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战伤传之诸天行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分离
作者:圣誓傲天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20-01-31 12:08:52 全文阅读

秋池仔细地看着木歆身上的伤口,深深地记在脑海之中。然后双眼紧闭,将木歆的衣服完全解开,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在木歆的伤口上抹着药。

  费了一番周折后,所有的伤口都被上好了药,秋池又将木歆的衣服依次穿好,方才睁开了眼睛。

  秋池看着伤口附近的紫色逐渐褪去,长呼一口气。犹豫了一下,从空间符印中拿出一张纸和笔,开始写起了信。

  信写好后,秋池将其压在木歆身下,微微一笑,向后方走去。

  过了许久,木歆的眼睛突然抖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木歆用手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发现早已没了秋池的身影。

  木歆大声喊道:“秦池!你在哪?”

  没有人回应她,木歆有些失落地站起身来,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他们二人被三头狂灵蟒追杀,自己在抵挡狂灵蟒的进攻时被毒针刺伤,晕了过去,之后仿佛感觉到有人抱起自己,便再也没了意识。

  木歆正欲离开此地,目光突然定格在地上的那封信上,木歆脸上露出疑惑地神情,俯身将信捡了起来,又急忙打开来看。信上的话不多,却让木歆深有触动。

  “木歆,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会是女儿身,路上多有冒犯,还望恕罪。你中了狂灵蟒的毒针,神志不清,我采了些药草敷在你的伤口上,不过你放心,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是闭着眼睛给你敷药的。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很感谢你带我出来,日后如能相见,我一定报答。还有一件事,我的名字不是秦池,而是秋池,并非有意欺骗你,实在是无奈之举。我在白星城,秦家。”

  木歆读完整个信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淡淡一笑,低声自语道:“你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木歆的注意力又放在了“秋池”二字上,这个名字她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听到过。木歆仔细地回忆起来,一幕场景突然从她脑海中浮现。六岁那年,她在卡玛部落遇到了一个少年,他对她说过一句话:“我叫卡吉,你也可以叫我秋池。”

  卡吉就是秋池,她记起来了,同时又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没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不是木歆,而且木兮呢。自己一直想要找到的人竟然会在这里与自己相遇,会经历这么难忘的事。

  木兮收好那封信,抬头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卡吉,秋池,这是天意吗?”

  秋池走了很久,才来到最近的一个镇子上,于是找了个驿站,进去向店主打听一些事情。

  店主见秋池走进店里,立刻笑脸相迎道:“这位小客人可是要住宿?”

  秋池冲店主笑了笑,回答道:“我想向您打听一些事情。”

  店主点了点头,问道:“你要打听什么?”

  秋池问道:“此地距离白星城还有多远?”

  店主皱了皱眉,仔细地想了想,推测道:“虽说江沂城与白星城相邻,但步行的话还是要走很久。”

  秋池可没多少时间了,于是又问道:“不知有没有快速到达的方法?越快越好。”

  店主笑道:“你要是想快,用一张高级传送符印便可直接到达。不过江沂城有一个法阵,可以传送到附近的城里。”

  秋池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忙问道:“那个法阵在哪?”

  店主摇了摇头道:“唉,你还是别打法阵的主意了,没有城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使用法阵,那法阵就在城主府中。”

  秋池抱拳行礼道:“多谢店主。”

  说罢,转身离开驿站,店主想要劝阻,可惜秋池早已没了身影。

  秋池走在江沂城内,打量着城中的景物,与白星城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果然,每个城都有自己的特点。

  白星城。秦家。

  秦墨和卡雅一起来到白星宗的大门前,几个侍卫走上前来询问道:“秦墨公子?你怎么来了?”

  秦家与白星宗的关系还算交好,白星宗的一些人也都认得秦墨。

  秦墨行礼道:“我想要求见城主大人。”

  城主便是白星宗的宗主白奕,侍卫点头道:“我这就去通报,还请秦公子在此稍等片刻。”

  说罢,侍卫便快步跑进府中。不多时,大门便向二人打开,秦墨与卡雅相视一眼,一同走了进去。在侍卫的带领下,二人来到白奕的住处,只见白奕正在抚琴奏曲。

  秦墨也不打扰白奕,而是在旁边默默等待,白奕的琴艺高超,常常使人陶醉在他的琴声中。

  秦墨原本还有些焦急感,一曲听罢,焦虑也稍微降了下去。白奕抬头看着秦墨,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伸手道:“请坐。”

  秦墨和卡雅皆是行礼道:“多谢城主大人。”

  二人坐定后,白奕方才问道:“你们二人今天一同来找我,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秦墨点了点头,回答道:“的确有事需要白宗主相助,我们秦家的一名天才突然消失了,不知您可得知过这个消息?”

