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乱世大领主 > 正文
第2章 冰锥术
作者:南方三侠  |  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19-12-01 13:36:02 全文阅读

下一刻,周遭的空气仿佛被压紧收缩,天地间的能量聚拢,一种炙热的气息从手腹上传出,李修风面容一跳,他的手指上方两寸的距离突然亮起一道妍丽的火焰。

见此场景,李修风心底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他居然鼓捣着玩弄出了一个有趣的魔法试验,看起来成效还颇具威风的形态,惊的是突然燃起的火焰使他措手不及。

“哎!”他手一抖,火焰在空中闪烁了几秒钟的光景,就凭空消失了。

“真的神奇!”李修风对效果啧啧称赞,手里抱着书啃得更是痴迷了,他时而坐着,时而站着,时而桡着头发,时而抓着膝盖,陷入了自我钻研的世界之中,很明显就忘记了时间。

除了第一次他运气好鼓捣出来的火焰之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再没鼓捣成功过什么。

时间流逝,三天之后的李修风已经把这本魔法书啃完了,同时他的成功率开始由百分之五提升到百分之七十。

“冒险者小镇。”

李修风看着的城门上出现的大字,他的思路回到了现实,理了理几日没洗的长发,一步就跨进小镇里面,镇子里面来往的商户极多,商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由于过客多,有的是直接拿着毯子在地上摆起了摊位。

行人,比肩接踵,李修风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热闹非常的小镇,他就同没见过世面的野猴一般七看八看,啥都稀罕,他步子走着极慢,目光却始终扫着两侧的商品。

“这位客官看一看了,稀有的古兽甲,穿着身上不仅有保暖的奇效,运气斗气还可以挡下同境界的人的全力三击。”

“走一走看一看不要错过!赔本大甩卖了,珍奇的上等宝药,佣兵受伤时候的救命稻草!只要在伤口上洒下,不要五分钟,伤口立马止血!瞧一瞧~看一看咯!”

“嘭!”李修风的脑袋撞到了某物。

“是谁不长眼睛,敢撞小爷!”

还没等李修风说话呢,那个被撞的人儿就开始不满地抱怨起来,打量之下发现撞到自己的人不仅衣衫褴褛,身上还散着邋遢的臭味,不由后退三四步,打了个哈哈,“我当是谁撞小爷,原来是个小乞丐,真的是倒了大血霉了。”

李修风面色一窒,想到对方说自己是乞丐,心底有丝怒气要发,便说道:“你说谁是乞丐?”说着,口里念了段口诀,继而指腹上升腾起一团火焰,朝对方的位置丢去,那少爷郎本来不把李修风看在眼里,但是怎么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等他反应过来,火焰已经沾上了他华丽的衣衫。

火焰的起势很快,不一会儿,少爷郎的衣衫上就都是火花飞舞,“该死该死!”那少爷郎眼看拍不到火焰,下一秒,脱掉了被火烧掉的外袍,他把袍子扔在地上,用力的用脚踩着,好不容易才把火花熄灭。

他狠狠瞪了李修风一眼,“小子算你狠!要是我不记仇,我就不是徐以山!”

李修风面色不变,他又开始念口诀,接着指腹上两寸的位置那道熄灭了的火苗又重新燃起,徐以山见此,吓的花容失色,拱了拱手,道:“大侠手下留情,我们有缘今日能相识,那什么!小弟我叫徐以山,大哥你叫什么?”

李修风就把自己的名字道了。

徐以山心底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他也不想再与这个叫花子一般打扮的人有更多的矛盾,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报姓名之后请他吃饭去了。

毕竟这一日,也是徐以山出逃皇宫的第一日,他新生活开始的日子!

两个人随便找了个酒楼,在酒楼里李修风沐浴净身了,徐以山才敢坐在他的对面。

李修风从来不知道这世界还有这等好酒好菜,他望着桌子上的佳肴发呆好久,他喝了一口酒,说道:“其实,徐兄弟我不是想教训你的,我只是觉得出门在外不能被人欺负,如果不被人欺负就要先展现自己的实力。”

徐以山叹了一口气。“我也并非有意为难你,李修风,李大侠,哦不,李兄,以后我们就结义金兰了,放心吧,有我徐以山在,没有人敢欺负你!”徐以山拍了拍胸脯,心道乖乖啊,随便出来一个小镇就有一个与自己几乎同龄的人的实力这么强大,就算和他套个近乎也没啥大不了的了。君子有所能,有所不能嘛!像李修风这种人就不能得罪!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说到兴起的时候,徐以山觉得李修风简直太对自己的胃口!索性,他就趁着酒醉把自己的身世也跟李修风吐露了,他拍了拍李修风的肩膀,“兄弟我可啥都跟你说了,嗝~你要替我保密啊!”李修风一口应承,至于相信他的酒后说的话是真言还是胡言乱语,那就另当别论。

徐以山还想再说什么,突然余光一扫,看见一个木色的凳子,他直奔着一个凳子去了,然而就趴在上面睡着了。

还好李修风没有喝的烂醉,他分析着徐以山是醉糊涂,把凳子看成自家的床了。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沈黛亦在李修风的脑海里扶额感慨。

