市的一个大商圈。他们就像得到了金元宝一样,可把他们高兴坏了。宁达仁心里说,有福的不用忙,没福的才跑断肠呢。这个发财的机会就像给他们准备好的,在等待着他们的光临“捡漏”呢。遇见了这样好的机遇,老宁几乎没咋犹豫,三下五除二就拍板了,他慷慨解囊,一口气买下了四套商铺,每套八十平米,一共三百多平米,这样好的底商,才花了一百四十多万,每平米五千块不到,好便宜呀!。老宁为啥买这么多房子,他们是疯了吗,是傻了吗?都不可能啊!要知道,老宁两口子是标准的商人,是在市场里经营了十几年的老商人。是有一定经济头脑的人。再者说他们买房产也不是一套两套了,在圈子里也算有一定经验了,他们会对房地产市场会不了解吗!他们的口袋里不仅有一定的富余钱,更主要的,是有一定的商业头脑,他们是精明的,是会算计的,对这个项目是有自己的综合判断或评估的。为啥要这样说呢?

第一,这个被称为“文城大世界”的项目,与官方的意志紧密挂钩。据资料上介绍,这是年度内省级重点的开发工程。已经被列入该省十大民生工程之一。这在他们宣传的彩页上写的明明白白;第二,就是这个项目规模很大,规划占地3000多亩,共分三期开发,计划五年内完成。第一期开发350余亩,一年内就可以交房;第三,就是商圈的业态齐全。这是该市目前为止最大的商业地产项目。大世界内不仅有影剧院,有大型超市和大卖场,有宾馆酒店,还有特色小吃一条街,地方特产风情街,现代的儿童游乐场,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还是旅游事业综合体,文城市的游客集散中心就设置在这里等等。光有这些还不算,这个项目还有最吸引人眼球的业态呢,那就是,这里还要与西方接轨,引进国外高档娱乐业,就像我国的澳门特区开设的赌场一样,成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到那时,马来西亚的云顶高原,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就要在文城再现,灯红酒绿,游人如织,高档娱乐业就是这里的合法产业,热门产业,热烈产业了。到了那时,大世界还愁招商困难,还愁带动不起来其它的商业服务吗!就是基于这个业态,引起了不少游客的兴趣,很多业主就是奔着这个敏感的业态一掷千金,来投资商铺。

还有第四个原因,那就是价格太便宜了。当时文城市的房价正在飞涨,中心地带每平米已经达到万元上下,平均也要八千元以上。而这个商业地产虽然在市郊,但随着城市的发展,随着开放的深入,不久的将来就会与城市连接到一起。另外,开发商在销售中还郑重承诺,将来这个项目还要开通市内公交,让文城市民以及周边的父老乡亲们,到这里享受购物或娱乐。那么,这里的商铺价格是怎样的呢,一楼底商万元以上,二楼的五六千元,那三层楼的商铺,就更是白菜价了。开发商要价仅仅是四五千元,如果是谈得好买的多,四千出头就可以搞定。据说,当时有一对搞药品批发的年轻夫妇,一出手就把整栋的三层楼买下来。销售中心的广播喇叭里,反复地播放着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看楼的游客情绪就更加高涨了。而正在犹豫不决的人呢,就更加坚定了慷慨解囊的决心。老宁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毅然决定投资这里的商铺,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夫妇俩一拍即合,下此决心,老宁是个有头脑的商人,他不仅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更相信这个项目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然而,智者千虑也有一失。后来项目的开发,并没像老宁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更没像开发商宣传的那么美好。从商铺开盘预售到现在,四年时间过去了,开发商仍然没有正式向业主们交房,这种现象正常吗!无疑,文成大世界这项目,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是肯定无疑的。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无论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长远的,这些,老宁他们都不得而知。这四年时间里,老宁也不时地打电话到文城咨询一下,逢年过节时,也会飞过去到现场去考察一下,无论电话询问还是现场探秘,得到的都是正能量的信息,有的说:现在正在积极招商,不久的将来某某大商业就要入驻我们的项目了;有的说:省市领导对这个项目特别的重视,经常到这里来参观考察,都给予了肯定或高度赞扬;也有的说:项目延迟的原因,有台风的影响,也有因为图纸的改变影响了工期,现在集团总部正在积极地想办法,决定让工作雷厉风行的李总亲自指挥,不久的将来就会完工交付使用等等。对这些现实的情况或阳光的说法,老宁虽然也半信半疑,但是,他仍然是满怀希望不改初心,他还是坚定地认为,这是个好项目,是有一定发展前景的大项目,只要这个大市场发展起来,就会一下子变成寸土寸金,就会很快地一铺难求。还愁我们投资没有回报!他认为,现在只是个时间问题,是个暂时的困难,只要把这个阶段挺过去,这个大商圈的发展一定是高攀不起。所以这四年多里,老宁始终对项目充满期待,他希望有一天,他的投资在文城市会放一颗卫星,在他的亲朋中产生爆炸性的效果。

