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界改造计划 > 第一卷
番外第二章 传说和另一个传说
作者:谢步东  |  字数:2754  |  更新时间:2019-12-18 23:34:28 全文阅读

在东北,修道者自成一界。单以民间道法来说,自古有“南茅北马”这一说法,以山海关为界,以南是茅山术法为主。以北就是马家,也叫出马弟子,指凡人拜野仙为师,降妖除怪时请师父上身。

  在这里说一下,出马弟子和传统意义上的跳大神并不是一回事,出马弟子一般是独自作战,开香堂拜师,执的是晚辈礼。而跳大神源于萨满教,自清朝初年青巴图鲁开始,至今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萨满教主张与自然沟通,与仙家和平共存,跳大神的就是两个人请来附近的仙家附体,进行施法。或卜算,或战斗,或看病。根据需求请来有不同功法的野仙。由于当初青巴图鲁和仙家的协议。跳大神的与仙家是平等关系。

  关于东北仙家体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下道友崔走召所著的“命运三部曲”,那里有详细的记录,这里不再赘述。

  却说昨天胡玲玲临走时,让徐朝阳隔天丑时去东屋找他,有重要事情交代。

  这一夜徐朝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既兴奋于自身的奇遇,又恐慌于即将改变的人生,直到天色将亮了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一觉睡到中午,老爸老妈去隔壁村的姥姥家了,家里就剩下徐朝阳和奶奶,奶奶心疼他没有叫他起床。清醒后的徐朝阳洗了把脸就拿起了手机继续研究起来。他发现手机里大部分的功能都需要所谓的“功德点”来激活,但是并没有怎么获得功德点的说明。

  也许太奶能知道,毕竟她老人家活了那么多年。

  想起胡玲玲,不知道为什么一点恐惧心理都没有,反而感觉有点亲切。真是奇了怪了。

  一日无话,转眼间接近了凌晨两点,老爸老妈还没回来,奶奶早已睡着了,徐朝阳悄悄地穿好了衣服走到院子里。

  八月底的东北,夜晚已经很凉了,院子里不是很黑,月光和星星照射在红砖铺的地面上,仿佛水银在流淌。

  东屋的门紧闭着,徐朝阳站在门口想了又想,一直不敢推开门,他不是害怕胡玲玲,是怕跟胡玲玲见面会改变他的人生。

  虽说他一直希望自己的人生与众不同。可是真到了这一刻,除了恐慌也只有恐慌。

  东屋的门自己开了,吱嘎嘎。徐朝阳伸着头往里面看,什么也看不到。排位立在供桌上,两边点着蜡烛,香炉里的香还没有熄灭,那是奶奶临睡之前点燃的。

  一咬牙,一跺脚,徐朝阳走了进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屋里面胡玲玲并没有现身。也许是出现了但是他看不到。谢武林把手机幻化成眼镜戴上,就看见供桌旁边的太师椅上胡玲玲正端坐着。

  “太奶,我来了。”

  胡玲玲并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抓过供桌上的一只烧鸡啃了起来。

  她抓起烧鸡,桌子上的鸡却没有减少,还在那安安稳稳的趴着。

  胡玲玲不说话,徐朝阳也不敢吭声。

  过了半晌,一只烧鸡啃干净她才开口,依旧是沙哑难听的嗓音:“小辈,知道太奶找你什么事儿么”

  “太奶,您找我啥事儿我不知道,但是再过不到一分钟,我就看不到您了。”徐朝阳很无奈,眼镜的免费使用时间快到了。

  ......太奶也很无奈,这点小事儿都能难住他,莫非真不是那个人?

  是不是总的问问再说吧。于是胡玲玲教给了谢武林“阴酒法”

  所谓阴酒法,就是在土地上挖一个下坑,倒上白酒,找两片柳树叶泡在坑中的酒里,再贴在眼皮上就简单的开了冥途。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一试,出了事儿概不负责。

  酒是现成的,柳树院子里就有。谢武林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果然不戴眼镜也能看见胡玲玲了。

  兴奋的他又想跑出去看看外面哪儿有鬼,被胡玲玲一把拽了回来。这孩子怎么有点二呢?

