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长夜难明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三而立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2019-11-23 13:17:34 全文阅读

四海大酒店是Y市南城区最受赞誉的酒店之一,其超六星级的服务与精美别致的菜肴让每个客人不虚此行,就比如那硕大肥嫩、口感滑腻的特制澳洲大龙虾多年来为酒店抓住了不少口味刁钻的老饕回头客。

今晚,其五楼最大的贵家厅被人包下举办寿宴。

五楼贵宾厅,休息间内。

一对父子正相依而坐,年轻人静静地倾听父亲的每一句话,眉字间透着的庄重沉稳让他看起来成熟异常。

“我生在Y市,也长在Y市。而它也跟着我一起长大,我亲眼见证了它繁荣兴盛的过程。”老人的声音轻缓平和,颇有几分怀念的味道,“它正赶上的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又是临海港口。一艘艘货轮呼呜着开进开出,为这片本是贫瘠的土地带来了新鲜血液。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铁路延向远方。这里的人口越来越多,人们的腰包也越来越鼓。短短数十年间,它成为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在这里,你可以谋求到数不尽的财富——前提是你得有那个能力。”

老人似乎有些口千舌燥,他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上一口。年轻人仍静坐着,等待父亲的下文。

“南城区是Y市面积最大也是最早被开发的城区,这里遍地黄金,也最是你这样的年轻人能大展身手的地方。当初我也不过二十来岁,不过却四处碰壁、碌碌无为,那些年在酒精与糟糕中荒废掉。直到我三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大哥,从此我的人生才真正开始有意义。虽说走上这条路并非我的初衷,但现在回忆起那峥嵘岁月,我不后悔。我和大哥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这般面,花了整整九年时间,我们将一个个拦路虎杀净,那些个贪生怕死的都卑躬屈膝在我们脚下,只能捡些残羹冷炙——这便是成王败寇。只可惜,你们的母亲没能看到这些。”

回忆起亡妻,老人的脸上浮现些许痛苦。年轻人轻拍父亲的手背;微笑着说:“没事的,我们又

没怪过您。”

老人缓缓抬起头,目光与年轻人交汇。

“知道我为何与你说这些吗?”

“嗯?”年轻人别开视线,心中已有了答案。

“走这条道的,难免招惹仇恨,我爬到这高度,也树立了不少仇家。我若是孤家寡人,大可不必在意——但我还有家人,五十岁是一个分界线,五十岁以后我便干不了几年了,待我一退下,谁来撑起这个家?谁来保护我们的家人?”

“我连选择的机会也没有了吗?”年轻人舔了舔苦涩的嘴唇,心里泛起紊乱的涟漪。

“抱歉这样逼你,只要有一人沾上了这条路,全家都无法洗干净。定天,难为你了。”

柳定天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他看着父亲柳望山已显老态的脸庞,轻轻地道:“没事,虎父岂有犬子?”

江河双手扶着方向盘,他察觉到来往的车流愈发密集,于是他加快了车速,以免待会儿碰上车。

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其高大魁梧的身躯几乎将整个座位塞满,此时的他正对着后视镜反复折腾自己的领带。

“江河,看你老大我今天帅气不?”大汉哼着小曲儿心情相当愉悦。

“帅气。”江河无可奈何答道。心中却是满满的牢骚,身为一堂堂主就这么个熊样?虽然如此,但江河心里明白,他的老大严征是个货真价实的狠人,在道上也是个能威慑四方的人物。

据说,曾经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严征拎着一把三十多公分的大砍刀走进一家酒吧,一眼便锁定了正在开怀痛饮的仇家。二话不说,便如一头愤怒的公牛般冲了过去,将仇家当场砍杀,喷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一边陪酒女郎的半个身子。他仇家的二十多个小弟半晌后才如梦初醒般地掏刀子、砸酒瓶,怒吼着要将严征砍成肉泥。而严征不见分毫胆怯,那时他仿佛战神附体,沐浴着鲜血撕开重重包围,像一个疯子般仰天大笑着扬长而去,临走前还顺走了一瓶威士忌。

不过挨了几刀子还是难免的。

但无论如何,严征在道上打出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声。如今严征在黑道巨鳄欧阳启的势力下作为东堂堂主,也算是混出了头。

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四海酒店。下车前严征还对着后视镜捣鼓了半天,江河靠着车门,不住摇头。

二人进入酒店,上到五楼。江河突然被一把搂住肩膀,他转头迎上了严征笑嘻嘻的大脸。

“我告诉你,可别说老大没关照你。今天是柳先生的五十大寿,帮内高层和名界人士都会到场,启爷也会来,老大带你来好好见见世面。”

“ 是是。”江河只得点头。

一打开贵宾厅的大门,杯盏庆碰的清脆声在热闹非凡的气氛中扑面而来。整个会场里充斥着喜气洋洋的红色,衣着鲜丽的人们三五成群,摇晃着杯中美酒,脸上挂着异曲同工的应酬笑容。

“严征,你来啦。”一个温厚的声音将江河的目光拉过去。

严征也罕见地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态,恭敬地道:“启爷。”

江河看向前方的老人,约莫五十岁,一张线条柔和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腰板如军人般挺拔笔直。脸上笑意盈盈,仿佛只是个和蔼可亲的邻家老人。

“嗯。”欧阳启微笑地朝严征点点头,看到江河,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是?”

“他是我的得力干将,江河!这小子可是棒得很嘞!”严征用力拍着江河的肩膀,一脸得意。

“启爷好。”江河微微欠身,轻声道。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这种老骨头将来还是依赖你们年轻人呐。”欧阳启微笑着感叹。

“糟了!”严征一拍脑袋,脸色剧变,懊恼道:“我忘记给柳先生带礼物了!”

似乎已是习惯了严征的神经大条,欧阳启笑

意未减地道:“没关系,望山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

柳望山整理好衣裳,朝柳定天问:“怎么样”

后者轻笑道:“完美。”柳望山也笑了,他与儿子并

肩打开房门走出,方一入大厅,所有人的目光几乎

是同时汇聚到了这位今晚的主角身上。然后纷纷走来,说着那准备已久的祝寿语。

柳望山笑容满面,一一回谢。

(未完待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