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敕天指 > 第一卷 荆棘满道
第六章 化血术
作者:哲理的三哥  |  字数:3441  |  更新时间:2019-11-20 06:18:55 全文阅读

五百年前?

  且不论那丹药到底出自谁之手,只是这时间,按那老者所说的意思,那他不得有好几百岁了?之前我从他说话的状态和语气中,大致也能猜出几分他的年龄,不超八十之数,也算是垂垂老矣了。

  我笑着对他说道,“前辈真能说笑,人哪能活几百年呢,那成什么了!。”

  “成仙了呗!不然我炼那破药干嘛?”老者说得这句话让人啼笑皆非,我差点失声笑出来,硬是强忍住了。

  老者有些生气地说道,“小东西,你不信我是正常的,老头子也懒得跟你计较了,就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眼界,老夫跟你们讲也是对牛弹琴。”看来老者是真的生气了,只是不管他说得是真是假,都毕竟是一位老人家。我正准备想向他告罪,但他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我立即改变了对他之前的看法。

  他懒散地对我说道,“这样吧,看在你与老夫同处一室的缘分上,你把你怀里的东西交予老夫,老夫就赐你一场大造化,开开你的眼界,怎么样?”

  我听完感到很诧异,我怀里的东西?哪有什么东西?

  “怎么?舍不得?你都快要死了,还留着它有何用,带到坟里去吗?与其被姜狗夺了去,还不如便宜老夫。”老者见我愣住没有理他,还以为我是舍不得给他。

  只是,等等!我怀里确实有一个物件。想到这里,我立即摸了摸胸口,果然在。

  那是父亲之前百般交待要贴身携带的界二大人遗留下来的“盘子”。

  只是,这老头是怎么知道我身上藏有东西的?除非他真是仙人,但怎么可能,仙人还被困在这里?

  “你不用想了,老夫跟你说了,你又不相信。你要不是有那东西护着,现在哪里还能喘气。你把它拿出来,老夫教你怎么用,你便明白了。”老者的一番话让我来了兴致,他说得不错,如果那“盘子”果真是宝物,过不了多久便会易主了,反正那老头手脚皆缚,还能抢走不成,正好瞧瞧那“盘子”是何物。

  于是我从怀里里掏出了那东西,递到了老者的面前问道,“前辈真的识得此物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我拿出此“盘”时,恍惚间我仿佛瞅见老者双眼的位置,有绿幽幽的光点一闪即逝。

  随后,老者激动的喊道,“老夫猜得不错,果然是那长虫的东西,哈哈哈,多少年了……多少年了……”老者说完,仿佛在追忆什么,仰着头感叹不已。

  我不解地问他,“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前辈怎么瞧得清楚它?”就算老者曾经见过此物,但身处这样的环境中怎么能如此断定。而且,从之前老者对我态度的转变来看,他似乎与我们凌家有很深的渊源。

  “老夫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老头子不会害你,我与你凌家的一位祖先确有交情,而且是过命的交情。既然今日有缘碰见他的后人,那纵然无法解救于你,也要竭力助你!”果然,老者的话证实了我猜测。

  老者傲气凛然地继续说道,“你以为姜家的小狗,为什么只将老夫囚于此处?纵然我连他们的祖坟都刨了,以姜狗的恶毒,也没将老夫我挫骨扬灰了,你可知这是为何?”

  这老头竟然还提刨姜家祖坟的事,这是有多大仇恨?而且还煞有其事地向我炫耀,那口气,就像对于他来说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我心里虽然不屑,但还是问了他为什么。

  只见他冷笑着霸气说道,“嘿嘿!那是因为这天下间,能伤我的屠刀还没打出来呢!那些姜家的狗杀不了我……!”老者语毕,顿时一股冲天气势从老者身上迸发而出,带起一股强劲的气流吹得我眼睛生疼。这突然其来的动静,令没有防备的我又是一惊,这什么情况?

  过一会儿,老者终于收敛了身上的气势,安慰我道,“娃子,你不要怕,老夫只是压抑太久了!”我明显感觉到此时他说话的语气萎靡了不少。

  而后他吩咐我说道,“你把那东西放老夫腿上吧。”我知道老者的手被锁链拉伸起来缚住,不方便拿取,便依他将那“盘子”放到了他腿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那东西接触到老者腿脚的瞬间,便全身发起白色的光来,那光芒如水晶一样华丽,又如星辰一样璀璨,甚是好看。在这黑漆漆的牢房中,那光芒就显得更加耀眼了。借助这光芒,我终于大致看清楚了老者的模样。

  只见那老者衣衫褴褛,骨骼嶙峋,整个身体就只剩皮包骨。他整个脑袋都被白色的须发遮住了,看不太清真容,我目测他胡子得有惊人的三尺来长,很是“唬人”。

  不待我更加仔细地端祥他,那“盘子”上绚丽的却光华突然消失。紧接着,更令人惊奇的异象出现了,一束温和的金黄色光晕突地自那“盘子”上缓缓飘起,聚集在我与老者眼前。几息之后,“盘子”上不再有光晕腾起,而先前聚在一起的金黄色光晕瞬间如卷轴般平铺开来,当中更是慢慢浮现出很多文字,

