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敕天指 > 第一卷 荆棘满道
第五章 轮回劫
作者:哲理的三哥  |  字数:4529  |  更新时间:2019-11-20 06:17:43 全文阅读

一阵斗转星移之后,我与姜皇已然出现在了另一处地方,但已经陷入昏迷的我自是不知,那种令人眩晕不已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嗒,嗒,嗒”,迷迷糊糊中,有连续不断的滴答声传入我耳中。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慢慢醒转过来,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处冰冷刺骨的地面上。我艰难地睁开了眼皮,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黑漆漆的空间中,四周皆是黑暗,阴森森的看不到尽头,此时也并未见到姜皇的身影。回想一下,从姜皇带我离开直至我现在苏醒,感觉也就几息的时间。我刚想直起身来,瞬时从全身各个部位传来的痛楚却让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而后咳嗽不止。一直文文弱弱的我,何曾体验过这种痛苦,那种疼痛会让人的呼吸都暂时停止。

  我只得继续在地上躺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缓和一下身体的痛楚。刚才我感觉全身的关节都像散架了一般,混身使不出一丝气力。

  休息了良久,感觉身上轻松了不少,两只手臂也开始听自己使唤了。于是我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艰难地使自己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差点让我倒出了苦水,顿时只觉天旋地转,之前那种极度眩晕的感觉又迅速蹿入到了我脑中,头部瞬间变得沉重无比,令我又再次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使我眼冒金星耳呜不止。

  也不知道花费了多久的时间和忍受住了多少痛楚,我终于能免强坐起身来了。

  眼下我必须得尽快了解自身的处境,毕竟只身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还是如此的慎人,我心里一直在发怵。也不知父亲和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只怕姜皇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那么的苍白无力,现在我连自身都难保。姜皇之所以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来,肯定有其险恶的用心,因为如果只是想取我性命,对于他来讲,大可不必费如此周章,我可是亲眼目睹了他滔天的神威。

  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我发现自己所处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刚苏醒之时,因为是躺着,本身又太过紧张害怕,所以忽略了四周很多细节之处。

  比如,现在我就能看到,自己是处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牢房”之中,此牢房长约九丈,阔五长。之所以能看出这些,是因为四周的角落离地三丈处各有一盏昏黄的油灯悬挂在那里。

  只是那灯光能照射到的范围极小,加上这牢房的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好像特别容易吸收光线,所以显得特别鸡肋,也是因为如此,我才判断不出来这“牢房”到底有多高

  经过不断地尝试后,我已经能免强站立住了,只是还不能随意走动。这里静得很,像是一间密闭的环境,感觉不到一丝空气的流动。

  好似是为了回应我一般,最初那种规律的“嗒嗒”声又响起来。

  “嗒……嗒……嗒”,那声音应该来自我对面的墙根之下。我侧耳仔细听了听后,断定这应该是从极高的地方滴落而的水滴声,因为水滴每滴下一次都间隔了好几息的时间。

  感觉脚下不似之前那样虚浮无力了,于是我准备试着四处走走,再仔细查探一下四周。只是这时,一连串像是锁链拖动的声音却冷不丁从刚才那个方向传过来。

  “咣当当……”

  在极静的空间里,无论出现何种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毫无准备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吓得不轻,还好此时墙壁就在我身侧,我刚好能倚靠住,使自己不至于又被吓倒在地。

  脆耳的锁链声响个不停,一会儿像是在拖动,一会儿又似在摇摆不定。伴随着锁链声的,还会不时传来类似人们吃到了不得的美味那样奋力咂嘴,猛添嘴嘴唇的“吧唧”声。不一会儿,锁链声停息了,整个空间就只剩那夸张的“巴唧”声不绝于耳。

  这里……还有其他人?

  “谁?”我不禁脱口而出。这里实在太黑了,那四盏油灯就好似为了装饰一样,只能照亮它们自己。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就算在我近前,我也很难发现。

  “你祖宗!”一道沙哑苍老的人声从幽深的黑暗中传过来,像是在回应我,而后便又响起了之前的“巴唧”声。

  还真有人!我顾不上吃惊,继续朝那人声传来的方向问道,“是谁在那里?”

