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世浪人 > 正文
手记一 维多利亚和修伯特
作者:吟游诗人ZG  |  字数:4358  |  更新时间:2019-12-10 23:48:41 全文阅读

前言

他有着一种极其平凡的英俊,这种英俊如同是一枚古老硬币上的某个君王一般;又或者像是一把罗马长剑的剑刃那样。

他不像祭礼大祭司那样的华丽,亦非太阳神阿波罗那般的俊俏容颜;他没有天使一样令人心醉的面庞,因为没有人能够那么的美丽。

他面部的轮廓像是战神阿瑞斯一般宽厚且富有责任感,他的身躯仿若海神波塞冬一样坚韧挺拔;他的双臂有着力神赫拉克勒斯的无尽力量,他的双目有着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的庄严神采。甚至还有人在他的眉宇之间感受到了主神宙斯的气魄与充沛精力。

在他的身上,你看不到普罗米修斯被鸠食五脏六腑时所透露出的苦楚,也看不见米诺陶斯困于无尽迷宫时所展现出来的绝望。他的眼睛中从未出现过雷神托尔的狂乱和奥丁强压着的无尽愤怒。

他行事果决且决不像冥神哈迪斯那样故弄玄虚。相较于大地之母盖娅,他更能明白自己该如何的兼收并蓄。他追求平衡与完美,对此他深知这一点。——马修.李

手记一

当人类跨入第24个千禧年,因为不堪忍受疾病的困扰,转而由电子信息科技投向生物科技;试图解开人类身体上的基因密码从而打开人类的极限。又过了一个千禧年之后,人类已战胜世上绝大多数的疾病;可取而代之的却是人类的人口数量以爆炸式的膨胀上百倍。

人类开始大兴土木,森林戈壁都被铺盖成为钢铁都市;跨星域的战舰被发展出来,越来越多的帝国部队被派出飞往在银河各地寻找居住所,甚至不惜与外星文明交火来抢夺资源。人命变得越来越廉价,大部分人像蚂蚁一般生长在相互贯穿的地下“巢穴”。

腐尸和昆虫都被提取成浓缩蛋白食品发放给生于社会底层的奴隶。进食对于这些人而言,不再是一种享受的过程而是延续生命的一种必要方式。为了争抢那一点少的可怜的资源,和垄断残破不堪的地下工厂;生活在“巢穴”的人群开始组成各个氏族从而发展自己的势力。

然而不管怎么样,我都算是幸运的。我叫马修.李,作为李-氏族内阁成员的后人之一,我不必像那群人一样如同蜜蜂一般劳作到死那一刻才得以解脱。不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都能更像是一个“人”而活着。

虽然我极其厌恶这种氏族间人与人的勾心斗角和父辈口中所谓的“人情世故”。甚至对于我来讲,真的很难去理解人的情感为什么会如此的复杂多变。

我总是会偷偷找机会跑到地表上去观望星海,疏解一下“巢穴”中的压抑与沉闷。每多望一眼星空,总是会多带给我一份自由与神秘而少一点对星空的知识。我只想摆脱那些功名利禄和生活琐事,而成为一个能环游在宇宙各地的自由人;哪怕这梦想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在我往向窗外陷入遐想之际,传来了一个打断我思绪的响雷般的声音:“你又在思考人生呐?” 发出这声音的是一个红发长鬃的大汉。他身着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腰间挂满了骨质的护身符;背后背着两把外形酷似竖锯的单分子链锯长斧。

他蓝色的双目透露出身为一个战士才会拥有的狂热和气魄,双臂膨胀的肌肉上若隐若现地显示出一些完美与肉体所契合的电子原件。意识,体力和精力;他身上有着身为一个战士所具备的三重境界的巨大。拖在地上的狼皮披风和扎成小辫的红胡子则更能让大家确定,这简直就是一个从中世纪走出来的维京战士。

与红发大汉一起走向我的是一位曼妙身姿的女子。这女子身着乌纱材质的连衣黑礼服,布满在长裙上下的锱铢和金属装饰品俨然将这长裙变成了一个华丽的微型城堡。

她幽蓝幽蓝的长发就如同是深夜里的星空一般,让人惆怅且向往。碧绿碧绿的双目,就如同是九天之上的湖水,让人宁静且祥和。与她如影随形的还有一个外形酷似颅骨的微型机器人悬浮于半空,不停地打理着她及臀的长发。