  我还没来得及去看文字的内容,那老者却在一旁自顾自地吟了起来,“道者,乃天地万物,宇宙乾坤运转之理。大者,阴阳交泰,五行轮转是为道;微者,滴水成冰,风起云涌是为道;吾辈之修炼,乃以参悟天地自然,诸事万物运转之理为根本,敕夺万千自然造化赋予自身,由微至极,便可点石成金,平地生雷,肉身横渡。修至化境,更可逆转生死,逍遥太虚……”。

  老者叙说了很久之后才停下来,我快速地略一遍“卷轴”上面的内容,我吃惊地发现,是跟老者所叙述的内容是相同的,我能确定老者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卷轴”上面的内容,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那老者见我如此吃惊,得逞地笑道,“此篇“道经”乃是老夫生平修炼之感悟,后遇你先祖遂封于此物之内赠于他的。还算他有良心,当成传家宝传承了这么多年,也不枉费老夫的一番心意。怎么样,现在总该相信老夫的话了吧!”

  事到如今,我不再迟疑,当即拜倒在地呼道,“晚辈凌云,见过……见过前辈!”

  老前辈很是受用,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孺子可教!你应该改口了,不能再称呼老夫为“前辈”了。之前老夫说是你祖宗,可没占你半点便宜,老夫与你差了不知道多少辈,还真不好称呼。算了,老夫也不拘那些俗礼了,你便喊老头子一声三,哦不,喊“大爷爷”好了”

  我也很高兴,毕竟在此绝地中,能遇上先祖的故人,心里的阴霾减轻了不少。我在随后的时间里,跟大爷爷畅聊了很久,聊到了很多的人和事,大爷爷还着重为我讲解了一些我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修炼之道,为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而后,我终于确信,那所谓的国师耗时十载所炼的“五德丹”确实是出自大爷爷之手,国师只不过是花了十年之久才强行破掉了大爷爷给那三颗丹药所下的封禁,国师根本没有能力炼制如此逆天的丹药。所以,拥有通天彻地之能的是大爷爷,而不是国师。也难怪我刚开始介绍五德丹出自国师之手时,大爷爷那么气愤。无它,只因为国师正是大爷爷唯一的一个徒弟,他的一身本领和学识皆得传自大爷爷。怎奈,他却是一个白眼狼,联合姜氏暗害了大爷爷说,更是亲手将他关此处这么多年不见天日。

  最后大爷爷安慰我到,“小凌子,大爷爷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已经习惯了,你不用为老夫担心,反正老夫这把老骨头暂时还能撑下去。倒是你,老夫之前跟你所说,你的下场会跟你先祖一样,可不是吓你的。如果你知道姜狗会怎么毒害你,你一定会后悔来到世上走一遭的。”

  大爷爷见我沉默下来,便再严肃地问我道,“小凌子,你可敢复仇?可敢颠覆那吃人的姜皇朝?为了你的先祖,为了你凌氏一族宿命的解脱!”

  我听到后,心中没有半点犹豫,答道,“我敢!也为了大爷爷有一天能够脱离这苦海!”

  我说出我的答案后,大爷爷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身边又传来了之前水滴的滴答声,是大爷爷的“酒”又来了么?

  而后,只听大爷爷带着些许哽咽的声音对我说道,“好,小凌子,大爷爷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先祖说得很对,只要能忍他人之所不能忍,方能为他人之所不能为之事。在姜氏贼人对你动手之前,我必须将他姜氏一族最大的秘密告知于你,那就是化血之术。”

  “化血之术?大爷爷,这是什么,很厉害么?”我不禁问道。

  大爷爷解释道,“此术乃天下间最之邪恶之术,其本身并没有什么威力,但只要经过此术的催化,就能将一个平常的人全身骨血都化去,还不会伤及性命。然后再汲取另一根骨超凡之人全身的骨血便可以窃取造化,脱胎换骨。所以此术又称换血术。不过此术看似简单,实际实施的过程确极为复杂,老夫所知也不多。”

  说到窃取造化,我想到凌天大人,于是便问大爷爷,“我先祖凌天大人,就是被姜氏先祖施过换血术么!”

  大爷爷点点头,说道,“没错,你先祖最后落得个修为尽失的下场,就是此术造成的。但这当中要经历的痛苦却是最惨无人道的。只是有一点大爷爷还未曾想明白,当初就唯有姜氏先祖一人用过此术,确为何他们姜家代代君王皆会身怀神通。为此,我曾怀疑过始皇陵,还去那里查探过,最后却被那逆徒出卖,才导致自己如今的处境。所以,小凌子,对于此术,你一定做好心里准备啊!”

  好像是为了回应大爷爷的话一样,还不待我说话,空间里便传来一阵沉闷刺耳的轰隆声。随后,脚下的地面明显有轻微的震感传来,还伴随着类似机括运转的哒哒声和锁链拖动的声音。

  只听大爷爷肃然地说道,“注意,来了!”

哲理的三哥
作者的话

下一章预告:断灵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