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魔主传奇 > 正文
轮回
作者:龙辰风  |  字数:4262  |  更新时间:2019-11-21 14:22:13 全文阅读

有一座山常年笼罩于云雾之中,时而显露于世人眼中,时而隐于名川大泽之中,世人称之为云梦山。然而世人皆不知这是鬼谷一门最简单的幻阵之术而已。

此时,山中一位发须皆白,但其脸上却无一丝的皱纹。此等情况若是让世人看见了一定会大吃一惊,任谁也猜不出他居然是一个耄耋之年的老者。他双眼紧闭的高坐在大殿之上而下面站着九个人,他们中有的已是白发老人,有的却是十二三岁的稚童,此时却一同躬身站在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

此时,一个大约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从大殿之外疾步而来,他浓黑的眉毛如同两柄利剑,一双杏眼如同璀璨的星空,面冠如玉一看就是一个正直之人。他绕过九人来到鹤发童颜的老者前面躬身行礼之后说道:“师傅,禁地震动、奇光冲天。”说完便站立不动。

半响,鹤发童颜的老者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双眼如剑般的扫过殿下十人。殿下的人被这目光扫过如同万剑穿心一般,心里也更加紧张不已了。看到殿下之人的表情鹤发童颜的老者开口道:“陈宇峰,你们九人跟随我多则三十余载,少则十余载。你们虽然只是我鬼谷的外门弟子,但是你们所学足以让你们立足于世、搅动风云了。”

“弟子,谢师傅栽培。”殿下九人一脸肃容的躬身答道。

鹤发童颜的老者摆摆手继续说道:“本来尔等有些人早该出山了,却被我强留了下来。”

“我等愿意伺候于师傅左右,永不出山。”九人没等老者说完便再次躬身答道。

“别急,你们先听我说完。我于半个甲子之前无意得知魔主将出,天下将乱。”鹤发童颜的老者像是想起了什么入了神,竟不在言语了。而殿上十人却依旧静静地站着,不敢打扰老者的思绪。

过了一会,却又像过了很久。终于老者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陈宇峰,你今年已有五十多了吧,且跟随我也已有三十三载了吧。”

“是的,徒儿今年五十二,跟随师傅到昨日正好三十三载。”殿下的白发老者想了一下回答道。

“是啊,当年你也正是年少之时啊,当时你我相遇还是历历在目啊。如今你居然也满头白发了。陪了老头我半辈子,辛苦你了。”老者有些唏嘘又似乎有些伤感的说道。

“能陪伴师傅左右是弟子的福气,弟子只恨时光易逝,能陪在师傅身旁的时间太少。”白发老人陈宇峰一脸的伤感,只是不知道伤感的是时光易逝还是伤感自己与师傅的情感。

“这些徒弟之中师傅最是对不起你,你本该成为入室弟子的,但因种种原因你最终没能成为入室弟子。但你却为鬼谷一门付出了半生心血,师傅有愧于你啊。”老者那童颜般的脸上出现了与其容颜不相符的愧疚之色。

“师傅严重了,倘若当年没有师傅,徒儿早就是一堆白骨了。”陈宇峰诚惶诚恐的说道。

老者听了陈宇峰的回答似乎若有所思,然后眼光从九个弟子的身上一一扫过,那柔和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自豪还有一些感伤。突然,没有一点的征兆老者的眼神变得锐利,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们九人听着,我鬼谷一门本来除了要求尔等在山上之时要学有所成之外,就是不许尔等出山之后提及师门。”说完时,他那柔和的双目变得如利剑般的扫过殿下众人后又说道:“但如今天将不天,地覆天翻。魔主降生,狂魔乱舞。我鬼谷一门虽然亦正亦邪,但此次大乱不是以往能够比拟的,若是让魔主复出那么将会是人人成魔,我鬼谷一门也绝无幸免的可能。所以吾希望尔等此次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能为护卫天下苍生出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老者说完便目光炯炯的望着殿下的弟子。