  “说了是你祖宗,不要打搅老夫饮酒!一会儿老夫啃了你这嫩娃!”那人恶狠地回应道。

  我料定此人必跟我一样,受困于此地,而且他应该被锁链给缚住了,所以我对他的话豪不在意,无论是谁被囚于此地,心情都不会好。于是,我准备继续追问他此地的情况,但不待我发问,他却是自言自语起来,

  “唉?今日这酒,怎么这么快就不再滴了?唉!实在是扫兴,刚好肉来了,酒却没有了,下顿酒却是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我心中鄙夷,这是把我当成餐食了么。哪有什么酒,分明是那从高处滴下的水滴,他倒是会自欺欺人,很会安慰自己。

  不过我心中便了然,这人怕是在这里关了很久了,所说灾话语无伦次倒也正常。于是我很礼貌地向对面远远揖了一礼说道,“小子凌云,被姜皇拘来此处,不知前辈可知道此地是什么地方?”

  只见对面很快传来一声冷哼,然后听那人说道,“你这娃娃,骨头倒也硬实,从那上面掉下来,竟然没有摔残。可是你确搅了老夫的好梦,在那嗷嗷叫个不休,老头子的头都要被你吵炸了!”

  我?掉下来?听完那老者所说,我抬头看了看上面,还是黑洞洞的看不到顶。原来我是被从上面“扔”下来的,我说我全身怎么会痛成那样,看来是硬摔的。

  “你说你姓凌?”不待我继续发问,那老者却是先向我询问道。

  “晚辈凌云。”我重新报了一下名字。

  “我说那姜狗怎么突然扔一个小娃娃到这种地方来,原来是凌家的种。”老者的语气让我感到很诧异,竟然敢这样称呼姜皇,难道他与姜皇也有解不了的深仇大恨么?

  老者好像在这黑暗当中也能看到我的表情,就好似隔空看穿我了的心思,只听他笑意地问我,“怎么,你很怕那姓姜的小贼么?”

  怕?何止怕,恐惧都不足以形容。在见到姜皇的神通后,我对姜皇朝的威势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再次面对姜皇。

  “哈哈哈……!”那老者突然大笑起来,他身上的锁链随着他的笑声不停地颤动着,声音响彻整个“牢房”。

  我不解地问他,“前辈何故发笑?”。

  老者止住笑声说道,“姜狗是不是经常在世人面前炫耀他那假模假式的狗屁神通?哼,借来的造化,使得这么心安理得。不过,世人也真是愚昧啊!”

  借来的?不对,我心里不禁犯嘀咕,祖先所留天遣图上,只说姜氏先祖窃取了本该属于凌天大人的大道造化。难不成,偷来的造化还能一代传于一代无休止传下去不成?

  突然,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个老者不对劲,他好像知道姜氏的秘密。而他如今也被囚禁在此处,只怕他的身份很不简单,看来我得多问他一些事情。

  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向对面慢慢小小步小步地挪了过去,没办法,身体的疼痛还未消散,只几步下来,我全身就都被汗水浸湿了。

  过了很久,我终于摸到了对面的墙壁。长长吁了一口气后,身体的疲劳稍微有所缓解。我扶着墙壁开始在黑暗中寻找老者的位置,直到脚下踩上一根锁链发出翠响后方停下来,同时我还闻到了一股非常霉烂的气味,我猜这应该是那老者身上发出的,对此我确并不在意,我知道,此时老者应该就在我身旁。

  “你脚下留点神,当心别把我这把老骨头踩碎了!”身下传来了老者戏谑的声音,看来他是身靠墙壁坐在地上的。不过从他的语气来看,似乎并不反感我来到他身前。

  于是,我便也慢慢坐下身来。只是饶是我离老者已经如此之近了,我还是只能看到他的大致轮廓。只见他双手被身体两侧墙壁上较远之处伸出来的锁链锁住,被拉扯得很平直。双脚更是被合拢,整个被地面上的锁扣缚,动弹不得。

  我还未搭上话,只听老者先说道,“看到老夫的遭遇,你应该感到庆幸!”我知道老者想表达什么,相比他而言,我的情况确实好多了,起码能自由活动。

  老者的话语好像没有刚遇见我之时那么刺耳了,于是我便问他,”老前辈,您也是被姜皇关在了这里吗,您在这个地方待了多久了?还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忍不住一连问了老者几个问题,只是他好像并没有不快,反而慢条斯理地回答我道,“多久了?呵,老夫已经记不清了,这里昏天黑地的,老头子连自己的年岁都忘了。至于,老夫为什么会来这,你怎么不告诉老夫你一个小嫩娃子,怎么会让那只狗如此在意,还跟老夫关在一起,难不成你也将他们家的祖坟刨了不成,哈哈哈!”

