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乱世大领主 > 正文
第44章 最终考核的要求
作者:南方三侠  |  字数:3466  |  更新时间:2019-12-15 15:24:11 全文阅读

基德叹了口气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李修风也跟着叹了口气。

“怎么样?感觉好多了吗?”李修风低头朝女孩问道。

“已经不疼了,只是还有些使不上力气,李修风,我活着回来了,谢谢你!”女孩哭着说道。

“怎么还哭呢?别哭了,这哪里像是一个胜利者的模样?”李修风笑着说道,然后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

“我是感动的……”女孩破涕为笑道。

“场地人员清理完毕,第二十场比赛准备开始,请参赛人员入场!”中年人的声音响起,剩下的十九个人又是一阵骚乱,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如果没有人出来,那我就要点名了!”基德扭头看着那群人说道,说话间他扫视着蜷缩在一起的那群人,所有人都纷纷躲避他的目光。

“你去!”基德指着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学生说道。

“我不去!我不去!去了要死的!”被点名的学生顿时惊慌失措,疯狂的朝人群中挤。

“如果你们不想跟着被连累,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基德没有理会那学生的话,而是朝四周的学生说道。

顿时,蜷缩起来的一些学生立刻将穿着红色长袍的学生给推了出来,众人拉扯着将他推出了门外,栅栏门咣当一下应声而落。

“让我进去!快让我进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那学生慌忙扒着铁栅栏哭喊道。

“你没有选择!迟早都会轮到你!我之前和那姑娘说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一个大男人能被一个女孩子比下去吗?她都能拼死战斗,你为什么不能!”

李修风隔着铁栅栏给那学生打气。

“求求你!求求你!你找个人代替我比赛吧!回去之后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都给你!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那学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扒着铁栅栏疯狂的朝李修风求救。

“能拯救你的只能是你自己!”李修风将一把匕首隔着栅栏递到了他手里,可被那学生直接给扔了回来。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老师!您救救我!您救救我!我父亲是帝国的官员,只要您救了我,我回去之后保您升官发财啊!您救救我!”

那学生见求李修风不成,立刻将目标转向了基德,然而基德背对着他根本不鸟他。

“比赛开始!”中年人的声音响起,在那学生耳朵里就如同催命符一般。

“你们不救我!你们见死不救!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统统下地狱!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我……”

“轰!”一道紫色闪电从天而降,轰击在了那学生身上,房间内顿时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门口的李修风顿时又被冲飞了起来,不过这次有基德在,半路将他挡了下来,不至于让他撞在墙壁上摔伤。

紫色闪电过后,一句焦黑的骨架冒着青烟站立在栅栏门口处,蜷缩在最里面的人顿时吓的惊声尖叫起来!甚至一些人都吐了起来。

“比赛开始走出场地范围者,强制淘汰!”中年人波澜不惊的语气从蓝色光球内传出。

因为栅栏门和比赛场地之间有一个半米左右的通道,而这半米,是不算在比赛场地内的,那学生在栅栏门口,自然是被视为走出了场地了。

“你们看到了吗?”基德指着门口的这具焦黑骨架,在比赛结束之前,它会一直呆在这里,等比赛之后才会被场地人员清理掉。

“如果你们还是这样一味的逃避,你们的下场会和这个学生一样惨!就如李修风同学说的,你们没有退路,只有死命拼杀才能为自己赢得生还的机会!”

基德看着那些蜷缩的学生说道。

“我的学生用性命为你们创造了先天条件,你们比赛的时候可以随便挑选武器,这可是其他代表团没有的待遇!这样你们还不知足吗?”

基德用脚踢了踢门口的那些武器,扫视着那些学生。他们一些人已经抬起头了,那意味着他们心里已经接受了残酷的事实,而更多的人则依然低着头眼神空洞的看着地面或者墙壁。

“那些低着头逃避现实的人,你们都去死吧!老子费劲口舌给你们加油打气,一个个还这么不领情,老子不管了!”

基德冲那些低着头的学生大吼道,然后转身坐在床边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李修风看了基德一眼,他知道,基德老师所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要看这群人的造化了。

很快,外面的战斗结束了,场地人员将门口的骨架处理垃圾一般拉走了,接下来的比赛继续进行。

一些人听了基德的话,他们也开始主动一个个朝场地外走去。

然而,这些学生的成绩其实只能说不错,和李修风他们差距很大,而且又没有经过基德那种军事化训练,无论是临场的应变能力还是近身格斗能力都差了一大截。

主动参加比赛的人有八个,结果只有一个人满身伤痕的回来了。而房间内的武器也逐渐的减少,最终只剩下了一把血渍厚厚的匕首。

看着剩下的蜷缩在角落里的十个人,基德也懒得和他们谈论了,每一次升起铁栅栏,他都会随机挑选一个人,然后被众人强制扯出去。

当然,结果都非常的惨,他们无法接受事实,被推出铁栅栏的那一刻,他们就认定他们被基德给抛弃了,然后就是自暴自弃,毫无反抗能力的被人杀掉。

然而每推出去一个人,基德都暴躁的捶打着墙壁,大声嘶吼。李修风知道,这是基德老师宣泄的一种方式,这十个人毫无战意,每推出去一个就等于是送到了刑场。而他就是冷酷无情的间接刽子手。