这两人的名字叫休伯特和维多利亚。是李式族内阁首领的孙子和孙女,也将会成为未来氏族领袖的候选人。维多利亚笑着道:“迄今为止所有的成员试炼都结束了,我们已经成功晋级为新的内阁成员。我已经等不及马上到下周去看看地表上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听说执行这次运送任务的一共有五个内阁成员,你还是早点回去做准备吧“修”。”

在目送两人离开后,我独自一人漫步在街市上;四周满是破碎不堪的土丘瓦房和下水道排出的污垢之物所发出的恶臭。路边少量的植被算的上是这“巢穴”为数不多的装饰物。一只只硕大的鼠狗(基因融合失败的产物,鼠身狗头的怪物。25个千禧年除了人以外,很少有纯种的生物了)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停地翻弄着垃圾堆和遍地的蛆虫,吞食污垢和腐尸。

街市两边的路灯拼命地汲取“巢穴”中极其短期的动力能源而使它黯淡的光芒滋滋啦啦的若隐若现;纵然如此,全息影像仍旧耗费大量的能源呈现出帝国真理的标示内容。

在我身边不停地传来叫喊声和咒骂声,想必一定是一群落魄的强盗在抢一群底层居民那少的可怜的财产吧。优雅,知识,艺术和修养这些词汇在“巢穴”之中都是被禁忌的。是啊,如果连生存都是问题的话,那么哪里还有时间去塑造精神上的完美呢?人类变得越来越像原始生物或癌细胞一般压榨着这个星球的生命力......。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家族的武装部队正在将一大群衣屡蹒跚的奴隶捆成一个个“麻花”且打穿脚后跟上的软骨串起铁链并在额头上纹出1 2 3 4……的字样。“这是用来交税还是给怪物们的祭品?”我向一个年轻的队员问道。“这是送给怪物们的祭品,长官;怪物们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了”。他在回答我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疲惫和忧虑。

谈话间,队长急匆匆地跑来并询问到:“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这批祭品应当运送给东部的巨人蠕虫还是西南部的石化蜥蜴?”

“这是你们治安部自己的问题,我只需要你们维稳住这个巢都;类似的情况不要来问我”。我冷冰冰的回复道。可马上便感到了后悔,他之所以询问我是出于对我的尊重;想必他已有应对之策,而我的态度过于显得没有人情味了。

随后我便搭载着一台锈迹斑斑的瓷钢运输机飞驰过一层层酷似集装箱般的住宅屋而到达接近地表的家中。

我的家人保守又作风老派。家中的装饰朴素且家具的摆放格局一板一眼,四周的墙壁上铺满了黑白相间的马赛克壁纸;除此之外,你很难找到多余的装饰品。全家人用餐一天三次,准时坐在幽暗的房间里,按顺序摆上饭菜,面无表情的将饭菜送入口中,就好像在教堂做礼拜一般严肃无趣。即便不情愿也得无言地咬牙咀嚼。

虽然我的家族是整个“巢穴”屈指可数能吃的上正常食物的。可我敢打赌,此时哪怕是山珍海味和琼浆玉露在你口中也会味同嚼蜡。在我看来,就像低着头向在家中四处蠢动的精灵们祈祷一般。我默默地回到房间,从一只皮革箱子的底部翻出来一瓶珍藏多年的“宝贝”—— 压缩在真空晶体瓶中的朗姆酒。我将这宝贵的饮料混着人造冰块倒入高脚晶体杯中一饮而尽,它强大的酒精反应使得我的脑细胞也变得活跃了起来。

“这真不愧是一种能让冰山美人都融化了的烈酒啊”。我自顾自地感叹道,随即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昏睡了起来……。

吵醒我的是一种井然有序的闹铃声,我的作息时间被固定在了冰冷的表格之中;家族族长们是不会让我陷入一种糜烂的生活方式中去的。

我用热沙(一种用来清洁身体的沙子。资源紧缺的地底社会是不会奢侈到让我们用珍贵的水资源来冲凉的。)开始清洁睡的有些浮肿的面颊,试图让我自己更清醒一些。随后我便开始每天固定的早起练习项目。譬如挥舞1000次双手剑,镭射枪击中100次靶心,迅速分析并估算出下一周氏族将会输出多少资源等等。我从小到大每分每秒的行程都安排在了那该死的表格之上,如此的无趣又是那么的束缚。

