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行走边缘 > 第一卷 围捕
第三章 CLC飙车党
作者:破碎群岛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19-11-21 09:22:52 全文阅读

梦境里一团如棉花白云,向我飘过来,我伸手想去触碰它,不曾想一滴墨汁滴在了白云上,迅速扩散开来,变成了一块漆黑的巨石,突然坠落向我脑袋上砸来。我的身体一阵抽搐,猛然惊醒,感到手臂酸麻、颈椎疼痛,我好像仍然趴在云轩阁的茶桌上,屋子里没有开灯光线很弱,我勉强坐起来,摸着身上手机、钱包、钥匙等随身物品都还在。翻开手机,蓝色的荧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手机显示的时间更加令我震惊,现在已经是周六早上7点12分,也就是说我已经睡了22个小时!手机上还有顾思远十几个未接来电,手机铃声分明很正常,没有设置静音和震动,为什么没有听见手机响呢,难道是睡得太熟了?来不及深思,只听得清脆的声响,头顶上的水晶灯亮了,昨天前台那个小姑娘笑盈盈的走来,跟我打招呼:“于先生,您醒了?”

我礼貌的点点头,靠在椅背上,下意识的紧握双拳,余光扫视着四周。她似乎看出了我的警惕和不安,跟我解释道:“昨晚,我家主人见您睡的正香,不便打扰,就留您一晚。”

“你家主人?”我盯着她的眼睛,迫切的想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宇文清音啊,您不是她的朋友吗?”她反将一军,搞的我颇为被动。

此地不宜久留,要是晚一会宇文清音再来弹上一曲,我怕又是要睡上一天,我借口有事,落荒而逃。跑到车门前,颤抖的双手紧握车钥匙,但却始终无法对准锁孔,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滴落在车把手上。我下意识的回头望望周围的情况,还好早晨路边没什么过往的行人,不然真会有人报警把我当偷车贼抓进去。

又鼓捣了一阵,才勉强打开车门,发动汽车,猛踩油门,驶离了这个幽静的街巷。来到主路遇上早高峰,车子被夹在路中央动弹不得。我找出手机,拨通了顾思远的电话。

“喂,你昨天去哪了,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手机那端的顾思远非常忙碌,有节奏的敲击键盘和鼠标。

顾思远还好意思提昨天,要不是为了他,我也不至于花3万6还被人摆一道。我原原本本的把到云轩阁之后的事情,包括做得那个可怕的梦都告诉了他。他听完后不再敲击键盘,像是走到了屋外,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你花了3万6就在那个茶楼里睡了一天?这只能说明你可能是真累了,琴曲刚好有助于你的睡眠。”

顾思远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抓狂“你怎么还不明白,宇文清音有问题!她知道我在跟着她,是特意引我去云轩阁,好让我睡觉好给她空间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总之,这活咱们不接了,任栽了,以后不联系她,行吗?”

“我想,她要做的事情就是怕你来阻止我。现在来不及了,昨天下午清音送来10万块订金,我已经接管bo彩网站,傍晚的时候网络攻击开始,我们一直忙到现在。”

“等等,你说你们,还有谁?”

“我和清音啊,昨天太晚她就在我家睡了……她好像醒了,这阵子我不去学校了,你帮我把学校的事处理好,到时候有你一份。”顾思远急忙忙挂断了电话。

重色轻友的家伙,刚认识人家半天就敢领家里去,黑客联盟网站的部分服务器都在他那里,宇文清音要真是个警察趁顾思远不注意,拷贝会员信息,足以将我们一锅端了。眼下搞清楚宇文清音的真实身份,但不知为何,本学期的周六上午还有一堂专业课,我要是再不去,辅导员会找麻烦的。果不其然,课间时,导员还特意来教室堵我,语重心长的跟我讲,她现在还在实习期,我们的安危直接关系到她能不能留下来。看着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姐姐,对这份工作如此在意,一种责任感悠然而生,当下给顾思远打保票,给她吃颗定心丸。

辅导员也是个聪明人,轻易糊弄不过去,追问道:“你的车哪来的?”

“车是租的啊,您不会以为我是偷的吧。”我装作无辜的样子。

“租的,你没事租车干嘛?”她还是紧张兮兮的。

“我们打算毕业创业,最近正联系天使投资,租个车方便点。”

“还天使投资,能跟老师有句实话不?”