终于,属于他们的比赛结束了,十个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他们印证了基德的那句话,逃避现实的人都去死了。

比赛完毕,基德又显得异常平静,他平静的清点人数,平静的和负责引导他们离开的士兵沟通,平静的检查学生们的伤势。

三十八个学生,最终只剩下了十四个人学生,除了李修风,所有人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伤。回去旅馆的路上,众人情绪很是低落,只有基德没心没肺的搂着引路士兵的脖子大声谈论着什么。

李修风回头看着身后高大的竞技场,自己这边暂时安宁了,而一些代表团人数比较多,他们还要继续参加比赛。

回到旅馆,将众人安排到房间内,叮嘱李修风看守他们,然后基德出去找牧师去了。

等待基德回来的时间,李修风站在窗台边看着一队又一队的代表团回来,有的剩下四五个人,有的只是领队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了,那意味着他所带的学生全都死掉了。

本来拥挤的旅馆,此刻却宽松了起来,看着回来的代表团,李修风发现目前自己的队伍人数是最多的,可也只剩下了十四个人,两个房间就容下了。

其他的代表团惨的很,大多数一个房间都宽松的容下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回来,却不见得更加的热闹,更多的是凄凉。

“噗通!”重物落地的声音,刚才李修风看到的那个孤零零的领队,跳楼自杀了。

“怎么回事?没被敌人杀死,却自己杀死了自己!”与此同时,基德带着一个牧师走上来朝李修风问道。

“那个代表团的人死光了,只剩下领队一个人了。”李修风唏嘘的说道。

“对了,基德老师,如果你是那个人的话你会怎么办?”李修风好奇的问道。

“真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买点酒买点肉好好庆祝一番,你们终于不能拖累我了!”基德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之后他就帮忙牧师照顾伤员去了。

天色已近傍晚,比赛打了整整一个白天,夕阳西下,街上依然有代表团一两个人,三四个人,相互搀扶着朝旅馆走来,显得非常的凄惨。

“今天晚上我们分成两个房间睡,将伤的重的人集合到一个房间,由我来照看,李修风,其他的人由你来照看,晚上辛苦一下,多留个心眼。”

基德走过来朝李修风说道,说话间,又一个人从楼上一跃而下,下面顿时传来的惊恐的喊叫声。

“那个姑娘怎么办?全队只剩下她一个女生了。”李修风问道。

“和我们一起睡,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那些干什么。”基德朝窗外张望了一眼说道。

随后,李修风和学霸等一些伤情比较轻的人集合在一个房间,其他的重伤员和基德睡在一个房间,不过由于女孩的强烈要求,她被安排在了李修风的房间,由李修风亲自照看她,她现在对李修风非常的依赖。

当然,她也不算是一个重伤员,被牧师治好之后,她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看她一个女孩子家,基德想照顾她一下,自己这个黄金实力的战士来保护她相对来说也是最安全的,可她对李修风的信心超越了黄金战士基德,没办法,基德也只能将她安排在了李修风房间内。

这是一个很不平静的夜晚,不断的有凄凉的哭声半夜里传来,还有以各种方式自杀的人,甚至还有不同代表团的学生相互殴打起来,他们的朋友或者恋人或者兄弟都是被其他代表团的人给杀掉的。

当然,也有人想来找李修风他们的麻烦,可李修风他们人很多,那些学生即使心中有仇恨,也不敢再来了。不过一整个晚上,女孩依然在心惊胆战中度过。

第二天早上,卫兵来到了旅馆,通知众人进行第二阶段的比赛,结果,当场就有学生突然窜出来,要了那卫兵的性命,随后那个学生发疯似的朝外面冲去,一声惨叫声传来,随后就没有了声音。

早晨的这一幕让人有些吃惊,可众人都很奇怪的适应了下来,经历过生死之后,他们对这些突发意外也或多或少有了一些准备。

经过牧师一晚上的医治,众人也都恢复的七七八八,那些伤重的学生也都恢复了五六成。大家一言不发的简单收拾了一下,集结好队伍走出了旅馆。

一出旅馆众人就看到了那个袭击卫兵的学生,此刻他浑身七八个血窟窿,尸体被扔在了旅馆门口一旁,警示那些从旅馆出来的学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