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从前有个江湖 > 正文
第一章 从前有个江湖
作者:草莓烟  |  字数:2708  |  更新时间:2020-02-15 19:56:59 全文阅读

靖康元年,临安一处密林。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一队人马在小道中疾驰。为首的是一个魁梧大汉,身着银盔手持大戟,脸上遍布着愤怒的神色,那充满杀意的眼神似乎要把人生吞活剥。

“驾,众将士听令,追上叛贼,本将军重重有赏!”银盔大汉此言一出,众人个个士气高涨,都红了眼,欲取敌人首级领赏。

只见前方那人身穿白色布袍,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持一杆长枪,枪身通体乌黑,只是那银色的枪尖此刻已染满了鲜血,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触目惊心。而他的怀里躺着一副字画模样的卷轴,用黄锦包裹着,看起来格外重要。只是这匹宝马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跑,渐渐地被后方的人马逼近。

终于,在快要赶上之时,前方男子一拉缰绳,马蹄高高扬起,停了下来。

后方大汉也挥手示意停下行进,对着面前的男子喊道:“秦江,交出《清明上河图》,我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只能送你去见阎王爷了。”

面前这身形不输壮汉的男子微微一笑,自嘲般说道:“你也用不着威胁我,这图我交与不交,今天怕是也要丧命于此。”男子似双目无神,不作抵抗,只是这握枪的手紧了几分。

“哈哈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知道就好,那就把图拿来吧。”大汉笑着说道,底下众人看到男子如此贪生怕死,也都纷纷大笑了起来。

秦江从怀中缓缓地拿出卷轴,不舍地看了一眼,驾马朝大汉走去。

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又十二步踏出,秦江气机凛然一变,杀意弥漫天地。右手长枪抬起,枪尖直指那大汉眉心。魁梧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大喊“不好”,可为时已晚。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秦江手腕一翻,肩肘送力,使出一式“毒蛇吐信”。大汉慌乱之间闪身躲避,却仍被刺去了左耳。

他痛呼一声,鲜血流到了嘴里,咸中带锈的味道这位久经沙场的壮汉怒冲斗牛,举起大戟,挑开长枪,使出“野马入川”,以横扫六合之势,想把秦江扫翻下马。

秦江嘴角上扬,竟不躲闪,只见他提枪格挡,手腕猛地一震弹开大戟。大汉还未回过神来,秦江枪走偏锋,一式“左蛟龙”已到眼前。

在大汉极速放大的瞳孔中,秦江看到了他眼中的恐惧。只需再送出一寸,便可刺穿他的眉心,取了他的性命。

可是秦江没有再刺下去,收枪负手道:“今日我不取你性命,回去告诉朝廷,只要我秦江活着一日,就别妄想从我手中夺走《清明上河图》!”

此刻的魁梧大汉后背全湿,惊出了一身冷汗,听到秦江此言才回过神儿来。抱拳道:“多谢阁下今日不杀之恩,我定当原话转告,一字不差。”

“嗯。”秦江冷冷地看着他,见他还愣在原地,大喝道:“还不快滚!”大汉这才匆忙拉起缰绳,掉头便跑。直至跑出两三里地才慢慢停下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手下一个偏瘦的家伙不长眼地问道:“将军,那人的实力当真有这么强?强如观山二品的您都走不过三招?”大汉反手给了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一个巴掌,随后说道:“我虽是观山二品,但他的速度确实快到离谱,只是两招便能结果了我,如果我没猜错,这家伙已经是一品,甚至是,覆海境高手!”

此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恐惧,惊慌,担忧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想起不久前嘲笑男子的样子,都想狠狠抽自己俩大嘴巴子,覆海...若是他对我们出手,怕是尸骨无存。一干人等这才明白什么叫劫后余生,不过如此罢了。

而那大汉口中的覆海境高手秦江,此时仍一人一马独立于林中。目视追兵离去,直到看不见他们身影,缓缓下马,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咳咳”,秦江咳出一口鲜血。先前大战的伤势强行压着,挡下观山二品高手那野马入川的一击,已经引的体内丹田气机翻腾不止,而最后那式左蛟龙使出,血已到了咽喉,还好一击震住了他们,强撑到此刻,眼下追兵离去,终于是再也撑不住了。

抹去嘴角的鲜血,秦江这才翻身上马,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扬起一路尘土。

尘埃落地,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西子湖畔,独剑山庄。

作为江湖中少数亦正亦邪的门派,独剑山庄是个另类的存在。山庄建在西湖旁的吴山之上,没有险峻的地形,山体也不高,却凭山庄独特的建筑机关和剑法超然的大家,在江湖上立足了一百多年未见颓势,成为江湖之中数一数二的剑道宗门,江南道习剑之人莫不以能拜入独剑山庄为骄傲。

此刻的独剑山庄,异常寂静,今天是众弟子回家探亲的日子,故而只有少数几名常年不回家在宗门领悟剑道的弟子留守。

西厢房,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子不安的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脸上的愁容写满了心事。而门外,一个中年男子快步朝这儿走来,瞬息之间就到了房门。女子见到来人,急忙上前,曲身行礼,随后焦急地问道:“师父,官人他?”

来人身材有些发福,穿着湖蓝色华丽锦服,腰系白玉带,手持一羽扇,哪里是江湖武夫的模样,分明是达官显贵的作派。听到女子焦急地询问,男子反倒是哈哈一笑,道:“瞧你这焦急的模样,师父来了也不给倒杯水喝?”

女子一拍脑袋,饱含歉意道:“您瞧我,都忘了,您等着,弟子这就去倒水。”中年男子拦住女子,说道:“知道你担心你丈夫,这不想让你放松些么,好了好了,水就不喝了,师侄现在就在师兄房里,你去看看吧。”

“多谢师父。”女子来不及行礼,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中年发福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丫头,还是这么没心没肺的...”

此时正房里除了秦江,还有一位穿着紫色长袍,带白玉扳指的白发老者,初看样貌与方才的中年男子有些相像,但这身材却是大相庭径。白发老者双目炯炯有神,瘦而不虚,毫无老态龙钟之相,相反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女子在门外便远远的看见了这位老者,赶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面前,刚要曲身行礼,那老者笑呵呵地伸手阻拦道:“好了好了,咱们师侄之间还搞那套繁文缛节?老夫又不是你那古板严厉的师父。”

“小婉,”秦江在内房听到妻子的声音,迫不及待地拖着病体出来想见到多日未见的小媳妇,见到妻子的那一刻,秦江近乎本能的脱口而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林小婉见到丈夫,担忧与欣喜在这一刻交织,急忙上前查看丈夫的伤势,“你怎么样啊,伤到哪儿了,疼不疼啊...”听到妻子焦急又关切的询问,秦江只是摇了摇头,这个男人目光温柔,宠溺似的摸了摸妻子的秀发,看着她那明亮又带疲倦的眸子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随后便把爱妻揽入怀中,呢喃着说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听到丈夫轻声的话语,林小婉眼中的爱意更甚,轻轻点头,靠在丈夫的胸膛,能感到无比的厚实,心里的一切烦恼在此刻烟消云散。

“咳咳咳咳,”白发老者忍不住出声提醒,两人立刻分开,低下头,“你们两个啊,真当老夫不存在啊,这成何体统,”老者笑骂道:“还和刚相爱的情人一样,恨不得时时刻刻在一起啊。好了,等秦江伤势痊愈后,你二人便暂时离开山庄,去隐居一段时间吧,正好过过你们的二人世界...”

林小婉用余光偷瞥了对方一眼,脸上蓦然出现了一抹晕色。

人间的真话本来就不多,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