  “咳咳,先不着急去看,以后你有的是见鬼的机会。太奶问你几句话你要如实回答。”

  “是,太奶您请问。”徐朝阳垂手站立,要多规矩有多规矩。

  没办法,他现在完全动不了了。

  胡玲玲定定的看了他半晌,问道:“你这个,这个手机是哪儿来的?”

  徐朝阳不敢隐瞒,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包括之前在识海里所看到听到的一切。

  “哎,天意啊”,胡玲玲叹了口气。“小辈,我跟你说个故事吧。”

  之前徐朝阳听的关于胡玲玲的故事基本都是真的。在胡玲玲离开谢家后,不放心灾年里的徐家,于是在离村子不远的一个山里修炼。

  东北仙家不需要传承,自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修炼体系。却说匆匆间十年过去了,没有对比胡玲玲也不知道自己的道行如何了,于是决定下山去历练一番。

  由于当年和青巴图鲁的约定,在东北只要是正统的野仙,并不会被认为是妖怪,它们都有自己专属的体系和堂口,这次胡玲玲下山打算去拜会胡家总舵——关门山。

  却说仙家出行日行千里,不一日就到达了关门山脚下,还未登山就被人拦了下来。原来是胡家当代总舵主胡一峰。

  胡一峰对她说她并不属于东北仙教,不能登此山。

  胡玲玲不解,胡一峰说由此向东二百里,有一天华山,在那里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说完就飘然上山了。

  既然人家不欢迎,胡玲玲也没有强求,二百里又不远,于是胡玲玲决定去看看什么是她想要的东西。

  天华山天华峰,胡玲玲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这是母亲的气息

  虽然母亲渡劫失败死亡的时候她还小,但是气息是不会忘记的。

  胡玲玲探寻着气息的由来,却感觉到仿佛有层看不见的气在阻止着她。她知道是自己功力不够,于是就在天华峰上修炼起来。

  转眼又是三十二年。一声长啸由峰顶传出,直透云霄。胡玲玲经过三十年的苦修,终于突破境界桎梏,道行飞升。此时她已经能感觉到了母亲当年留给她的东西。那是一段记忆。

  关于远古时期胡玲玲祖先的记忆。她确实不属于东北狐族,是从非常遥远的一个地方迁徙过来寻找一个能复兴她们种族的人,来的路上被仇家伏击,只有她母亲带着年幼的她逃了出来。敌人非常强大,母亲努力修行,却终究没有抵过天劫。死于雷霆之下。

  而关于那个能复兴种族的人,只知道是一个与狐族有着莫大渊源的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征。记忆里长老对于这个人就一句话:不凡之子,必生异相。随心而行,随运而至。

  随心而行,随运而至。

  于是胡玲玲随着报恩的心,回到了徐家附近。耐心的等待着,一等就是几百年的光景。

  听完这个故事,徐朝阳愣了。莫非这个能复兴狐族的人就是我?

  开什么玩笑我就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虽说最近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个破手机,可是我啥也不会啊。

  “太奶,您会不会是搞错了。那个人会是我么?”

  胡玲玲愣愣的看着徐朝阳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我只希望如果有一天,你有能力帮到我们的时候,请你一定要出手相助。”

  说着她从腰间解下来一个玉佩,递给了徐朝阳。“这玉佩是我狐族祖传之物,内有族内高手赋予防御阵法,可抵挡三次致命伤害,当初我母亲靠着它躲过了两次袭杀,还有一次机会你戴在身上吧。后天你就要去外地上学了,有这个玉佩保着有备无患。”

  徐朝阳拿着玉佩,感慨万千:“太奶,您就不教我点别的本事么?我看小说别的主角遇到大仙都是要么教功法,要么给法宝,最次最次您传给我三百年的功力也好啊。给我这块玉佩虽说能保命,可是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谁没事儿杀我啊。”

  ......

  被扔出去的徐朝阳,暗暗发誓,有钱了一定要把院子里的地面换成水泥的,这红砖铺的跟砂纸一样,磨得脸都脱了一层皮。

  说归说闹归闹。关于手机的事儿,胡玲玲也没听说过。

  看来只有自己慢慢摸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