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找啊找啊找朋友 > 正文
第一章 同窗
作者:竹壳儿  |  字数:3468  |  更新时间:2019-11-21 20:22:12 全文阅读

玉莲是我唯一和最好的朋友。

她从小学就跟我相识,但是并不要好。

故事是从初中开始的。

小学毕业那年,同学就开始各显神威,

有门路的跑门路,有特长的跑特长,

去好点的初中读书。

我则用了整整一个暑假,在家读书做题。

我的人生是从那时候开始改变的。

初中入学时候,进行了一次入学考试。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我,我的成绩是全校并列第一名,

还有两个跟我成绩一样,也是第一。

这对于成绩一直还不错,但是没拿过全校第一的我来我,

太新鲜了,跟女驸马上唱得差不多,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好新鲜。

那时候,我跟玉莲熟悉了起来。

因为我多少对她有些印象,小学一个班的。

那是一个很热闹的学校,很热闹的班级。

班里有个女生很丑,长得很像唐朝美女图上那种,

大脸盘小眼睛,鼓鼓的脸蛋是风吹成的红色的。

班里男生一下课就跟她打闹,她就是班里的丑女小琳君。

班里也有美女,比如王宁。

个头模样都说得过去,而且一看说话做事很得体。

我感觉如果成功的男人,

一定要局限在我们班找老婆,

并且假设所有女人都会愿意的话,

他应该会选择王宁,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除了有比较严重的蛀牙。

王宁当然也不会逃脱班里的魔爪。

班里的男生有时候围成一个圈把她堵在角落里,

拥着别的男生往她身上撞。

王宁大呼小叫的,他们觉得很开心。

他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做“牦牛”。

但是,我觉得一般各方面条件不错的女孩子似乎对于恋爱也不是多么热衷,

很多都是到了年龄,条件差不多的,熟识之后就成了,一辈子过得也不错。

没有那么多夸张离谱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但是很多那才是真的很恩爱。

相反的一个例子,是我最好的这个朋友,玉莲。

一个本身条件,在竞争激烈的情场上并没多大优势,

但是满脑子的浪漫,爱情,和对于男人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奇怪女人。

玉莲对于爱情的追求到了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

下课铃一响,玉莲拉着我来到了走廊上。

玉莲兴奋地给我讲连载爱情小说:

“然后,又高又帅又多金的飞翔集团的老板,脱下了西装外套,

挽起袖子做了蛋炒饭。她一吃,跟几十年前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的味道。”

总是这种套路,又高又帅又有钱的顶级大帅哥专一执着地爱上了一个白痴脑残级的普通女孩,

大概就是玉莲这种。她多么盼望这种事情会实现啊。就跟有多少人相信买张两块的彩票,就会中五百万一样。

平时在学校里就是听课,不怎么记笔记,

写作业,小测试。

晚上放学是比较愉快的,

我跟玉莲就会聊天。

玉莲告诉我,“班里人都叫你们三个我们班里的数学金三角。”

其实,我最喜欢的科目不是数学,是物理,我觉得理科生十有八九最爱都是物理。

数学金三角里的另一个人,是我的同桌,王胜鹏。

我对玉莲说“跟他们一起并称一点都不开心,王胜鹏那人很无聊的。”

简单说,我对于我同桌有偏见,我很讨厌他。

就是老师的走狗,特别爱现,爱表现的那种。

老师提问,他只要会点什么就会把手举老高,做早操在前面领操,动作认真得全都做过了位。

玉莲似乎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偏见,她跟谁似乎都能玩得起来。

玉莲看着我,问“很无聊?”

我点点头,“很无聊。”

第二天,我就知道我错了。

我们坐的是那种连着的长板凳。

王胜鹏坐在那里系鞋带的时候,玉莲掀起另一侧的板凳。

于是伴随着一个往下倒的动作,王胜鹏跳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尖叫着笑着开始绕着班里跑。

我们英语老师的发音带着一种地道的农村味。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反正我们班里的同学有些家里就是卖水果的,

做小买卖的,要不就是工厂拧螺丝的,学了英语也遇不到老外。

坐在我前面的李蕾说,她学英语的时候,特别学了单词money,至少知道钱怎么说。

一个下课,玉莲认真地跟我说,她知道 不要抛弃我怎么说。是do not leave me

都是些英语实用主义者,王信说,他知道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说,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班里的男生只要一下课就闹腾,

他们的英语大概只会翻译 破鞋,他们说英文叫old shoes。

我觉得不是,在他们的语法里,破鞋 等同于 公交车,

如果一定要跟鞋过不去,那也是recycled shoes,或者shared shoes,

直译也该是 many-hand shoes。

我当然不会跟他们一样,用最大的嗓门,用影响所有人的状态,

在教室里讨论些不适合公共场讨论的话题。

我觉得他们这样做缺乏公德,但是我不会说的,说也说不过他们,

他们肯定会用谐音之类的,至少会重复成“公的”。

他们也不是没闹出过事情,

有次他们把小琳君的头打破了,

小琳君流着血,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然后小琳君的父亲找来了,找到老师说:

“一个女孩子,打成这样,自己回家了。”

回来好像批评了肇事者。

肇事者好像是李鹏飞,还是王信?如果我没记错。

其实,这件事情他挺冤的。

李鹏飞是个不错的男生,真的不错,不光是因为他长得还行,

他平时不属于爱打架,特别凶的那种,甚至对谁都很温柔。

学习也很好,做事情也挺稳当的。

如果没记错真的是他的话,只有一种解释,

不打勤的,不打懒的,就打不长眼的。他天生近视眼。

就好比集体闹事的时候,你不参与觉得不合群,

但是别人砸车的时候,你一定不要举着火把来放火。

别人砸东西的时候,你一定不要先拿砍刀砍人,除非你就是想让别人记住你参与了。

你做了这件事情,并且就是想这么做,不在乎后果。

课下的时候,玉莲拿着她画的一张画给我看,

她用铅笔画的,很简陋,但是能看出是个女人全身侧面的画,

短裙裹臀,低胸,长发及腰蓬乱地散着。

文静看了后,笑着说:“夜不归宿。”

我觉得最多也就是成熟性感什么的。

从一张画上,她怎么知道生活习惯什么的?

她跟男生的关系还不错,

放学的时候,她会去推车子,我会陪着她。

很多男生叫她“潘金莲”。

她就做出生气状挥挥拳头。

但是那个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可爱,

如果是长得很强壮的做这个动作,会令人讨厌或者可怕,

她,你只会觉得挺有趣。

玉莲说,她长大了想当文秘。

我想当科学家,大科学家。

我看过书上很多介绍科学家的故事,

有的清贫一生,为了科学忙碌一生,留下很多很多发明。

有的因为做实验,导致了各种伤残。

我觉得活一生,一定要发现世界的奥妙,或者积累巨大的财富,

要么就成就非凡的事业。顶级科学家,顶级富豪,顶级商人。

说起来,我觉得玉莲不现实,可能我也强不到哪去。

玉莲身体很差,只有六七十斤。

有时候在校园里,她就会胃疼,

夏天还会苦夏,吃不下东西。

我比较欣赏不卑不亢的那种女孩子,

我觉得玉莲要么太柔弱,要么太亢奋太强悍,过于勇猛。

玉莲成绩一般,但是她能背过苏东坡的《江城子》,

但是她记不住必考的古诗文。

她会用小本认认真真抄写《一帘幽梦》歌词,

而不是名家名篇。

我觉得她总是浪费时间在一些完全没有用的事情上。

有次我跟玉莲在单杠旁边玩耍,

玉莲开始表情不自然,

旁边不远处站了两个男的,

玉莲跑去说了什么,又回来了。

那男的是玉莲的男朋友。

玉莲跟我说,别人都误会她了,她对那男的感情,

跟对我,对文静是一样的。

过生日的时候,玉莲送了那男的一件礼物,

用一块布缝了“生日快乐”。

我觉得那礼物肯定跟玉莲的画水平相当。

玉莲对于那男的很小心,似乎还挺满意挺当事的。

我也不好意思告诉她,我觉得那男的长得不好看,

也觉不出哪方面出色来,真想不明白她是怎么看上的。

或许她只是想恋爱罢了,刚好只有那么个人能谈。

中午,玉莲去我家找过我,我留她吃饭,她吃过了,看着我吃。

我妈对于我几乎所有的朋友的态度是:“不要跟她玩,她又不学习。”

好像对玉莲态度好一些。

玉莲说:“你妈对你真好。”

我觉得也是。

玉莲的朋友,我的小学同学小倩,

据说被他们班里三个男生都看上了,

放学以后,截住小倩,要小倩“你选一个吧。”

小倩拒绝了。

我见了那三个男的,

长得一个比一个丑,

像卖剩打折的 地瓜 胡萝卜 还有动画片上的忍者神龟。

我觉得这件事情,小倩还是永远不要提起的好。

否则太让人觉得她也就那水平了。

看完那几个人,你会觉得再看玉莲交往的小强感觉好多了。

临近毕业,所有人都在考虑去哪里。

玉莲找老师问:“职业中专好?还是职业高中好?”

老师说:“就业好的职业中专好些。”

王宁和几个女同学去考幼师了,王宁跳了段舞蹈,好像不错,考上了。

我觉得不以为然。

李蕾问我:“你觉得你比王宁强吗?”

我笑。我心里说,这没有可比性,小的方面,跳个儿童舞蹈她是比我好,

大的方面,还是我比较厉害。我不说,只冲她笑着点点头。

本地的技术学校分数比较高,玉莲等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外地的技术学校。

成绩出来以后,她们忐忑不安的等待,终于等到了有学上的结果。

我的成绩大概排到了学校十来名,去了普通高中。

家里给我买了自行车,以后我要骑车去上学了。

玉莲说:“对不起,我考不上高中,没法陪你一起去了。”

她们的毕业留念上有一行字:“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我觉得总有更恰当的话,比我自己想说的,更体现我的感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