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吹春又生 > 正文
第九十章 春风吹又生(大结局)
作者:文念  |  字数:2628  |  更新时间:2020-03-19 22:08:32 全文阅读

  抗震救灾结束了,张少安和袁杰一起回到了公司,当他们回到公司以后,看到了一个繁荣昌盛的大集团耸立在他们面前。

  原来,张建国按照袁杰的办法打理起了公司的一切事宜,再加上迅捷物流运输在抗震救灾中默默无闻做出的贡献得到了广大用户的认可。

  因此,许多在淘淘网购买商品的用户自主选择了迅捷物流运输自己购买的包裹,从而解决了迅捷物流公司的燃眉之急。

  周梦瑶原本想要搞垮少安的迅捷物流公司,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迅捷物流公司经过了这次抗震救灾之后,整个公司焕发了新的生机。

  她知道如果再执着下去,那损失了将会是自己的利益,再有就是她觉得张少安是真的对自己没有感觉,不然也不会多次拒绝她。

  为了让自己释怀,她决定放弃搞垮迅捷物流公司的念头,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广东,继续在商业之中忙碌。

  周梦瑶走后,张二壮这一颗被丢弃的棋子就像丧家之犬一样无处安生,由于他出卖了公司利益,再加上他私底下滥用公司便利的运输车队为自己谋取私利,以及纵容下属各地区运输经理滥用职权,迅捷物流公司再也没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原本张二壮想拍拍屁股去郊区的别墅找自己的情人孙希玲,但令他意想不到的事出现了,这俗话都说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原本张二壮富贵得不可一世,如今的他是要钱没钱,要啥没啥,这孙希玲自然不会再把自己的大好青春交给他。

  当张二壮披头散发来到郊区别墅时,孙希玲远远地就将他拒之门外,他朝别墅里喊叫着:“小宝贝……快……快……给我开门……”

  孙希玲趾高气昂站在别墅的阳台上不屑一顾地说道:“哎呦喂,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总经理啊!怎么看起来一副落魄样啊!咋就没有一点原来的威风呢?”

  “小宝贝,你快开门,开门我进去再和你说。”

  “什么?开门?我看你还是别进来了,这高级别墅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你还是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张二壮听了之后,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朝着孙希玲怒斥道:“你这臭娘们,这别墅是你的吗?这分明就是我买的。”

  “你买的?你拿什么买的?”孙希玲嘲笑说道。

  “我看你还是回你家里去吧!兴许你哪满脸皱纹的黄脸婆妻子应该能让你进屋吧!”

  张二壮气得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难受,他恶狠狠地盯着孙希玲,但孙希玲依旧趾高气昂站在别墅阳台上,对他不屑一顾。

  他感觉自己心里十分委屈,搞了半天,原来是养了个白眼狼,他心里那个悔啊!肠子都悔绿了,但不管他怎么后悔,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一样,一去不复返。

  当他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时,整个看起来有些恍恍惚惚的,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家找自己的妻子刘双喜。

  当他披头散发、衣裳不整来到家门口时,他敲了敲门,刘双喜听到了之后问了一句,“谁啊!是谁在敲门啊!”

  “是我,我是你丈夫张二壮啊!快给我开门,”张二壮激动地说道。

  刘双喜听到了之后,隔着门房怒斥道:“你……你……你还有什么脸回来?你不是在郊区别墅买了一套房子吗?咋还回家干嘛?既然你不想回来,那就一辈子别回来了,你就和那骚狐狸去过一辈子吧!”

  “双喜……怎么……你知道了?”张二壮惊讶道。

  “咳,张二壮,怎么,难道我不知道你这辈子就不说了?难道你还想瞒我一辈子不成,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上班忙,所以没时间回家,要不是我好奇去了一趟你公司,跟踪了你一天,想看看你去哪儿?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你居然背着我找小三,养骚狐狸,亏你还口口声声说把孩子送出去念书是为他们好,原来这一切都是逞了你的心如了你的意,你早就计划好了。”

  张二壮隔着门站在屋外被刘双喜说的是狗血淋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刘双喜继续在屋里不依不饶说道:“张二壮,既然你不想和我过了,那就去找你的骚狐狸,让他好好照顾你,这个家你也就别回了,因为你家在郊区别墅,这不是你的家,这是我和孩子的家。”

  刘双喜的每一句话像千万根细针扎在张二壮身上,令他浑身疼痛不堪。

  是啊!他多么无颜再进这个家门,他越想越难受,越难受就越想找一个坑将自己给活埋了,说着说着他不再继续敲门,而是一个人魂不守舍走在大街小巷上。

  大街小巷上路过的人群不时会有几个人嘀咕着说道。

  “这不是迅捷物流公司运输部的总经理吗?”

  “对,不过听说被辞退了。”

  “好像是因为出卖公司什么的”

  “我好像也听说了,据说他还在郊区养了一个小三,不过因为他没钱了,那个小三也就不待见他了。”

  “对对对,看他这个样子,兴许是刚刚被妻子刘双喜赶出家门了。”

  “不过他这个样子是真的该,本来就是他自作自受。”

  张二壮听到了自己被旁人奚落,这心里的那股难受劲和后悔劲令他痛不欲生,他更加失魂落魄起来,无助的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眼睛有些朦胧,头脑开始昏沉起来,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街道上的行人走了过去,将张二壮围了起来,不时有几个人嘀咕说道。

  “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管他的,这种人死有余辜,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张二壮真的死了,他被自己内心的懊悔给杀死了,他死的时候愁眉苦脸,活生生像一个阎王,让人看起来害怕极了,兴许他是因为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刘双喜以及迅捷物流公司的张少安,这才气急败坏而死。

  张二壮的死对于路过的旁人来说就只是匆匆一刻,过后就再没有人提及,仿佛这个世界再没有张二壮这个人了。

  张少平和安雨然从汶川回来以后,第一时间不是去各自的岗位,而是回到了张家村,去见自己的父亲张富贵、母亲李建梅、爷爷张有才。

  张少安妥善处理好了公司的事务之后,也忙赶着回到了老家张家村,他也想去见自个儿的父亲张富贵、母亲李建梅、爷爷张有才以及自个儿的女儿张爱霞。

  这一大家子像似约好的一样聚在了一起,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了一次团圆饭,看起来显得幸福美满。

  蹉跎的岁月在匆匆中流逝,又到了寒冬腊月,西北风依旧飕飕猛刮,田野里、山间小巷、城市、农村被一层厚厚的积雪所覆盖,看起来一片银装素裹,好看极了。

  经历了寒冬之后,大地又开始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一阵阵春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张有才、张富贵、李建梅、张少平、张少安、安雨然、张爱霞以及死去的袁晓霞这一大家子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年迈的张有才坐在轮椅上咳嗽着、急促的呼吸声让他的喉咙感觉到阵痛,张爱霞安静地站在他的身旁,用手为他抚平了一下胸口,让他喘气时舒缓些。

  天空中的蓝天白云看起来美丽极了,田野的山间小巷一股春风拂来,吹绿了烂漫山花,又到了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时候。

  突然一阵春风袭来,吹拂到张有才长满皱纹的脸颊上,站在一旁的张爱霞笑呵呵地朝曾祖父张有才说道:“曾祖父,看哪是什么?”

  张有才使了使劲,勉强撑起了轮椅站了起来,朝爱霞笑了笑,说:“是风,是春风,春天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