就在李修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酒楼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一群打扮着稀奇古怪的模样的兽人踏入了酒楼里面。

当先进入酒楼的是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大汉,马头马脸。沈黛亦告诉李修风这是一个马种人,跟着马种人后面进来的是个手提着流星锤的中年男子,虽然他化形十分成功,但是脸上的鼻子还是犬鼻。可能是进化不完整,或者是他故意留下这个标志性的优点。

后面又陆陆续续进来了四个人,李修风扫了一眼,最后面进来的是一个熊人。长得雄壮,屁股比一个凳子还大,一个屁股坐下去凳子就散架了。

熊人皱了皱眉头,继而朝徐以山趴着的那个凳子走去,眼看他就要一屁股坐去,李修风眼疾手快拉着徐以山的手臂往自己的方向一拉,总算让徐以风逃离危险,哪怕他晚上两秒钟,李修风的脑袋都会变成破碎的西瓜,血浆四溅!

徐以山被人拉了一下,心底郁闷,酒也醒了一半,睁眼就看见一个好大的屁股,比皮球还要大,他视线上台,看见了一个壮硕的身子,他吞了吞口水,脱口而出:“好大的屁股,好壮硕的身材,好丑的熊头人……”话音未落,熊人的眼睛转了转,往自己的椅子下面看去,看见了徐以山正对自己的身材指指点点,他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一拳锤向徐以山的位置。

“嘭!”灰尘四起!

好在徐以山的动作快,在熊人这么攻击还没下来的时候,他的酒气就完全吓醒了,身体几乎下意识的向旁边一滚,躲过了熊人的一击。

他的动作很快,跟老鼠一样,在各个椅子里钻来钻去,和熊人一起来的那些兽人,皱了皱眉,也没有人劝架,他们像伙伴一样进来,可是进来之后却各个分开桌子坐,并且自顾自地点酒,点菜。

李修风看到徐以山危险,本能的想帮他,心底也为他暗暗着急,面上却波澜不惊,嘴上缓缓说道:“唉,徐以山你可别这么轻易就被人打死了,我们的饭钱你还没结呢!”说着,用筷子夹了桌上的一块鹅肝肉放进嘴里,滋滋有味的吃着。

徐以山肝都气的疼了,自己还在辛苦的躲避追杀呢,下午刚结义的好兄弟居然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吃着免费的食物,还看戏一样看着自己逃命,自己还真的是倒霉透顶!只能心底暗暗给李修风记下一账!

“你小子给我等着!”

李修风也不算幸灾乐祸,正当他想要对着徐以山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个熊人的手臂被犬人拉了一下,他面上露出不满的神色,但是也不再追究徐以山的责任了。表面上如此,但是心底里到底有没有记恨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犬人身上自带一种领袖的气质,他拍了拍熊人的肩膀,朝熊人说道:“三弟,现在不是小打小闹的时候,一会儿兔妖妹妹来的时候看见你这个样子,肯定要失望了。”

听到兔妖妹妹四个字的时候,熊人的脸色阴晴不定,继而喜笑颜开,“二兄说的是,是小弟莽撞了。”说到这里目光扫了一下身下的五六张椅子,瞪圆了眼睛的同时在心底骂道:“该死的人类,算你好运。”

李修风知道徐以山是躲了起来了,看见熊人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向自己的方向瞟来,他心里把徐以山早就咒了百八十遍。

“你说那个熊人和犬人等着的兔妖妹妹是什么人物?”

看见熊人一会儿变得正襟危坐了,李修风忍不住向沈黛亦问道。

此时的沈黛亦的身材已经长到了十三四岁的样子了,全身散发着一股天然的灵气,她白了李修风一眼,“我猜也就是厉害一点儿的魔法师?这我也说不准呢!”

李修风在书上看过描述这个世界的等级规则,这个世界上最差的武者是青铜等级。而后是白银,黄金。至于更遥远的境界介绍,李修风脑海里没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了,要知道他可是一个青铜都没有的普通人。甚至普通人都比他的体力强。

想到这里,李修风低头望着桌子,他的手在桌子上来回的移动,仔细看会发现他的手指上沾了茶水,他在桌子上刻画着符文。

根据这几日所学,李修风对自己的魔法水平有了大概的估值,他现在的程度是在魔法青铜入门左右,那几个半兽人不知学不学魔法,书上说半兽人资质比较愚钝,所以学魔法恐怕会事半功倍,大多数的半兽人群体中才会出现个别极少部分魔法门徒,但就算他们花费再多的时间在魔法的领域,终其一生在魔法世界也没有建树。反而是半兽人占了天生的种族优势,他们力大无穷,并且四肢发达,防御牢靠。

酒楼里的其它人对酒楼里突然出现的一伙半兽人,一开始表现的吃惊,后来发现他们也不过长相与己不同,凶神恶煞,其它倒与人类没甚区别,该喝酒就喝酒,该侃侃就侃侃。所以也不把他们当回事了,见此那几个半兽人也就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私下不动声色地交流着,“三弟,你看他们不怕你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