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界改造计划 > 第一卷
第23章、又欺负上门了
作者:谢步东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19-12-03 02:20:30 全文阅读

“什么情况,巨猭兽被人给击杀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她全身包裹在黑色的长袍之下,脸上也蒙着黑纱,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在夜色中闪烁着幽兰色的光芒。

  女子身边是一个同样罩着黑袍的男人,他查看了下手机后,向女子说道:“启禀大人,根据线报,是猎魔者分队做的。”

  “这不可能,李禹成那个废物面对巨猭兽只有逃跑的份。”女子的声音很轻柔,给人一种怯懦的感觉,可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不是很温柔了。

  “通知下去,燕城灵兽已经死亡,令所有潜伏的弟子全体行动,全力给圣主收集灵魂,只要死灵,勿留活口。”

  “这。。”另一个人沉吟半晌,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这样会不会惊动省里的那个部门,我们在燕城潜伏了好久才发展出这么庞大的基业,如果贸然暴露的话,属下怕.....得不偿失啊。”

  “你有什么好办法么?”女子一声轻笑,看着自己的手下:“有就说出来,如果好的话我向上面汇报的时候,记你头功。”

  “属下不敢挣功,全是大人领导有方。”男子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娇小瘦弱,说话又和善,但是实际上功力高深,心狠手辣,而且地位崇高,若是她有心记恨那自己绝对没有活路。

  “好啦好啦,让你说你就说。”

  “是,属下想,可令几个潜伏在学校的弟子先行发动计划,圣主大人要的是成年处女血和灵魂,这种人只有在大学校园里才略多一些。”

男子想了想,又补充道:“让他们先试探猎魔者的反应,如果只是小分队出动我们就顺势将他们剿灭,如果惊动了省里甚至部里,那咱们及时撤退,也不会对根基造成什么影响。”

  “唔,就照你说的办,去发布命令吧。”女子想了想,说道:“灵兽刚刚死亡,现在正是猎魔者草木皆兵的时刻,暂时先不要有什么动作以免打草惊蛇,两个月后按计划分批行动。”

  “属下遵命。”

  女子看了看手机,对男人说道:“燕城就交给你负责了,我先回总部,把计划完善一下,两个月后的行动我不希望看见有任何的错误发生。”

  “是。”

  ......

  从许家出来后,谢步东又跑到了医院。

  许奕的父亲做完手术后又经过几天的治疗,已经苏醒了过来。

听说是这孩子出钱救了自己,对谢步东千恩万谢,又听说现在他正和许奕谈恋爱,更是特意叮嘱许奕一定要对谢步东好一些。

  和许奕一起吃了个晚饭,他就直接回了家。

  这么多天了还是联系不上杨剑华和戴宇桓,不过上次已经知道老杨身体无碍,也就放下了心来。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都是修炼,上学,放学去医院,回家后修炼。

  日子过得单调但是充满了趣味,和许奕的关系突飞猛进,内力的进展也是与日俱增,转眼已经将降龙诀修炼到了第三层顶峰,卡在了瓶颈上。

  关于修炼,谢步东一点都不慌,这次卡住了完全是之前的进展太快了,还没有好好地消化这股真气,等过段时间自然水到渠成了。

  他担心的是,降龙诀是个残卷,只有四层,如果到了四层巅峰后还没有找到其他的残卷,那才是真正的瓶颈。

  在系统上查看兑换,降龙诀残卷倒是能直接升级,现在自己这部分是四层,直接升级到五层的话需要1000点,往上升更是高的离谱,联想到介绍里说“残卷可在系统兑换,也可在现实世界寻找。”他决定去丐帮试试运气。

  丐帮现在还有么?答案是有的,杨剑华出事儿后,谢步东曾去家里见过杨父杨母,他隐瞒了杨剑华受伤的事儿,只是找了个理由推说出去学习了,要好长时间才能回来。

  聊天的时候提到武道界,杨父早已看看出了谢步东的实力,他虽然惊异,但是却并没有询问谢步东师承何派,只是随口聊了一些武林中的趣闻。

  谢步东有意的将话题引到丐帮,关于这个神秘的门派杨父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在现在总部设在泰东省沿海地区的一个岛屿上,现在的丐帮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财大气粗的很,只是传承下来的名号不容改变,所以还叫丐帮。

  嘿,这年头果然乞丐才是最有钱的。

  有目标就好,谢步东决定有时间了一定去丐帮探一探,凭借着自己凡人巅峰的幸运值,说不定真会有奇迹的发生。

  ......

  回到学校,许文彬的小狗腿儿找到了谢步东。

  “东哥,许老大让我给你送早餐,并邀请你一起去吃个午饭。”

  “我说小狗腿儿啊。”谢步东撇了撇嘴,“哥没时间。”

  “知道了东哥。”小狗腿腿解释道:“东哥我叫张瑶,你要我小瑶就行。”

  “知道了,麻烦你了小狗腿儿。”好歹谢步东是个文化人,说话还是彬彬有礼的。

  打发走了张瑶,谢步东进了班级。

  刚刚还乱哄哄的教室在他进来后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谢步东很纳闷。

  “我说小东子啊,你最近挺猖狂啊,听说你把堕落校花给泡上了?”

