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潭前被抓
作者:案牍空墨  |  字数:2197  |  更新时间:2020-01-28 22:27:18 全文阅读

星期五

  达城市一片富人郊区的一栋别墅内有一中年男人和一中年妇女,两人衣着华丽,男人此时冰冷的眼中明显有些愤怒,妇女面目狰狞,薄薄的嘴唇更给她填上几分刻薄。

  “王潭前,你不把我儿子救出来我跟你没完!”中年妇女冲着男人大喊道。

  “金成香!你少在这给我吵吵,王八衣也是我儿子,要不是你整天宠着他,他会这样无法无天?”

  中年男人再也受不了女人的大喊大叫,冲她呵斥道。

  这中年男人和妇女正是王八衣的父母,此时他们正在为王八衣被抓走的事情而吵架。

  “你还敢喊我!”

  金成香听到王潭前呵斥她,更加激动了,一把上前抓住他的衣领。

  “要不是那个小杂种我儿子会被抓走?你不光要把儿子弄出来,还要把那小杂种关进去!”金成香怨毒的看着王潭前大喊道。

  王潭前一把推开金成香,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随即就压了上去。

  “你这贱人。你当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整天到处勾三搭四,你那点小心思真当我不知道?”

  说着就是提起金成香的衣襟一巴掌抽在她脸上,直接将她抽倒在地。

  又接着说道:“老子本来就被盯上了,这次王八衣那小子给我惹的事让那些家伙有了向我发难的借口,我要完了你就想跑,门都没有!”

  说罢便狠狠向着金成香的腿踢去,想要打断她的腿。

  “呜~呜~呜~”

  就在此时,警笛声从远处传来,几辆警车最终停在了王潭前的别墅前,最终从车上走下几位警察和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

  王潭前在楼上看了一眼,从窗边一把扯下窗帘向金成香走去。

  “老子今天走不了你也别想活!”王潭前狰狞的道。

  金成香目露惊恐面色苍白,手忙脚乱的向后缩去,惊叫道“不,不要,别过来,你别过来。”

  王潭前就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上去就用窗帘将金成香勒住。

  金成香的惊叫传到了楼下的警察耳中,几人神色突变,领头一人严肃道:“不好!快。”

  “咚!咚!咚!”别墅大门被几名警察踹开,没有停留,直接飞奔到了楼上。

  此时王潭前正用窗帘嘞着金成香没有休息有人已经到了楼上,警察一把就将他抓了起来。

  此时两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也快步走了上来,看着眼前衣衫褴褛的两人,其中一人对着王潭前说道:“王潭前你因涉嫌贪污目前已被停职,账户也已被冻结,请和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接着看向了几位警察点了点头:“带走吧,”

  最终王潭前被带走,只有面色苍白的金成香一人还站在被贴了封条的别墅大门前惊恐未消。

  下午时分,医院中一道长着银色长发的靓丽身影朝着一病房走去,病房内只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青年。

  “咚咚!”敲门声想起。

  “请进!”

  一位银发紫瞳的少女走了进来。紧接着床上的青年便张大嘴巴,有些结巴道:“花,花语你怎么来了?”

  “季夜白,怎么不欢迎?”银发少女清冷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

  这两位青年和少女正是季夜白和丁花语。

  “呃,怎么可能,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哈哈!”季夜白干笑两声。

  “算了,你这家伙反正打死也说说不出一点好听的。”丁花语收敛笑容,恢复了往日的清冷,淡淡道。

  季夜白有点尴尬笑笑,赶忙转移话题道:“你来有什么事吗?”

  丁花语撇了了他一眼,从她的背包中拿出一本笔记本放在了季夜白身边,接着又拿出了一个小书桌。

  季夜白歪着头,看着身旁的笔记本和书桌,心里一暖,但脸上不知为什么变成了漠然的表情。

  “谢谢!”只是淡淡吐出两个字,看着丁花语不再言语。

  丁花语见季夜白看着她心里莫名一慌,变色不露痕迹的一红,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是脸却转向了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是老师让我帮你补习功课的,不然我才不会来,你别想多了。”

  丁花语转过头,气质依旧清冷,语气依旧平淡,说罢便又转过头去。

  “······”

  一时间病房里落针可闻,在这诡异的气氛中两人无言,各自看向一旁,神色各异,不知各自在想什么。

  “今天······”

  “我······”

  两人竟竟然同时说道。

  “呃,你是女生,你先说吧。”

  丁花语微微颔首,看向一旁朱唇轻启。

  “今天王八衣的父亲王潭前因为你被抓了。”

  季夜白闻言有些疑惑,眉头微蹙。

  丁花语他这副表情便知晓他想说什么,面露无奈,以手扶额,颇有几分铁不成刚的意味,便接着说道。

  “你的成绩是假的吧!连这都还没反应过来。”

  丁花语瞥了一眼季夜白,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

  季夜白把丁花语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忽然似想到了什么,激动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靠!感情我这然被你们拿来当了回炮灰啊!啊啊啊!疼疼疼!”季夜白牵扯到了伤口吃痛大叫道。

  丁花语见此情形赶忙上前按住季夜白,脸色有些难看,不只是气的还是怎么的。

  “你自残可以,但是可别牵扯到我,我可不想惹事,麻烦。“

  嘴上虽是这样说,但是她清冷的脸上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关切。

 “你这嘴还真是不留情啊。”季夜白苦笑。

  “好了,我的说完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丁花语脸上依旧清冷,但是其内心却是有些莫名的慌乱,不知在想什么。

  季夜白听到丁花语的话才想起有话还没问她。

  “哦,对,我刚才是想问你刚才看见我妈没。”季夜白微微一笑。

  丁花语身体一僵,淡淡看了季夜白一眼,眼底深处有一丝羞怒,还有一丝黯然,但掩饰的很好。

  季夜白这根木头自然没有发现。

  “不知道,我刚才来的时候没看见。”

  说完便转过身,拿起书包便跨步离去,留下一道曼妙的背影,说好的课也不补了。

  季夜白见丁花语转身离去的背影,只觉得自己有些凌乱。

  “哎!不是要补课吗?怎么走了。”季夜白对着丁花语背影喊道。

  丁花语像没听到似的,拉过门,消失在了季夜白的视线中,留下了一脸莫名奇妙的季夜白。

  季夜白只好老老实实躺在床上,拿起一旁还带着淡淡清香的课本,准备自学。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