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战伤传之诸天行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城主发威
作者:圣誓傲天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0-02-14 09:30:11 全文阅读

秋池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替你们清理掉一些杂碎,不用客气。”

  黑衣青年怒极反笑道:“哈哈哈,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话音刚落,黑衣青年便已飞身而出,一掌拍向秋池的面门。对方实力强劲,单拼力道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于是秋池暗中催动一张二级攻击符印,结合碎魂拳的力量硬抗下对手的攻击。

  那黑衣青年顿感手臂发麻,他可是仕级顶峰的修为,本以为可以一掌击败秋池,谁料到对方竟能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

  黑衣青年不由得谨慎起来,对手要比他想象中强了一些。秋池此刻也不好受,即便有符印的加成,自己的胳膊还是感到一阵阵疼痛。

  眼前的敌人,并不好对付,秋池清楚自己的本事,一般的人级修炼者并不是他的对手,哪怕是仕级初境,如果自己拼尽全力也能有一战之力,可惜此刻面临的敌人显然不止仕级初境的修为,而且要强出很多。

  秋池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脱身,黑衣青年却不打算给他留任何喘息的机会。

  黑衣青年低喝一声,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把黑色大刀,刀柄上纹刻着一只只骷髅头,看起来十分恐怖。

  黑衣青年一跃而起,猛然一刀斩向秋池,秋池再次催动一张急速符印,短时间内大幅增加自己的速度,闪身躲过对方的进攻,手握双刃,主动发起攻击。

  黑衣青年刀法平淡无奇,但却刀刀充满了霸道的力量,不过秋池凭借着速度上的优势,倒也能周旋一二。

  黑衣青年劈不到秋池,内心十分烦躁,想用魂压制住秋池,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仕级不同于将级,仕级修炼者体内的魂都是十分有限的,并且恢复的时间也比较长,所以仕级的人好少会大量使用魂来作战,体内的魂一旦耗尽,后果不堪设想。

  黑衣青年不耐烦道:“你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只会躲了?”

  面对这种挑衅,秋池也是不屑一笑道:“你的激将法真的很烂,你力量强横,我速度很快,我为何要跟你硬拼力量?”

  黑衣青年有些恼火,自己堂堂仕级顶峰,大庭广众之下被对手如此戏耍,以后还如何在众人面前抬头,狼宗的同门又该如何看他。

  想到此处,黑衣青年怒吼一声,体内的魂喷涌而出,秋池暗叫一声不好,对方的魂狠狠地压制着自己,令自己行动速度大幅缓了下来。

  黑衣青年见时机成熟,奋力一刀斩向秋池,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力量突然出现,挡住了黑衣青年的大刀。

  黑衣青年大怒一声:“什么人?竟敢多管闲事!”

  “闲事?这江沂城的事,对老夫来说,可没有闲事。”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黑衣青年看到那人后,顿时脸色煞白,一直不肯露面的江沂城城主辰渊,此刻正黑着脸站在自己面前。

  周围的人见到城主后,皆是喜出过望,纷纷行礼道:“参见城主!”

  秋池微微一笑,同样行礼道:“辰兄,我们又见面了。”

  听到秋池的话后,辰渊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黑衣青年见状,内心也是叫起苦来,看二人这番对话,眼前的这个人恐怕和辰渊有些交情。黑衣青年有些坐立不安,想要偷偷离去,刚刚迈出步子,辰渊的声音便豁然响起:“想走?”

  黑衣青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小人不知这位先生与城主大人是相识,不然给小人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冒犯先生啊。”

  辰渊嘴角露出一抹玩味地笑容,问道:“你是何人?”

  黑衣青年语气中尽是恭敬之色,回答道:“小人是狼宗的一名长老。”

  辰渊想了想,故作疑惑道:“哦?狼宗?我江沂城何时有过这等宗门?”

  狼宗明面上说是宗门,实际上就是一群地痞无赖混在一起,狼狈为奸,欺压百姓,也是最近趁着局面混乱才建立起来的。

  黑衣青年赔笑道:“小宗门而已,城主不必放在心上。”

  辰渊大笑一声,道:“不必放心上?哈哈,说的轻巧,难不成要等你们毁了江沂城我再放心上!”

  辰渊突然大怒,吓得黑衣青年不由得后退一步,辰渊句句清晰道:“狼宗,哼,一群恶狼聚在一起吧,老夫人老心没老,一不聋二不瞎,真当我看不见?欺压百姓,欺行霸市,目中无人!要不要老夫把这城主之位让给你们?嗯?!”