  说话的是一个富二代,家里开公司的,一直看不起谢步东,碍于之前有戴宇桓罩着,所以一直没有找麻烦。

他也是许奕的追求者,之前许文彬放话:许奕是我的女人,谁敢染指直接打死,他不想跟许文彬发生矛盾,所以就退出了。

谁知道最后居然便宜了谢步东,现在戴宇桓据说得罪了寒林跑路了,他就跳出来找茬了。

  “艾霄,我好想没得罪你吧,别没事儿找事儿。”谢步东不想惹麻烦,揍他一顿很容易,但是被处分了就得不偿失了。

  “哼哼。”艾霄冷笑着看着谢步东:“刚刚我没看错的话是许少的人找你吧,许奕可是许少内定的夫人了,我看你离死不远了。”

  谢步东懒得理这个智障,直接回了座位看起了书。

  “谢步东!我特么跟你说话呢听不见是不?给你点脸了。”被无视了的艾霄脸上挂不住了,这个穷比居然敢不理我,真是岂有此理。

  他走到谢步东面前,把手戳在他的脑门上:“我告诉你,你爹戴宇桓已经跑路了,以后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

  “没完了是吧。”谢步东抬手攥着了指着他的那根手指,轻轻一用力。

  “疼疼疼,你特么松手。”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让谁老实点?”

  “松手松手,我错了疼疼疼。”艾霄眼泪都下来了,谢步东的力气太大,他感觉手指头要断了。

  “哼。”谢步东松开了手,继续看起了书。

  众目睽睽之下,艾霄咽不下这口恶气,他狠狠的说道:“姓谢的,你给我等着!”

  说完也不上课了,转身跑出了教室。

  这一天天的,怎么就没个消停时候。谢步东摇了摇头,继续看书。

  一节课罢,教室的门突然被人踢开。

  学生们纷纷抬起头,只见艾霄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长相和艾霄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大冬天却只穿了个短袖,露着胳膊上满满的文身。

  果然有文身的都怕热,还有这踹教室门是大哥的招牌动作么?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横,踹坏了不用赔的么?

  “谁是谢步东?”

  大哥也都不正眼看人,目视前方眼神空洞。

  “大哥你旁边的兄弟认识我,就不能问一下么?”谢步东很无奈,怎么自己想安安静静的当个普通学生都不行么?非得搞校园暴力。

  大哥很尴尬:“我问谁是谢步东!你特么插什么话!”

  脑子有病吧,阅读理解零分?

  谢步东又拿书看了起来,不理这几个二比。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小东子,你别猖狂,这是我哥艾达,你出来咱们聊聊。”艾霄看见大哥尴尬,赶紧蹦出来圆场。

  “他就是艾达?青龙会的头号打手。”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前几天青龙会和别的帮派火并艾达一个人追着十多个人砍。”

  “切,你们知道个屁,艾达是洛少的小弟,那次打仗对面的人看见达哥来了根本就不敢还手。”

  “哪个洛少?”

  “洛七啊。”

  “卧槽洛七......”

  青龙会达哥的名号一报出,教室里轰然乱成一片。

  艾达很享受这种感觉,艾霄是自己的亲弟弟,“飞黄腾达,直冲云霄”,这两个名字是爷爷亲自给气的,今天弟弟找自己说被欺负了,他立马就带着人杀了过来。

  其实并不只是为了给弟弟出气,而是因为燕城大学是许文彬的地盘,两个人不对付很久了一直想找个理由掐一下,借这个由头正好来教育一下许文彬。

  “许文彬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寒家的一条狗。我可是青龙会头号战将,更和洛少是把兄弟,他一个狗腿子凭什么和我齐名。”

  议论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谢步东。

  艾达也等着看谢步东听到自己名号后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的样子。

  可是并没有。

  谢步东还是在安安静静的看书,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他也只是抻了个懒腰说道:“要不赶紧说正事儿,一会儿上课了看见这么多人围在门口,保安会来的。”

  燕城大学的保安可是出了名的凶恶,由于这里富二代居多,学校特意聘请的“精武安”这种全国一流的安保公司,他们对付校外人员可不管你是什么来路,劝阻不听一律照打不误。

  谁让人家老板后台硬呢。

  “好好好。”艾达脸色不善。

  “你让我很生气,放学后别走,后.....”

  “后操场等你是吧,我就纳闷了,后操场有你们家祖坟啊,怎么一个个都约在那呢?”

  “哼。”艾达摔门而出,艾霄狠狠的瞪了谢步东一眼,也跟着离去了。

  人走后,谢步东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许文彬打个了电话。

  “许少啊。”

  “哎哟师父您别拿我开涮,怎么了。”

  “我被人欺负了,有人要打我。”

  “卧槽,谁这么大胆!”

  “叫什么艾达的,约我在后操场见面,你能搞定不?”

  电话另一头的许文彬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惭愧的说道:“师父,这个艾达,我还真搞不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