  也?这老者也真能说大话,始皇陵他刨得动么。

  见我不信,老者丝毫不在意,他继续回答我的问题道,“此处乃姜皇宫正下方极深的地底,内里空间极大,建了很多亭台楼阁。可以说,此处就如一座小型的姜皇宫一般,专供姜狗行那见不得光的极尽邪恶之事。而且,姜氏家族所有的秘密皆藏在了此处。”

  听完老者的讲述,我很震惊,但却不敢相信,原来姜皇城之下还有这样一处秘密所在。转念一想,能把我跟他们姜氏的秘密关在同一处地方,看来在姜皇的眼里,我已经跟死人没什么分别了。

  老者最后还是没有道出他被姜皇关在这里的原因,或许这当中有他不想言明的隐情吧,我也没有继续追问。

  接着,我便将今日发生之事,从于相突访我的成人礼宴到被姜皇带到此处的前因数后果悉数讲予了老者听,老者听完后,沉默了好久,好像在盘算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老者再次问我道,“你确定你是极道命格?”

  嗯?老者好像知道极道之命的事情,于是我反问他道,“前辈好像对我凌家知之甚祥?”

  “你先回答老夫的问题!”老者好像有点急了,催促我道。

  我遂如实相告,”前辈,说实话晚辈对极道命格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晚辈父亲和姜皇皆如此断定,还导致我凌家如今遭受如此大难,父母亲生死未卜,我也身陷囹圄。晚辈倒是希望自己没有这劳什子命格,唉!”我重重了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一切事情发生得太快,我从年少有为的商会之长,突地变成了阶下囚,怎么能不令人唏嘘,难以接受。

  ”小子,这就是你们凌家的命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是姜氏太过贪恶,而是你这命格太过于非凡了。先是你先祖遭受劫难,造化尽失。然后到了你一代,又被姜氏盯上,恐怕不久后,你的下场会跟你的先祖一样。还真是宿命轮回,劫难重生啊!”老者说完这段话后,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心灰意冷,老者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姜皇的杀伐果断我是见识过的。只是,难道我凌氏族人生生世世注定了皆要被姜氏贼人踩在脚底下了吗?我不禁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那五德丹你确实不曾服用?”老者突然冷不丁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打断了我的思绪。

  “不曾。”我确定地答道。

  “那就好,不然你一旦服用了此丹,无任何效用是肯定的,而且还会产生诸多杂质遗留在体内各处经脉要穴当中。然后你如果修炼武道,将会变得困难百倍。”老者担心地说道。

  “五德丹是国师新近才炼成的,前辈怎么会知道利弊?”我疑惑地问老者,听他的语气好像对五德丹非常了解一样,但这怎么可能,我刚才可是没跟他详说过此丹。

  “那个逆……那狗屁国师说此丹是他炼的?”老者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分明感受到了极愤怒的情绪。

  于是立即回答道,“是的前辈,当朝国师天纵其才,丹道正是其所开创之道,“丹”字也是其所创,五德丹是其历时十载方才炼成,总共成丸三枚。”

  老者听完我的回答,冷哼了好几声,然后自顾自地肃声吟了起来,“五德者,欲夺五轮天地造化于一身,兼得五命,享五方气运,得五灵护体,百邪不侵,功德无量。一德者,增寿五十载……。”

  在我的震惊声中,老者竟一口气念完了盛五德丹的锦盒内所写的全部注解,甚至连最后面模糊不可认的内容他都一并说了出来:待五德造化齐聚于身后,便可修成万古不灭之金身。

  我震惊的无以复加,我不在意他能说出后面缺失的内容,而是竟能一字不差地将丹药的注解说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仿佛仍旧能看到我脸上吃惊的表情一样,只听他得意地说到,“小子,你不用觉得奇怪,无它,因为此五德丹正是五百年前出自老夫之手。”

  什么?

哲理的三哥
作者的话

下一章预告:化血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