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从前有个江湖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清风明月
作者:草莓烟  |  字数:3211  |  更新时间:2020-02-16 23:24:18 全文阅读

王余海说出这话时他看到师父笑了笑,以为是师父仍旧不肯原谅大师兄,便接着沉声说道:“师父,这要说错便是弟子的错。我是大师兄回庄的接引人,是我没有告诉大师兄这条规矩,而且我还身为执法堂长老,更是有失职之罪。请师父罢免我的长老之位,予以处罚。” 

  掌门看到这一幕呵呵笑着,然后把王余海扶了起来,说道:“你虽身为执法堂长老,又是秦江的接引人,没有告诉他这条新增的规矩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平时你也是任劳任怨,铁面无私地做着得罪人的事情。这样吧,别的处罚就不罚了,为师罚你一个月的俸禄你可接受?”

  王余海一看师父并没有怪罪自己和大师兄,不禁有些大喜过望道:“多谢师父!”

  掌门笑了一声,然后问道:“虽然不追究你们擅闯禁地之责,不过你大师兄去那片院子干什么你能猜到么?”

  作为执法堂长老的王余海从前可能不知,后来才知道这其中的一些秘密。便说道:“莫非是和他的孩子秦时有关?”

  听完王余海的猜测,掌门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道:“不错,他应该是知道其中的前辈是何人,才会前去求助。这孩子终究还是不相信为师啊。”

  “师父,我觉得并非是大师兄不信您,而是他实在是太为这孩子担心了。故而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下自己的孩子。”王余海替秦江辩解道。

  掌门看着他诚挚的眼神,笑着说道:“为师知道你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好,所以你替他说话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师父,弟子说的是事实啊。”王余海有些急了,他可不能让师父误会大师兄。随后灵机一动转移话题道:“师父,您真的有办法帮助那孩子么?”

  听闻此话,掌门以为王余海不知道秦时那孩子体内有多严重的真气,也不想让他多操心,便说道:“没事儿,一点小问题,为师可以解决。怎么,连你也不相信为师?”

  “弟子肯定是相信师父的,不过按照大师兄说的情况似乎有些严重。弟子是担心那孩子撑的过来么?”王余海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晚他和秦江秉烛夜谈了许久,自然是听到了秦江语气之中的焦虑和忧愁。后来秦江把事情大致告诉了他便也清楚了这孩子的问题的严重性。

  “唉,说实话方才为师和你师叔讨论了许久,暂时还没商讨出什么很有效的办法啊。”掌门如实说道。

  这事儿也用不着诓骗自己的弟子,但是还是有信心能够把秦时体内的真气抽去。至少是再让这孩子活的长久些,好找到更好的办法。

  王余海一听,沉思了良久之后问道:“师父,弟子问一句不该问的话。大师兄虽然是本庄弟子,但是那孩子毕竟不是我们独剑山庄的正式弟子,师父就算是不救他也没什么过错啊。”

  掌门知道一定会有人这么问,但是他没想到第一个问出来的就是王余海,他回答道:“于理,为师确实是不需要救那孩子。但是余海啊,你们都是兄弟,兄弟的孩子有难你会不救?”

  “弟子必定会尽全力救治兄弟之子。”王余海正色道,他相信师父是知道自己的为人的。

  “为师和你大师兄也是这么多年师徒了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做师父的怎能看着自己的徒孙丧命啊。”掌门带着苍老的语气说道。

  王余海知道师父的苦心,在外独剑山庄虽然没有正派那般很好的名声,但是触及到人之常情,不论是正是邪也好,亦正亦邪也罢,都不会撒手不管。

  “弟子知错了。”王余海行礼道,他不该怀疑师父,这话说出口更是伤了师父的心。

  “好了,你去把你大师兄叫来吧,至于你的小师妹就让她先陪着那孩子吧。”掌门挥手说道。

  “是,弟子告退。”王余海恭敬地说道,一如方才耿肃对自己一般。

  王余海出门之后便直奔秦江所在的苍梧院而去。

  行至苍梧院门口,王余海才看到秦江和林小婉都呆在院中,一边练功一边在教秦时一些山庄里的规矩。

  王余海一听不由得笑了一声,秦江看到门口这个壮汉憨厚的笑容也跟着笑了一声,道:“师弟,你怎么来了。”

  “王叔叔好。”秦时乖乖喊道。

  “时儿真乖,”王余海蹲下来摸了摸秦时的脑袋,然后对着秦江说道:“大师兄,你怎么还教起了他我们山庄里的规矩啊?”

