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敕天指 > 第一卷 荆棘满道
第七章 断灵刃
作者:哲理的三哥  |  字数:4596  |  更新时间:2019-11-20 11:43:48 全文阅读

我知道大爷爷说得是什么,姜皇他们怕是要开始对我发难了。我毕竟才十八岁,在商道上的老道并不能说明我遇任何事都能泰然自若,在大爷爷面前的信誓旦旦只不过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和让他老人家安心。

  大爷爷焦急地对我交待道,“小凌子,千万记住大爷爷的话,保命要紧,必要的时候,委屈求全也会是上上之策。只要争得一线生机,先忍一时之苦,便有机会翻身。”大爷爷此时好像对我有说不完的话,我知道此刻事情的严峻,便一字不漏地全记在心里。而后听大爷爷继续对我说道,

  “小凌子,老夫所作“道经”之内容,虽然不是什么至强修炼功法,但却是由浅入深对天地至理的最好诠释。就算你会经历和你先祖同样的遭遇,也不要轻易放弃自己,哪怕所有人都放弃你,哪怕天地都弃你,你也不要放弃你自己。极道命格没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只要你仔细参悟“道经”,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并做到极致,别说敕夺天地万物造化于已身,如果天地不仁,你便可敕天,换了它又何妨。小凌子,你一定要活下来,一定要……”

  轰隆隆!不待大爷爷说完,又是一阵轰鸣响起,这次,左侧的墙壁发生了变化。

  只见墙壁上出现了一道狭长的光亮,随着轰鸣声的不断,那道光亮也变得越来越宽。我知道,那应该是一道机关门户在开启。最后,轰鸣声终于停止,海量的光芒从那门户之外直射入牢狱内,刚好照亮了我跟大爷爷所处的位置。

  人一旦在黑暗中待久了,如果突然出现强烈的光线,会非常不适应,眼睛会产生非常大的负担,甚者会有失明的可能。我唯有暂时闭起双眼不去看那方向。

  这时,有一道人声自那门户的方向传来,那声音无法形容,阴冷,没有一丝感情,让人听着极不舒服,“嘿嘿,师父,弟子来看您老人家了。”随后,说话之人的脚步声响起,慢慢由远而近。

  师傅?我一听称呼,那人肯定是对着大爷爷说的,难道?此人是国师?我心里暗暗猜测。

  那人行至大爷爷身前,躬身拜道,”徒儿连善拜见师父!许久未曾来看望师父,师父可莫要怪罪于徒儿。”那人说完,随后从其喉间发出一连串阴沉沉的怪笑,很是慎人。

  ”哼!国师大人何出此言,你我身份地位悬殊,老夫万不敢受国师如此大礼,赶紧滚吧!“大爷爷冷哼地说道。果然,此人正是大爷爷此生极为痛恨,恨不得啖其肉,啃其骨的当朝国师大人,也是大爷爷此生唯一的徒弟。

  我强忍着强光的刺痛,眼睛眯开一丝缝隙朝国师看去。借着光线,可以看到国师一袭黑袍裹身,面目为很普通的中年人模样,甚至给人感觉温文儒雅,极易接近。只是这样的人,嘴里却是发出那样傑傑刺耳的声音,与之样貌相比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嘿,既然师父如此不待见我,徒弟就不多留了。只是徒弟还是那句话,只要师父您老人家将其它丹方以及那经文说出来,徒弟便会求吾皇放了你,这点我可以保证。你我皆有用不完的光阴,徒弟有得是耐心等,“国师说完,随后便看向我,淡淡地说道,“小子,跟老夫走吧!”

  大爷爷见状立即对国师咆哮起来,“你们两个逆贼,还要干多少伤天害礼之事,才会罢手!老夫五百年前被你们两个狗贼所逼,已经昧着良心给你们炼了一次丹,现在你们还要残害凌家之人!”