曾有很多人告诉过我,我是一个极其幸运的人;能在这种人间炼狱般的世界活的无聊,想必他们也许是正确的。又或许命运会帮我打开一个缺口吧,这样想来会对未来能够有些许期待。

平静的生活终将会划下句点,转眼便到了运送税款任务的当天。我没有拿过多的行囊,毕竟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将会是一场后会无期的旅行。我坐在策划室里看着在外整装待发的运送队。这一次的战斗部署人员竟比以往任何时候的都多一倍,而需要押运的税款却比以往少了两个集装箱。

“难道必要的时候会?”我喃喃自语道。呼吸突然变得紧促,心跳竟感到停止了一瞬间。我匆忙扒开策划室门旁的书架,书架后是一张痛苦且扭曲的人脸。人脸上满是刀疤和烙铁的刺印,每一条伤疤和褶子仿佛都在向你诉说他所经历的苦难。这人脸缓缓地开口问道:“请出示身份验证信息”。我用手指在人脸的额头上按了一下,这人脸吐了一滩血迹后打开了他身后的大门……。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这个人脸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实不相瞒,这真的是一张镶在大门上的人脸;这张脸来自一个背叛家族的成员,技术军士将这个头颅进行洗脑和整型来充当活体AI。这样做一方面可以让这个罪人的灵魂无法解脱,用其一生来承受苦难;另一方面,人脑制作的活体AI是外人无法破解的,保密性极强。这种“人脸”门在第二十五个千禧年屡见不鲜,通常会用在极为重要的仓库中或舰船的驾驶室内。

我紧接着便进入了门后的武器仓库,径直走向最里面的隔层匆忙取下一件看似黄铜材质的贴身内甲。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等我探出脑袋后;发现休伯特正坐在他的鹿皮行囊上大口咀嚼着烧肉,并且对我过于谨慎的行为表示由衷的鄙视。他随后说道:“我的人生哲学就一个字,干!!没有什么困难是一把战斧搞不定的。如果有,就两把。”

我懒的和他解释那么多,毕竟以那家伙的智慧来讲,很难解释的清楚。在我与休伯特闲聊之际,维多利亚和另外两个成员也陆续到场。这两名成员分别是内阁长老阿尔泰和执政官卡卡多。

阿尔泰在“巢穴”中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他在李氏族中的话语权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我曾在父辈口中得知他出生于地上世界,那个充满奢华和特权的“天堂”。可他却无法接受帝国的种种野蛮和霸权,从而忤逆帝国至高领主所下达的灭绝令;被迫从“天堂”陨落到了这人间炼狱。虽然他时常开玩笑说他一直后悔自己所做出的这种决定。可我们都知道,以他的性格来讲;无论多少次,他最终都会选择相同的选项。

另一位则是卡卡多行政官。毫不客气地讲,他就是一个见风使舵专打小报告的小人;我并不喜欢他,因此不再对他有过多的描述。

还没等我们开始进行礼貌式的问候,休伯特便急忙催促我们开始行程。此次出行共计有5辆大型地面运输艇,4辆喷气式机车,2辆立法特步兵车和3000名战斗人员。

阿尔泰坚持希望我能在出行前讲两句提拔一下士气。因为他本人来讲会唠叨个没完,休伯特的演讲不会超过三个字,卡卡多会训斥大家从而达到相反的效果;而由维多利亚来演讲,大家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她本人的身上却忽略讲话内容......

我勉为其难拿起讲话机道:“我的父亲曾告诉过我一个真理。对于一台发动机来讲,最重要的不是机器上的螺丝和零件,而在于机器本身。只要机器能够正常运转,那么牺牲掉的每一个零件的荣誉和梦想都会与机器在一起永存下去!我们是李氏族的成员,我们会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家伙知道我们所向披靡,我们的每一丝努力都将照耀着整个家族!!”

我的演讲起到了卓越的效果,大家的掌声此起彼伏;阿尔泰也显然对我表示认同。紧接着,休伯特二话不说冲向机车便一溜烟的探路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