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三集 > 青年集
第二节 无处安放
作者:知了蝉意  |  字数:2243  |  更新时间:2019-11-24 12:45:01 全文阅读

那笑容就像久雨放晴,天边有一道彩虹若隐若现,你正好在吃一颗棉花糖。——霖总

——

霖总渐渐陷入回忆,缓缓说道:“上周刘小姐和别人走了,我都没什么感觉。但这次不一样,周……她和我在一个部门,前段时间天天在一起,她每次都对我笑,那笑容好美、好甜,就像棉花糖。”

我:“咳咳,周姑娘的笑容,霖总你以前也说过很多次,大家都是知道的。我们好奇的是发生了什么?表白被拒了?”

凯哥:“不可能,霖总这怂货,哪有这胆儿啊?”

我:“不会说话就不要说。闭嘴,老老实实喝酒。”

霖总:“对,喝酒!你别……别再说这些伤心的事!开心点,来,干了!”说完举起酒杯递过来,没等到我的杯子碰到,已经自顾自一仰头干了。

明明让我别说话,两杯酒下了肚之后,霖总自己又念叨起来:“我没想到啊……老杜啊,也和我们同一个部门。在我眼皮底下,偷偷摸摸地,他俩就好上了。”

“霖总啊霖总,”老马开口了,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谈恋爱这事儿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像一颗棉花糖,你老舍不得吃,在周围舔来舔去,糖都要化了。别人抢过去一口吃了,吃了就吃了,你还能咋地?”

我:“那要是棉花糖不愿意给你吃呢?”

老马:“棉花糖是挺甜,巧克力就不好吃啦?钓不到鱼就该广撒网,不信你看我女朋友是怎么来的?”

老马是我们宿舍第一个有对象的。看着挺老实一人,天天晚上躲被窝里玩摇一摇,有本校的学姐,还有隔了一道墙邻校的同学,长期和十来个姑娘聊天。聊来撩去,最后有一个成了对象,还有几个变成了“红颜知己”。

“哎,别说了,霖总不是那种人。”

“霖总就是太老实。”

霖总听着我们说话,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啪”,一拍桌子站起来,拎了一瓶啤酒,嘴里大嚷着:“不行,我要去找他们俩!”

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失恋嘛,多大回事,霖总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开心。我们心理上给他疏导一下,他自己生理上再……处理一下。这么多次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怎么今天这么暴躁?急忙上前一把拉住,“别冲动啊,霖总!天涯何处无芳草,色字头上一把刀。冲冠一怒为红颜,公安机关好厉害。”

倒是霖总很吃惊,停下来看我们,说:“我,我只是想去敬他们一杯酒,他们就在隔壁的包间里,老杜今天生日。”

——分隔——

有我们几个拉着,霖总直到喝趴下也没有敲开隔壁的门,到最后他已经风雨飘摇走不动道了,得我们几个人一起架着。

出了食堂后门,吹了吹风,霖总似乎来了点儿精神,吵着要上厕所。

四周无光,冷清得鬼影都没见着一个,几个建筑棱角分明看着瘆人,有盏破灯发出白光忽明忽暗,阴风阵阵吹得人心里发虚。

“这儿哪有厕所,先回寝室再说吧。”

不过霖总却不听,非要上,一口咬定这里肯定有。起初我们只当他是喝醉了倔脾气上头。没想到进了一个小院领着我们左拐右拐还真找到了地方,里面没有灯,孤零零一个坑。

(看来霖总那部门,平时聚餐不少啊。)

霖总嘿嘿一笑,上前麻溜地解开裤带,然后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大半分钟后水声才歇。只是……水声是停了,可霖总还站在那,腰扭来扭去,双手在前面一阵摸索,不知道在干嘛。

不会吧……?真不分场合?现在就处理上了?

黑暗中气氛尴尬,我们三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又过了一分钟,霖总手还在动着。我忍不了,开口道:“霖总?”

我们屏着呼吸,时间似乎都停滞了,鸟叫都听不到一声。然后,霖总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

“日你仙人板板,老子……老子放不回去了。”

我们急忙上前,手忙脚乱地帮霖总把东西收起来。幼鸟归巢之后,在院子里的水龙头洗了手,飞一般地往寝室赶。

还好霖总就睡在下铺,也不给他脱鞋,往床上一堆,再把被子往上一扔完事。只等了一会儿,呼噜声就响起了,大家都放下心来。

凯哥就住对面宿舍,这时候也不走,反而是看着我笑笑,默默从裤裆里掏出了……一瓶啤酒?

(卧槽!那样混乱的场面,这混蛋居然还摸了一瓶酒回来。)

看着我嫌弃的眼神,凯哥还是那一脸淫笑:“有什么关系嘛?隔着一层玻璃还有一层布,我们拿几个杯子倒出来喝,不碍事的。”

“今晚就算了吧,留着我们明天喝。”

“要喝就趁现在,明天不冰了就不好喝了。”

“不冰就不要了。”

隔壁宿舍的鲁道师正好从门口经过,把我的话听了半截,身子转进来,满脸都是赞叹之色,最后一竖大拇指:“果然还是你见识高,步兵简直粗俗不堪,哪有骑兵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来得唯美。说得好,步兵就不要了!”

——分隔——

夜深极了,霖总悠悠醒转。

脑袋晕晕沉沉不清醒,眼睛半闭半睁,只能模糊地看见漆黑一片,手上、腿上都没力气。试着一抬手,“啪”的一下,打着了什么东西,吃痛不已。

闷哼一声,霖总一个激灵惊醒,打量周围的情况,视线所及皆是黑暗。双手在四周摸索,身下冰寒彻骨,这个时候才蓦地觉得自己的身子极冷,感受不到体温。哈出一口热气打在手上,又发现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憋着一口气,手往上伸,摸到的也是冰凉,硬邦邦的触觉,似乎就是刚才打到的东西,好像……是一块木头板子。黑暗、冰凉、呼吸困难、头上有木板盖着,慢慢联想到了什么……

霖总渐渐开始恐惧,感到绝望,胸膛剧烈起伏,呼吸急促贪婪地吸取残留的一丝氧分,眼前愈来愈黑,身子愈来愈冷……直到眼前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光亮,光亮带来了些许温暖,这就是……天国么?

霖总这么想着,在最后失去知觉之前,求生的本能激发了身体最后一点儿能量,握手成拳,用力地往木板砸去,嘴里喊出了平生最大的音量:

“救命啊!”

——分隔——

夜里,我睡得正香。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就好像是猪叫的声音把我惊醒。

我身体缩在被窝里,脑袋伸出去看了一会儿,从梯子小心地下来,用手机点亮手电筒,蹲下来对他说:

“霖总,有什么事先从床底下出来再说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