  国师闻声,随即恶狠狠地朝大爷爷吼道,“你这老残废,还敢提那丹药之事,当年姜皇陛下要得是五神丹,你却只炼出了五德丹,要不是老夫当年曾服过五神丹,只怕会被你蒙混过去,哼!“

  我见国师提五德丹之时,竟然满脸的不屑,反而说到五神丹之时,双眼精光大盛,充满强烈的贪欲,料想五神丹一定是一种比五德丹更为逆天之宝药。

  ”嘿,姜氏的狗贼,怎配享用此等仙丹。老夫当初当真是瞎了眼,收你这种白眼狼为徒,还赐你五神丹,老夫肠子都悔青了。老夫的东西,你就别再想了,你永远也得不到了,哈哈哈!“大爷爷说此话之时的状态,仿佛一下子回复到了年轻时候的岁月,中气十足,没有一丝老态,声音震得周围空气荡漾不已,堪堪称奇。

  国师对大爷爷的话却丝毫不在意,仿佛这些年被大爷爷骂得习惯了,他不再理大爷爷,径直来到我身前阴阳怪气地对我说道,”凌家小子,你放心,既然吾皇说过会给你一个机会,便不会是戏言。只要你按照老夫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了,这样不仅你能活,你之族人亦可活。“

  什么?国师的话是真是假?这么说父母亲暂时无恙?

  国师说完随即转身朝那门户走去,我不知道我接下来将要面对得是多么可怕的灾厄,但如果能使父母亲远离危难,求族人于水火,再难我都必须独自承受,坚持下去。走之前,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大爷爷,他老人家所承受的苦难才是最沉痛的。虽然我与他相处的时间很是短暂,但我能看出来,他是真心待我,真心希望我能活下去。如果我能活命,终有一天,我必定要救他出来。

  我跟着国师走出了牢狱,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得一眼望不到边的山体中空世界。

  这里亮如白昼,远处果然就如大爷爷所说的座落着一座小型的姜皇城。说它小,只是相对而言,只因头顶上的姜皇城实在太过浩大了。此时这座姜皇城一样有无数的层楼叠榭,琼楼玉宇,一样的富丽堂皇,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一样的宏伟壮观,气势恢宏,实在是令人震撼。如果是在大地之上倒也罢了,没想到在这极深的地底中,也能建造出如此规模的建筑,皇朝的能量,由此可见一般。

  轰隆隆!

  之前好种轰鸣声又响起来了,将我从惊叹中拉回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出来的地方,原来是在一处山体当中,此时那门户正在合拢关闭,我依稀听见大爷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小凌子,一定要记住......“咚的一声,还不待我听清大爷爷的话,那门户就彻底闭合了,轰鸣声也停止了,此时我再看向那处山壁,哪里还能看出来何处是门户所在,实在是巧夺天工。

  就在我暗暗伤感之时,国师却是来了我身边,只见他一只手搭住了我的肩膀,冷冷地说了一句:走了。而后在我的震惊声中,国师带着我”嗖“得一声,以极快的速度窜向了高空,只瞬间,我们便在极高的”天“空停住了,顿时一阵强烈的失重感向我袭来,我整个身体稳稳地”吊“在国师手上,在这个高度刚好能俯瞰整个小姜皇城,但我只看向下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在如此高的地方看至大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眩晕和恐惧让人胆寒。

  这是,肉身横渡?大爷爷道经记述竟然是真的!这不真的成了传说中的仙人么!

  就在我惊魂未定之时,国师突然又”抓“着我向姜皇城的方向极速掠去,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像一顶风筝,被国师抓着飘荡不已,我的肩膀都快要被捏碎了。旁耳只传来呼呼的风声,吹得我无法睁眼。不一会儿,我感觉自身在下降,我努力睁开眼一看,脚下的皇城正在无限放大,仿佛我正在从极高的高空跌落下来,马上要撞到地面了,吓得我又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没有想象中的冲击,我也没有被摔成肉泥,反而在触地那一刻,身体轻盈无比,很是稳当。

  ”到了,你可以睁开眼了。“国师那难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双眼后,便看到国师站定在一旁,满脸讥笑地看着我,好像对于我惊慌的表现很是满意。刚才,是他有意为之么?但不管怎么样,此人,竟然身怀如此大能,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普通的院落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国师说道,”凌家小子,刚才老夫所展露的不过是小道尔。你之极道命格,如果行武道一途,想要做到这样太容易不过了。你父亲凌海倒也聪明,没有让你习武,反而让你大隐隐于市,想逃过皇朝的注视。只是,他也太高看自己了。”

  国师突然提到了父亲,我便急了,于是我问他,“我父亲和母亲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你的要求我会全部都答应,只要能放过我的双亲。”对于我的决然,国师却是没有想到,只是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反过来问我,

  “小子,你还挺孝顺,但你可知,此处是什么地方?“我看了一眼国师,他的问题让我感觉莫名其妙,难道要我回答他这是姜狗的秘密基地么?

