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世浪人 > 正文
手记十四 老巫妪
作者:吟游诗人ZG  |  字数:3174  |  更新时间:2019-12-13 15:45:48 全文阅读

我们的举动真的惹恼了这只泥沼九头怪。它左右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在沼泽上游动并从口中快速喷吐着强酸浓液。不少的队员都开始中招并化为一滩脓水。

我从维多利亚那里借来了喷气背包,借助着动力竟然跳起了十几米高。我的剑刃朝下,用着身体的惯力试图刺破它的脑壳。

而另一边,维多利亚的蜘型炮塔已经设立了七八个,将泥沼九头怪团团包围在正中心,并输出源源不断的火力。

在刺穿了一个脑袋之后,我迅速爬向另一个脑袋。只是这生物的鳞甲又湿又滑,并且还不停地在扭动着;我光是保持着这种姿势不让自己摔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就更别提向前继续移动了。

它的一个脑袋已经迅速探到我身后,张开两颗巨大的犬齿已经姿势待发。一大滴粘液滴在我的背上,好在它的体液没有什么腐蚀性。

我眼睁睁看着它向我已经展开攻势,只是我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才爬到它身上的这个机会。我坚定的相信我的队友们,一定会帮助我输出足够多的火力支援来掩护我。

队长将一团电子网正罩在即将攻击我的那颗九头怪的脑袋上。我趁势跃起在半空中,剔骨剑在破碎立场的加持下削掉了那半颗九头怪的脑袋。

“干的漂亮!一下子就拿下了它两颗脑袋”福格瑞斯不住的赞叹道。一边说着并一边用撕裂枪喷出无数的锯齿攻击它幸存的脑袋。

就在我们认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它的几个断口处慢慢长出了新的头颅。这只狡猾的生物,原来之前它只是在试探我们的攻击方式;并未使出全力。

神圣机甲从石头后冲了出来,双手紧紧夹住一块巨型水晶岩石便朝九头怪的头部砸了过去。

九头怪想用尾巴将神圣机甲甩飞出去,可却远远低估了机甲那十几吨的重量。一个尾巴甩上去,机甲稳稳的一动都没有动;丝毫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而九头怪又是何等的狡猾,当它发现自己的攻击很难对于这刀枪不入的机甲产生伤害后;紧紧的用身体将它包裹住,并用酸液从远距离屠戮着我们的战士。

在这种一筹莫展的情况下,一帮猪头格林从林间跳了出来。他们穿着草裙,手持黑石打磨而成的矛和片刀;对着九头怪就是一阵狂砍。

仔细一看,竟是当时在人肉工厂里维多利亚救助的那批猪头格林。

而被包裹着的神圣机甲此时也开始用手掌的五个链锯齿朝九头怪的肚子上钻洞,那嗡嗡声就像切割木条一样。

在见势不妙之后,九头怪发出来震动整个丛林的长啸声后;钻入沼泽试图逃跑。而猪头格林们将带着锁链的长矛插入九头怪的尾巴上,跟随着它的方向试图展开追踪。

“它一定会再找机会报复的;一定要把它完全歼灭掉!我建议分一队人马和我在一起继续捕获这只泥沼九头怪。”神圣机甲说道。

福格瑞斯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没有想到这些镇民会将大家带往死路。

他回答道:“就这么办吧,你继续和游击团员们追踪九头怪。我和罗格带领一部分游击团员以及帝国特工队去小镇上探明一下情况。”

在回到小镇后,罗格变得极为火爆;二话不说,掐住一个镇民的喉咙就问到:“我们拼死来保护你们,而你们这帮家伙就是这样来回报我们的?现在开始,把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罗格气的面部青筋暴起,手上掐住的那个镇民几乎窒息到断气昏厥。

这个时候,整个小镇的镇民都跑了出来跪倒在广场上拼命道歉;领头的一个镇民说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你们没有见识过山里夫人强大的力量。

我们都被迫成为她的信徒,但凡敢做出背叛她的事情;是要被屠镇子的。镇长的经历,我们可是历历在目。我们不需要拯救,你们走吧.....”

“一群懦夫,伊甸园的垃圾.....”罗格松开手,恶狠狠地辱骂着。

“他们也是逼不得以的,算了罗格。”我说道。

福格瑞斯这时向我和队长询问道:“这件事情比想象中复杂的多;从你们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怎么做?放弃?或者是继续追查山林夫人?”