“弟子谨遵师命。”弟子们听老者说得如此严肃,等老者一说完便躬身答道。

“弟子谨遵师命。”然而六弟子不知是在想什么事情走神了,还是在发呆,因而回答的慢了一步。

他这一慢其他弟子都不由的一楞而盘腿高坐的老者那张有些秀气的脸上不由得有一些怒气了。六弟子似乎也感到了不妙,便急忙跪了下来说道:“弟子听师傅所讲便想到我们要如何才能消灭魔主呢。”不知这是六弟子慌忙之中的应对之策,还是真的在想这个问题。但老者似乎也不愿深究只是眼神深邃的望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对付魔主自有玄黄教、护龙府和玄女阁负责,我鬼谷门只要帮助他们即可,然天地命数亦早有定数,我们只要尽力即可。”

“师傅,玄黄教、玄女阁对我鬼谷门还好,但是护龙府对我鬼谷门可是想除之而后快啊!到时候和他们一起对付魔主必然会有所接触,我们当如何是好。”六弟子想了一下再次说道。

“我们与他们最大的矛盾不过是彼此所秉承的理念不同而已,当此大变之时尔等与他们陈述厉害他们必然会放下成见的。而且玄黄教与护龙府的成见更深更大他们在此存亡之际必然也会联手,所以你们不必担忧。但即使出现了你所说的情况那我希望你们也要以大局为重不要意气为事。”老者缓缓的说道。

此时大弟子陈宇峰站了出来说道:“我等谨遵师命,以大局为重,必不负师傅所望。”

老者点了点头顿了顿然后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准备一下立即下山吧,陈宇坤你代为师送送你的师兄弟们。”

那剑眉玉面的少年陈宇坤躬身答道:“是,师傅。”然后转身对着师兄弟们道:“各位师兄师弟请先回去收拾一下,待午时用过饭之后我在送大家下山。”

“那便麻烦师弟(师兄)了。”九位记名弟子向亲传弟子陈宇坤作辑道。然后又向高坐殿上的师傅深深的鞠了一躬,便由大弟子陈宇峰领头陆续的离开了大殿。

陈宇坤看着师兄弟们陆续的离开了大殿,便转过身对着老者说道:“师傅,弟子现在便去安排师兄弟们的践行宴。”

“去吧,待得他们下山之后你便安排其他杂役,让他们明天一早也下山吧。”老者缓缓的答道。

“是,师傅,弟子告退。”陈宇坤说完便要走。

“你今晚到子时到大殿来见我,我有事吩咐。”老者突然说了一句。

陈宇坤先是一怔,然后躬身答道:“好的,师傅”。便疾步走出了大殿。

话说陈宇坤送走各位师兄弟,便又是一番难舍难分之后。九位师兄弟万分不舍的离开了云梦山,各自分头下山或是结伴而行。他们这一去江湖上恐怕又是一场风起云涌。

距离云梦山不远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山村。最近几日山村不知为何来了一个杂技表演团,那那杂技表演看得村民们眼花缭乱、眼界大开啊,甚至有人以为是神仙下凡了便直呼表演者为“神仙”。同时也吸引了十里八乡的人赶过来一睹“神技”。

在山村中的一个茅草屋内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坐在八仙桌旁,在他左边坐在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仿佛带着无尽的魅惑之力。而在老者右边则坐了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他的一双眼睛紧盯着茅屋的门口却对坐在他对面的女子视而不见,好像那门口有着什么东西比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更吸引着他。

“喂,死 木头你看老娘今天这套衣服怎么样。”女人突然暖声细语的对着她对面的男子说道。然而那男子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死木头,你是不是个死太监啊。不然你怎么看到老娘一点反应都没有呢。”女人不在暖声细语而是有些恼怒的说道。听到这活刚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的老者都不由的呛到了。而那个男子只是拿眼睛冷冷的扫了一眼女子,便又将眼神投向了门口。而女子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发寒,仿佛被猛兽盯上了一样。但女子好像有些不甘心就此退却,正要发怒……