  见我不语,国师自顾自地说道,”最初,此处是那扁毛畜牲的栖息之所,那畜牲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突然降临世间,且全身都是造化,甚是奇异。在它长久居于此地后,此地长时间沾染了它的气息后竟成了洞天福地,灵气充裕,遍地生金不说,还滋生了很多对人体有奇效的奇花异果和仙值神根,其它神奇的金石玄矿更是数不甚数。“

  我被国师的话说蒙了,他为何要告诉于我此地的神奇之处?还有他口中所说的扁毛畜牲又是指什么?倘若他所说的全部属实,此地的确是称得上是洞天福地。

  ”当初,我皇姜祖偶然间发现了此处,遂发觉此处藏有极大的造化,于上便使出无上神通慑服了那畜牲。从此,此处便成为姜皇朝独有,御极天之下之根本所在!“国师说完,神情甚是激动,仿佛他口中所说姜祖之所为,乃是无量功绩,理所当然一般。

  我对他说得一切没有一分兴趣,只待他会如何处置我。而且我从大爷爷口中得知他的真实为人后,之前对于他的崇敬之心全无,现在我对他只有厌恶,哪怕他权势滔滔,神通无边。于是我不耐烦地问他,”国师为何要将这些告知于我,还请直接动手吧!“

  只听国师戏谑看着我说,”哈哈哈!小子,你怎么比老夫还心急!哼,老夫之所以费口舌跟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吾巍巍姜皇朝,统领这片大地这么多年,为此片天地之主宰,是你们凌家永远也无法翻跃的大山,你们注定永远就只能在山脚下作为蝼蚁般苟且偷生。“

  他说完,还不待我有所反应,便如变戏法一般伸手拿出一物“哐当”一声扔在了我脚下,然吩咐到,”动手吧。“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把半尺来长锈迹斑斑的匕首。我心中了然,这是终于要对我动手了么?而且,貌似还是想让我自己动手?果然阴狠之极。

  国师见我面露不快,冷笑着对我说道,”此匕名为断灵,你别看它满是锈迹,可是锋利得很。你应该备感亲切才是呀!哼,当初你祖先凌天就是用这把匕首截断了自身的造化,废了一身的修为的。“

  什么?这把匕首,就是它么?我想到了凌天大人,然后再回想一上自己现在的处境,我心中顿时怒意丛生,我怒得不是这把破烂匕首,而是那万恶的姜氏贼子。

  我心中满是疑惑,这把如此不起眼的匕首就能彻底断绝一个人所具备的所有天资造化么,到底要怎样做,难不成要我挥刀自戕么?

  国师见我无动于衷,便威胁着我狠狠地对我说道,”小子,你拾此刃,先将你左手五指尽皆斩了去,然后再用嘴咬住匕首同样将右手的五指斩掉,你的性命以及你族人的性命便可得以继续苟活,否则,哼哼!“

  我听完国师所说,着实吓出了一身冷汗,竟然这么恶毒?以我家人及族人之性命为要挟,要我自己斩去双手十指?当初凌天大人也是被姜氏如此威逼的么?那他为何不干脆自己动手?

  国师见我迟迟不动手,遂道出了原由,”天命之人的造化,外力无法掠夺,更无法摧毁,只能其自身放弃。断十指是最佳的途径,至于为什么,你以后会知道的。“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我问国师道,”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见我这样发问,国师的脸瞬间沉了下去,确不回答我的问题,随后他继续催促我道,”你废话真多,让你做什么你听命就行,你不用怀疑此匕首的锋利,只需要轻轻一划即可。“

  难道?他们杀不了我?我心中突然萌生出这样一个大胆的想法。因为我想到之前姜皇”神降“至凌府的情景,以及那雷电劈下时的异状。姜皇当时神威赫赫,那个雷电本可以打中我,将我劈成飞灰的,但却劈到了一旁。而现在还大费周章,把我带到了这地下皇城,要我自斩十指。没错!或许,因为我极道命格的关系,之前那雷电根本近不了我的身,他们根本杀不了我,定是这样。

  我虽想通了这些,但对于我现在的处境确没有一丝帮助。我知道我现在别无选择,我现在的心情恐怕跟十几万年前凌天大人的一般无二了吧,一样逃不过的宿命劫难。

  我坚定地蹲下身来,颤抖不已的右手拾起了那把破匕首,最后我狠狠地瞪了国师一眼,心里将他与姜氏贼人骂了千百万遍后,奋力向我的左手挥去。

  噗!五指齐断,果然很是锋利。

哲理的三哥
作者的话

下一章预告:一线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