  “师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早些教他规矩让他能少犯一些错,”秦江笑着说道,然后脸色微微一凝道:“免得但时候你手下不留情。”

  王余海也不放在心上,说道:“大师兄,你是知道我的。再说了,你都离开山庄这么多年了,那些规矩还记得这么清楚?”

  “师弟,师门的规矩怎么能忘呢?”秦江摇了摇头,继续对秦时说着独剑山庄的门规。

  “好了大师兄,你那些规矩收收吧,门规都改了不少了,到时候我有空再教教时儿。”王余海一笑,然后故作神秘地板着脸说道:“大师兄啊,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违反了门规了?”

  秦江正在说着一些门规,没有把王余海方才的话放在心上。但是后半句话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于是问道:“什么,师弟你是说我已经违反门规了?可是我一直好好地遵守着啊。”

  一旁的林小婉听到这话也是一蒙,问道:“是啊王师兄,我们俩可不曾犯过错。”

  王余海就知道他俩连犯了错都不知道,于是解释道:“大师兄,小师妹,你们今天上午从正阳殿回来后是不是还去了那片院子?”

  秦江和林小婉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

  “今天中午去送饭的就是我的徒弟,是他告诉我的。”王余海如实说道。

  秦江叹了一口气故作无辜地说道:“想不到如今山庄里的眼线如此之多,去哪儿都能被碰到。不过即便如此,这和我们违犯门规有什么关系?”

  “我就说嘛,如今山庄的门规变了,你们肯定不知道。”王余海在秦江和林小婉二人困惑不解的眼神中继续解释道:“大师兄你们上午去的那片院子早在十二年前便已经被划作了山庄的禁地。与此同时山庄规定擅闯禁地的本派弟子一律挑筋断骨,不如再入禁地,否则处死。”

  王余海解释了这一段,秦江二人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只见秦江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拍了一下王余海说道:“你这执法堂长老怎么当的,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这,我忘了啊。”王余海被拍的也有些蒙,不过随后就灵光一闪道:“大师兄,师父已经在他的院子里等你了,你赶快去吧。”

  秦江的脸色更加惨白,如今还没有帮到时儿却要被挑筋断骨。叹了一口气道:“那我们走吧。”

  “江哥,我也去。”林小婉有些不放心秦江一人过去。她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便想着去找找自己的师父让他向掌门师伯求求情。

  不料秦江还没开口说话,王余海倒是说道:“小师妹,掌门说了,只让大师兄一人过去,让你在院子里好好陪着时儿。”

  见王余海这么说了,林小婉只好说道:“那江哥你一定要和师伯好好说说,别让他误会了。”

  “嗯。你放心吧。时儿,你要好好听你娘的话,爹去去就回。”秦江对二人交代道:“师弟,我们走吧。”

  秦时不知道王叔叔口中的挑筋断骨是很残忍的惩罚,还以为是淬筋断骨一般的境界。也就没有多想,便嘿嘿一笑道:“爹,你放心去吧,我会的。”

  秦江看着自己这儿子似乎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依旧在那儿笑嘻嘻地,脑门上不禁涌现了几条黑线。不过也不想多做解释,同王余海一道出去了。

  看着二人离去,林小婉还是放心不下,决定去找找自己的师父,当下便对秦时说道:“时儿,娘要去找找你师公,你在院子里等我们啊。”

  不成想秦时却说道:“娘,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找师公。”

  听到这话,林小婉思考了一下,既然师伯说让自己陪在秦时身边,那就把他一起带上。当下便说道:“好,不过到了你师公那儿切记不可乱说话。”

  秦时点点头表示答应了。

  这边秦江随王余海前脚前往掌门的清风院,而那边林小婉和秦时后脚就去了湖蓝色长袍老者的明月院。

  林小婉的师父,也就是那位爱穿湖蓝色长袍的老者。正是当今独剑山庄掌门的师弟,也是山庄的大长老。

  在独剑山庄和大多数武林门派中,除了掌门之外,便是大长老的权利最大,可谓是如同朝廷宰执一般的大人物,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这大长老所住的明月院也是独剑山庄历代大长老的住处,也位于中轴线之上同属后三进,在掌门的清风院的后一进。

  只见林小婉和秦时匆匆跑到了掌门的清风院不远处,见到秦江和王余海敲了敲门便进去了。心中按捺不住的着急,顾不上和几个路过主动问好的山庄弟子打招呼,便径直疾步走向了后面的明月院。

  而几个路过的弟子见林小婉虽不点头回礼,但脚步匆匆地跑过,也知道了是有急事。便不再在意此事各忙各的去了。

  片刻之后,林小婉便出现在了明月院的门前,敲了敲门略带急切的声音喊道:“师父,你在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