偶而,老伴也会发发牢骚,产生质疑的声音。每到这时,老宁就会对老伴激烈反击,他说:“你懂啥呀!养铺养铺,买商铺就是用来养的,你不养她怎么能行。你没有耐心养她,哪能有回报呢”?

老宁把快递的信封正反面看了一下,就急急地把快递信件撕开了,这里是厚厚的一叠信纸。有四五张用四A型的打印刷纸复印的信纸。他草草的把第一张纸看完,老宁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变得非常难看。既而,他的两眼也有些发直,有些目不转睛了。再后来,只见他的双手也有些发抖,两只手把四五页信纸来回翻了几遍,既而就把信纸揉成一团,“啪”的一声,狠狠地将信纸摔倒了桌子上,口中骂道:“妈的,这不是在耍流氓吗!这不是在颠倒黑白吗!这纯粹是在摔锅,无中生有!”

“怎么啦,你这是怎么啦,你自己又在耍啥疯呢”?老宁的老伴不知在什么时候,从楼上悄悄下来的,她走路一向是轻轻的,不出一丝声响。老宁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在意她的到来,老伴在身后这么一问,老宁的身子突然一激灵,似乎被吓了一跳,他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气愤地说:“妈的,让我们去收房?我就是不去收房!想拿我们当二百五,你看错人了”!

“咋回事,这是哪里来的信”?老伴还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但是她明白老宁的发火,是因为这封信引起的。

“你自己看看吧,我们碰上耍流氓的开发商了。真他妈的不像话,无中生有,文过饰非,他们就是在耍流氓”。老宁说着,就把这几张纸扔给了身后的老伴。嘴里还在呼呼地喘着粗气。

老伴的文化不太高,因为家中贫穷,只念过小学三四年级。让她自己看信当然会有些费劲。只见她把几页信纸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又看,不知道是否看懂了,是否看出了什么问题。嘴里还不断地重复着:“他们让去收房,我们就去收房呗,发那么大火干啥呢”。

“收房?你说的轻松。要去你自己去,我是坚决不去收房的”。他说到这里,似乎还不太解气,然而又补充道:“自己违约了,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要规规矩矩的按合同办事”!老伴一听他的口气不对,就不想和他争论了。说:“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啥问题呀。他们哪里违规了,哪里耍流氓了,应该负啥责任呢”?

老宁把“收房催办涵”接过来,用手指敲打着第一页纸,“你看哪里呢,你没看到吗,这里写的都是些啥,不都是在无中生有,都是在推卸责任吗”?

这是一封怎样的公务函呢,信中究竟都写了些什么内容呢?怎么出来个“耍流氓”的开发商呢!宁达仁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有必要这么怒火中烧吗?

万年福
作者的话

文章不怕百回改!作者为了不断提高作品质量,决定三改其稿。请编辑或读者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