  面对发怒的城主,黑衣青年纵使再骄横,此刻也是大气都不敢喘,平日里欺压弱者的嘴脸早已消失不见。

  辰渊看了一眼秋池,问道:“老弟,你觉得为兄应该怎么做?”

  秋池淡然一笑,道:“杀一儆百。”

  此话一出,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轰在黑衣青年的身上,辰渊大笑,一股浓厚的魂如滔天巨浪般扑在黑衣青年身上,仕级与将级有着天壤之别,将级强者只需用体内的魂就足以碾压仕级的对手。

  黑衣青年一口鲜血喷出,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而下一秒便爆体而亡。

  这种惨象令秋池也是不忍直视,而辰渊向来温和善良,可见他心中的怒火有多么大。

  周围的百姓见状,内心也都安稳了下来,城主似乎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修为倒退。见到城主如此强大,他们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这件事的动静过大,很快便引来了那些人的注意,狼宗宗主枭寒第一个来到现场,见到现场的惨状,心里也都有了答案。

  枭寒假意微笑,冲着辰渊说道:“城主大人,我狼宗之人不懂事,还望城主大人海涵。”

  秋池在心里偷笑一声,海涵?人都打爆了还涵个什么。

  辰渊冷笑一声,道:“狗不懂事倒也罢了,怎么连主人都不懂事呢,是主人教的狗,还是狗教的主人。”

  枭寒一时没能听明白辰渊话里的意思,正欲开口,却被辰渊释放的魂压直接压跪在了地上。

  枭寒怒视着辰渊,辰渊沉声道:“见了本城主,不知道行礼吗?罢了,本城主今天教教你。”

  枭寒何人,将级中境强者,狼宗宗主,竟被辰渊如此羞辱,轰然大怒道:“辰渊老匹夫!你敢……”

  辰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瞬间移身到枭寒面前,抬起手,狠狠地给了枭寒一巴掌,枭寒的嘴角直接溢出血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辰渊冷冷地看着枭寒,道:“敢什么?你接着说。”

  枭寒气的浑身发颤,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城主大人,几日不见,脾气见长啊,哈哈。”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辰渊循声望去,只见枭寒的兄长枭尘正看着这一幕。

  枭寒见到兄长到来,顿时哭诉道:“哥!你要为我做主啊!”

  枭尘可是出了名的护短,见弟弟受到如此委屈,他自然是不答应,于是面带不善地看着辰渊,说道:“城主今日无缘无故打我弟弟,是不是太不给我这个兄长面子了。”

  辰渊仰天大笑:“哈哈哈,想要面子?好哇,你们俩一起上,看看老夫给不给你们面子。”

  枭尘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但却迟迟不敢动手,他乃是将级高境的修为,如果在之前辰渊是顶峰境时,他绝不敢和辰渊对着干,但此刻他不清楚辰渊的修为,如果辰渊的修为倒退,或许他有一战之力,他在犹豫,要不要冒这个险。

  枭尘想从辰渊的脸上得到一些信息,可惜辰渊自始自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甚至给自己一种感觉,辰渊依旧是当年的辰渊。

  就在枭尘犹豫不决之时,江沂城其他的大人物也都纷纷赶来,他们日夜盼望的城主出面了,自然是要来凑个热闹的。

  一名白发老者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枭寒,又看了看面色不善的枭尘,心中便大致明白了怎么一回事,故作疑惑道:“枭寒侄儿?你怎么对城主大人行如此大礼?”

  面对白发老者的嘲讽,枭寒也是一脸幽怨地瞪着对方。

  白发老者又转向枭尘,笑道:“枭家主,你枭家之人都是这么懂礼数的吗?不过大家都是将级之人,跪着也不好看,还是劝劝你弟弟,让他起来吧。”

  枭尘知道,白发老者是想激怒自己,让自己和辰渊打上一场,这样一来,关于辰渊的秘密就能解开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枭尘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自然不能让对方如愿,装作无所谓道:“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毕竟是城主大人,跪下也是应该的,要不您老也跪下行礼?”

  白发老者嘴角一抽,这枭尘的毒舌功底倒是不弱,看来想让枭尘试探辰渊的计划是要落空了,于是笑道:“老夫近来身体不适,就不行如此大礼了。”

  近十名将级强者围绕在辰渊等人身边,周围的百姓见到这一幕,纷纷跑散开来,生怕动起手来波及到自己。

  辰渊看着身旁的人,低声冲秋池说道:“秋池,你先走。”

  秋池洒然一笑,道:“无妨,有辰兄在,他们能奈我何。”

  辰渊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