“一定要继续追查;她是个祸害。镇民们只是太害怕了而已。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山林夫人,不然之前的将士们真是白白枉死了。”我回答道。

福格瑞斯思索了一会儿,命令罗格问出镇民山林夫人的确切位置。没等罗格开口,镇民便低着头,满脸冷汗指向位于黑森林西南部的一座尖塔那里了……

这是一座高耸到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尖塔;整座尖塔维维向右倾斜着。灰白色的塔壁上长满了某种爬墙植物,远远望去就像是上帝遗失在某处很长时间的一根航海望远镜那样。

整座尖塔没有门和梯子,只有在塔的顶端有一个细小的窗户;而窗户的周边用金框和绿松石以精湛的工艺雕刻着一个又一个的奇怪符文。走近一看,一缕缕乌黑的长发盘旋着由塔顶而无限延伸到塔的底部。

“难道塔上住的是长发公主,此刻正在等待着勇士用她的头发攀登至塔顶?罗格,我敢打赌;你放下头巾后的头发长度绝对不比这长发公主短多少。”我笑着用童话故事调侃着罗格。

罗格则是白了我一眼,没有说一句话。从背包中拿出一颗苹果大口咀嚼了起来。我想,他应该是在储存体力,摒除杂念;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吧……

福格瑞斯将喷气式背包发给我们一人一个并说道:“这座尖塔无法容纳7个人之上,我们先上去探路。如果我们长时间没有赶回,那么剩下来的队员一定要义无反顾的摧毁这座尖塔。”

他说罢,又回头向我和队长说道:“我需要足够的帮手,麻烦各位和我跑一趟了……”

在我们进入到云层顶端的尖塔处后,一位老巫妪正在拿两根细长的银针用人的头发编织着毛衣外套。

这老巫妪极为丑陋,长长的尖鼻子上长满了黑痣和脓包;三角眼中的眼珠成灰白色,看不到一丁点儿生机(就像白内障那样)。两根黑长的眉毛就样尖豆角那样让我感到恶心。满脸褶皱的样子,让我对她没有办法产生一丝好感;甚至还有不少苍蝇围着她左眼一侧的肉瘤而来回飞舞着。

此时的老巫妪正面对着一面做工精致的银镜,而银镜中却展现出来一位绝美的黑发少女;粗略一看,竟与维多利亚有几分相似。

看到我们如此冒失的闯进来,老巫妪开口了:“我知道你们会来,我早就在水面上看到了这一切。”

“那么想必你也一定会知晓我们此行的目的。”罗格说道,眼神中透露着一丝锐利的目光。

“抱歉,我多此一无所知.......”老巫妪显得一脸茫然,我能看出来;这表情并不是她装的。

“你以极端变态的方式杀死镇长,虐待镇民;剥削整个镇子,又使我们无数将士枉死。你是死有余辜!”我愤愤的说。

“他们都是我的信徒,镇长私自背离我的教义并背叛我;我只是将他处以教条上的酷刑而已。

我的信徒向我上贡并信仰我难道不应该吗?我用灵力保证他们的收成;而他们只是向我定期捐献毛发和我所需要的身体器官,就像帝国征税那样。

至于你们的那些个将士;他们想致我于死地,村民们只是为了守护他们的神罢了。”老巫妪口中诉说着这一切,竟然使得我们找不出半点辩驳的理由。

“你自称为神?”我向她问到,我的疑问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对于这些镇民来讲,是的。艺术家在信仰了我之后,极具灵感;他们甚至从粪便和血液中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颜料。木匠在信仰了我之后,耐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强。权贵在信仰了我之后,他们再也不用害怕失去社会地位了……”老巫妪口中不停的碎碎念道。

“你知道帝国的老船长吗?他们在死后放心不下自己的船员,用生命最后的烛光照亮他们。如果说什么是神的话,这样的神才是值得被信仰的。

而任何需要他人信奉和供养却无所事事。甚至逼着教徒上贡甚至残害他们的神灵,都不是真神。

我们现在以散播谣言,诱导镇民,谋害镇长,和欺诈等等十项罪名来质疑你!”我反驳的说道。

“去你的质疑,去他的烛光照亮生命,难道我就应该免费帮助他们服务?我代表的就是亚空间的真神;你们这帮损毁我清誉的家伙们,简直就是脚趾沟间的污泥!今天一个都别想走!”老巫妪说着,眼睛中竟冒起了一丝绿光;这绿光在她黝黑的眼眶中来回转动,使得原本就恐怖的面颊又多出了几分狰狞。这让人后脊发凉的人脸,只有在我童年噩梦中出现的糖果女巫才能与其一较高低。

罗格吞咽了一大口吐沫才勉强使得自己不停发抖的手镇定下来;他从长靴处抽出来一把做工精湛的黑曜石匕首和一把微型金属风暴弩。

而福格瑞斯也将自己手头的喷火器换成一双动力拳套。而队长和其它队员用的是标配的电磁金属棍。此时我们双方都僵持着;神情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