老者看到了女子凤眼之中满是怒火,便连忙挥挥手制止了她,说道:“好了,妖月,你的魅惑之术对冷无情是没有用的。”

名叫妖月的女子似乎也知道自己魅惑之功对男子似乎没有用继续下去只会自取其辱,于是便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护法,不知这次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良久之后女子又开口对老者说道。老者端起了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你的任务就是在此掩护我们,其他的不要多管。”老者还没开口,带着面具的冷无情却抢先开了口。听到这话女子那张面如凝脂的脸突然间变得乌云密布。正要发怒时门口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只见一个打扮的像小丑一样的男人走到三人面前说道:“从山上下来了九个人,最大大概有五十多岁,最小大概只有十二三岁。”

“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老者淡淡的说道。待得那人退下之后老者便转过头对着妖月说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随时可以撤离了。”

妖月撒娇般的哀声求到:“护法叔叔,你就让我也一起去吗?”那妩媚的声音,那娇艳欲滴的样子足以让世间大多数的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老者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感觉,脸上带着微笑的说道:“本来此事也没什么,你要一同前往并没关系。”听到这话女子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听到老者说道:“但是此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了,元副教主要你立即回去他有事吩咐。”老者笑着对女子说道。听了这话女子知道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参加了,便气愤的说道:“一个死木头,一只老狐狸,你们给我记住了,有本事你们以后不要来找老娘帮忙。”说完冷哼一声,气愤的离开了茅草屋。

老者戏谑着看着冷无情说道:“你真的从来没有笑过吗?”

“属下还需要去布置一下,就先告退了。”冷无情冷冷的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茅草屋。

云梦山的夜空寂静如水,今夜无月只有几颗星星点缀着那漆黑的星空。本应鸣叫的蝉虫今日似乎也禁了声音,云梦山的夏本来是不会使人烦闷的,但不知道为何今日的夜好像特别的让人觉得烦闷。

大殿之上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那剑眉玉面的陈宇坤正静静地站立在一旁。时间慢慢的流淌着,他们就像是两个雕塑一样任由时间的冲刷,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好似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突然老者睁开了双眼,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那双眼中饱含着世事沧桑,仿佛能够看清世间的一切,能够洞穿过去和未来……

“时辰到了,宇坤,你去拿天甲给我。”老者平淡的话语中似乎又有一些激动。

陈宇坤顿了顿,神情有些低沉的说道:“师傅,一定要如此吗?我们有必要……”

“混账,闭嘴,,你要知道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老者气急败坏的说道。陈宇坤看到老者生气了,立刻离开了。过了一会陈宇坤双手恭敬的捧着一个用黑色丝绸的包裹进入了大殿。

“师傅,天甲已经取来。”陈宇坤恭恭敬敬的跪在老者前面捧着黑色包裹递给老者。老者脸上带着恼怒之色看着眼前的恭敬的弟子,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陈宇坤似乎也感觉到了老者的怒气便说道:“弟子知错了,弟子只是……”

“你的心思我岂能不明白啊。三十多年前我的师尊也和现在一样在我面前坐化了。”老者不等陈宇坤说完便先说话了。脸上带着一丝伤感的回忆,仿佛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个同样无月的夜,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双手捧着天甲跪伏在一个耄耋之年的老者面前,等待着宿命的到来。

天空中那几颗仅有的星星也逃不过黑暗的吞噬,云梦山的夜最终还是沉寂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人知道今日有一个叫鬼谷子的人坐化了,也没人知道今日又有一个新的鬼谷子诞生了。这似乎是一个轮回,就像春夏秋冬一样,没有人能知道尽头在哪里。生命似乎也是一样跟着岁月不断的轮回,没有人知道尽头在哪里,或许等到世界毁灭吧,但谁又能知道世界毁灭之后会不会又有一个新的世界在诞生在轮回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