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耗
作者:案牍空墨  |  字数:2217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2:58 全文阅读

六个月前

  “妈!我回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夜白,快进来吧,看看谁回来了。”段莲英用充满慈爱的声音朝他叫道。

  季夜白把视线投向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身影,身体顿时一震,平时冰冷漠然的面庞瞬间被惊喜所替代,道:“爸,你回来了,以后你还要去维和吗?”

  “当然,这是我的使命,既然我戴上这顶蓝色贝雷帽,那么我就不能对不起它,要对它负责,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季雷听到儿子这话立马严肃道。

  “你这家伙瞎说什么呢,一回来就说什么什么代价的多不吉利。夜白,今天考试情况如何?”段莲英责备的看着季雷,然后又对着季夜白问道。

  “嗯,感觉还可以,明天还要考一天。”季夜白笑着答道,只是这笑容有些牵强失落。

  “只要尽力就行,不要太勉强自己,”段莲英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好了,好不容易团聚一下就不说这些了,夜白,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季雷发现了季夜白脸上藏着的失望,想了想问道。

  “明天考完就要放月假,有一天半的时间。”季夜白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失望消失不见,期望的看着季雷答道。

  “好了好了,你这臭小子,后天我带你去体育馆再教你两招。”季雷看着自己的儿子笑骂道。

  第二天下午

  季夜白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平时死气沉沉的背影此时多了几分生气,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兴奋和期待。

  “爸妈!我回来了,咦?妈,爸呢。”季夜白回到家看到家里只有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问道。

  “唉,你爸他们那边突然有紧急任务,提前收假了,希望不要有事才好。”段莲英叹了口气说道。

  “妈,知道了,我先回房了,晚饭我不吃了。”季夜白低低说了一声,脸上的期待与兴奋消失不见,径直走向了自己房间。

  此时,在西川省某军事基地内,一位位头戴蓝色贝雷帽,面容坚毅的身影笔直的站立在那里,共同注视着那旗杆顶端迎风飘扬的国旗,单手握拳。

  “牢记嘱托、迎难而上、密切协同、齐心协力完成此次维和任务,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请祖国人民放心!……”

  “出发!”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后这些神色坚毅的身影迅速地登上了飞机。

  这天晚上季夜白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在上面飞快的查找着维和部队出征的情况,很快他看到了一条写着“维和出征……”他点了进去。

  “在今日下午十八点零七分,西川省某军区派遣维和部队三百五十二人紧急前往马里……”

  看到这条新闻季夜白的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紧张了起来,马里最近的形势非常严峻,武装反叛非常严重,最近我国在当地的驻扎基地还遭到了来自他们的汽车炸弹袭击。

  “爸,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关上手机,季夜白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父亲祈祷着,在寂静的房间中静静睡去。

  ……

  这是一片广袤的世界,世界的一边阳光明媚,有鲜花树林,而另一边却是像是失去了色彩一般,这里是季夜白认知中虚无缥缈的内心世界,是他的内心世界。

  在这个世界阳光普照的一方,在广袤平原的正中央,有一个光球悬浮在空中,光球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一阵阵的金光从光球中散发,周围的花草树木随着散发的金光而摇摆着,忽然光球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最终爆散开来,一道细长曼妙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

  “哇!心里的环境也太差了吧,可怜我要忙活一阵子了。”

  金光散开,一位身穿鹅黄连衣短裙金发碧瞳的绝美少女从从中走出,皱了皱她那精致小巧的鼻子,表达了她那不满的情绪。

  翌日

  “夜白,起来吃饭了!”段莲英敲着门喊到。

  “知道了!”季夜白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季夜白缓缓从床上爬起,揉了揉眼睛一把拉开窗帘,刺目的阳光使他不禁闭上了眼睛,他赶忙跑到客厅。

  “妈,你早饭做这么多干什么?”

  “你这臭小子是睡糊涂了,这都中午了!早上怎么叫你都不醒,刚才我都打算亲手把你拉起来了。”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看来真的是最近太累了。”

  季夜白听到母亲这样说惊了一下,小声嘀咕了几声。

  “别嘀咕了,快去洗漱吃饭。”

  “哦。”

  月假就这样很快过去了。

  收假第一天,季夜白坐在教室里,太阳被厚厚的乌云所覆盖,使教室里气氛非常压抑,仿佛在酝酿着什么,一声惊雷在窗外炸响。

  “季夜白你出来一下。”老师推开门目露担忧地看着季夜白说道。

  老师和季夜白在外面说了几句,季夜白脸色大变,书包都没拿,飞快向校外跑去。

  “爸,你不能丢下我和妈妈啊。”大雨中季夜白飞快的奔跑着,一滴滴水珠从他脸上滑落,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滴滴……”就在他飞奔时一辆面包车突然失控冲进了人行道,随后便是碰的一声,季夜白应声而倒,面包车轮胎从他的左腿上压过。

  “小兄弟,醒醒……”在他听到有人在叫他,努力睁开眼看了一眼便晕了过去了。

  “患者左腿骨折,小腿肌肉腿骨刺穿造成肌肉永久性损伤,准备手术。”这是季夜白被送上手术台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此时的段莲英因为接连受到打击昏迷了过去。

  ……现在是十月十八日

  雨水打在树叶上发出滴答的响声,季夜白白拄着拐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在远处有一个撑着彩色雨伞的身影,

  身材曼妙,穿着鹅黄连衣短裙,金色的长发披散着,可惜这道身影也只是惊鸿一现便消失在了巷子深处,季夜白看见了那个背影,但是并不清晰,因此季夜白并没有在意。

  “妈,我回来了!”回到家中他那空洞的眼神才有有了一丝神采,但依旧显得非常空洞。

  “夜白回来啦,快来吃饭,就等你了,今天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鲤鱼。”季夜白的母亲段莲英见戚夜白回来了立马招呼到,她眼里有着说不清的慈爱,但是在这慈爱之下却藏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憔悴。

  “嗯。”季夜白点点头,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幸福笑容。

小白入坑,希望各位书友多多评论,指出我的不足,我尽量做出改正,请多关照(注)谢谢。。

案牍空墨
作者的话

小白初涉,请多关照(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