看样子,她快被我气疯了,我安慰道:“老师,您放心我们都是成年人做事有分寸,等公司弄好了,您来看看啊。我先上课去了。”回到座位往教室后门瞟,导员仍站在那里不安的望着我,我不禁也有一丝忧虑,顾思远这次玩的有点大,我也不敢笃定这次能否逢凶化吉。

现在正面去盯宇文清音已经不现实了,以车查人是一个不错的办法。CLC俱乐部是上海规模最大的跑车俱乐部,每周末都会组织些地上或者地下的飙车比赛,地上就是在正规赛道比赛,规矩多参与的人也多,地下更像是车友们的一个party,他们会在内环边上找个地方吃吃喝喝,等到凌晨两三点再组织车手以内环高架为赛道,飚上几圈,还有人组织开盘下注,赢了的车手往往还有一笔不菲的奖金。与云轩阁不同,CLC并不执行那种严格的会员制,每次活动,只有你有跑车,交点门票费,就能进到他们圈子里。我曾经去玩过几次,里面虽大多是些不学无术之徒,但他们对沪上的跑车行情还是有相当精深的了解。我去车行把这辆二手桑塔纳换成了一台新款的宝马Z4,银亮色的外表、紧凑的车身和搭载着258匹马力的强劲引擎,让我在跑车堆里一眼就挑中了它。

如果说浦江两岸是魔都的地标,那徐家汇就是年轻人的地盘,在这里经常可以见到开着百万豪车的富二代带着漂亮姑娘吃着百十来块的路边摊,他们比老一辈人更懂得享受生活。找CLC聚会的地方并不难,一定是停放跑车最多音乐声最嘈杂的地方。在几百米外就能听见重金属DJ的音乐,他们找了一个在建楼盘的建筑工地,说是建筑工地,但他们也只完成了平整场地的工作,周边除了搭起简易的工棚并没有太多的居民楼,路边杂乱的停放着各色跑车,工地上没有围挡也没灯光,他们反倒生起了一团团篝火,玩得不亦乐乎。

“于谨,于谨……”隐约间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寻声望去,看到一个穿嘻哈宽大T恤梳着爆炸头的矮胖子,在距我最近火堆旁向我挥手。他叫方裕,绰号木鱼哥,家里是做钢材生意的,前两年我卖网游外挂赚得第一桶金,就去租了辆科迈罗在内环上飚,恰巧遇到了一伙飙车党。追逐中,我与一辆改装本田互不相让,改装车提速快,直线加速不是对手,只能利用弯道进行强超,但在一个弯道处,他强行变道,我一紧张没能点住刹车,剐蹭到了他的左车灯。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张口就要我十万块,他仗着人多把我围住,逼着我拿钱。涉世未深的我哪见过阵仗,十万块我肯定拿不出来,但我更怕他报警走保险,戳穿了我“于谨”的假身份,还会有牢狱之灾,一时间慌了神。围观的人群里只有方裕站出来主持公道,他眯着眼睛说,出来飙车就要做好撞车和被撞的准备,出了事两方都有责任,各自回去修各自的车,搞这种讹诈会没有朋友的。没想到这个小胖子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那个人竟然放了我一马。为了表示感谢,我多次请方裕出来吃饭,一来一往也就交下了这个朋友。

我热情的上去打招呼:“木鱼哥,今儿是要露营啊。”

他眯缝个眼睛笑呵呵的招呼我坐下:“我一朋友,刚拿了块地,请大家出来嗨一下。你呢,这次回来待多久?”

由于追尾的时候,车是租的,为了不让自己掉身价便跟他们讲我在美国留学,每次跟他们聚会还要精心计算下时间。现在虽然是开学季,但跟他们混的比较熟,没人会特别在意我究竟是谁。

“要待一段时间,看看国内有什么好项目。”我应付道。这白色塑料椅子似乎是从烧烤摊借来的,坐下去有种下陷的感觉。

“有啊,拿地盖房,或者像我们家倒腾建材,稳赚不赔。”

又和他瞎侃一会,我拿出刚刚冲印好的照片给他看:“木鱼哥,这车和人你认识吗?”

忽明忽暗的火光里,方裕虽然还是笑呵呵的,但能感觉到他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半晌,他才支支吾吾的回道:“不太认识,怎么兄弟,你找她?来来来,大家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他慌慌张张的把照片传给大家看。

“不是我找她,是我一朋友,看上这妹子了,托我打听打听。”我观察着每一个看过照片人的表情,故意放慢了语速。

火堆旁的一圈人看完后面面相觑都表示不认识,可我能看得出有些人一定知道些什么,但由于方裕三缄其口,他们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收好照片,冷笑道:“想不到上海滩还有木鱼哥不认识的车啊。”

“不是不是,兄弟你别误会。”方裕刚想解释,一个穿黑T恤的男子走到了我们身后,方裕赶忙起身叫了一声:“小林哥”。

这位小林哥很是特别,没有与方裕寒暄,直接坐在了方裕的位置上,长期从事户外工作而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皮肤与周围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上的肌肉则把T恤绷得紧紧的,他中等个头,但坐在旁边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哥们。”他缓缓开口道,“听他们说你在找辆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