  白奕微微一笑道:“前几日城判府的人向我说起过,怎么?还没找到吗?”

  秦墨叹了口气道:“没有,不过找到了些线索。”

  “说说看,是什么线索。”

  秦墨语气严肃道:“我们派人调查过古府,发现古府的一个长老也消失了,而且是和卡吉一同消失的。”

  白奕惊奇道:“哦?怎么没听古府说起过?”

  秦墨冷笑一声道:“我看是他们心里有鬼,不敢传出来吧。”

  白奕哈哈一笑道:“秦公子虽然与古府有些渊源,但也不能凭空猜测啊。”

  “我并非凭空猜测,只是这一切都太巧合了。”

  白奕摆手道:“古府的长老修为如何你应该也清楚,秦家的少年天才中你的实力算是第一了吧,你有把握击败古府长老吗?”

  秦墨摇头道:“我虽然不是对手,可卡吉却未必,他的手段很多,而且有符印在手,击杀古府长老也在情理之中。”

  白奕自然是不相信秦墨的话,那卡吉再厉害,也不会是将级强者的对手,但还是问道:“那你想要我帮你们做什么?”

  秦墨站起身来,行礼道:“希望城主您能主持公道,倘若我们找到证据,城主会不会站在我秦家这边?”

  白奕笑道:“若真是古府干的,本宗主自会主持公道。”

  秦墨又说道:“晚辈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希望城主能派些人手帮我们找一下卡吉。”

  “放心,我这就派人。”

  秦墨拜别道:“那我便替秦家多谢城主了,晚辈告辞。”

  白奕点了点头,目送着秦墨走出去,心中若有所思。

  秋池走上前去,拦住一人道:“大叔,你知道城主府在哪里吗?”

  那名被秋池拉住的中年男子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

  秋池点了点头道:“我来自白星城。”

  那人用手指了一个方向,道:“你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大概两个时辰就能走到了。”

  秋池道了声谢,正欲离开,那人又拦住他道:“对了,如果遇到一大队人马走在路上,记得躲开。”

  秋池疑惑道:“为什么?”

  那人摆手道:“你就别问了,记住就好。”

  秋池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秋池按照那人给的路线,遇到了一个桥,走上桥后没多久,正如那人所说,一大群人迎面冲了过来,秋池急忙侧身绕道,那群人从他身旁飞驰而过。

  秋池刚欲离开,只听到后方传来一阵阵喧闹,秋池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女子因为避让不及而被一匹骥兽撞到。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那群人非但没有任何歉意,反而责骂女子顶撞他们。女子看起来十分无助,却也不敢有所怨言,骥兽上的那人衣冠鲜丽,一看便知是一名富家子弟。只见他挥了挥手,他的手下当即明白过来,直接将地上的那名女子拉到一旁,地面被鲜血铺红。

  周围的人皆是摇头叹息,却不敢上前制止,秋池双拳紧握,刚想上前争个公道,却又立刻停下了脚步。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何况自己现在自身难保,身在异乡,一旦出了什么事情,秦家根本就来不及救他。

  想到此处,秋池无奈地用拳头锤了一下桥上的护栏,默默地向前走去。

  秋池一路上心情沉重,玉灭国向来以法制著称,却也会出现这种欺压百姓之事,果然,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强者为尊的道理无论在哪里都一样。

  又走了近一个时辰,秋池便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府邸大门上方赫然印刻着“城主府”三个大字。

  秋池呼出一口气,快步上前,来到城主府的门前,侍卫们将他拦住,问道:“你是何人?”

  秋池恭敬地回答道:“我来自白星城秦家,找城主有些事情谈。”

  侍卫自然听过白星城的秦家,于是语气便缓道:“可有秦家令牌为证?”

  秋池愣了一下,秦家子弟的确有代表身份的令牌,但他向来不带在身边。

  秋池有些为难道:“我忘记带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侍卫摇头道:“不能自证身份的话,我们是不能让你进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